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比一下深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夜之间,莱阳周边的局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动。

原本掌握在日军手中的虎头山,被游击支队攻取。

清源县也被警备旅趁机再次光复。

离上一次清源县失手,仿佛就在昨日,可实际上到警备旅再次光复清源,已经过去了小半年时间。

在这期间,刘志辉给自己的一团补充了新兵员之后,一直在加强军事训练,整兵秣马,这才趁着游击支队攻取虎头山的机会,一举光复了清源县。

至于汤炳权,则是在西南观望,只要刘志辉顺利打下清远源,他便会带着警备旅的人马后续进驻清源,如果刘志辉的一团主力失败了,没能拿下清源县,汤炳权则是按兵不动,继续守着他西南的一亩三分地。

有些无奈,但刘志辉并没有说什么,只要汤炳权不阻拦他光复清源县,为牺牲的一营长报仇,那就无所谓了。

虎头山。

这里的一草一木,对于曾在这里驻扎过数年的独立团八路军战士来说,再熟悉不过。

重新夺取虎头山,大家颇有些感慨。

而接下来对于虎头山来说,首要的一件事情也是重新恢复根椐地原有的规模和运行体系,让根据地迅速的发展起来。

对此,对于有开辟根据地经验的李勇等八路军老战士来说,自然是轻车熟路。

只是在如何规划虎头山根据地未来的发展,以及虎头山游击队未来发展方向的时候,李勇也有些犹豫不定了,他亲自找到了周卫国,两人开始商议。

“卫国,这半年时间以来,咱们发展得很快,这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当初邱团长他们带着主力撤离莱阳周边时,咱们留下的只是两个游击支队,一两百号人,可这转眼之间,又有了将近一个团的主力,咱们再不能像以前游击队发展的那样继续运行了,未来在虎头山根据地,咱们的部队该如何规划,这是个大问题,我们必须要提前考虑清楚,未雨绸缪。”

对此,周卫国的意见与李勇的一致。

“老李,你具体是怎么想的?”

李勇道:“如今,我们刚刚拿下虎头山根据地,立脚不稳,接下来首要的事情自然是安抚军心。”

“这段时间以来,咱们的队伍扩充了不少,民兵、地方同志,外加上一些投诚过来的伪军,整个队伍有些大杂烩的感觉。”

“这样的队伍乍一看是扩大了不少,可人心不齐向来是个大隐患,如果力量使不到一处,人多反而不如人少,再加上根据地的发展和稳固,都需要大家的团结一致,所以首要问题是整顿咱们现有的人马,以确定部队的团结和稳固。”

“完全赞同!”周卫国道。

“另外咱们重新拿下虎头山根据地,消息迟早要向军区汇报过去,按照咱们现在的规模,重新恢复以前虎头山独立团的建制,可能性是很大的。”

“关于这一点,其实我也想问问卫国你的想法,如今咱们的游击队性质比较特殊,并不算是一支十分纯粹的队伍,有八路军体系,也有你率领的国军体系,那么之后,如果要归建,这个独立团的属性又该如何算呢?”

李勇是清楚周卫国的真实身份,面前又没有外人,所以问的比较直接。

周卫国笑了:“这个问题很简单,我想战士们心里早就有答案了。”

“另外,陈怡、张楚,还有小雨他们,这半年来可没少给团里做思想工作,这些事情我都是知道的。国军的那些战士们其实也从思想上表示了对八路军的认可和接纳。”

“这两种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老李,这半年来,咱们两支队伍融合,虽然说是一个大杂烩的游击队,可实际上过的是八路军性质的日子。”

“你猜我问那些军官和士兵们,关于这点问题的时候,他们都是怎么回答的?”

