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邻居的乳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抹白云妃子笑,天下皆知荔枝来。

晨曦的希望之光笼罩洛阳城,三个庞大的热气球从南而来,带着朝阳色飘进洛阳城。洛阳军民无不惊叹,当今圣上用盘古开天辟地以来第一次的空运方式,从岭南运回了新晋杨贵妃最爱吃的贡品荔枝。

唉,穷奢极侈,亡国兆头。

路上,有书生捶胸顿足,痛心疾首。

谴责立马得到回应。

可不是吗,听说皇帝在宫里为贵妃娘娘修建了一个温泉沐池,耗费巨大!

放屁!

金吾卫将军王贵路过,忍不住愤怒否定。

“上将军用的是自家的钱财,并未从国库钱财取一文,与尔等腐儒何干?倒是你们,上将军让天下士子免费受教,换来的难道只有埋怨?”

王贵所言出自新鲜事物《大唐日报》的首页布告,布告由李怀唐亲笔签名,具体列明了去年的国库收入与支出,另外还有关于皇宫的新建筑与此次热气球运载荔枝等费用的说明。可谓公私分明,无可指责。

上将军登基年余,宫里的花费全部自给自足,国家税入全部用之于民。

道理不过事实。书生无言以对掩脸而走。

围观者哄笑,不少人喝彩。说得没错,上将军值得支持。这两年来,大唐国民免赋减田税,重要的是,在上将军的强硬支持下,征税政策得到了改革,天下农田被重新丈量登基,征税基础从人头改为实际拥有的田亩数量,贵族无法偷漏税,大大减轻了劳动人民的负担。据说,上将军还有意在十年内彻底免除农业税,鼓励耕种。

对于李怀唐使用昂贵的热气球千里迢迢运荔枝入京,各人有各人的观点,商人的看法就不一样,嗅到了商机。

“热气球能买吗?赶紧找上将军卖两架,把岭南的荔枝龙眼运到中原卖多赚钱啊!”

“对,对,对,运到江淮更赚钱!”

人们口里的争议人物,李怀唐此刻正惬意躺在温泉里,享受着杨玉环的软玉温香。

温泉池很大,足够十数人入内嬉戏。所谓的热汤,全部人工烧煮。

杨玉环背靠爱郎,纤纤玉手高举过头往回弯,搂住爱郎的脖子,接受轻吻。

感受到来自臀后的坚硬抵触,美人不由娇嗔:“李郎真是的,昨夜还折腾妾身不够吗?若耽误了早朝,恐怕姐妹们又得埋怨妾身不懂事了。”

李怀唐没有丝毫觉悟,双手继续搓揉着美人胸前的两团温软,嘿嘿直笑,“怕什么,早朝已经让推迟到巳时,还早着呢。”

芙蓉帐暖度春宵,春宵苦短日高起。早朝天未亮,毫无人性可言,难怪君王罢工。所以,李怀唐登基之初就让殿中御史将卯时的早朝时间稍作调整。

“李郎怎的这般厉害,嘻嘻,又硬了。”

第一章 邻居的乳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杨玉环回眸娇笑,笑意妩媚,容貌醉人,雪肤凝脂胜似新鲜剥皮荔枝。

李怀唐不由发痴。“真美!真舍不得离开娘子半刻。”

“哼!口是心非。前些日子李郎不还要选秀女吗?”杨玉环没好气捏了捏爱郎不老实的魔爪,语气充满幽怨。

李怀唐苦笑:“冤呐,都是那个李静忠谄媚闹的,夫郎也是受害者,毫不知情。”

“恐怕李郎是乐见其成,装聋作哑罢了。”

“尽瞎说。夫郎向你们姐妹纳税还嫌分身乏术呢,怎会去选啥秀女?”

杨玉环吃吃发笑,“谁让李郎娶那么多妻子呢?既然李郎号称万岁,这辈子,当向妾身交足一万次税!绝不许赖帐。”

万税?万睡?!

