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塞不许掉 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侧眼看前面孙超凤的成绩,年级排名148名,恰好保住了年级三班的座次。

同座的刘卫红212名,恐怕只有去四班了。

有人欢喜有人愁。

孙超凤当初能够进三班,还靠的是她老爸当教导主任的职位,现在她能保持在三班,说明她还是用了功的。

凌翔和蒋家聪两人中考时发挥失常,所以才分到三班。

但是进入俞督中学后第一次考试,二人就发挥正常,跃居了年级第二、第三成绩。

而且整个学期都保持住了。

看来下学期不出意外进入一班是板上钉钉的事。

成绩单发下去后,凌翔和蒋家聪似乎并不是很高兴。

相反在一排前座的程雪梅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柔柔弱弱的宋美乔正在回头问她:“哇,雪梅,你进入年级五十名了,有希望进一班哦,你这一次发挥得这么好?恭喜,恭喜!”

“是呀,我也没想到语文考试成绩出乎意料,还有数学、英语也比平常考得好。你在年级几名?”

“138名,能保住三班座次,我很满足了。”

两人虽然压低声音交谈,但耳聪目明的潘大章还是听得清清楚楚。

蒋家聪低声跟前座的凌翔交谈,他也听见了。

“看来我们两个都有同一个毛病,越是重要的考试,我们越是发挥失常。你这次年级35名,我跌到年级38名。唉……”蒋家聪在哀声叹气。

“真是见鬼了,其实这次考试也不是最难的。”

“估计潘班长跳到年级第一去了。”

“潘班长我们比不了,人家是名人了。他本来成绩也就是物理和化学差点,只要他把这两门课程成绩搞上去,谁敢跟他争峰?”

这时涂老师敲了敲桌子:“大家安静一下呀,我说几句。

经过一个学期的学习,大部分同学都进入了学习状态,取得了不错的进步。

我们班有四位同学,成绩达到了年级前五十名。

特别是我们的班长潘大章同学,隐居年级第一名,比第二名高出十多分。

这成绩无人可比。

大家都知道中考时,他的成绩是严重偏科的,文科突出,理科偏弱。但是他经过一个学期的调整,不仅保住了文科的成绩,理科成绩也有了突飞猛进的提高。

我们潘班长是我们班的骄傲,也是我们学校的骄傲,现在还是我们县的骄傲。

是有名的诗人,现在又是名作家。

三班的同学有对写作感兴趣的可以向他讨教。

还有我们班的学习委员程雪梅同学,几次月考成绩也是稳步上升,这次期考更是进了年级五十名,进了一班。

凌翔和蒋家聪两位同学也是进了一班,当然,你们两位还要总结一下,按照平时的表现来说,年级第二第三名的成绩,滑到35名、38名,是退步了许多。

什么原因造成的,自己总结一下。

现在的名次上升或者降落都说明不了什么,关键还是看二年半以后的高考。

谁能笑到最后,谁才是真英雄。

当然这里要表扬的还有我们的副班长孙超凤同学,成绩也进步了不少。

下个学期不管分在什么班,大家都是同学。

成绩稍有退步的同学,其实也不必要气馁,脚踏实地把基础打牢,还有几年的时间,高考才是终极目标。

接下来去广场听程校长的报告。”

这时柔弱的宋美乔出声说:“涂老师,人家潘班长下学期就要去一班了,我们可以请他给我们留个言,签个名么?”

孙超凤:“对,潘班长给我们写句鼓励的话。”

她拿出一本新的笔记本,递到潘大章面前。

涂永媚微笑黙许。

我也想让他写上一句话呢,以后他的前途无量,现在留下他的墨迹,将来可以成为向他人炫耀的一件事情。

“对,我也求潘班长签个名。”

众多同学又翻箱倒柜找出新的本子,拿来让潘大章签字。

潘大章此时已经是无法推托。

他只好说:“我写的字太丑,没有办法见人,其实大家还有几年同学要做呢。再说,签名提字,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呀。”

坐在后面的郑树森:“潘班长,你就写对每个同学的印象吧。”

潘大章想了想,在孙超凤的记录本上,写下:“自信是人生最美的风景!”

写下自已的名字。

刘卫红皱了皱眉头,不解地问:“这是什么意思?”

孙超凤却似乎悟到了其中的含义。

“谢谢潘班长的鼓励。”她把笔记本当作宝贝,捧在自己手里。

潘大章笑着解释:“没有什么深意呀,就是平常的一句语。”

他给宋美乔写的是:“我有坚强的内心。”

给郑树森写的是:“有容乃大!”

