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此时调子表达出的,无疑是最为狂乱和恐惧的情绪。

即使夏德并没有见过那位盲人乐师邦迪先生人生最后一段时期的表现,但听到那越发狂躁的钢琴声,也几乎完全理解了他到底是如何一步步的走向了人生终点。

这曲子有种奇异的魔力,当夏德试图认真去理解其中蕴含的感情时,几乎一瞬间便得到了情感的共鸣。令人狂躁的音乐声,引导着他去想象邦迪先生蜷缩在黑暗中的房屋角落,畏缩的闭上眼睛低语着自己的恐惧,随后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又引导夏德去想象在那个命运走向终点的夜晚,邦迪先生写下了遗书,彻底失去了与生活和命运斗

厨房往下边塞冰棒 一下比一下撞的狠

争的勇气。

虽然这声音影响了他的情绪,但夏德基本上还能保持着冷静。他叹了口气,有些可怜那个从未见过面的人。仅仅是音乐几乎就能逼疯一个可怜人,里德尔先生遭遇的恐惧折磨根本无法估量。

“可以了,瑟维特小姐。”

他轻声提醒道,因为没必要再继续听下去了。但黑发女仆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继续在钢琴前弹奏着乐曲。看她的侧脸,女仆姣好的面容上居然有了些狰狞的表情。

夏德立刻站起身,来到她的背后,将手搭在她的肩膀上:

“已经可以结束了,瑟维特小姐。”

随着夏德的声音落下,钢琴声也戛然而止,瑟维特小姐有些茫然的转头看向夏德,随后才低下头轻声说道:

“抱歉,我失态了。”

并不是说一个普通人在疯狂边缘书写下的曲子,可以影响拥有魔女力量的六环术士,而是她演奏时投入的感情太多,自己影响了自己。

高明的音乐家,往往是危险的。

她的手指离开琴键,发愣的看着眼前的乐谱。夏德则看了一眼窗外,夕阳西下,现在大概可以算是夜晚了。于是尝试着使用了奇术【辛迪亚的月光恩赐】,虽然因为夜晚还没彻底降临,奇术的效果不是很好,但这个专门用来治疗精神伤害,抚慰精神的能力,对现在的情况还是很好的。

夏德的手掌散发着淡淡的银色光芒,他犹豫了一下,在黑发女仆身后,用右手食指轻轻按压她的太阳穴。

瑟维特小姐很明显想要站起身,阻止夏德的做法,但夏德的左手压住了她的肩膀。

“很狂乱的音乐,虽然乐谱本身没什么超凡力量,但只是普通的疯子,还写不出这么有魔力的音乐。这样看来,我的这项委托还是涉及到了神秘事件,运气可真是差......斯派洛侦探的运气还真是差,他就算没有死于,咳咳,也有可能因为这个而死。瑟维特小姐,你对这首乐谱有什么看法吗?”

夏德继续问道,手指上的银月光芒,通过触碰,渗透进女仆小姐的脑袋里面。她的额头有些湿,夏德的手指能够感受到温热的痕迹。

“这个人如果还活着,我很想见见他,最后这首曲子,已经足够让他称得上是天才了。他目见了具有神秘性的恐怖的东西,在狂乱和恐惧中,通过这些曲子无意识的将自己看到的东西描述出来。虽然只是普通人,但他的灵感真的非常不错。”

黑发女仆轻声说道,因为是背对着夏德,所以夏德看不到她的表情。

“目见神秘吗?”

夏德叹了口气,这又是普通人触碰神秘遭遇的不幸:

“看来忽然被治愈的天生眼疾,果然不正常。我弄到了一些他曾使用的药膏,但只剩下很少的一些,无法做分析。我打算,明天去圣歌广场旁的‘三只猫旅店’询问情况,房东和歌剧团的人都说,邦迪先生的眼睛好了以后,经常在那里消磨时间。等到在那里询问完了情况,再去拜访那位眼科医生。”

“这打算很不错,但我想,你说的那位医生是环术士的可能性很低。环术士是不会做这么不谨慎的事情。如果是环术士,你根本拿不到这份乐谱和那些药剂的残留物。”

她双手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此时的模样有些拘谨:

“我经常这样给小姐进行按摩。”

“嘉琳娜小姐也会有头痛的时候?”

夏德很好奇的询问。

“当然,不仅是魔女议会的事情,小姐是事实上萨拉迪尔郡的掌管者。如果不是无意于权力,她甚至有机会独立萨拉迪尔郡,成为萨拉迪尔公国的女王。领地的税收、财政、公共事务,即使有对应的官员处理,但小姐也要负责决策其中重要的内容,这些都很麻烦。”

瑟维特小姐小声的解释道。

“那么......”