李勇好奇地侧起了耳朵,等待着周卫国的下文。

周卫国道:“先说一说基层士兵的感觉吧!我和不少国军的士兵私下里谈过心、沟通过,士兵们说,在八路军队伍里,感觉整支队伍更加的融洽,像是一个大家庭,大家的身份没有彼此的高低贵贱。”

“有一个士兵是这么说的,给他感触最深的是他们那一支的游击队的队长,那游击队队长之前在虎头山独立团是个副排长,后来担任了游击队的队长,是这支游击队里边权力最大的军官。”

“可平日里压根儿没什么架子,很平易近人,打仗的时候甚至会认真地询问他们的每一个意见。”

“每次开饭的时候,队长是最后一个吃的,他总是守在锅旁,一个一个的给战士们打饭,打完之后还问哪个战士不够吃,再给添一点儿,有时候添的多了,锅里就没剩下多少汤烫水水了,他自己没吃饱,也从来没有怨言,还总是开玩笑说自己饭量小,不需要吃那么多,后来两个月的游击战打下来,队长愣是瘦了十几斤,皮包骨头看的战士们都过意不去了,关键是这样的作风一直保持了半年。”

一下比一下深 公主往下边塞玉器是哪本书

“所以在那支游击队,不说是原本的八路军战士,就是那些国军士兵,要是听到哪个敢说他们队长半句不是的,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拿枪顶着对方的脑袋。”

“士兵说了,以前在国军的时候,从来没见过哪个长官这么对待底层的士兵的。”

“另一个是咱们八路军方方面面的制度体现出来的对战士们的平等、尊重、关怀。”

“多的不说,就说咱们游击队成立以来,这每顿饭的伙食情况那都是公开的,花了多少钱,用了什么食材,每个游击队队长都按照当年咱们八路军的情况,和战士们说的是明明白白,多出来的钱,也就是伙食尾子,则是作为零花钱分给大家。”

“虽然不多,可是兵们真的从中感受到了那种尊重和平等。”

“其实说了这么多,也是咱们八路军干部优良作风的一个缩影,其他的游击队队长也基本上都是这么干的,所以底下的士兵,不管是八路军的还是国军的,就没有不服气的。”

“至于军官们,其实更不用多说了,他们是受过良好的教育,见识和思想上要超过一般的士兵们,他们有亲身体会,更知道这样公平、尊重、呵护士兵的制度,能够起到什么样的良好效用。”

“干部们在平日里对士兵们照顾有加,甚至是亲如兄弟,上了战场又冲锋陷阵在最前线。”

“有这样的领头羊,士兵们哪个不愿意跟着他一起拼命的?”

说到这里,周卫国断然道:“所以咱们虎头山根据地今后的发展,不如大大方方一点,就恢复以前独立团的建制,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从此以后,我国军独立团正式与八路军独立团合编,并入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

“好,卫国,有你这句话,我就能把心搁进肚子里了。”李勇大笑道。

周卫国道:“老李,虎头山独立团以后的番号问题,就暂时这么定了,之前你说到当前咱们虎头山最紧要的问题是整顿部队,稳固军心,对此,我倒是有些主意。”

“哦,卫国,你有什么好想法?”

周卫国道:“一个是恢复独立团的建制,其实这个只是时间问题,如今我们游击队的规模扩大,已经达到了一个团主力的规模,军区应该很快就会正式下达文件,恢复独立团的建制。”

“针对这个情况,咱们现在就可以预备制定一些计划了。”

“比如编制确定之后,营长、连长、排长,甚至到班长的人选问题,这个需要尽早拟定出来一份名单。”

“至于任命原则上,咱们可以民主一些嘛,看大家的意思,自己投票选举。”

“另外呢,咱们要把队伍之中一些政治思想比较纯粹、正确的同志给单独的筛选出来,有老李,你和我,或者是陈怡同志他们,给他们上一些思想教育课。”

“这一批人成长起来之后是有大用的,他们这里边有副班长的人选,有副排长的人选,还有连里的指导员,营里的教导员,这些都是重要的职位,八路军的传统是军政一体,任何时候,不能少了军事教育,也不能少了政治思想上的教育。”

“为什么咱们现在的队伍变得有些杂乱起来了?”

