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江湖震动,风云汇聚,一场江湖血战,即将就在元国边境处展开。

大批江湖人士以及大量的玩家,勒缰驾马,疾驰狂奔,自各处要道直奔边境处聚集而去。

只因他们都已得到了一则重要消息,神铁城城主了如神以及至尊盟盟主官御天,皆已带着一批高手前往边境,欲对那双手沾满血腥的煞星展开最激烈的围剿。

这场举国高手围剿异国强者的江湖行动,意义简直堪比昔日宋国江湖高手于雁门关外围剿大辽勇士契丹贵族的事迹一般,只不过,这次所遭遇的异国强者乃是真正的穷凶极恶,已犯下滔天罪孽。

没有人想错过这场剿凶行动,哪怕前往围观会非常危险,也要亲临现场目睹。

这一战也更关乎到元国的安危。

一旦那煞星击败元国所有高手,则元国武林危矣,反之,则这就是一场非常漂亮的家园守卫战。

故而此时,少有人心情放松,俱是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严峻挑战。

自从五百年前的护国将军应顺天以及剑祖二人逝去后,元国江湖中已多少年都没有再诞生归真境的强者了?

如今以绝世凶威杀到元国边境的,便是一尊强悍的归真境强者,是连神武国都要感到忌惮头痛的可怕人物,元国纵是有手持魔剑神兵的至尊盟盟主官御天,也必然不是对手。

边境一战,绝对会异常凄惨壮烈。

...

风呜呜地在平原上呼啸而过。

大风在前面卷着飞沙,在月色下像浊浪般滚滚地流过去。

十几匹高头骏马也迅如疾雷般由远而近,马蹄踢起漫天尘土,旋风般卷上半空,显露出了十几个身形各异的身影。

当首一人身穿皮甲,威

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武雄壮,宽面膛不怒自威,即便一头白发,却也不予人任何老态,反倒英武非凡,赫然便是至尊盟盟主官御天。

在其身旁两骑之上,任千行以及了如神二人,也赫然在列。

后方马匹背上,燕藏锋、百里去恶甚至明教教主阳顶天等诸多高手,俱是紧随驰骋,各个都是如今元国实力强横的一方霸主或青年高手。

这十几人同驱策马直奔边境,颇有义无反顾舍身取义之态,纵使官御天这等野心勃勃的枭雄,却也身先士卒,不甘示弱。

只因如今他也已是元国江湖中实至名归的第一人,至尊盟如今非但与黑风寨同为盟友,他与黑风寨主也是有着同盟之谊,再加之已臻至天人7境的实力,手持魔剑,至尊盟主之名已非浪得虚名。

此种情况下,即便他的祖先并非元国护国大将军应顺天,在面临他国强者入侵元国武林,掀起滔天杀孽之时,他亦有必须要出手的理由。

“哈哈哈哈——了如神,去恶和尚,阳教主,没想到时至今日,我们竟也有联手共同对敌的这一天!”

官御天策马扬鞭,眼见前方已显现出了边境防线,哈哈大笑道。

了如神虽是面色带笑,心中却是无比沉重,摇头道,“这神秘强敌已是归真境的高手,又如此凶狠,我们再不联合起来,只怕是一点机会都没有。”

百里去恶道,“阿弥陀佛,稍后若是情况危急,贫僧只希望诸位能给他们年轻人创造逃走的机会,元国未来的天下,是他们年轻人的。”

被两个男人抬起腿做 舔了一个小奶包[电竞]

燕藏锋神色微变道,“师父,我既已跟随而来,就不是畏死之徒。”

“哈哈哈,说得好!”

阳顶天哈哈笑道,“阳某已是交代好了后事,这一战,不成功便成仁,阳某生得顶天立地,若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归真境强者又如何?莫非便可令我等胆怯退避?”

“不错!”

