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三个姐姐的兔子好大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在久远的时光之前,浑天就已经位于多元宇宙中心。

而因为‘中心’这个概念的不断变更,浑天也因此可以游荡整个多元宇宙,汲取诸多不同世界群的大道菁华,互相交互有无。

那时的‘旧浑天’,想必是极其符合‘混沌’真意的世界吧——那个纪元的文明内部肯定是充满无数世界的传承,每个人都可以选择自己想要的传承,而后在一次又一次的考验中坚定自己内心的道路,进而踏上前往多元宇宙彼端的道路。

所谓的混沌,就是那么一回事——无论作出什么选择,都将其承认,将其拥抱,坦然接受一切后果,然后蜕皮重生,成为全新的自己。

理论上来说,混沌的传承,只要不断地选择未来,不断地承受未来带来的苦难和责任,就可以不断地成长,直到自己能将诸多世界与观音都承载于身,不死不灭。

理论上来说,只要不断蜕皮,不断重生,就可以永生不死,不断变强。

但众所周知……哪有混沌是走计划的呢?

于是有那么一天。

留在浑天的诸多强者,做出了自以为能承受的起,实际上根本承受不起的选择。

祂们凭借浑天之界中已经积蓄到极点的万界大道,准备进行一个史无前例的大计划。

祂们……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谁都不知道的事情了。

不过苏昼大概能猜出来,那群旧浑天的仙神,大几率是想要以浑天为基石,弄出一个多元宇宙中的小多元,亦或是多元宇宙基石,多元宇宙王座之类的东西,都是洪流级向上的玩意儿。

小多元偏向绝对,多元宇宙基石偏向永恒,而多元宇宙王座偏向绝对,第一个就是自闭发展,第二个就是多元不灭则不灭,多元灭了我仍存,第三个就是可以扩散强者的大道,让不是洪流的存在也能有洪流的威能。

当然,可能也是其他的什么计划,不过那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祂们搞砸了。

——多元宇宙真灵。

——浑天之界外侧·多元宇宙虚空——

苏昼陷入沉思。

虽然他猜出,五至圣要对付,封印的那个存在,就是多元宇宙真灵,但是他仍然有些难以置信。

一个孤立系统,是不可能产生自我意识的,所以倘若只有一个宇宙的话,那么宇宙是不会有意志的,同理,倘若只有一个多元宇宙的话,那么多元宇宙也不会有自我意志。

因为雅拉和其他诸多伟大存在,他早就知道,多元宇宙之外,还有‘泛无限多元衍生轴’存在,那是一个常人难以理解,以一种不可言之之概念性存在的广阔群域,在那里,有不可计数的多元宇宙存在,伟大存在和怪物的战场,以及正确之战都是在那里打响。

在这样并不孤立的大环境下,多元宇宙通过不断与其他多元宇宙,甚至单单就是与伟大封印交互,诞生自我意志也并不奇怪。

但是……

“为什么要封印?”

苏昼困惑地自语:“我实在是搞不明白了——为什么每次宇宙出现自我意志,这群人就想着封印亦或是利用啊?”

封印宇宙是如此,创世之界也是如此,搞的好像世界意志是洪水猛兽一样,出现了就是一场大灾难!

但实际上,世界意志真的有那么恐怖吗?

答案是肯定的‘不’。

世界意志,并非是世界诞生后就出现的,而是世界中出现智慧生命后,由智慧生命的灵魂和灵性凝聚,构成的‘泛生物圈意志’和‘全灵气意志’的结合体——换而言之,世界意志兼顾着众生意志和盖亚意志的双面性,其存在本身,就代表着整个世界生物和非生物的综合潜意识。

祂的存在本身,会引导文明发展,爱护自然,引导万物走上一条双赢的道路……譬如说生物需要发展工业,没有世界意志的引导情况参考地球,而有世界意志的世界,会从一开始就保障工业发展所需的资源不会过分开采,砍树就会种树,挖矿也会保证矿坑能维持地表结构,不会造成地表塌陷,污染地下水等情况。

过分开采的都会受到‘预示’和‘惩戒’。

一般来说,是走不到惩戒这个份儿上的,因为那放修仙世界叫做天罚,只有文明步入歧途,甚至即将自我毁灭时才会出现,有世界意志庇护的文明失心疯了也不会把自己的文明弄到天罚的地步。