算算账,一夜一次,一年三百六十五,十年三千六百多,要完税得花三十年。

“罢了罢了,夫郎唯有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现在先向贵妃娘娘交一次。”

李怀唐已经热血沸腾,话未完毕,悍然从后发动袭击。

“啊!不行,今天免税,啊,不,妾身投降了,下次,下,下,…嗯…不,要……”

砰!

大门很不合时宜地被推开。闯入

第一章 邻居的乳 呀灬深一点灬·好爽快给我

者风风火火。

“坏坏,起床啦,宇文老头急着找你呢。”

喊李怀唐坏坏的,天下独此一家:小汾娘。整个皇宫,除了小魔女安心,就只有她敢毫无顾忌直闯李怀唐的寝室。为此,李怀唐头疼不已,守门的内侍宫女更心惊肉跳。

好事被破坏,难免扫兴。李怀唐瞪着小汾娘,怒道:“本将军在沐浴更衣,你个小娘怎的没点规矩?”

小汾娘一脸的不屑,“哼,骗汾娘呢,分明是在吃玉环姐的豆腐。昨夜还没吃够吗?”

你!

李怀唐语塞,杨玉环娇羞,却毫无办法,谁让人家说的都是老实话呢?

李怀唐无奈,挥挥手,道:“你先出去,我换上衣物就来。”

“不行,上回被你骗了。这次汾娘要看着,否则又不知要等多久。汾娘还要教玉环姐跳舞,刺绣……”

小汾娘一脸的认真数着手指头。

看着怎么换啊?!

李怀唐瞪眼。卖糕的,有这样的黄花闺女吗?

切,又不是没见过坏坏的“暗器”!

小汾娘不以为然,脸不红心不跳。

杨玉环掩嘴窃笑。

“好了,妾身与汾娘到屏风之后,李郎快点换上衣物。”

人做皇帝,他做皇帝,他这个皇帝得亲自动手穿衣。

刚换上龙袍,小魔女兴匆匆跑进来。

“玉,嗯,玉环姐,快,快,岭南荔枝送入宫了,快啊,不然要被抢光了……”

小魔女一边跑,一边将嘴里的荔枝核吐出,手里还拿着一大串。

啊?!

杨玉环二话不说,不顾衣衫凌乱,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小汾娘愣了愣,也扭着腰肢追随。

晕,荔枝比俺更有魅力。李怀唐直翻白眼。

走出宫门,迎面撞见久候多时的宇文融。

一朝天子一朝臣。自李怀唐取得中原政权,宁远的老臣老将大部份都被召到洛阳任职。宇文融官至右丞相,在朝中的地位仅次于左相张九龄。

未等宇文融开口,李怀唐先问:“各项改革进展如何?有困难直言。”

改革历来困难重重,倡导者必然成为众矢之的。

宇文融神色凝重,跟在李怀唐身后一边走,一边娓娓道来:

得益于前年安胡儿的大闹中原,原先的王爷们尘归尘土归土,他们染指的江淮私盐得到收敛,没有这个利益群体的制肘,酒盐铁专卖政策实施还算顺利,国家税收明显增加。

农田改革依旧有安胡儿的功劳,至少关内道、河东道以及河南道的农田得到彻底的重新丈量分配,按田亩征税扩大了税基,减轻了农民的负担。至于在江淮,山南道和剑南道等未受叛乱波及地区,土地人口矛盾依旧,丈量田亩工作举步维艰,张九龄亲自去督促也作用不大。

“嗯,这是个大问题,可以放在工商改革中一并解决。”

