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以后还天天去日她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佳怡,都是泽江这个熊孩子办事不靠谱,你头一次来家里,我也不知道,也没给你准备点什么东西,这里是我和他爸给你的一点钱,你拿着,回去后自己买几件合身的衣服,就当是我们俩送给你的礼物,快收着吧。”周英红用一张红纸把两千块钱包成了一个长方块的形状。

走到沈佳怡身边,把这两千块钱强行塞给了她。

沈佳怡心里有点慌,还真让她男朋友给说着了,‘未来婆婆’真给她红包了,可接还是不接?

她下意识的要拒绝,她觉得拿了这个钱从心理上貌似就贴上标签了,不好吧。

不过周英红虽说年龄大了,可手劲可比沈佳怡的手劲大多了,沈佳怡根本争不过,最后被周英红给强硬的塞进了她上衣兜里,让她收好。

沈佳怡难为情的看了她男朋友一眼,发现那厮给她眨巴眼,那意思是让她把钱给收起来?

好吧,那就收着了!

“阿姨,我以后会常来看您的。”沈佳怡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就自然的抛出这么一句话来。

“……”夏泽江有点凌乱了。

周英红则大喜,她赶紧握着沈佳怡的手说道:“好,好,好,下次来的时候,你直接从济城坐你泉哥的车来就行,一直到咱夏庄下车就行,离着不远,你提前给我打电话,我过去接你。”

夏泽江觉得他有必要说两句话,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妈,我上学这么多年了,这么多回了,你从来没接过我。”

“你给我滚,就你办的这不靠谱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呐,你还有脸给我瞎叨叨。”周英红这会儿在心里‘恨极了’儿子,‘儿媳

离婚以后还天天去日她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妇上门’这么大的事都不提前给她打声招呼,让她一直蒙在鼓里了。

万一这形象不对,万一因为这个儿媳妇就没了?

沈佳怡看到男朋友在家里这么吃瘪,她心里乐坏了。

晚上,让周英红为难的事出现了。

她不知道小沈和儿子的感情发展到哪一个阶段了?

二人是已经住一块了?还是各睡各的?

她也知道现在这个时代,男女之间相对变得开放了,她知道他们夏庄有不少领回对象来的,还没结婚就住到一块了。

但轮到自己儿子这里,她突然意识到这样不大好。

要不还是找儿子问一下,可这让她不知道怎么开口好。

最后心一横,觉得他们俩别说结婚了,现在连订婚的流程都还没有走,她这个当‘婆婆’的虽然心里确实很着急,可还是得尊重一下人家闺女吧。

她还是给弄了两个卧室休息,夏泽江有点小失望,他原本琢磨着在家里能和沈佳怡同床共枕来着,但眼前这样,想得挺美,现实挺脆。

周英红越想越觉得这事怎么这么突然,她想问问老大应该是知道的吧,心里这么想着,给小沈铺好了被褥后,她从家里出来,寻思给老大打个电话问一声。

夏泽凯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正在和刚‘收下’的两个小弟喝酒,无论是张一鸣,还是梁汝波,他们俩人晚上都放开量了,一个劲的劝着夏泽凯多喝两杯。

夏泽凯也不矫情,和张梁二人放开了量喝酒,是以在听到母亲电话里说的话时,夏泽凯也是也是一脸的懵逼状态。

他生怕是自己耳朵出毛病了,听错了,就抓紧又问了一遍,他母亲不厌其烦的又叨叨了一遍。

夏泽凯也没料到会有这么个情况,他问:“小沈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去咱们家啊?”

“你知道他们俩在一块了?”周英红抓住了重点,感情老大知道啊。

夏泽凯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他这般说道:“妈,他们俩在一块得至少一年了吧,我之前不是就给你说过这回事,你没往心里去吧。”

周英红无话可说,老二每次回来都是孤零零一个人,也没听到他提起过女朋友的事,夏泽凯就真的以为他到现在都没谈一个。

“泽凯,你在哪里啊,我听着你说话,是不是喝酒了?”周英红问他。

夏泽凯承认了:“妈,我现在在京城朋友这边玩,晚上没事了,大家一块喝了点。”

“你怎么又去京城了?老大,出门在外一定注意安全啊。”周英红一个劲的叮嘱儿子。

还让他在外边照顾好罗希云和两个孙女,接着又要和儿媳妇、孙女说两句话,在一番絮叨声中,这才结束了通话。

罗希云把黑屏的手机递给了夏泽凯以后,问他:“怎么了?咱妈打电话这是有事啊。”