世界意志,就是一个强制力,强制文明从一开始就走在‘不自损’和‘可持续开发’的道路上——假如是修仙世界观也一样,天道为啥会限制修行者,弄出一大堆功德和天劫?为何非要修行者要保证凡人世界风调雨顺才能积累功德减少天罚?不就是另一种说法的修仙可持续发展嘛。

总而言之,世界意志是一个颇为烦人的老妈子,祂要求很多,但每一个都的确有用。

听祂的话,可能会被迫穿上秋裤,不饿的时候也被喊过去吃饭,天气刚刚开始冷就添被子,不允许你熬夜,要求你每天都洗澡,工作的时候要认真,要照顾弟弟妹妹……可听祂的的确没错,肯定不会着凉感冒,饮食规律也不会出胃病,兄弟姐妹在老妈在的情况下也肯定兄友弟恭。

世界意志存在于‘世界内侧’,一个颇为奇特的高层次时空,祂们以超高浓度的生命能量为主体,天生就具备‘延续’‘存在’‘平衡’与‘奇迹’等多条大道的适应性,这也是为何神木可以天然地成为世界意志的原因。

即便是仙人,也未必能触及‘天意’,非要等到天帝乃至于合道境界,才能真切地与祂们交流。

当然,也有一部分特殊的存在,在弱小时就能聆听世界意志的声音,进而成为类似‘圣者’一般的先知。

多个世界意志之间,不会出现打生打死,你吞噬我我吞噬你的情况,祂们会构成一个联盟,以‘穿越’‘时空裂隙’亦或是‘时空重叠’等方式进行交流,即便是高等能级世界和低能级世界间,也不会有人类的鄙夷和看不起,而是会构成一个‘飞升’与‘仙人降世’的循环,高魔带动低魔,一齐发展壮大。

至于为何……答案多简单啊,是独行者能延续,还是一个集体更能延续?世界意志可没有狭隘的私欲。

苏昼个人对世界意志的出现,是持有鼓励态度的,毕竟祂们的出现,基本代表这个宇宙中的文明不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自灭,总是能发展到高等级文明的地步。

而倘若到了高等级文明,这些家伙还非要折腾一些会让自己自灭的举动……那只能说死的活该,不如让世界意志重新培养一个小号。

有苏昼这样的支持派,自然也有反对派,反对派的文明大多认为,世界意志太过骄纵,让文明失去了自己面对危险,调整自身结构的能力。

换而言之,世界意志的存在将文明都变成了温室中的花朵,倘若日后遇到大敌,那么文明肯定会损失惨重!

苏昼觉得这群人纯粹放屁,这都多少纪元了,还扯蛋什么外敌不外敌,多少文明想要成温室花朵而不得,如今正濒临自灭危机呢,先活下来再说未来吧!

“多元宇宙真灵,理论上来说也不例外啊……最多就是从一个世界的老爹妈,变成无数世界和平行时空的老爹妈。”

凝视着浑天之界,苏昼此刻回忆起自己曾经见到过的一幕幕:“无方天魔……那扭曲的宇宙时空,现在想来,的确和‘天罚’有类似之处。”

“放到仙侠世界,那不就是所谓的‘混沌雷劫’?直接扭曲时空本身,将一切存在都化作介于有无之间的混沌鸿蒙,然后再行创世,也就是说,以宇宙为单位的物理格式化!”

想到这里,苏昼登时也对之前几个纪元的‘天魔’有了猜测,他恍然:“混沌神魔,就是宇宙大道显化的‘自律清理机’和‘白细胞!’”

“邪神厄道,便是求助于可能性的未来,引导时间的力量来清理源头,是杀毒软件!”

“叛逆的平行时空,更是简单——这毒怎么杀都杀不掉,只能尝试换个硬件了……结果被穷源贤者的真实时间锚点锁死,别说硬件,就连软件都没办法换。”

“最后实在是没有办法,‘众生一切之厄’就是关电源,宇宙本身,不再支持宇宙内部的所有物理现象和超凡现象……谁知道圣衍仙人以无上伟力,屠戮诸多合道,以诸合道之力作为电源,重新又让浑天跑起来了!”

白细胞杀毒,逆时序杀毒,更换硬件,断掉电源,物理格式化……不得不说,就算是苏昼也开始颇为佩服五至圣了,因为这五大天魔天劫,基本上就是世界意志能动用的所有手段。

而祂们全部都顶了下来,在宇宙大道叛乱,宇宙时空逆反,随时都想要换掉硬件,不支持各种物理超凡现象和无时无刻都在进行格式化的情况下,硬生生地反过来,将多元宇宙真灵封印住了!