“因为这些投诚过来的伪军,还有才加入游击队的民兵,包括我们国军独立团的一些士兵,他缺乏这个政治上的思想觉悟,在革命的信仰上不够纯粹、清晰、彻底,所以他们会迷茫,有时候就会走错路。”

“而这个时候,副班长、副排长、教导员、指导员这些老同志的存在,就可以很好的作为一个引路人,将他们的这些思想导向一个正确的方向。”

“咱们永远不能小瞧一个指导员和教导员的作用,很多时候,他们甚至比连长和营长更加的重要,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连里可以没有连长,营里也可以没有营长,但绝是绝对不能少了指导员和教导员。”

周卫国侃侃而谈,将自己对独立团未来的规划和发展说了一遍。

李勇听的是频频点头,他自以为自己在思想觉悟上不说是非常的优秀,也可以拿得出手了,却没想到眼前的周卫国在政治思想上也如此的成熟。

而对于周卫国来说,或许是重活一世,所以在这些方向也看得比前世透彻了许多。

最终,两人的意见达成一致,虽然军区的正式命令还没有下达,但游击队暂时按照独立团的编制进行划分,并从队伍之中选出营长、连长、排长到班长一众干部,引领整支队伍继续抗日。

原则上是民主投票选举,对于这样的选干部方式,自然是无话可说。

结果选举出来的干部也让人啼笑皆非。

清一色的八路军干部,至于那些落选的国军军官,竟是没有一个不服气的。

因为就连他们投票投的也是那些八路军的干部,也就是之前游击队的一些队长和副队长。

原因很真实,半年以来的接触,对于这些八路军干部的作风之优良,那是彻底的服了。

而在此之前倒是还有一件趣事,那就是周卫国向战士们宣布,国军独立团自此正式编入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

记得当时在训练场上,当周卫国把这项决定宣布开之后,一众国军战士们都愣住了。

周卫国没有做多的解释,他只说了这样一番话:

“不管是八路军还是国军,只要是真心抗日的,那就是值得咱们尊重的中国军人。”

“我们这些当兵的也不能盲目,我们要有自己心底的衡量和选择,你认为哪支部队更适合自己的心性、倾向,那么你是有自主权利去选择的。”

“就像你是选择当伪军,做汉奸,还是选择当八路,当国军抗日一样,选择权在你们自己的手上。”

“至于究竟作何选择,如果你们实在迷茫,不如摸着自己的那颗良心,我想它会告诉你们答案!”

周卫国说完,最后的话音在根据地的山谷里回荡着,整个训练场静悄悄的。

也不知道大家沉默了多久,忽然有人表示愿意加入八路军,连锁效应之下,越来越多的士兵,包括军官们都表示愿意加入虎头山的八路军。

就连孙鑫璞、陈正伦,甚至是朱子明,在真正的深入八路军的生活,体验过那种向着信仰努力而奋斗的充实和幸福感之后,也被八路军的这种力量深深的触动了。

直到最后,有一个排长问出了一个令人哭笑不得的问题:

“团长,那咱们并入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之后,您还是团长吗?”

讲话台上,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李勇忍不住笑了,其实在上次分兵前,临行的时候,原独立团团长邱明就私下里和李勇说过,游击队日后发展起来之后,这个独立团团长的位置只能由周卫国担任,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其他人可以胜任。

想到这里,李勇笑着保证道:“各位国军的同志请放心,你们团长在你们中央军是人才,在我们八路军那更是人才,我们八路军唯才是举,这虎头山八路军独立团团长一职,非你们团长莫属!”

这话语落下,国军战士们一个个顿时喜逐颜开,竟像是过年一样热闹。

八路军战士们一个个也无不信服,对李勇的保证十分的支持。

这一幕让李勇也有些感慨,这卫国在国军与八路军战士们心中的威望都很高呀!

喜欢重生周卫国从雪豹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