给程雪梅写的是:“傲立风霜。”

十多分钟后,三班同学才最后进了大广场。

主席台上坐着学校几位领导。

谢东生主持会议。

“同学们,忙碌的一个学期过去了,这一个学期,相信大家一定收获了不少。现在请程校长给我们讲话……”

程子桓原先也是二中的教导主任,混迹领导岗位多年,所以做起报告来,也是随口就来。

没有讲稿也可以说上几个小时。

木塞不许掉 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他先是称赞了一番前任郭校长,把俞督中学打造成了俞督最好的中学,历年录取率都是第一。

自谦郭校长有杰出的能耐,而自己只是萧规曹随,恐怕都不一定做得好。

希望全校师生看在他是一个才疏学浅,榆木脑袋,不懂开窍的笨人,多多帮助他。

做得不好不到位的地方,帮助他改正。

……

潘大章听了他的话,觉得他圆滑老到,城府很深,

难怪他能从众多竞争者中脱颖而出。

程子桓话锋一转,开始讲述全校同学在一个学期中的表现。

特意表扬了潘大章,对他在文坛上敢得的成绩进行了夸奖。

为俞督中学取得县文化馆举办的棋类比赛一等奖的好成绩。

在名诗刊中发表了作品。

还有一篇连载小说在连载。

号召大家都向潘大章学习。

最后说了一些寒假期间的注意事项,春节后开学的时间。

宣布散会。

在校门口等到了温小芹。

“小芹芹,排在年级第几名呀,进步了没有?”潘大章逗着她。

“进步是肯定的,你都成名人了,我再不进步,你就要把我甩了。”

“把我想象得太坏了吧,我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

“不是,我是说我若不进步,到时候就配不上你了。”

“呵呵,小芹芹还玩上心计了。你到底是考了多少名?”

这事关系到下学期的分班。

“恰好150名,不知道会分在几班?”

啊!

年级150名!

上次考试还是300多近,期末考试竟然又提升了一百多名。

可以哦。

若不是两手扶着单车,他会忍不住把她拥抱在怀里的。

单车摇摆了起来,差点失控。

“你小心点,别碰到别人。”

温小芹见他听到自己成绩飙升而失态,也是内心狂喜。

“小芹芹真是意识坚定的人,不用等到高三,高二时我们就可以在同一个班了。不知道你进步这么神速,不然我就在三班等你了。”

温小芹:“别呀,你在三班等我,就耽误你了,你还是冲到一班去,这样我的动力也才更足。”

潘大章见时间尚早,于是对她说:“我去邮局取稿费,你去么?”

“大诗人又发表诗作了?恭喜呀。”

“那当然。”

潘大章告诉了她,发了一组诗在《绿源》,一组诗在《星月》,两个刊物寄来的稿费五百多元。

“不过,还要先拿这稿费单去宣传部领奖励,然后再去邮局领款才行。”

宣传部那份稿费相同数额的奖励还是很香的,还有创作津贴也可以领了。

“我们先去一下县委宣传部。”

潘大章说:“先去领津贴和奖励。”

温小芹却迟疑了:“要么我回去买菜煮饭,你一个人去县委吧?”

她听说去县办公大楼,竟然有些怯场。

“哟,你怕什么?那些当干部的又不是老虎,有什么怕的?”

温小芹见他这样说,也硬起脖子:“去就去吧,我有什么怕的。”

她私下里也心想:以后跟着大章里要见大世面的,我学会应付各种场面才行。

两人骑单车来到县府大门口。

一扇铁门把他们拦在外面。

两个门卫站在门口。

“没有事不要挡在大门口,这里是领导出入的地方。”

其中一个人直接走过来,要把他们驱赶。

“大叔好,我是去宣传部的。”

“那么你有工作牌么?”

看你一付学生模样,去宣传部干吗?

莫非你父母是宣传部的领导?

“我没有工作牌,我叫潘大章,你可以去宣传部问一下领导嘛。”

潘大章想不到进个大门还这么麻烦,应该申请一个工作牌,不然以后每个月进来领个创作津贴都会很麻烦。

“我们没有空去问领导,你们进去有什么事?”

此时门卫室也没有安装内部电话。

另外一个走过来问:“你们找宣传部哪个领导?”

潘大章:“曹向东部长在的话,就找他,他不在找柳梦秋副部长,或者林正雁副部长都行。再不然徐梅娟干事也可以。”

保安愣了一下。

一个中学生能够清楚宣传部的几个主要干部。

肯定关系不简单。

“请进吧,把单车推到前面右手边那个铁皮棚寄放。宣传部在三楼。”

他还跟他们两人指了路。

潘大章两人进了门,另一个门卫还责怪同事做事毛躁。

“他说找宣传部,你就让他进?”

“你能够把宣传部几个领导的名字都说全么?”

“我那里记得这么清楚。”

“这不就是,可见他跟宣传部领导很熟,很有可能他跟其中的某位领导是亲戚。你认为你一个门卫,可以得罪宣传部的领导?”

两人议论半天。

潘大章带温小芹进了办公大楼。

沿着大理石楼梯来到三楼。

看见部长办公室的门开着。

潘大章敲了敲门。

曹向东见是他,热情招呼他。

“小潘进来,刚才我还念着,怎么还不见你过来呢?”