夏德还想询问,但房门忽然被推开。在这座庄园里,有资格不敲门就推门的只有一个人。

行色匆匆的红发魔女诧异的握着门把手,站在门口看向里面。瑟维特小姐一下站起身,夏德这才看到她有些脸红:

“小姐......”

她低着头快步走向嘉琳娜小姐,后者来回打量夏德与自己的贴身女仆,脸上出现了奇怪的笑意:

“晚上好,夏德。我抽时间来见你一面,毕竟你可不是经常主动来拜访我的......你们刚才在做什么?”

夏德没做亏心事,所以也不怕她询问,简单解释了一下自己正在进行的委托,嘉琳娜小姐想了想,又看向自己的女仆,忽然有了主意:

“既然这样,明天让蒂法作为你的助手跟着你继续调查吧。哦,别急着拒绝。”

这是对女仆小姐说的。

“蒂法,我一直让你休假,但你总是不肯。既然你已经掺和进了这位永远也闲不下来的侦探先生的事情,不如就协助他完成这次委托,和他一起在城里转转。我想以你的力量,保护他应该没问题。”

说着,魔女冲夏德眨眨眼,意思显然是让夏德不要拒绝。

“但是......”

黑发女仆还想拒绝。

“放心,我不是对你生气,也不是厌烦你了。”

女公爵笑着用手臂揽住自己的女仆:

“但你的确该休息了。而且去做一次侦探助手,不是很有趣的经历吗?哦,如果我能够年轻几......咳咳,我是说如果我没有那么多的事情,那么就轮不到你去帮助夏德了。记得回来以后,将这个故事告诉我,我对结果很好奇。”

“嘉琳娜小姐,如果瑟维特小姐不愿意,你......”

女公爵笑着抬头看向说话夏德,夏德立刻很识趣的闭上了嘴。瑟维特小姐则是有些拘谨的对夏德微微摇头,让他不必多说。

她双手揪着自己女仆裙前摆围裙上的蕾丝边纹,抬起头,表情恢复到了惯常的状态:

“那好吧,小姐,我会尽心帮助汉密尔顿先生的。”

“好的,夏德,明早八点我让蒂法去找你,你没问题吧?”

魔女又看向夏德,脸上虽然是笑容,但这幅表情的含义,显然是在威胁夏德绝对不能拒绝。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

“很好,我最近在《蒸汽鸟日报》上读到了很有趣的侦探小说,说起来,那位侦探的姓氏也是汉密尔顿。所以,蒂法你就替我去感受一下真正的侦探助手工作吧,休假回来以后,给我带来更多的故事。”

她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自己的女仆:

“记得明天换一身衣服,不要干扰夏德的工作。”

“是的,小姐。”

魔女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看向夏德:

“蕾茜雅今天回到托贝斯克了,你知道吗?”

“当然知道。”

“我还以为你会跑到约德尔宫附近,等着见她呢。”

魔女揶揄道,然后又问:

“需要我帮你安排,让她有时间见你吗?蕾茜雅虽然暂时无法离开约德尔宫,但我可以让你想办法进去。”

“不不,不必了,现在可是王室的敏感时期。”

其实是夏德还没忘记蕾茜雅对嘉琳娜小姐有些敌视。

嘉琳娜小姐也不在意:

“那好,我晚上要和休拉侯爵夫人一起吃饭,谈论新大陆拓荒队的股份问题,今天就不留你了,如果还有事情,直接和蒂法说就好。”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夏德对黑发女仆摇摇头,意思是自己没什么需要,让她随着嘉琳娜小姐离开就行。女仆小姐显然是想和夏德说些什么,但最终犹豫着没有开口,冲夏德微微鞠躬道别后,便快步追向了嘉琳娜小姐的方向。

多一位六环术士来帮忙协助处理委托,对夏德来说其实也算是好事。

周三,繁花之月的第21天一大清早,夏德去楼下取报纸的时候,意外发现多萝茜寄来的信。

因为《汉密尔顿侦探故事集》出乎意料的成功,作家小姐最近正忙着和出版社以及报社协商,在连载进行一段时间后,将已发表的故事结集出版的事情,因此最近没时间到夏德这里看侦探记录。

但她告诉夏德,蕾茜雅这周末,大概有时间从约德尔宫离开,让夏德最好腾出周末的时间,蕾茜雅随时有可能敲响圣德兰广场的大门。

虽然在冷水港已经和公主殿下见过很多次了,但夏德对此还是充满了期待。

瑟维特小姐在八点时,准时出现在了夏德家的楼下。当夏德在二楼感觉到了胸口的挂坠开始发热,立刻便意识到了她已经来了。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