李怀唐自有主张。改革之初,反对声浪不绝于耳,说什么大力发展工商有损国本,荒废农业与民争利等等,但是在具体数据面前,异样声音很快消失。以江陵造船坊与旅顺造船坊为例,两个船坊合计雇佣十万劳力,年出产各类船舶数千艘,利税数百万贯,其余的如纺织工坊、皮革坊、琉璃坊、造纸坊、煤矿等等,在大唐境内如同雨后春笋,再算上上下游产业链的雇佣工人,吸收的劳力高达上百万,不但解决了社会富余的劳动力难题,还为国库增加大量的收入。去年全唐工商税收入几乎顶得上从前一年的农税,正是因为工商税的大幅度增加,才赋予了李怀唐全国范围内的农业税减免基础。要解决贵族豪强兼并土地偷漏税的痼疾,除却不遗余力鼓励发展工商外,别无他途。当大量劳动力从土地上解放,转移到城镇时,地租与贵族豪强的兼并土地热情必然会下降。

说到工商税,宇文融愁眉不展。

“怎么?”

李怀唐皱皱眉头停下脚步。在他的想法里,大唐工商基础薄弱,应该是最容易改革的一环节。

有人抗税,不同意实行差异税。李怀唐的新政对不同商品执行不同税政不同税率,像关乎民生的纺织,制衣,皮革,煤炭等,还有高科技产业如造船,特种冶金等给予优惠税率,鼓励发展,但是对于奢侈品,如酒、高级衣物服饰、金银玉器首饰以及化妆品等一律实行高税率。

可想而知,相关从业的商人肯定反对,他们甚至上访,煽动“花容云裳”的东主,两位皇后,苏紫紫与裴若兮等向宇文融施加压力。

“紫紫?若兮?”

李怀唐惊讶地望着宇文融。宇文融苦笑摇头,“不止皇后,陛下的小舅也掺合其中……”

不用指名道姓李怀唐也猜得出是哪位小舅子。

“岂有此理,商祺个猪头,因小失大,看我明天不封了他的酿酒坊!”

大唐人都知道,天下最大的酿酒坊属于大唐新首富商祺,酿酒坊地处辽东旅顺港,以当地山区的野生苹果为原料,出产的果酒深受欢迎,畅销海内外。

国家已经对酒实施了专卖,如果再对酒类课以重税,酒商们将受到沉重打击。

困难很多,不一而足,全部表现在宇文融额头的皱纹上,可难为了这位老革命。

“改革势在必行,有神佛敢挡道,代我杀之!”

李怀唐从腰间取下战刀,郑重递给宇文融。

这?

宇文融踌躇不敢接。商鞅改革,利在秦国,而他最后却被秦国贵族五马分尸,下场惨不忍睹。

李怀唐能读懂他的内心顾虑。笑道:“下朝后,我自会让李静忠敲锣打鼓送一面免死金牌到府上,这下放心了吧?”

免死金牌?!

宇文融眼睛放亮,有了这道护身符无须再惧怕秋后算帐,而且李怀唐年轻有为,至少能保护他以及他的家族数十年。

好,干了!

战刀被宇文融恭敬接下。

喂给马儿的草料在继续,李怀唐又抛下一句,掷地有声,有如醍醐灌顶振聋发聩:“改革成功之日,卿家上凌烟阁之时。”

天啊,凌烟阁!能在受后世万民景仰的凌烟阁里谋得一席之地,成为一尊大神是多少士人的最高梦想?他有机会实现,而且很大!

能不卖命?

宇文融激动得差点要当场掏心窝窝。

朝会如期开始,辰时中,大臣们全部到齐。

乾元殿内,纪律执行者殿中御史唱喏方罢,颜真卿第一个出列发难。这位历史上因性子躁烈怒骂军阀李希烈而被杀的耿直忠臣眼睛里揉不进任何砂子,即使李怀唐将他从御史之列升迁到监察院之首,他照样不给丝毫面子。

“陛下初为君王就大兴土木修建温泉,千里迢迢运荔枝,虽然财物均出自陛下私产,可影响极坏,殊不闻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奢靡之风不可长,望陛下戒之。”