他自然地走了进去。

温小芹却有些拘谨。

“小潘,这小妹妹是?”曹向东好奇地问。

“她是我小表妹,也是同学,刚从学校一起放学,听说我来这里,也跟过来的。”

潘大章撒起谎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温小芹瞪了他一眼,也不说话。

曹向东:“谢东生跟你说了12号去冈州市开文代会的事吧?到时你可以11号跟柳梦秋副部长和徐梅娟干事坐车去报到,快的话,我12号下午会跟你们会合,不然的话,才13号早上到。”

潘大章点头:“谢主任他说了,不过曹部长我想问一下,文代会是开多少天?”

他15号还要参加冈州市围棋竞赛呢。

“开三天,开到14号下午,15号可以回家。”

潘大章:“那这样就不耽误事了。”

曹向东:“小潘还有其他的事?”

“我15号还要参加冈州市举办的围棋比赛,因为上次县里面举办的围棋赛,我拿了一等奖。”

“哟,小潘围棋还这么厉害?”

“还有,曹部长我11号要去冈州驾校考驾照,所以10号我会提前去冈州。下午考完试就去跟柳副部长她们会合吧。”

“哟,你小潘还报名去考驾照。”

曹向东把隔壁的柳梦秋叫了过来。

柳梦秋眼光较毒,笑呤呤地问潘大章:“我们的大诗人,这妹妹不会是你的小对象吧?”

温小芹脸红心跳地摇头。

“柳姐真会开玩笑,我们才多大年纪,也还读书呢。是我小表妹来的。”

潘大章却是微笑解释。

曹向东跟她说了小潘10号去冈州,11号去考驾照的事。

“小潘学会驾照就准备买辆小车开?”

柳梦秋兴致浓郁。

私人买车的这年代还是凤毛麟角。

连县委领导都还没有自己的小车。

不过想到小潘现在是个名人了,某种意义上,名气比县领导都大。

每个月稿费都几百上千,确实算得上是经济宽裕人士。

可是买辆小车,进口的至少要十几万。

即使买辆吉普212也要三万多。

就算你每月一千块收入,也要三年多才能赚到这么多钱。

难道你祖上留了财富给你。

此时她看向潘大章的眼光中,多了一丝复杂的成分。

“学到驾照再说吧,没钱买小车,最其码我可以开小货车吧,放假时我去打工都更容易,对不对?”

他想起前世她弟弟柳金胜跟他说过他姐的发迹史。

“小潘去驾校报名了,怎么没有去驾校练车?”柳梦秋又问。

她记得当初自己去考驾照,在驾校是练了二十多天的。

“说实话,我有几次跟我亲戚开小货车去拉货,拿他的车练了几次手,基本上都学会了。我准备先去考试,若是不通过,就再留在驾校练半个月的车。”

他从兜里把两张稿费汇款单,放到曹向东面前。

“曹总,麻烦你!”

并且把两本诗刊也放在他桌子上。

“两组诗,稿费568块钱。”

曹向东眼睛一亮:“小潘行呀,现在每个月都有新作发表,可喜可贺!”

他随即明白对方的意思。

笑着对潘大章说:“以后奖励的钱,你找小柳签字就行。你放心,定下的承诺肯定会兑现的,我们县出了个你这个大诗人、大作家,县宣传部肯定会大力扶持的。”

他又对柳梦秋说:“小柳,象小潘这样的有名诗人,我们县委可大力宣传,多写些宣传报到嘛。水平不平的话,可以请冈州市名记,或者省城名记者过来写写专访文章嘛。我们自己不做这件事,很快就会有别人来做这件事的。”

柳梦秋连连点头:“曹总说得没错。”

她带潘大章两人到自己办公室,开了一张付款证明,让他去财务领钱。

同时她把冈州市文联地址抄给他,嘱咐他11号下午五点前要到文联去报到。

她会和徐梅娟在招待所等他。

潘大章跟她说了刚才进大门,门卫说要工作牌的事。

柳梦秋把徐梅娟叫了过来:“去帮小潘安排一个工作牌,以后进出大门就不会被挡阻了。”

此时温小芹低声对潘大章说:“可不可以让她也给我一个工作牌,以后你懒得来这里收钱,就我来代表你收钱。”

潘大章觉得她这主意提得

木塞不许掉 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很及时。

于是他对柳梦秋说:“可不可以给我表妹也配一张工作牌,以后我懒的时候,可以让她来这里找你?”

柳梦秋笑道:“没问题呀。想不到小潘来这里收钱都会懒得走,其实你不一定每次都要及时来要奖励,也可以凑到几次来也行呀。”

“但是我怕这汇款单过了取款时限,还是及时去取放心。有这表妹帮忙,我可以省很多事的。”

徐梅娟取来了二张工作牌,写上名字。

职务一栏写上宣传部干事。

两人到财务领了这个月的58块钱创作津贴和568块钱奖励。

“以后我让她来帮我领这些钱没问题吧?”他问财务。

“你写一份授权就行。”

于是潘大章写了一份授权书留底在财务处。

两人出了办公大楼后,又去了邮电所把两单稿费取了出来。

喜欢重生1983年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