官御天目露异彩,手掌握在魔剑剑柄上笑道,“其实诸位也不必如此悲观,既然了如神都肯来参战,本盟主料想,这一战未必就会是最坏的结局。”

黑夜下,众人一张张脸孔神色各异,均是目光连闪,知晓官御天意有所指,也许便是试探如今黑风寨主的下落。

了如神摇头苦笑道,“官盟主也莫要太乐观,我在出行之前确实也占卜了一卦,最终卦象却是凶多吉少,只怕此行.....即便最终可逼退那煞星,我们中也会有人永远的留在边境了。

不过,若是我们再等上小半日,也许形势也便会发生逆转。”

气氛不由为之凝肃。

众人皆是心思活络之辈,即便了如神并未明说,但只听其如此言语,顿时也知晓,可能黑风寨主正在赶来的途中,只需等上一日便会到达,否则又有什么变数是可令如今极端严峻的局面发生逆转的?

但若要让他们等上半日,这虽是可令他们所有人都避免了危险,却也会令那煞星彻底进入元国再造杀孽,将会有上百名无辜之人惨死其手。

故此即便明知此刻并非最佳时机,众人也俱是神色坚毅而凝重。

官御天长啸一声鼓舞士气,道,“诸位,我们曾在自家窝里斗了大半辈子,今日面对外来强敌,若是胆怯畏战,岂非叫人看了笑话?我们又岂是窝里横的人?”

话罢,官御天骑速不减反增,呼的一声,手中的马鞭扬上半空,在天空中抡了半圈,重重落下,抽在马屁股上。

健马吃痛狂嘶一声,箭矢般迈开四蹄疾驰冲了出去。

众人纷纷大笑呼喝附和,抡鞭策马,十几骑狂风般掠过,直奔边境沿线而去,予人一种异常惨烈而悲壮的气势。

马匹越奔越快,越冲越勇,渐渐已抵达边境,到了那重兵把守的关卡。

“放行!!”

一声嘹亮的哨音伴随一道冗长的呼喝,阵阵传开。

设拦的关卡处,大队元兵纷纷让开阵营,于夜色中一双双晶亮的眼睛,俱是含着尊敬与感激,目睹这一行十几骑如旋风般的元国强者出关而去。

便在关卡之外不足三里之地的一片树林之内,枯叶伴随一具具尸首,横陈一地。

周遭一些山野地带,不少江湖人以及玩家皆是神色惊惧而又好奇藏匿着,隔着上千米的距离,默默观察那林内煞星的动静,依稀也只能看到那人的身影,却看不清具体面貌。

寒风吹拂而过,掀起林内的枯叶与沙尘,还有枯叶缝隙间阵阵浓郁的血腥气,可以看到一些枯叶之上已干的血迹,不知是何人所留,亦不知干了多久。

却见便在这枯败、血腥的荒林当中,身穿紫丝龙袍的紫衣经王紧闭双目,口中念诵着一声声诡异的经文。

他背着一个草篓,草篓内有一卷经文,其如蒲扇般巨大的双掌,当胸合什,双臂之间,却横夹着一根硕大的禅杖。

那禅杖顶端,居然隐隐泛着一片血红色。

仔细瞧定一看,那竟是并非某种涂料,而是这本该代表慈悲的禅杖在饮了无数人的鲜血过后,所残留的血污!

而此时,在其肩头之上,亦立着一头红色的蝙蝠;这蝙蝠也如他一般,紧闭双目,看来像是在闭目养神,透露着诡异的气息。

嗒嗒嗒——

阵阵马蹄声令地面震动,使得一片片枯叶在震动间随夜风起舞。

起风了。

大风开始伴随着渐渐由远及近如雷般的马蹄声狂卷,刮得周遭光秃秃的树木枝桠宛如妖魔鬼怪般摇着乱晃,一根根枝条被刮得来回甩动,像一条条鞭子猛烈地抽打,枯黄带血树叶被风卷得老高,在空中盘旋。

紫衣经王口中念诵的诡异经文之声,在此时也渐渐音量拔高,甚至盖过风的怒号,盖过雷般的马蹄声,犹如魔音灌脑,刷刷地扫倒着一大片一大片的枯叶,令像地面似水波般的涌动起伏。

两股强者的气势,随着愈发接近,已开始激烈的碰撞。

杀气四溢!

月光之下,近千米外,豁地浮现出十几骑威武而悲壮的身影,迅速疾驰靠近。

他们全都已看到了远方夜色下那端坐林外的紫衣身影,更听到了一阵阵令人惊悚的经文之声。

“吽!”“弥!”“叭!”“尼!”“嘛!”唵!”

