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僧…快不行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走吧,先回去吧。”宁竑昭的脸色极差。难以想象那么肮脏的一面若是被两个小姑娘看到,会造成什么样的阴影。

“公子,什么坏菜了哇?”木头忍不住问了出声。

但大家都耷拉着脑袋跟在宁竑昭身后走了。

木头实在好奇得很,缠着柱子追问。“啊?兄长,公子这是怎么了?不是说来见未来的少夫人吗?难道是公子惹少夫人生气了?”

柱子无奈,仰天长叹,惆怅万分:“可能差不多吧。”

“那哄少夫人开心不就好了吗?”木头不解,“公子跟圣上关系好,我看之前圣上教了公子好多,应该够哄少夫人开心的。”

“可能吧,弟弟,你还想吃点什么,哥哥明天带你去吃吧,趁着还能吃,多吃点。”柱子叹得更重了,问题是不止未来少夫人啊,问题是还有一个未来的皇后啊,要是让圣上知道了今天的事,再好的关系也得找自家公子拼命啊!

木头注意力瞬间被转移,连连点头:“那我要吃冰糖葫芦,糯米鸡,桂花糕……要好多好多。今天公子买的那些,我一口都没吃上。”

夜里。安王审讯完,让人将那几人分开羁押,就急冲冲回书房。连夜写了奏章送京,只等明日押到官府大牢走完流程行刑。

因着有宁竑昭提供的证据,这几人,对谋害魏王之事供认不讳,但一口咬死就是想谋财才害命,继而因同伙被斩杀想报复安王,才想勾引宁竑昭意图破坏安之的婚事,而并非受人指使。

即便如此,他们所犯之事也是死刑没跑了。

只是奇怪的是,昨夜为防止意外,安王命人将他们捆成茧子悬吊在半空,只露出来一个头。

可今天一看,这几人竟都鼻青脸肿的。尤其是廖红妆,简直惨不忍睹,门牙都少了一颗,像是受了什么打击,整个人颓废不已。

“着实是很奇怪,这绳子分明都还好好的,结也还是昨晚我们打的那个,想不通。”侍卫长百思不得其解。

安王淡淡道:“想不通的事情就别想了,抓紧将人押过去吧。”

“是!”侍卫长应道,边走边琢磨道,“不过也不排除是他们想利用自身的体重去弄断顶上大梁,所以哐哐撞大墙。哈哈,那他们太不凑

圣僧…快不行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巧了,谁不知道我们王府最近翻新加固房顶,连大门边的狗窝都没放过,更别说原本就固若金汤的地牢了。”

“很好笑吗?”

“不好笑了,卑职这就去!”

次日,安王府设宴,早早便将宁宰相和宁竑昭两父子请进府内。

宁竑昭局促的坐着,掌心全是汗,只觉比上朝堂考状元还要紧张。

方才安王与宁宰相聊起玉石,聊到兴起,竟直接起身去书房看安王的藏品了

圣僧…快不行 涨精装满肚子轮流

偌大的厅内就只剩他一人了。

“宁公子,我们小姐有请。”管家过来道。

“好。”

宁竑昭仓促起身,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衣冠,随着管家来到王府的后花园。

安之就坐在亭中赏鱼,见着他来了,起身微微一笑,见礼道:“宁公子,请坐。”

“竑昭见过安和郡主。”

见着她脸上没有异色,宁竑昭细不可闻的松了口气,在安之对面坐下。

“初次见面,不知公子喜欢喝什么茶,我这边备了一些自家人比较喜欢喝的奶茶,不知公子能不能喝的惯。”安之落落大方,举手投足尽见世家小姐的温婉端庄。

相比之下,宁竑昭就显得有些拘谨和慌乱,他快言道:“奶茶很好,我很喜欢喝的,我父亲母亲,还有我们梁州府的人民也都很喜欢。”

说着像是担心安之不信似的,他将面前的奶茶一饮而尽,结果被呛到,连连咳嗽。

惊得安之将丝帕递给他:“公子可还好?”

喜欢医笑倾城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