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咱们去暖阁,哪里暖和。”沈氏跟在后面边走边说道,“让他们赶紧摆饭,火锅,这个吃着热乎,咱们边吃边聊。”

陶六一被他们带进了暖阁,刚刚上炕盘膝而坐,景红他们就端着铜火锅,羊肉各色配菜走了进来,放在炕桌上。

“哦!高汤已经烧开了。”姚长生端着盘子往铜锅里放羊肉,“咱们先吃饭,吃了饭再聊,反正一时半会儿走不了。”

“来来来,咱们弄蘸料碟,自己喜欢什么自己弄。”陶七妮目光在他们身上转了一圈道。

沈氏直接拿着各色调料先给陶十五调好了,又给陶六一调个香喷喷,且绿莹莹的蘸碟。

姚长生拿着筷子涮着羊肉,陶七妮则整好两个料碟。

“要不要来点儿酒?”陶七妮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他们说道。

“你这一杯倒还是算了,醉了还怎么吃饭。”姚长生关心地看着她说道。

“我是说,你们喝不喝,小酌怡情。”陶七妮水晶般透明的大眼睛看着他们说道。

“不了,不了,我饿了,专心吃饭。”陶六一闻言微微摇头道。

“肉差不多好了,来来来下筷子,捞肉。”姚长生招呼他们道。

外面寒风凛冽,一家吃的热热乎乎的,屋内是温暖如春。

吃完汤面,将铜锅还光溜溜的放菜的碟子都撤了下去,泡上一壶山楂消食茶。

“这一回来了不走了吧!”姚长生眉眼弯弯地看着他说道。

“不走了,留在京里。”陶六一笑呵呵地说道。

“儿子,儿子,封了你个啥官儿啊?”陶十五略显激动地看着他说道。

“工部侍郎,主抓军器、军火,军用器物等等的制造。”陶六一笑呵呵地看着他们说道。

“这个有所耳闻,想当年我以为工部就是大兴土木,想不到他管的范围还挺多的。”陶十五目光平和地看着他们说道,兴致勃勃地又问道,“这几品官?”

“正二品。”陶六一笑嘻嘻地看着他们说道,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

“哇……”沈氏乐呵呵地看着他笑道,“这是高升了。”

“嗯嗯!”陶六一傻乎乎的乐道。

“可是这军械你懂吗?”沈氏担心地看着他说道。

“娘啊!我是去管理,不是亲手做。”陶六一好笑地看着她说道。

“哦!”沈氏了然的点点头道,“让你会用可以,做你可真不会。”

陶六一闻言笑而不语,在心里腹诽道:那些其实也不难,只是这话不明说了。

“哥,住哪儿呀?”陶七妮关心地看着他说道。

“皇上赐了座宅子。”陶六一闻言赶紧说道,“离这里不远,两条街。”

“这样过去看你容易多了。”陶七妮眉眼带笑地看着他说道。

“这算是安置下来不走了吧!”沈氏神色有些激动地看着他说道。

“这个不好说?”陶六一迟疑了一下看着他们说道,“皇上让咱去哪儿就去哪儿呗!反正到哪儿都是正经的办差。”

“对!”陶七妮轻点了下头道,“这府里都安排好了吗?”

“也不用咋安排,就我一个人,我带来的人先用着。”陶六一努着嘴想也不想地说道,“看过房子,这人手不够了在慢慢添置。”

“你在庐州置办产业了没有?怎么安排的?”姚长生目光落在他身上问道。

“我没置办啥产业,都是当年爹娘在的时候买的铺子主要是收租子。现在我交给人打理了。”陶六一简单的说道。

“没有田产?”姚长生深邃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我私下没买,但是封了爵位之后,皇上赐的田产。”陶六一端起茶盏道,“我一个人就是加上随侍的人也吃不了那么多。”轻哆了两口道,“这些也交给人打理了。”抬眼看着他们道,“放心都是可靠之人。”

“这到了京城你也得置办些产业。”陶十五认真地看着他说道,“京城大,居不易,抬脚动手都需要钱,你那些俸禄根本不够用。”

“爹呀!我这不缺银子,还有庐州的产业呢!”陶六一笑呵呵地说道。

“回头我给你房产和铺子。”陶七妮澄净地双眸看着他说道,“这些都是刚到京城置办的。”

“不需要,你留着做零钱好了。”陶六一微微摇头拒绝道。

“这是爹娘给你准备,要不要啊!”陶七妮眸光轻转看着他说道,朝陶十五他们俩使使眼色。

“呃……对。”陶十五闻言忙不迭的点头道。

眼尖的陶六一自然是看见妮儿给爹爹使眼色了,“那我按照市价买可以吧!”