一字一顿的声音,铿锵有力,却诡异惊悚,这六字,正是一般佛教徒所诵的真言——

六字大明咒!

然而此时这六字听在他们耳中,却并非顺着念诵的六字真言“唵(an)”、“嘛(ma)”、“尼(ni)”、“叭(bei)”、“弥(mi)”、“吽(hong)”,而是倒着念诵的——魔咒。

倒书佛经!

离弃自心!

与道对立!

无经无道!

在众人听到这魔咒的刹那,官御天手中魔剑登时嗡鸣震颤,琅琅地震响,自行护主预警。

官御天面色惊变,立即功聚双耳抵御厉喝,“全部收摄心神,莫要听这魔经。”

话音才方落,众人中已是有些功力稍弱者已然中招,俱是闷哼出声,而众人坐下的马匹却均是蓦地或四蹄一软在巨大的惯性冲击下前倾跌倒,或是狂嘶仰立而起复尔哀鸣落地,七窍流血,暴毙而亡。

隔着尚且还有两百丈之遥,仅仅魔音竟就已是令众人受挫。

十几位强者俱是神色大变。

“杀!一起上!”

官御天厉啸一声,施展身法快逾闪电般直奔那林内的紫衣经王,浑身先天罡气快速运集,刹那间便跨越了上百丈的距离。

仓啷一声骤然拔剑,凌霜剑登时爆闪惊人刺目的红光,在先天罡气灌注下剑气所至,空间仿佛都要撕裂,令人生出一种无坚不摧的锋锐感。

这一剑,竟是有些许剑祖之绝技一剑隔世的意味在其中,虽并非一剑隔世之绝技,却也有些异曲同工之妙,能以自身资质自创出威龙神掌以及不死神功的官御天,果真有天纵之资,竟可自创出类似于一剑隔世的剑招绝技。

然而面对这惊人一剑,那林内的紫衣经王诵经之声骤然加大,突地睁开杀机腾腾的猩红双目,丹田位置,竟隐隐展现出一道红芒,红芒急速地向其双臂窜去。

就在红芒与双臂间夹住的禅杖接触的刹那,其一双巨掌登时火红如血。

紫衣经王冷笑一声,暴然吐出一个字:“嘛!”

“波”地一声爆响,一股气势凌厉的恐怖气劲轰撞而出,瞬间构成了一个巨大的“嘛”字,将凌厉剑气击溃,于势不减直奔面色巨变的官御天而去。

官御天毫不犹豫迅速回撤一剑,浑身爆发出一股炽烈阳刚的先天罡气形成圆盘状的气劲。

“先天罡气!”

“小心!”

随后而至的任千行等人察觉到那股凶猛袭至的恐怖压抑力量,纷纷各施所学共同抵御。

“一剑隔世!”

“电神怒!”

“风神怒!”

“乾坤大挪移!”

“梦幻无极!!!”

“隆”的一声,双方攻势毫无阻碍的在各色真气与精神碰撞的光华中对碰一起,爆发出一股来回推挤的恐怖环形冲击波,刮起怪风哞哞狂吼,飞沙走石,中心处的石头都炸开,在旋风与气劲的推挤鞭打下,宛如激流中的漩涡一般直立起来,于半空打着转儿。

尘浪如山耸,浑沙万迭侵!

突地气劲爆开。

道道人影纷纷惨叫闷哼倒跌而出,尚未落地便狂喷鲜血,模样凄惨至极。

一声猖狂怪笑自林内那紫衣经王口中传出。

“尔等土鸡瓦狗,也敢在本王面前出现螳臂当车!你们已经成功激怒了本王,罪该万死!!!”

“死”字一出,宛如卷起一阵狂风,霎时撕裂冲开所有烟尘气劲,自烟尘中,紫衣经王白发飘舞,执杖大步标出,虎目俱是杀机与野心。

“雄霸!!”

官御天等人看清紫衣经王那张熟悉面孔,霎时不由全都神色大变,瞳孔收缩......

...

...

...

(求月票喔!)

喜欢金刚不坏大寨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