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付出代价的,没有谁能够随随便便成功!你们超乎了绝大多数的同龄孩子,甚至在超龄的孩子当中是属于翘楚一样的存在!但是同样的,你们的付出也是良多,没有了童趣,没有了太多的童心,很多都消磨殆尽!没有童年其实是非常遗憾的一件事情!”

孟西听了这个话,举了一下自己的手!

“我有童年,在家里面的时候不太好,不过也有好的时候,而在老师这里?有了相当的见识!我倒是觉得很好!没有什么遗憾这么一说!”

丁羽摇摇头,有些感叹,随即看向了桑顿!

桑顿也是注视的看着丁羽!“我没有什么童年!值得去回忆的东西,仔细的想来一点都不多!去过游乐园,也看过动画片,不过不敢有太多的流露!动画片还好一点!”

能够感觉的出来,桑顿说的就是真心话!而这些真心话,恐怕是其他人都不知晓的,桑顿就算是对他的父亲,可能也从来都没有任何的提及!

“有人说这是磨砺,但是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摧残!但是相当程度上面,这又是一个无解的难题,桑顿,孟西在这一点上面没有任何的经验,但是你就不同了!你说呢?”

桑顿并没有立刻的回答,而是注视的看着丁羽!眼神当中有些小迷茫,又有相当的怀疑和不确定!

“丁先生,你对家里面的孩子也是这么的说吗?”

丁羽点点头!“我跟他们聊过很多次这个方面的话题!生在这样的家庭!用常人的话说,是投了好胎!但是站在我们自身的角度来看,其中究竟要付出什么?难以想象!因为要剥夺很多常人所拥有的东西!这个也是为什么有些时候会出现无端发怒!发狂,甚至是不能够自己的情况,因为这个不是说想要克制就可以克制的!”

桑顿点点头!“有很多孩子所经历的东西,我都没有经历过!一个是没有时间,一个是因为绝对不被允许!相当的时候都怀疑!自由究竟是什么!”

“所以说这里面的问题很是复杂!”丁羽也是露出来些许苦恼的神情来!“如果不给家里面的孩子做相当的灌输!就是让孩子沉溺在童趣当中!会造成相当的问题,太多的历史教训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但是给与相当的压力,就会让孩子过早的醒悟过来,让他们失去童趣,甚至于压力过大的时候,会导致其他意外的情况!其中的平衡太难以去掌控了!”

“丁先生,你平时的时候还会考虑这些问题?”

“你以为呢?”丁羽豁然的一笑!“我平时的时候无所事事的时候,总喜欢思考一些乱七八糟的,当然读书累了的时候,也会去勾勒一下其他的东西!人呀!不能够单单就是为了自己活着,单单为自己活着的话,太没有意思了!”

“好像有点累!”桑顿这么的说,并不是在故意的附和丁羽!

丁羽指了指自己!“我倒是想要轻松!可能吗?你也想要轻松!可能吗?”

“我现在倒是挺轻松的!”桑顿嘀咕的说了一句!“不过这种轻松跟以往的那一种轻松完全就是两个性质的事情!以往的时候后面藏匿的东西太多,就好像是有无数的人在追赶着你!就想要把你给拉下来!连带着喘息都不能够多一秒的时间!被迫!被动!一切都有那么一些不太自主!甚至让人感觉到窒息!”

“我倒是想要轻松一些!三天五天的时间,有些许的可能性,但是超过了这个时间的话!那么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不知道!可能是农场和财团的坍塌,就算不是毁灭性的,也可能造成不可逆的后果!简直难以想象!倒不是说我究竟有多么的重要!”

“能够理解!”桑顿挑衅的看了一眼孟西!因为这些东西孟西肯定是不懂的,但对自己而言,就是家常便饭的事情!“丁先生你是整个财团的灵魂人物!缺少了谁都不能够缺少了你!至少现阶段是如此的!如果出现了相当的问题和状况,对农场的打击太大,也许财团和农场有着相当的储备,也可能会撑过来!但只能是独自的在暗处舔自己的伤口!”

“有点夸张,但并不是那么的过分!”丁羽不怀好意的看向了桑顿!“我说小子,如果真的出现了相当的情况,你恐怕是冲在最前面的吧?”

对丁羽的威胁,桑顿的眉毛微微的跳动!转折来的稍微有些快,让自己没有太多的准备!不过你现在这么的说,真的好吗?是不是太把你自己当做一回事情,同时也太不把我当做一回事情了!没有你这样的!很是过分!

“你放心,虽然不至于立刻替你报仇,但是这份情谊我会记下来的!”

说这个话的时候,桑顿有那么一些小愤恨!

“如此说来我需要跟你说一声谢谢了!是吗?”

“不客气!”