简直了不起!

但这还是不能解释,为什么理论上温和的世界意志,会被刺激到五大天劫齐出。

“能告诉我吗?”

他抬起头,对五至圣道。

【我们也想说】

即便苏昼收手,也没有放松警惕的乾元道尊沉声道:【但实际上,我们也不知道】

作为唯一一位接触过旧浑天残骸的至圣,祂对旧浑天昔日的所作所为有一定了解,但对这方面也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我只知道,旧浑天当初所作的实验,并不伤天害理】

【根据残骸显示,祂们只是想要以浑天之界为核心,召唤……那样的话,他们也就彻底成为真正的多元宇宙中心,甚至可以成为所谓的‘源头世界’】

【傲慢,自大,疯狂……但却也说不上多坏,归根结底,都不是什么大事】

省略掉一些不能说的词汇,乾元道尊皱起眉:【但被召唤出的……却在第一时间就降下‘混沌神魔’之劫,将旧浑天清理一空】

“理解了。”

对方含糊不清,有许多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三个姐姐的兔子好大

话没说,但苏昼却心领神会:“看来,是从一开始就出现了问题。”

——多元宇宙真灵一出现,就是疯狂的。

但没有任何事情是没有源头的,对方为何而疯狂?这件事的真相,毫无疑问是解决这次事件的关键。

但很可惜,五至圣并不这么认为。

【原初烛昼,既然你已经知晓情况的严重性,那为何还不收手?】

极星圣帝开口,这位源自于‘禁忌’,但却并不愿意毁灭众生的天神心怀慈悲,祂更类似于传统的世界意志,对万物众生都持有一种父母一般的爱。

对于烛昼,祂既警惕,也希望联手:【禁忌的强大,远非我们可以抵御,如非是它意志不清,只有混沌模糊的念头,我等就连封印都不可能展开】

【而如今,一切都到了最后的关头,等到无明觉者寂灭浑天内所有的超凡之力,将浑天第五纪元彻底化作没有奇迹的无灵宇宙,禁忌就会被彻底封印在这里,众生即可安心生活】

无明觉者低诵一声,祂作为最后的封印之源,自然也会自我寂灭,化作封印,永镇浑天。

不仅仅如此,其他四位至圣,也要付出‘永生永世驻留浑天’的代价,甚至就连大道都要收缩进入浑天,作为封印的一部分。

换而言之,不仅仅是无明觉者要寂灭,其他四位巅峰合道也要付出自己成为洪流的可能性,与封印同存,只能以联手的方式,施展洪流之力自保。

祂们当然会牺牲——甚至可以说,乾元道尊路见不平出手时开始,祂们就已经做好即便身陨道灭,也要镇守此地的觉悟。

“不需要牺牲。”

但苏昼摇摇头,他坚定道:“这是错路,歧途和捷径……封印?五至圣啊,你们难道就不理解吗?封印存在的意义,就是被解开啊!”

【所以,才需要我,湮灭所有灵气,将浑天化作没有奇迹的宇宙】

无明觉者开口,祂声音平静轻柔,却带着大决心:【彼时浑天,即为末法,众生无有任何可能从内部解开任何封印】

【而外界,诸同道合力等同于洪流,而洪流与洪流的战斗,是没有终结的……正如同施主您,您即便是掌握有其他不可思议的传承和神通,最多也就压过我们,不可能彻底战胜我们】

【如此说来,只有超越者有可能解开这个封印……可倘若是超越者,别说是禁忌,哪怕是就是整个多元宇宙,也能随手镇压,又何须顾虑这些小事?】

这是理论上完美无缺的封印——内部没有超凡,外部没有超越者,这就是永恒无休的镇压。

即便是苏昼,也不得不承认,倘若祂是多元宇宙真灵的话,被这样镇压,说不定也只能饮恨于浑天,再也无法向外扩散吧。

【道友,如若不愿相助,就请回吧】

开口的是圣衍仙人,祂叹息一声:【如若不是我等镇压禁忌于此,此刻的多元宇宙,诸天万界都是浑天,都是无穷无尽的劫难扩散……】

【您成道并不久,就看在您的过去,也曾承我等镇守一丝恩惠的份上,暂且离开吧】

祂这算是说软话,请求苏昼不再干涉。

晓之于情,动之以理,甚至打上感情牌……五至圣的确并不愚蠢,祂们在知道苏昼不是只讲死理的魔怔人的情况下,自然是不想战斗,而是靠交流来解决问题。

但苏昼长叹一口气:“你以为,为什么我会说牺牲是捷径?就是因为寻找到原因,探索问题的答案这点,远比你们牺牲更加困难。”

