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美加子没在这里真是太可惜了,这样帅气的老哥可不是能经常见到的。”千代子故意叹了口气。

“什么意思?我平时很挫吗?”和马抗议道。

“和马……不,师匠。”保奈美呼唤着和马,新雪般的脸孔放射出仰慕跟爱戴的光华。

“以桐生道场的弟子而言,我南条保奈美从未像今天这样为拜入师匠门下而感到骄傲。弟子虽然愚钝顽劣,但誓言终身追随师匠,请师匠万勿舍弃。”

“不,那个,你说得太夸张了……”

“您的功绩虽无人知晓,但请允许弟子站在为政者的立场,代表东京都的千千万民众,向师匠您致上敬意和感激。”说完这番话的保奈美,退后两步,左右手并在身前,以最恭敬的礼节朝和马殷殷拜倒。

“额,别这样啦,我是因为保奈美你问起才想说的,没有别的意思。”和马困惑地搔搔头。

没想到继前次晴琉过后,今次保奈美也来这套,让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起来的话,迄今为止南条家也帮了我好多忙。还有晴琉跟我冲锋陷阵,还有玉藻帮我出谋划策……总之没有你们帮忙的话我也走不到这步的,该感谢的人是我才对。”

和马环视着同桌的众女,像表达感谢般的举起酒杯。从保奈美到晴琉等皆露出格外感动神情,在这股散发着淡淡桃红的温馨氛围中,千代子仿像有些胆怯般的举起来。

“等等,老哥,你没提我的名字耶!?”

**

在常黯大湖的连续激斗消耗意外多的体力,次日和马一觉睡到接近正午才醒来。

醒来后和马下意识看向右边,只见陪他的保奈美己不见踪影。昨晚宴会时受到和马的激励,这位南条千金似乎也重新确立执政者的理想,因而一大早便匆匆出门处理政务。

她离开时相当注意,和马都没半点察觉。

睡在另一边的玉藻也应该出门上班了,昨晚还觉得有点拥挤的床上只剩下和马。

和马打着哈欠坐起来,边活动着肩膀边走下床,拉开窗帘看向外面洒落阳光的中庭。只觉得这觉睡得格外踏实,一股神清气爽的雀跃感好似从身体每个细胞发散出来。

“呼……”

感觉蛮舒服的和马在窗口发了会儿呆,然后才慢悠悠地转出寝室。

昨天家里狐狸确认了桐生道场已变成地藏菩萨庇护下的常黯地,大概是这原因,像这样走着都感到道场整体都笼罩着一股特别让人安心的清爽氛围,那股说不出来的亲切感,就像外面闯荡的游子回到家园一般。

“诶诶,想想还真是不得了呢……”

虽然昨晚玉藻解说时他只是理所当然般的点头着,但此刻回头想想,从追踪甲佐到把地藏神体迎回道场,其过程真是近乎奇迹般的因缘。

在其中起关键作用的,和马全计多半是名为“天道”的词条加持。这种法则层面的加持遥遥超乎人智的感知,老实说就算现在和马也还时不时会感到敬畏。

“肚子饿了。”

和马摸摸肚子。昨晚宴会时虽然胡吃海喝了一番,但却都在后面的激烈活动中消耗掉了,所以会感到饿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保奈美跟玉藻都有各自工作,而晴琉跟千代子今天也要上学,今天道场应该只有和马在,不过估计她们走的时候应该会给他准备点便当什么的。

和马怀着这般期待往厨房走去,路过中庭时下意识地往樱花树那边瞥了眼,然后发出讶异呼声。

“咦?鸡蛋子?”

樱花树下沧桑古朴的地藏石像静静屹立,地藏像前生着狐耳的玉藻正满脸认真地念诵着什么。

大妖狐跟地藏石像搭配的光景居然意外和谐,和马差点情不自禁地吹出口哨来。

和马稍稍伸长脖子,然后见着地藏像前不知何时设了个供台,然后供台上面摆满了一堆堆琳琅满目的供品——从供品的档次和类型上,很容易看出是哪些人摆上去的。

看到玉藻昨晚的介绍大家确实是听进去了,不过你们真的有这么多心愿要菩萨帮忙的吗!?和马在心里苦笑着吐嘈。

要不我也去许个愿?和马嘀咕着,暗忖着自己一爷们去跟玉藻打听摆什么供品会不会太丢脸。这时候那边的玉藻似乎也结束了念诵,像早知道他在那里般的回头望过来,露出微微媚惑的笑容。

“早安夫君,昨晚妾身服侍不周,请问夫君睡得可好?”