这番话出自颜真卿之口已经算相当客气,若非是对这两年来李怀唐的政绩肯定,他才不会忍着性子。

附应颜真卿者还不少,旁征博引,大道理一堆又一堆,反正都是李怀唐的不是。

群臣幸灾乐祸。丫的财大气粗,为了讨好杨贵妃,竟然不惜重金从岭南运来荔枝,这让以谦谦君子风度翩翩自诩的天下有情郎怎么活?难道为了各自的宠妾也挥洒千金?问题是,他们连挥洒千金的机会都没有,热气球无价无市,万金难求。

所以说,影响非一般的坏,必须口诛。因为笔伐行不通,《大唐日报》由李怀唐所创办,小舅子裴清一手总揽,任何不利于最高领导人的言论一律被无情封杀。说起这个《大唐日报》,不少贵族世家心里既恨又怕,可以说,李怀唐的这个举动最受朝野争议,因为她的存在,天下人只要会看会写即可对国家政事评头论足,挑战士族的特权;因为她的存在,天下贪官污吏的日子不再像从前般悠闲,随时会被曝光在公众眼前;因为她的存在,朝廷政令的公开透明化前所未有的增加,地方官忽悠糊弄农民的空间被大大压缩;因为她的存在,来自社会底层的声音得以随时浮出水面……

不管褒与贬,有一点必须承认,《大唐日报》对国家稳定的作用远远胜于一支强大军队。李怀唐的聪明在于,既掌握了枪杆子,又控制了笔杆子,天下难起风浪。

大臣的非议难不倒李怀唐。

“诸位卿家稍安勿躁。天气炎热,先吃些冰镇荔枝消消火气。”

宦官会意,传令殿外的内侍捧上一盘盘以地窖藏冰冷冻的荔枝。

荔枝被呈到大臣们面前。

或说君令如山,或说贡品难得,总之,众臣没有拒绝,纷纷取之品尝。

果然美味,冰凉透心,清甜爽口,难怪贵妃娘娘嗜之如命,听说四后诸妃亦不遑多让。可惜此物只产于岭南,与中原相隔千山万水。

“怎样,味道还算可以吧?”

李怀唐笑笑,示意身边两名内侍当众展开案桌上的一份大地图。

嘶?!

是山南道全图,从襄阳到江陵府,从汉水到长江,从洞庭湖到云梦泽,从湘水到郴江,从终南山到岭南,山岳,河川,平原,耕地,树林,沼泽,湖泊,驿道与城镇,无不清晰表示在地图之上。

“这就是热气球一年多来的最大工作成果!运送荔枝不过是副业而已。”

大臣们哗然,哭笑不得,原来天下瞩目的空运荔枝壮举只是搭测量国土的便车。

这样一来,运荔枝无可厚非,陛下出钱出智力,为国做贡献呢,再说三道四未免太那个。

李怀唐又让人展开一份地图。

地图装着整个大唐,十纵十横交织其上。

这是?

大臣们瞪眼,疑惑不解,或者说是震惊。

高速驰道!

李怀唐骄傲回答。

“朕要在大唐境内修筑二十条陆路大动脉,就像宁远连接洛阳的石面大道一样。”

一石激起千层浪。

反对之声如滔天巨浪。

“陛下才免除民众的赋役,难道要食言吗?”

颜真卿理直气壮,眼看一副回答不如意即可开骂的架势。

李怀唐的脾气出奇的好,“朕从未说过要国民服劳役,修筑道路的工作仍然由战犯代之。”

工部尚书李适之站出来提醒:“陛下容禀,这两年的战俘劳力现在一共存余三十二万,年初才修筑完连接洛阳与安西的大道,目前除了流下十万继续修筑通往淮南的驰道,其余正在调配去疏通淮河与运河河道,以及修缮各地的农田水利工程,恐怕难如陛下所愿。”

“陛下,即使有足够的劳力,国库的财力恐怕无法支撑,去年从突厥人与回纥人那里搜刮,哦,不,拿来的财物差不多都告罄了。”

