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有关于冰尸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至于“天台宗”这个组织,我已经上报给佛爷,让相关部门盯紧这个组织,我们跟东洋的战斗,一直都没有结束,必须要居安思危。适当的时侯,我们也可以主动出击,给东洋鬼子一点颜色看看。

我们即将动身回广州,临走之前,王侦件招待我们吃饭,为我们送行。

王侦件本来安排了一个很高档的酒楼,我说大可不必,听说“东北大串”挺好吃的,找家路边摊,嗅一嗅烟火味,烧刀子配烤串,挺好的。

王侦件听我这样一说,于是驱车带我们去了一家当地很有名的烤串店,烤串店的名字就叫“东北大串”。

东北大串,其实就是烤串,因为东北人豪爽,喜欢大口吃肉大口喝酒,所以他们的烤串也就很大,每一串都是分量十足,这便有了“东北大串”这个称呼。

东北人特别喜欢吃烤串,什么烤羊肉,烤大排,烤羊腰子,羊蛋蛋,还有面筋,香肠,都是当地的特色。

烤串店的生意很好,虽然寒风凛冽,但是依然挡不住东北人吃烤串的热情。

地上是红彤彤的火炉,天上飘着鹅毛大雪,雪与火的交融,这才是人世间最美的烟火。

烧烤店门口,一字儿排开好几个烤炉,几个烧烤师傅在冰天雪地里光着膀子,一边有节奏的律动,一边熟练地翻动着面前的烤串,就连撒辣椒面的姿势都别具一格,看着他们烤肉串,都能跟着他们翩翩起舞。

几个烧烤师傅忙得热火朝天,汗流浃背,面前的烤炉滋滋作响,不断有火焰蹿腾起来,映红他们的脸。

烧烤师傅激情四射,前来撸串的食客也是热血沸腾。

店里的位置坐满了,店外的坝子里也全是人,哪怕天上飘着雪,也阻挡不住大家撸串的热情,用他们的话说,一边撸串一边赏雪,这样才有意境。

入乡随俗,既然来到这里,我们也要跟着当地人寻找一下这种感觉。

我们让老板搬来一张桌子,放在雪地里面,然后一人来了一瓶烧刀子,烤串还没上,一人先喝半瓶暖暖身子。

不一会儿,香喷喷的烤串便端上桌子。

我们看了一眼盘子里的烤串,顿时馋得哈喇子长流。

谢一鸣伸长鼻子,使劲嗅了嗅,一脸迷醉地说:“香!太香了!”

王侦件介绍说:“这家的烤串,是用果木炭烤出来的,能把肉最原始的香味激发出来!尝一尝这个羊肉串,味道绝对正宗!”

王侦件递给我一串烤羊肉,羊肉肥瘦相间,滋滋冒油,闻着只有一股肉香,一点膻味都没有。

一口咬下去,肉香就在唇齿间游走,油水从唇角流下来,给人一种无比幸福的满足感。

当然,东北大串里面,最最经典的一道菜,那必须是烤腰子。

烤腰子用的是羊腰,将肥大的羊腰子从中间切开,串在竹签上,放在火炉上慢慢烤,等烤到七八分熟的时候,撒上孜然、辣椒面等作料,再烤到外焦里嫩,呈现出金黄色,等到羊腰子端上桌的时候,还滋滋地冒着油,然后一口烤腰子一口烧刀子,真是美得让人飞上天。

谢一鸣吃得满嘴流油,手足舞蹈地说:“师父,今天这个东北大串你可算是选对了,这一餐,还真不枉来东北走一趟!”

王侦件笑着说:“只要你们有时间,随时欢迎你们到冰城做客!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我们一边撸着串,一边聊天喝酒,虽然坐在雪地里面,却一点都不觉着寒冷,反倒觉得身体热乎乎的。

我们聊到兴致正浓的时候,忽然听见隔壁桌传来吆喝声。

扭头一看,就看见很多食客围着隔壁一张桌子,好像在看什么热闹,围堵得水泄不通,还有人拿着手机拍照,不断高声叫好。

正好一个服务员从我们旁边经过,我伸手拉住那个服务员,好奇地问她:“隔壁在做什么呢?怎么那么多人看热闹?”

服务员说:“隔壁有位客人,胃口大得惊人,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能吃的人!”

“大胃王吗?”余恒问。

“我们这里也经常有大胃王来光顾,还搞过大胃王比赛,但是依我所见,我见过最厉害的大胃王,都赶不上这个客人,太吓人了,你们自己看吧,光是羊肉串,都吃了一百串了!”服务员惊叹着摇摇头,继续忙去了。

一百串羊肉串?!

我们都被震惊了,要知道,这东北的羊肉串可不比南方的那种小肉串,东北大串这四个字绝不是浪得虚名,一个肉串都有接近二两重,普通人也就吃个几串,胃口不错的,也就吃个十来串,大胃王估计能搞三四十串,也就差不多了,但是这个家伙居然搞了一百串,而且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这就有点夸张了。

王侦件来了兴致:“我平时自认为自己的胃口已经很大了,还是头一次听说这么能吃的,这么厉害的人我还没有见过,我过去看看热闹!”

其实我们也对这个可怕的大胃王产生了浓厚兴趣,因为在我们常人看来,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按二两一个的肉串来计算,一百串得多重,二十斤!

一个人,一次性吞下二十斤肉,这可能吗?

吞下二十斤啤酒

污到双腿流水的黄文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是没问题的,但是啤酒是可以挥发的,并且可以通过排尿排出体外,但是肉这种东西,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消化掉,去菜市场割过肉的朋友应该知道,二十斤肉是多大一坨,这么大一坨肉塞进肚子里,简直不敢想象。

我们挤入人群,好奇地伸长脖子看向人群中央,就看见一个男人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在众目睽睽的注视下,依然在风卷残云般的大快朵颐。

桌子上的烤串已经堆成小山,地上还有一地的空酒瓶。

那个男人并不属于那种威猛型的,反而有些偏瘦,即使吃了这么多东西,他依然没有停止下来的意思,双眼放着绿光,就像一头饿狼,丝毫没有饱胀感。

围观群众连连称奇,有人甚至当场给他取了个绰号,叫做“无情的绞肉机”。

喜欢黄泉阴司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