“哥,我不缺钱的。”陶七妮闻言澄净的双眸看着他说道。

“我坚持。”陶六一眼神坚定地看着她说道。

“那好吧!”陶七妮眸光轻晃看着他说道,这银子用来做股份投入到新的作坊中。

“姚先生,这京官要怎么做?我这心里没底,请赐教一二。”陶六一双手抱拳拱手谦虚地说道。

“走咱们书房聊去。”姚长生闻言笑了笑看着他说道。

“好!”陶六一纯净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爹、娘,我和长生过去了。”

“去吧!去吧!”陶十五满脸欣慰的看着他们说道。

姚长生看着依旧端坐在炕上的陶七妮道,“妮儿不来了吗?”

“我也要去吗?”陶七妮指指自己道,“对这个我不太擅长,我怕把你们带入歧途就好了。”

“一人计短,二人计长。”姚长生好笑地看着她说道,“我总会陷入经验中,这点也不好。”

“好好好!”陶七妮笑着点头道,从炕上跳了下来,穿上鞋跟着他们进了书房。

“咱们上炕!”姚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三人一起玩弄娇妻高潮

长生指指靠窗的热炕头道。

“这书房也弄炕?”陶六一走过去坐在炕沿上看着他们说道。

“原来放着罗汉榻,可是到了冬天,这只放火盆的话太冷,干脆盘成炕。”陶七妮脱了鞋直接上炕。

姚长生吩咐人上茶,跟着也坐上了炕。

等侍人上茶退了下去,姚长生介绍了一下现在京城的情况。

“这么说京城现在分两派。”陶六一黝黑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我要做的是两边不站,坐直臣。”

“要站队。”陶七妮开口道,清澈如水晶般的双眸看着他们。

“哎!这不是,不站队吗?”陶六一错愕地看着自家妹子道。

“站皇上啊!”陶七妮双眉轻扬看着他们笑盈盈地说道。

“皇上还用站啊!他说的话不是圣旨嘛!谁敢不听。”陶六一直白地说道。

姚长生和陶七妮两人四目相对,相视一眼,同时有些发愁的看着天真的陶六一。

陶六一看着愁眉苦脸的他们道,“咋了,我说错了。”

“这个要怎么说呢?也不算错。”姚长生抿了抿唇看着他说道,“当然推行政令时也希望人支持,人人都有自己的小九九的。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明白,明白。”陶六一忙不迭地点头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皇上的出身给人以错觉,皇上轮流做,今儿到我家。

“身在官场难免交际应酬,过分了的话就搬出律法来。”陶七妮直接说道。

“这样容易得罪人。”陶六一担心的说道,“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

“哥,你不是银子人见人爱,不能让所有的人都满意。只要皇上满意,其他人不用太在意的。”陶七妮一双桃花眼看着他实话实说道,“虽然这么比喻不太合适,那些奸臣,满朝文武骂,天下人骂,可这官位坐的稳稳的。”

“呵呵……”姚长生闻言好笑地看着她。

“笑什么?这也是一种本事。”陶七妮目光在他们俩身上转了转道,“让哥哥做直臣,可不是耿直的耿。”灵动的双眸看向陶六一身上道,“这就是讲话的艺术,听着让人舒服,而不是硬怼,一个锄头能把人给打死。”

陶六一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道,“妮儿的意思是圆……”想了想道,“圆滑……”

“确切的说是外圆内方,圆通。”陶七妮清澈正直的黑眸看着他说道。

陶六一闻言点点头,“看来我这说话方式也得改改,在军中那是丁是丁、卯是卯,庙堂之上,我说话也得九拐十八弯儿。”

“就是这个意思?”陶七妮食指点着炕桌笑道。

“咦!”陶六一撇着嘴有些嫌弃地说道,“还不如留在军中呢!这绑手绑脚的。”

“喂喂!不可以抱怨。”陶七妮竖起食指朝他摇摇道,“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就要好好的干。”

“我知道。”陶六一不好意思地说道,“不会了,再也不说了,我会认真努力的学习。”

“这样的态度才对吗?”陶七妮欣慰地看着他说道。

“只是搬出律法有用,有些事情防不胜防,这应该是有心算无心吧!”陶六一有些点心地说道。

“别的时候不敢说,就目前来说非常有用,尤其是在天子脚下。”姚长生意味深长地看着他说道。

对此陶六一深以为然,现在是吓得不轻,那法场的血都还没清洗干净,血腥味儿犹在。

喜欢反派大佬的农家媳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