户部尚书杨慎矜也加入反对行列。对东突厥人与回纥诸部的惩膺之战给大唐带来了不少红利,但是远远弥补不了他们在大唐造成的破坏。仅仅是李怀唐豪爽答应给战区人民免税产生的窟窿就吞噬了这笔横财。

面对困难李怀唐哈哈大笑。

“朕今天一早收到王忠嗣与陆子厚(六猴子)的联名捷报,大唐铁骑南北夹击,在木鹿完败阿拔斯主力,斩首两万,俘虏十余万,缴获财物价值相当于大唐去年的税入,三千万贯!估计此时他们正在尾随阿拔斯的残军向波斯扫荡,并向富饶的巴格达进军,恐怕等西征大军凯旋,明后年国库的税入要翻倍!”

重磅消息将大臣们砸得晕乎乎。传言宁远李怀唐靠战争致富果然不虚!小打小发,大打暴富。

“要强国,先修路。所以,十纵十横驰道必须得修,前期绘制地图,勘察地貌的工作已经展开。朕在各地安排了五十架热气球,调动的军院生高达千人,估计再过一年,大部份地图可以完工。届时战俘与战果到位,马上可以开工。”

大臣们面面相觑,彻底无言了。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还有什么好说?

接着朝会又讨论了几个议题,其中一条引起了激烈争吵。经济改革不容置疑,儒臣们斗不过事实数据,于是在其它方面发泄不满。

“臣反对,自古以来朝政莫不经朝堂拟定。什么议院,不伦不类,他们并非官员,无权过问朝政!”

对,这是改了祖宗的根本,损害社稷利益,本末倒置!

由吏部尚书乌蒙提议参照宁远经验成立议院,由各界民众代表参与,对重要朝政具有决定权的民主机构受到了众口一词的排斥。

士大夫与平民共事岂非自降身份?对得起这个那个子吗?

乌蒙据理力争,舌战群雄。最后李怀唐强横作出折衷方案,批准成立议院,但是权利受到限制,可提议暂时没有否决权。

初期的议院规模为三百人,他们将来自士农工商界。关于农工商阶层,李怀唐在年前推出了授勋授爵新举措,凡是对国家有突出贡献者,一律提高他们的社会地位。

这又是李怀唐温水煮青蛙的杀招,先解决有无问题,然后再慢慢将权利分散,转移……

朝会结束,大臣们散去。李怀唐召见水军大将军封常清与右羽林卫大将军郭子仪。

首先被询问的是封常清。

“水师备战进度怎样?屠步烈在辽东迫不及待了,连发密报催促。”

封常清笑道:“老屠就一妻管严,被他那新罗女王娘子逼得如此狼狈。嗯,实话说,水师人手奇缺,江陵水军院的两千名新学员今年秋才毕业,恐怕要等到明年春才能出战。”

封常清口中的江陵水军院是大唐两大军院之一,设点在江陵城,大唐皇帝李怀唐为院首,宁远军院高材生,白羊的嫡传弟子楼忠为长史专管思想工作,向学员灌输忠君爱国意识,至于技术教官,则从辽东水师的老兵老将中抽调。同样,洛阳城还有骑步军院,前身是宁远军院,由白羊与老将黑塔坐镇。大唐未来的基层军官将全部来自两所军院,以保证军队的忠诚。

由于军院建设太过仓促,首批学员尚未毕业,包括郭子仪的东征陆军同样在紧张筹备中。

李怀唐不着急,道:“金玉珠这颗棋子算是布局对了,拿下新罗让老屠带她空降庆州。新罗暴乱给我们收复安东都护府故地的绝好机会,无论如何,必须收回大同江以北故土,我家的平壤小公主可等着平壤城这块封地呢!”

新罗以唐为尊,视李怀唐为篡位者,不承认新大唐。屠步烈的新罗娘子金玉珠嗅到了机会,慌不迭制造新罗暴乱的藉口,打算借王师圆她的新罗女王梦。李怀唐当然不会揭穿,打蛇随棍上。

“陛下请放心!水师定不辱使命,必让小公主如愿以偿!”

