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直没有出现在监狱的韩谦终于去探监了,别人探监隔着玻璃,这家伙探监直接进了监狱,手里拎着一个超大号的保温盒,另一只手里拎着两瓶茅台,腋下夹着一条烟。

一起走进牢房的典狱长很无奈,可又有什么办法?他欠韩谦人情,当初勾大炮跑了,导致韩谦受伤,这个人情怎么还?

韩谦打开一个个保温盒,对着愣神儿的三个人笑道。

“愣着干嘛?过来喝酒啊!内个··内个典狱长大人,关军彪能带过来么?”

“不能!”

“帮个忙?”

“不行!”

“那你帮我把这几个菜和烟送过去?这个小忙能帮吧?”

“你下次让我跑腿直接说!你不嫌浪费脑细胞的?”

典狱长拿着东西走了,牢房的门被关上,韩谦嘿嘿一笑,让你跑腿?呸,老子是想支开你!

拿着纸杯到了四杯酒,韩谦看着愣神儿的涂骁,苦笑道。

“我没入狱,过来陪你们吃个饭,也不是什么送行酒,差不多明天高副总能出去了,但是你们俩···”

看着刘光明和涂骁,韩谦皱起了眉头,沉吟片刻后轻声道。

“再住几天,我在想办法。”

刘光明端着酒杯嘿嘿笑道。

“反正我是不急,在这里什么都不想,每天干点活就算锻炼身体了,我留下陪老涂,让高副总先回去处理荣耀的事情挺好。”

高履行淡淡道。

“韩少,那个唐威怎么处理。”

韩谦端着酒杯笑道。

“他?他的下场我不是早告诉过你们了?这一次你能出手救杨岚我很意外,”

高履行淡淡道。

“我只是讨厌强迫女人发生关系的男人而已,这次林纵横和牛国栋联手对付你,你小心点。”

“跳梁小丑而已,我懒得搭理他们,我先把你们的麻烦都解决了,然后在一个个去处理,喝酒喝酒,咱们得快点喝,一会那个阎王爷又回来催我了。”

话音落,门外穿啦典狱长的声音。

“韩谦你说谁是阎王爷呢?”

韩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起身往门外走,转头对着高履行喊道。

“都是我亲手下厨给你们做的,别浪费了啊!我得先走了,一会这阎王爷该急眼了。”

被抓着肩膀扔出了监狱,韩谦拍了拍褶皱的西装,该做的事儿还没结束呢。

没过多久,钟伯的车停在了韩谦的面前,一老一少开车离开市区,直奔郊区外的别墅。

钟伯打开一间仓库门,告诉韩谦这个仓库以前是少爷收藏古董的地方,少爷走后,这些古董也一起跟着下葬了,韩谦轻声问了一句钱欢是怎么样的人,钟伯迟疑了,许久后轻声道。

“两个少爷都好,少爷更接地气儿一些。”

钟伯打了一个哑谜,韩谦没去追问,让钟伯在背后议论钱欢,这不是一个明确的提问,可在这句哑谜里韩谦还是得到了答案,或许钱欢并没有说的那么好啊!

走进仓库的最深处,钟伯打开了一扇门,韩谦看到了一个躺在病床上濒死的家伙,他皱起眉头。

“这个人还活着?”

钟伯淡淡道。

“吊着一口气,家人都在林家的控制中,不敢开口,我拿他没办法,少爷您或许有办法。”

韩谦走上前,低头看着躺在病床上带着氧气面罩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

“你应该是魏天成遗留的人吧!你家人我会安排送去魏天成的身边让他照顾,前提是你能给我一个满意的答案。”

当初要活埋了苏亮的男人缓缓伸出手拿下氧气面罩,断断续续的告诉韩谦,他以前跟在魏天成的身边时候见过牛国栋和林孟德见面的场面,韩谦询问有没有实际性的证据,男人闭上了眼睛。

韩谦转身离开,钟伯出门的时候拉下了电闸,房间里变得一片漆黑。

离开仓库,韩谦长叹了一口气。

“如果侯从活着,或是魏天成在我身边,能好办一些。”

钟伯弓着腰跟在韩谦的身后,问了一句韩谦摸不清头脑的问题。

“少爷,您把夫人当做了什么!”