“你倒是真的不太客气!”丁羽没有好气的生了一声,“过犹不及呀!任何的事情都是如此,说起来,你能够理解我说这个话的意思吗?最近的汉语学的怎么样?”

“丁先生,我可以骂人吗?”桑顿有些愤恨的说到,“f...。”一顿的爆粗口!“丁先生,我觉得这个是实在是太不公平了!甚至是有那么一些夸张了!你不学你根本就不知晓其中的厉害和差别究竟是在什么地方了!我就算是会说汉语了!但是读写等方面,就跟一个傻子似的!根本就有那么一些摸不到头脑!太夸张,太过分了!”

“还好!”孟西补充的说了一句!

“废话!”桑顿呛声的说到!毫不示弱的看向了孟西!“英语当然简单了!这能一样吗?真的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都说小孩子没有腰!”孟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奶奶说的!不是我说的!”

这个话让桑顿瞬间就无语了!看了看丁羽,没有要继续说话的意思,但是看向孟西的时候,眼神已经有那么一些不太对了!换做是其他人的话,说什么都要回顶两句,但是提及了奶奶,就算是桑顿胆大妄为,也是非常的无语!

“传统的文化需要辩证的来看待!不能够从单一的角度来出发!中国的文字变迁也是经过了几千年的演化!中间的过程当中有着无数人呕心沥血!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成绩!甚至在这个过程当中,有无数人前赴后继!”

桑顿的小脸有些抽抽!“丁先生,你都认识吗?”

“不敢这么的说!”丁羽表现的很是谨慎!甚至是有那么一些虔诚!这个是桑顿以往的时候从来都没有发现过的!“站在巨人的肩膀之上,自然能够看得高!望得远,但要说已经超脱了前人和古人!我觉得有些可悲!可叹!”

“丁先生,总感觉你好像有着相当的谨慎!难道不应该无畏一些吗?”

“做人吗?总需要敬畏一些!”丁羽若有所思的看着桑顿!“这个话对你而言,未见得就是适用的,但希望你能够记住!并不算是什么坏事!”

“听闻过这句话,但并不是那么的理解,甚至您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

“我教育家里面的孩子,时常都用这样的话!我们站在了前行者的肩头来看待世界!难道我们就真的比前行者要厉害吗?并不是这样的!只不过是碍于科技还有技术等等方面的发展,加上无数人的锤炼,我们今天走起路来,才算是通畅!”

“很难想象当年的那些前行者,他们走过这些荆棘的时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子的心理!所以我们需要报以敬畏的心来看待和对待!如果换成是我们的话,我们走不到那个地步的,因为有了前行者,我们才能够看到今天多姿多彩的世界!所以相当的时候需要用敬畏和谦虚的心来看待一切!当然了有些时候道理是说不通的!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道理说不通?”桑顿愣了一下!随即立刻反应了过来!“也是!有些时候道理是说不通的!”随即桑顿看了一下自己的手!“丁先生,我好像明白了你说这个话的意思!”

“明白个狗屁!”丁羽有些不屑的说到!

“你说一说为什么很多人都喜欢讲道理吗?就好像是我,我有些时候就是一个非常喜欢讲道理的人!其中的原因究竟是因为什么?甚至相当的时候,大家还愿意听我去讲这个道理!”

孟西眨了眨自己的眼睛,并不是很明白,而桑顿的表情略显有那么一些困惑!

“老师,是因为拳头的缘故!”

桑顿恍然大悟的看向了丁羽!好像真的是这样的道理呀!先前丁羽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引申这些事情的!随即桑顿不由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甚至可以瞄了一眼孟西!小鼻子微微的翘起!有些不屑的样子,用听不到的声音哼了一下!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只不过是稍有不慎罢了!不然的话绝对不会让孟西专美于前!

丁羽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睛里面,但却没有指责孩子的意思!而是继续的说到!“很多人都很是羡慕我现在的成绩,什么宝马香车,什么别墅豪宅!什么飞机游艇等等!桑顿,作为利益的既得者,你怎么看!”

“先前看了一步电影,有多大的屁股穿多大的裤衩!说的很是粗俗,但是透露出来相当的道理!”桑顿意有所指!甚至透露出来些许的小暴虐!

“有多大的能力做多大的事情!没有那个积累,就算是让你坐上了这个位置上面,又能够怎么样?”丁羽对此有相当

太大了进不去的,不试试怎么知道 三个一起太大了会坏掉的文章

的感叹!“就好像是你们一样!日后要是坐上了属于自己的位置上面,多考虑考虑!没有什么坏处!”

“丁先生,多考虑考虑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我已经有了拳头!”桑顿举起来自己的双手,都已经捏成了拳头!在向丁羽宣示着自己的武力!