封常清与郭子仪均一脸正色信誓旦旦。

李怀唐相当满意:“好!打完新罗,水师去倭国练练兵。嘿嘿,倭国富产黄金,人力也不少。”

封常清跟随李怀唐多年,立刻抓住了领导所要传达的精神。

“保证满载而归!”

郭子仪稍后反应过来,露出憨笑神态。

大唐的发展需要贵金属,需要免费劳动力。就这么简单。除了倭国,李怀唐还看中了南部的吕宋诸岛,爪哇诸岛,安南国,暹罗等国,据水师南洋支队考察回报,这些地区多黄金白银,盛产稻米油料甘蔗,尤其稻米,一年三熟,不去掠夺一番殖民一番,如何对得起良心?

天予不取必遭天谴嘛!当初听到报告,李怀唐流露出痛苦的表情,直让身边美人娇笑脸红。

在李怀唐的授意下,数百户富商豪族正在筹备一支庞大的船队,船队将满载大唐货物开赴南洋,再换取黄金大米油料回国,当然,随同前去的水师南洋支队会沿途建立补给点,准确来说应该是据点。汉唐文明的光辉将普照猴子们的国度……

开通南洋航线只是第一步,随之是印度洋的航道以及环球航线。航海风险很大,但是总的来说不成问题,关键在于沿途建立补给据点,只有在茫茫大洋中镶嵌下一颗颗明珠才能将整条航线有效连接在一起,方能推动大唐工商事业的发展,巩固大唐海外的地盘……

要做的事情太多了,不过李怀唐有的是时间,十年不行,二十年,甚至三五十年,总之前途一片光明,半个世纪内,地球必将盛行汉唐风!

封常清与郭子仪领命出书房门,侯在门外的一群莺莺燕燕,皇后妃子鱼贯涌入。

“哎呀,我的姑奶奶们,小心!”

李怀唐从椅子上跳起,迎向同样身怀六甲的四位皇后。新唐的味道有点怪,唐皇的皇后分东南西北四宫,苏紫紫,叶姬,裴若兮与李月影。

“这荔枝你们可不能多吃。”

李怀唐劈手从月影郡主的嘴边夺过一枚新鲜剥皮的荔枝塞入自个的嘴里。

“李郎!”

美人娇嗔。

李怀唐摊手耸肩:“太医说的,与夫郎无关。再说,被王爷知道,夫郎又得挨骂了。”

“哼,李郎就知道宠着妹妹,不用管我们了。”

其余美人你一言我一语埋怨不停。

从各种幽怨眼神,李怀唐读到了某些借题发挥,尤其是苏紫紫。

关于太子之位,美人们都得到了开诚布公的说明,暂时内定给月影之前诞下的李傲天,虽然意见不少,不过她们或多或少得到补偿,每人都有一份丰厚的产业,在经济方面完全独立。同时夫妻之间还达成一份默契,根据潜规则,李怀唐数次拒绝了臣下采选妃子充实后宫的建议,也就是说,美人们至少无被分薄雨露的顾虑。

“谁说的,你们都是我的妻子,名份称谓不同,可夫郎哪次不一视同仁,看,夫郎没说错吧?你们四位同夜受孕!”

李怀唐指着四位皇后的肚腹骄傲举证。

八卦传言果然并非空穴来风,皇帝一战成名,一炮四响,令四位皇后同日怀上龙种。

“李郎!”

四位皇后脸红耳赤,集体娇嗔,差点粉拳相向。

得意的笑声中,李怀唐注意到了一旁孤独的杨玉环。

与诸位姐妹相比,杨玉环显得落寞。论宠爱,她得到的最多,却始终无所出,那种滋味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或许是这个原因,其余姐妹都不与她计较受宠份量。

“嗯,”李怀唐朝这位绝色美人眨眨眼,走到她身边,低声发誓:“朕必履行诺言,向娘子交足万税/睡!”