“耶?”和马愣住,看着妖狐盈盈走过来。

“早餐己经准备好了,夫君您是要先用餐还是先洗澡呢?又或者……”

“等等!先告诉我你这是演的哪出?”和马紧急跳退三五步,摆出严阵以待的架势。

虽然他跟玉藻早就是坦坦荡荡的关系了,但这位自神话时代存活至今的大妖狐,此前几乎都是扮演御姐鬼嫁的强势角色,还从未用这般小女人的态度对待过他。

新鲜是新鲜,但和马却下意识地感到心虚。

“……你干嘛跳那么远?”玉藻受伤般的瞪过来。“我只是心血来潮想扮演下新娘子的角色,不行吗?”

“吓我一跳,还以为地藏菩萨给了你什么神启呢……”和马呼出口气。

“神启?”玉藻惊讶般的眨眨眼睛,随即摇头失笑。“和马,你知道地藏菩萨的名字,是指‘蕴藏无尽宝藏的大地’的意思吗?大地承载并滋养万物,你见过它开口说话吗?”

“呃,是没见过啦……”和马摸着下巴。感觉地藏石像入驻道场后,貌似连大妖狐都被赋予了圣属性的样子?这样下去,不知道正宗跟村雨有没有机会演变出附丧神啊……

不对不对,怎么又想到这茬了?和马摇摇头按下莫名涌出的念想,扯开话题般的问出来。

“话说回来,你今天不用上班的吗?”

“关于这件事,其实今天早上我们商量过了……”玉藻拉着和马往厨房走去。

“你们是,你和保奈美,还有千代子跟晴琉吗?”

“是啊。你最近不是暂时不用出勤吗?美加子在剑桥暂时指望不上,今后我们四人会安排时间轮流,每天至少确保道场有一人留守。

“不然的话,我们大英雄睡醒后要自己去厨房做饭什么的,也太未免可怜了。”

玉藻笑盈盈地望过来:“另外要有什么急事,我们也能多少帮一些忙。”

“那真是帮太好了。”和马吹了声口哨。“不过让大检察官亲自服侍,我有点担当不起。”

“是吗?昨晚某人可是把该做的和不该做的都做了哦?”还有什么不敢的?玉藻斜眼瞥过来,顺手把和马推到那边餐桌的方角。“好了,我把千代子做的料理热一下端下来,你在那边坐着不要来捣乱。”

“是,夫人。”和马吐吐舌头,老老实实到餐桌那边坐下,然后看着家里狐狸挽起头发、披上围裙,在厨台那边忙碌。

桐生家的厨房基本上是千代子掌控,偶尔千代子忙不过来时玉藻等人会暂时接手。这些年来和马实际见到玉藻下厨的次数也不多,在背后看着厨娘风的狐狸,一股新鲜感和着感动同时升了起来。

“总觉得有些抱歉呢……”和马下意识地说着。

“什么?”玉藻忙归忙,头上狐耳却没漏听和马的呢喃。

“就是啊,玉藻你一直是想变成人吧?但我把地藏像带回来,结果让道场演变成常黯之地……呃,你的计划至少暂时搁浅了吧?就是这个我感觉挺对不起你的……”和马搔着脸颊道。

神秘侧的妖怪社会从人类诞生起便存在着,然而近代以来随着科技文明的兴旺,神秘侧的力量遭到前所未有的削弱,许多妖怪接连失去了力量。

活过悠久时光的大妖狐玉藻,其心愿便是利用科学力量彻底抹去神秘侧的存在,让自己也变成普通人类。

不过桐生道场突然变成神秘法则支配的常黯之地,那对她迄今为止付出

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的努力来说,无疑是晴空霹雳般的一大倒退。所以和马说抱歉也是真心话。

他的炙热在我那不肯退出 班主任成了全班的玩具

“你要不要猜猜我刚刚跟地藏菩萨求什么?”