而丁羽对此不置可否!“拳头大有拳头大的好处!一力破万法,我当初的时候也是这么去做的,但是走着走着,我觉得这样的方式走不到最后!所以我采取了另外的一种方式!甚至于现在我还把我的拳头给藏匿了起来!”

“丁先生,是藏而不用吗?”

连带着孟西对此也是非常的好奇,他可是有过相当的见识!

“这条路?非常的艰难!甚至于日后你们都可能很难达到,我在后面立下来一个标识,一方面是希望见到后来者,另外一方面吗?前面的路又是什么样子的?我现在多少有些迷茫!”

这个话让桑顿和孟西两个孩子都有那么一些震惊,甚至是一脸不置信的看向了丁羽!

“老师,我当初看到的应该不是假的!就算是电影也没有那么多的夸张!”

桑顿若有所思的看向了孟西,从这里面所透露出来的东西稍微有些多!

丁羽则是应对的点了一下头!“你当初的时候看到的并不是假的!但是接下来应该如何去进行下去,应该如何的去走!就略显有些困惑了!有些事情现在跟你们说了!你们未见得就能够听得懂,因为你们连山都还没有看见呢!”

“丁先生,能够让你感觉困惑,这个是不是有些太不可思议了!”

“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如果这些放置到前人的身上面,可能会有相当不同的结果,每个时代?都只不过是照亮下一个时代而已!也是为了让后来者能够有更好的探索!这个才是进步!这个才是发展,虽然这个只不过是我的一家之言!”

丁羽的口吻表现的很是恭敬和敬畏!

“有些意外,但又有着相当的憧憬!”

丁羽微微的摆手!“你们都还没有走到哪一步,所以现在看起来很是憧憬,但是真正走到这一步的时候,就会发现有那么一些萧瑟!”对此,丁羽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一个人站在山顶的时候,会很是孤寒!那种滋味很是怅然!”

说完了话,丁羽注视的看着孟西和桑顿两个人!低声的说到!“你们日后会不会成为比较好的朋友,这一点吗?看缘分了!但真的很希望你们能够成为相当的对手!”

两个人都是相互对视的看了一眼!但随后又一同的看向了丁羽!

“至少从现阶段的情况来看,你们成为对手,是比较不错的一件事情!彼此都有着相当的弱点,也有着相当的共性!把目光可以稍微的放的远一点!这个对于你们而言,会有着无尽的好处,甚至整个人生都会受用不尽!”

“先生!您跟我父亲是对手吗?”

丁羽轻轻的一笑,表情露出来些许的欣喜,“一定程度上面是!但是这个话说的并不算是特别的完全!在某些方向上面确实是对手!甚至在相当的时候,还彼此之间相互的欣赏!这其实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当然了,你父亲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另当别论!但是就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应该是相差无几的那一种!”

“丁先生,您这么的说,好像非常的有把握!”

“出于对自己的了解,出于对自己对手的了解!站在我个人的角度,不夸张的说,你的父亲是一个很了不起的家伙,虽然我对他有着相当的意见,甚至于我们彼此还是站在对立面,但是这个并不妨碍我对他的欣赏!”

“我相信父亲应该会很高兴!”桑顿甚至站起来,对丁羽躬身,甚至还刻意的做了一个手势!

对此,孟西有些不解,不由的看向了丁羽!

丁羽则是笑笑的解释说到!“他们家的历史比较悠久,有着自己独特的传承,比如说家徽!这是他们血脉坚守的标签,也代表着整个家族的荣耀!至于其起源吗?有两种不同的说法,一种是当初在战场之上,穿戴的是锁子甲和风帽!根本就辨别不出来,谁是谁!所以采取用不用的方式用于标识!当然了还有另外一种说法!”

至于另外的一种说法是什么,丁羽没有解释,而是看向了桑顿!

孟西也是顺着丁羽的目光看向了桑顿,桑顿抿着自己的嘴!丁羽则是笑笑!摸着孟西的脑袋!“这个你日后要是有这个机会和势力的话,自己去查一查,要是能够查证到,那个是你的能力,查证不到的话,运气使然的问题!倒也没有必要太过于的纠葛!”

桑顿看着丁羽,好半天过后,才闷闷的说到!

“先生,你这就有点犯罪了!至少在历史的记载上面,没有太多这个方面的消息流传!”

丁羽则是用自己空闲的手擎着自己的下巴!很是坦然的说到!“秘密吗?每个人都有的!不过真的要是说起来,也不能够说是秘密!不过确切的说,我也是偶然之间发现的!一本很有意思的书籍,甚至为了这本书籍,我还投入了不少的花销进去!不得不说,你们有些时候,想法太过于的美好!给后人留下来了不少的猜想,很有意思!”

喜欢重生之苍莽人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