杨美人露出笑容,扭着腰肢啐了口。

李怀唐哈哈大笑:“有一件事宣布,今后谁都不许干预朝政。否则家法无情!”

苏紫紫与裴若兮齐齐“唰”地脸红,这话是说给她们听的,劝告她们不要向宇文融施加压力。

李怀唐的目光有意无意从两位皇后脸上扫过,停留在玲珑双姝身上:“对了,玲珑儿,武装院昨天送来了新发明望远镜,明天你们带着欢乐姐弟回娘家一趟,顺便将这个好东西送与我的小舅子。”

望远镜?!

美人们的心思被吸引过去,纷纷追逐新鲜物件。

“呵呵,有了这家伙,可以看得更远!”

皇城南门城头上,李怀唐向美人们展示望远镜的用途。两块镜片来自琉璃坊的新产品,被武装院磨成凹凸状继而做成望远镜。

“李郎是想让我兄长看得更远吗?”商珑聪明,一点即通。

李怀唐笑笑,不言。

相信聪明如商祺,必然能从特殊的礼物中揣摩到他的心思。

望着眼前其乐融融的情景,李怀唐颇有豪情壮志之感。全国山河一片红,粮食丰产,工商并举,各种科技发明在市场需求的诱导下如雨后春笋,工部承包给来氏家族的泰山段驰道已经出现炸药取石新动向。

历史证明,龙传人的智慧无穷!高能火药的出现意味着热兵器时代的来临,只要维持目前告诉发展的势头,再过二三十年,即使北方的游牧民族恢复元气也难以再对中原农耕民族构成太大的威胁。

“李郎快看那是谁?”

裴若兮放下望眼镜,高兴地指着定鼎大街上的一辆马车。

马车靠近,是王忠嗣的娇妻,江采萍。听说夫郎取得大捷,不日即将凯旋,心高气傲的她难抑心中激动,跑来找李怀唐确认夫郎归期。

“梅花仙子大驾光临,不是讨夫郎来的吧?”

因为江采萍特喜欢梅花,连平时的发簪上都带着梅花,马车车厢更是贴满各种梅花的画作,故而被李怀唐戏谑为梅花仙子。

“别理他!”裴若兮牵着显得窘迫不堪的江采萍的手臂,瞪着李怀唐。

“不理朕?嗯,那个吐蕃近来不安份,朕正琢磨着让谁去教训他们,看来大任非王忠嗣莫属了。”

“啊?!不,不要啊,陛下,妾身已经年余没见着王郎了……”

李怀唐不无得意:“好吧,那我勉为其难,让河西节度使崔希逸自力更生。”

“妾身谢过陛下。”

见梅花仙子可怜兮兮,李怀唐不忍,安慰道:“仙子的相思之苦最迟熬到明年开春。”

“哦,不,秋季朕将西巡,如果你有兴趣的话,可随同,或许你们夫妇可在宁远城重聚。”

西巡?!

美人们高兴得哇哇乱叫。窝在洛阳城多年,终于可以出行了。最兴奋的莫过于杨玉环与渺渺,她们从未去过神奇的宁远城,最扫兴的数四位孕妇皇后,有得必有失,出游与她们无缘。

风在吹,旗在飘,人在笑。

美人们看见的是游玩,李怀唐的目的是借西巡之机鼓励移民实边。城头上,新唐皇帝李怀唐左搂右抱举目西望,天际茫茫,仿佛隐含着他的十年征战路,从河中到宁远,再到洛阳,步步精彩,迎来人生的一个又一个高峰……虽然贵为九五之尊,但是,他确信,革命尚未成功,仍须努力,努力将龙旗插遍全球,撒播龙的文明!

潜意识里,某个坏淫的口号不禁自由浮出水面:万税/睡!抱着异族的闺女。

喜欢战枭在唐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