“呃,难道是想请菩萨帮你变成人?不会吧?这样的事情真的能做到吗?”和马被自己的推想吓了跳,口愣目呆地望着狐狸。

虽然这边世界确实存在着不可思议的神秘法则,但让妖怪变成人这等事,感觉已然超过当前世界线的维度了。

和马严肃地望向玉藻,己经准备好再次承受世界观破碎的冲击,谁知道狐狸却窃笑着闭嘴不言。在和马注步下,狐狸摇着尾巴把热腾腾的料理端上了桌。

“你啊,别想太多比较好。”玉藻在和马的对面坐下,翘起修长美腿,慢悠悠地看着他。“常黯之地对妖怪来说是呆起来很舒服的地方,更何况还有那位大人的庇护。所以我对现状没任何不满,只是觉得……”

“只是觉得什么?”和马紧张了下。

“只是觉得,‘啊,夫君果然是天命之人呢……’之类的?”

“你还来!?”和马瞪过去。

“嘻嘻,我可没说假话哦?”玉藻用牙签挑起根香肠放进嘴里,稍稍摆正了姿态。

“而且就现实考虑的话,我觉得当前状况也蛮好的。这次你去常黯大湖的经历把我也吓了跳,福址科技那些家伙居然和妖怪联手,还搞出了我闻所未闻的事物……

“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干的,但那东西绝对不会被用来维护和平,那我们这边当然也要有所准备才行。所以我真的不介意,倒不如说反而松了口气。”

玉藻这段真心告白让和马放下心来,放心同时也情不自禁地追加了句。

“……鸡蛋子,你真是好女人。”

“那当然,重新迷上我了吧?”狐狸说着用力挺起饱满的胸肌,但从其脸颊浮现的绯云来看,和马的奇袭其实意外戳到了她的软胁。

“啊啊,早就迷上了,事到如今就算想撒手也没办法了。”和马豪快的笑着,伸手捏了捏狐狸的脸颊。

“大色狼。”玉藻啐了口,倒也没躲开,而是想起般的提醒着他。“你啊小心点,可别用这样的态度对日南哦?人家小姑娘搞不好会真心迷上你的。”

“什么?我还以为她已经迷上我了?”和马错愕着。

“虽然也没错,但还没到非你不嫁的程度啦。”玉藻翻着白眼,从桌底下甩了一腿鞭过来。

“和高田甲佐那些半调子的洗脑术不同,福址科技可是真正踏进神秘侧的极恶组织哦?他们在做什么就连我都没法预测,日本社会的法律秩序大概也没法提供多少保护,所以普通人的她最好不要再掺进来。”

“明白,我会跟她说的。”和马认真点了点头。“高田坠楼,甲佐伏诛。日向公司名存实存,而丰国系大概也不敢再找她的麻烦,今后她应该能过上安稳生活了……只可惜阿茂了,辛苦调察的第一个委托无果而终。”

“这个嘛,业界可是很严苛的哦?连大学都还毕业的小朋友摔个跟头很正常啦!如果要问我的意见,其实我倒觉得现阶段他还是专注学业对将来还更好些。”

玉藻端出业界前辈的身份给出意见,突然又眯眼望向和马:“说起来,你真不打算把阿茂拉进来吗?好歹他也是桐生道场的首席弟子,蛮能打的。”

“能打的道场多的去了,不差他一个。”和马摆摆手。“你别想啦,阿茂是命中注定要踏上司法道路的。那条路也不轻松,少接触些神秘侧的事物对他比较好吧?”

“你要觉得这样比较好的话,我也没什么意见……”玉藻耸耸肩膀。“不过就我的经验来看,很多事情最后往往都不会照人们期望的方向发展哦?要是有天阿茂突然跟你说想做打怪兽的假面骑士,你怎么办?”

“呃,将来的问题留到将来再说,现在还有更需要确认的事情吧?”和马摇摇挥去心中浮现的奇妙画面。

“也是呢。”玉藻眯起眼睛,用牙签插起面前的煎香肠。“福址科技,在清扫樱田门之前,得先对付这个祸害。”

喜欢我在东京教剑道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