“没有奇迹的宇宙?灵气断绝时,哪个宇宙不都是没有奇迹的宇宙?只要奇迹降临,甚至不需要奇迹,只需要一点小小意外,譬如说无灵宇宙的凡人,硬生生从无到有,从过去的遗迹中发掘出了一丝痕迹,他们就有可能重新走上‘创造灵气’之路。”

他如此说道,声音震荡虚空:“最重要的是,这仍然没有解决任何问题——禁忌为何会成为禁忌?不了解造成问题的原因,就永远会有一个又一个的问题出现!就像是不解决掉滥砍滥伐,就一定会水土流失,林地沙漠化那样!”

“你们把这里封印住了,遏制沙漠的蔓延,但倘若有朝一日,又有人从不知道哪个地方又召唤出了全新的禁忌呢?别说不可能,就连宇宙意志都能有前后好几代,禁忌也不可能只有一代!”

苏昼所说的,正是创世之界——那地方的宇宙意志有两代,第一代和道主以及创世之环同归于尽,第二代也差点和唯一神对决,打的创世之界天崩地裂,胜者便可成为洪流。

第一代也没有彻底消亡,祂只是被封印在终寰镇印内部,无法与创世之界联系而已。

但宇宙本身,还是孕育出了第二代宇宙意志。

而当五至圣彻底封印‘禁忌’时,结果应该也不会差太多。

多元宇宙,肯定还会孕育出第二代多元宇宙真灵。

五至圣厉害吗?

很厉害。

封印完美无缺吗?

的确完美无缺。

能解决问题吗?

不能解决问题。

如此简单的事情,苏昼不觉得五至圣想不明白,祂们如此聪明,如此有远见,甚至如此有牺牲大义,令他都感到钦佩。

所以,才令苏昼分外不解。

【原初烛昼,我们理解你的困惑】

穷源贤者此刻开口,祂在五至圣中也是最强的那一批,如若不是本质大道化作真实锚点之塔,祂或许早就成就洪流:【但是我们选择相信——正如同乾元道尊会来到浑天,构成第一序列的封印那样,未来的多元宇宙中,肯定也会有其他的乾元道尊出手】

【倘若真的有第二代,第三代禁忌出现,自然会有后来者再去封印——其他五位洪流都认同我们的计划,因为这是最‘安全’,也是最不会出错的计划】

这位学者一般的至圣凝视着苏昼,祂认真地说道:【原初烛昼,我知道,你想说,这一切的举动,都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治标没有风险,而治本……很可能会导致整个多元宇宙的消亡?】

祂的谈吐温和,但语句凌厉:【解决问题,就要深入问题,谁能保证可以彻底将源头解决?谁又能保证能百分之百成功?禁忌倘若扩散,谁也无法遏制,唯有我们这样一代又一代封印,才可能以最小的代价,最小的牺牲,维护无限时空的稳定!】

【原初烛昼,你要彻底解决问题,你能担负得起这个责任吗?一不小心就是多元宇宙被禁忌清空格式化,被五大天魔破灭,想要解决问题,就要先背负起整个多元宇宙的存亡】

穷源贤者道:【那无限众生的生死存亡都在你的抉择中沉浮……这责任,你承担的起吗?!】

——相信。

相信这个多元宇宙中,会有和祂们一样的崇高者,选择牺牲……

——不相信。

不相信这个多元宇宙众生中,有人有资格,也有能力,可以承担起万物众生存续的责任。

苏昼沉默,祂不禁叹息:“这可真是……”

“最糟糕的相信,和最温柔的不相信啊。”

叹毕,他没有止步。

苏昼向前,他朝着五至圣走去。

【什么?】

纵然是五至圣,一时间也想不到苏昼的选择,祂们本以为之前的话语可以让对方暂时思考,收手,却没想到,对方居然毅然决然地继续行动:【原初烛昼,你不要觉得我们是在开玩笑!一旦禁忌突破封印,那真的就是再也无法封印回去了!】

【禁忌的本体……祂的存在本身,我们就连说都不能说,更别谈让祂真的回到自己的‘躯体’!】

祂们也汇聚力量,两位洪流再次对峙。

不仅仅如此。

此时此刻,多元宇宙的四面八方,澎湃的洪流已至。

喜欢怪物被杀就会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