“没别的事,泽江他女朋友小沈跟着去夏庄了,泽江这熊玩意还没提前给我妈说一声,把她给整蒙了。”夏泽凯说道。

罗希云一听是这么回事,她呵呵笑了:“这不是挺好的吗,他们俩在一块的时间也不短了,明年就研究生毕业了吧,到时候年龄都不算小了,也可以考虑结婚的事了。”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看他们自己吧。”夏泽凯在这方面也帮不上忙。

毕竟婚姻是他们俩的事,自己干着急也没用。

“夏哥,忙完了吧,忙完了咱们接着喝。”张一鸣又举起酒杯了。

他眼神有点迷乱,这是喝多了。

梁汝波比他稍微好一点,可再喝下去也白搭了。

夏泽凯看着杯子里还剩下一个底了,他说:“咱们今天就到这儿了,杯中酒完事,一会儿吃点东西,赶明儿我带你们再和俞总一块喝点。”

俞叔平那边还有也喊他了,躲是躲不过去了。

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也都知道夏泽凯和微博的俞叔

离婚以后还天天去日她 把腰抬起来一下,要不我没法动

平关系很好,想着微博自从问世以来就一发不可收拾,他们俩心里也有点意动。

能和互联网行业里的前辈一块学习一下,是一件很美的事。

喝完杯中酒后,他们又吃了点饭,在饭店门口就有给专门干‘代驾’的。

说到这一点,京城这地方可比齐城先进多了。

这个是方方面面的,代驾在齐城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概念,但是在京城这边都成了有组织、有纪律的了,最主要的他们就叫‘代驾’,已经有明确的名词了。

“师傅,你们是怎么接单的?”夏泽凯在车上饶有兴趣的问了一声代驾司机。

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都没明白夏泽凯问这个干什么。

下一刻就听司机师傅说道:“我们正常都是接电话,有客户给服务中心打电话,然后服务中心给我们派单,我们都有QQ群的,谁离着最近谁就去吧,毕竟跑的太远了也不划算。”

“哦,那你们没有一个专门的平台吗,能实现定位,一下子不就知道谁远谁近了,也好派单。”夏泽凯把他印象里的代驾平台功能给说了一下。

司机师傅就是个开车的,他听都没听懂,也没往心里去,过后就忘了。

反而是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听到后,心里一道亮光一闪而过。

“夏哥说的这个主意好啊?”张一鸣心里萌生了一个念头。

但在车上不宜多谈,今天也喝多了,脑子不大清醒,明天再聊也不迟。

到了酒店门口,把夏泽凯他们一家四口放下后,代驾又开车把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给送回去了。

……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早,沈佳怡还没睡醒,就听到外边传来了一阵‘汪汪汪汪、汪汪’的狗叫声。

接着‘咯咯咯咯…’的公鸡打鸣声也跟着响了起来,此起彼伏,很有节奏感。

沈佳怡拉过毯子盖到了头上,继续睡。

她没注意到房间门悄默声的开了一条缝,缝隙越来越大,露出了夏泽江那张贼兮兮的脸。

“嘿嘿!”夏泽江贼笑着,再推开一点门,他进去了。

看到女朋友沈佳怡用毯子捂着脑袋,他笑的更贼了,垫着脚尖迈着猫步就走了过去,一共没几步,他挨着床沿坐下后,沈佳怡还没反应。

这傻娘们这么没心没肺的吗?

下一刻,夏泽江不受控制的爪子就朝着毯子底下伸了过去。

他刚洗完手,手上没啥温度,这爪子落在沈佳怡身上就太凉了。

“呀!”沈佳怡尖叫一声,得亏夏泽江反应快,说了声:“佳怡,是我。”

“你有毛病,这么凉的手。”沈佳怡还带着起床气呐。

“我就是手凉,才来你这里暖和暖和。”夏泽江这臭不要脸的说着话就踢了鞋子,躺床上去了,此时他们俩之间隔着一条毛毯。

俩人早住一块去了,嗯,那啥该办的也办完了。

但搁不住年轻的小两口精力旺盛,感情也是蜜里调油的时候,嬉笑打闹了一阵后,沈佳怡就忘了他刚才用冰手闹自己的这一茬了。

“泽江,我昨晚上数了数,你妈给了我两千呐,咋这么多呀。”沈佳怡确实觉得多了。

就是在小城市里,她妈一个月的工资才1800,农村一个月的收入更不可能有这么多。

她说:“太多了,你帮我还给你妈吧,这钱我不能要。”

“拿都拿了,你咋不自己还回去,还是说你不想做我媳妇了,来,我给你检查一下看看,是哪里出毛病了。”夏泽江头又伸到毛毯底下去了。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