“我姨?嘴上叫姨,心里当妈!我姨失去了两个儿子,我尽我最大的努力让她满意,例如她希望我能多娶几个媳妇,呵!我姨是担心一个孙子不够分吧?钟伯,您会带孩子么?”

钟伯摇了摇头,低声道。

“我会杀人,技术很好。”

“能走一次?”

“今晚可以飞。”

“去机场!”

钟伯去加拿大找魏天成是最好的人选,他是韩谦信任的人中唯一一个能说外语的亲信,机场!钟伯买票安检,回来的时候告诉韩谦,这一次是为少爷做事,和夫人没有任何关系,希望以后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定要对夫人好一些,多去家里看看就好。

韩谦笑道。

“多吃几次苹果馅儿的饺子么?我想吃,得看我姨给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不给我包,钟伯!我姨是个什么样的人啊!铁娘子?”

钟伯呵呵笑道。

“弱女子,硬逼成了铁娘子。”

韩谦轻声再道。

“钟伯,有个事儿我一直没和我姨说,钱欢似乎并不是自杀的。”

话出,钟伯低下了头,沉默了片刻后低声道。

“我们心里都清楚,柳笙歌的人夺走了老爷的命,夺走了少爷的腿,咱们的人夺走了柳笙歌老婆的命,夺走了柳笙歌做男人根本,这已经是扯平了,大少爷的死是另有人为,我们心里清楚,柳笙歌心里也清楚,但是·夫人就解不开这个心结,而柳笙歌开始针对畅享似乎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当初他和少爷的关系很好很好,是少爷太骄傲了。”

“死者为大,不论钱欢做过什么,有多么的骄傲,我都认为他是一个好儿子,一个值得被人纪念的滨海小金龙,但是我不会去给他烧香,我不是他的代替品,我尊敬孝顺的是我姨,对我好的是钱玲,不是钱欢,钟伯请你理解。”

“少爷,您已经做的很好很好了,不然这一次我也不会离开滨海。”

“我去个厕所。”

韩谦去了卫生间,走进卫生间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虞诗词打电话,早上让这个女人想办法拿到他手机的通讯号码。

所有的号码。

虞诗词很快发过里一个超大号的文件,看着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韩谦一个头两个大,闭着眼睛回忆,随后尝试了几个号码拨了过去,全部都是空号。

韩谦不急!

离开卫生间去找了机场的工作人员,随后没过多久,手机响了,海外的号码,韩谦按下了接通键没有说话,对方也在沉默,在韩谦要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传来一个日本女人嗲嗲的声音。

韩谦深吸一口气。

“摩西摩西,韩桑?”

韩谦闭着眼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无力道。

“你没事去日本嘚瑟什

国王把白雪公主做醒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么玩意?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差点快要被抓起来了?”

“哈哈哈哈,我已经给拿着你手机的人打过电话了,韩谦啊!考虑考虑?给崔礼一条生路?”

“大富大贵?”

“安乐一生就好,再不济可以给你做个保镖,他在日本一直在锻炼身手。”

冯伦的语气很认真,韩谦淡淡道。

“如果你能猜出我下一步要做什么的话,我或许可以考虑一下,但是不一定会答应你。”

冯伦呵呵笑道。

“我在机场,你认为呢?这一次牛国栋做的这么绝,算算时间你也要反击了,但是你想要反击就需要一个关键人物,这就是你留这个人一条命的原因吧。”

听了冯伦的话,韩谦真的有点害怕了,皱着没深吸了一口气,随后长叹一声。

“如果你不剑走偏锋,也有办法完成你的目标。”

冯伦淡淡笑道。

“我的目标?我的目的是造一个神,杀掉另外两个伪神,我的愿望是看到别人去做我想做的事情,我不去做,我太懒了。”

“二十个小时后,等我电话。”

挂了电话,钟伯已经登记去京城准备转机了。

韩谦离开机场开车直奔盛京。

晚上十点三十分钟,韩谦登上了飞往加拿大的飞机。

他要亲自去一趟!

喜欢离婚后前妻成了债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