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长露出来奶球让我玩玩他的 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回到家中,我们就开始做饭,但是王贵全却又打来了电话。

王艺不让我接,直到王贵全打第三遍时,王艺有些不耐烦的接通了电话。

她一接通电话,就对着电话那头吼道:“我说王贵全,你到底烦不烦?你就不能放过我吗?算我求你了行吗?”

她边说着,边拿着手机走到了外面阳台。

过了一会儿她打完电话回到厨房,一脸沮丧的对我说道:“他等会儿要来我们这里。”

我惊讶道:“你把地址告诉他了?”

王艺点了点头,叹声道:“他硬要的,说要给我们送皮蛋来。”

其实我是无所谓的,来就来呗,就怕王艺反感。

不过她都主动把我们的新住址告诉了王贵全,我自然也没话说了。

我“哦”了一声,说道:“那我多煮一碗米。”

“不用,他不会在我们这里吃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在我们这里吃?”

“他说了啊,就来给我们送皮蛋,送了他就走。”

我愣了愣,还是坚持道:“我还是多煮一碗米吧,多一双碗筷的事儿。”

王艺便没再多说,又沉默了一会儿后,她忽然又对我说道:“对了,以后不管他跟你说什么,你都千万不要相信。”

“他能跟我说什么啊?”

“反正他说的话你不要信就行了,特别是我的事。”

我点点头,也没再多说。

可是突然想起了上次王贵全和我说的那些关于王艺以前的事儿。

其实到现在我都没有和王艺坦白过,对于王贵全之前和我说的那些,我也是抱着半信半疑的心态,所以没和王艺说这事儿。

我想,此刻王艺忽然跟我说这些,多半是和她以前那些事有关。

可是她越这样,那么就越能证明王贵全说的都是真的。

她交往过男朋友,并且从她在床上的那些表现来看,也不像是第一次交男朋友。

可那又如何呢?

曾经是曾经,现在是现在。

曾经的我还有过一次失败

班长露出来奶球让我玩玩他的 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的婚姻呢,王艺不也没说什么嘛。

难道就因为她谈过一次恋爱,我就接受不了吗?

所以这件事即便是真的,我也会烂在肚子里。

……

我们快做好饭时,王贵全来了,是王艺去给他开的门。

他一进屋就非常诧异的问道:“你们好好的别墅不住,怎么搬到这小房子来了?”

“这些事情跟你没有关系,你把皮蛋放下,自己走吧。”王艺还是没有好的语气对她爸。

王贵全立马说道:“你这孩子怎么这样啊!我大老远给你们送皮蛋来,不请我进去喝口茶就算了,我刚来就赶我走,算什么意思啊?”

“我们在电话里说好的啊,你来送了皮蛋就走,你现在怎么说话不算数了。”

听着二人就要吵起来了,我赶忙从厨房走出来,向王贵全招呼一声:“叔,我们马上做好饭了,你留下来吃了饭再走吧。”

王贵全一听我这话,顿时就笑了起来:“还是女婿好。”

王艺转头狠狠瞪了我一眼,很明显不满意我这个决定。

可我真不觉得有个什么,好歹王贵全也是王艺的父亲啊,没道理别人一来就要赶走的意思。

王贵全就这么留了下来,我还从柜子里取出一瓶好酒,准备和他喝点。

王艺却是一直都很不乐意的样子,但也没再说什么。

王贵全进来后就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来到厨房门口向我问道:“女婿,你们怎么突然搬家啦?你们那别墅住着不好吗?”

“呵呵,这里离公司近,最近事情挺多的,等忙完了再搬过去。”我也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就随口一说道。

“这样啊!可你们这房子也太小了点,住着不习惯吧?”

“习惯,小点好,小点才有烟火气,那别墅里太空旷了。”

“这话说的倒也是,你们那别墅真大,两个人住着是空旷了点……”

王贵全顿了顿,又说道:“要不然我和小艺她妈搬去你们那别墅和你们一起住吧?这样就不会显得空旷了……而且,等你们以后生了孩子,我和她妈还能帮着一起带不是。”

王贵全话刚说完,王艺便怼了上去:“谁要你们带孩子了?我自己能带。”

“那正好,我和你妈乐得清闲。”

班长露出来奶球让我玩玩他的 宝贝,我想吃你的小扇贝

王贵全说着,又对我说道:“女婿,反正你们现在也在这边住着,那别墅空着也是空着,要不我跟小艺妈这就搬过去得了。”

我还没说话,王艺便抢先道:“不行。”

“怎么不行啊?我女婿还没说话呢。”

我这才说道:“叔,我实话跟你说吧,那房子我卖了。”

“啥?卖……卖了?”王贵全像是受了什么刺激似的,顿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我点点头,回道:“对,已经卖掉了。”

“为什么给卖了啊?”

王艺接话道:“要跟你汇报一声吗?”

“不是,你们好端端的卖什么房子啊?那房子这么好,说卖就卖了?是你们现在公司遇到什么麻烦事了么?”

“说了跟你没关系,你不要再问了。”王艺再次冷声说道。

“我又没问你,”王贵全转而对我说,“女婿,你跟我说,到底什么情况?”

我横了我一眼,明显是不让我多说。

我便也只能对王贵全说道:“没什么事儿,就是想卖就给卖了。”

“没道理啊!我听说那片区最近房价涨得厉害,现在给卖了多亏啊!”

“我看你就是钻钱眼里去了。”王艺嗤之以鼻的说道。

我也不再说话了,手脚麻利地将菜炒好后就端上了桌,招呼王贵全过来吃饭。

王贵全坐过来后,仍然一直追问着房子的事情,他好像特别在意。

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他就是个守财奴,房子的事比我和王艺还在意,关键是这事儿跟他也没关系啊!

饭桌上,他也一直问我是不是最近资金有点周转不开?还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但他这么问时,王艺就给他碗里夹一筷子的菜,说道:“好好吃你的饭,这些事跟你没关系,别乱问。”

王贵全便说道:“你们是我的儿女,我怎么不该问了?”

王艺冷哼道:“我看你就是关心自己,担心我们穷了,在我们这儿讹不到钱吧?”

王贵全脸一黑:“说的什么话呢?我是这样的人吗?”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

王贵全说不过王艺,只好向我求助道:“女婿,你瞧瞧,这是女儿和父亲说话的态度么?”

我根本发不了言,王艺便又说道:“我就这态度了,你爱受受,受不了就走呗。”

王贵全便只好闭嘴了,我也很无奈,端起酒杯说道:“叔,不说这些了,吃饭就好好吃饭,咱们喝一个。”

“还是女婿好。”

喜欢男人三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