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适合晚上一个人男生看的东西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阴阳两界,规则迥异。

阳世存肉身、阴司唯神魂。

按阳间之人的看法,阴间的一切,都是虚幻而非真实的存在,是至纯阴气演化的产物。

阳世之人,唯有元婴方可在阴间长存。

即使金丹宗师,在阴间长时间逗留,也会肉身消融、金丹暗淡,直至化为阴间鬼物。

阴间。

无名山谷。

赢太真蹲在一旁,身躯蜷缩,忍受着呼啸阴风肆虐。

在她身边,双臂齐肩而断的‘兰姨’斜靠山岩,面色惨白,口中不时发出吃痛闷哼。

兰姨不止双臂斩断。

更有十几根长钉刺入她的体内,长钉彼此勾连,汇成一种独特阵法,锁死了一切气息。

见她这般难受,赢太真难免心有不忍。

‘兰姨’是那人为了方便照顾她,特意留在身边的仆人,几十年相处,感情自然深厚。

但……

看了看不远处的莫求,赢太真压下求情的念头。

岩石上。

莫求盘膝跌坐,一团幽光把他团团包裹,幽光内百余道虚影此起彼伏,又接连碎散。

赢太真美眸眨动,小声开口:

“那是什么?”

“阴魂。”兰姨双眼收缩,面露凝重:

“他在搜魂。”

搜谁的魂?

这点,不言自明。

赢太真也能够看到,那一道道熟悉的虚影,除了修有天鬼之体的顶尖高手,蒋家十三房的主要后辈,几乎都在其中。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计谋几乎无用,唯有实力,方是根本。”兰姨面色阴沉,道:

“因为计谋需要他人配合,人多则事不密,而搜魂夺魄,但凡顶尖修行者,几乎都会。”

一旦泄密,所谓的计谋就是玩笑。

如莫求这般,在短短片刻间就能遍搜百余阴魂的记忆,什么消息打听不到?

而且。

修为高深者,绝不会是蠢笨之辈,天机数术、破妄之法,想要以假消息瞒过去也不易。

赢太真默然。

她就是因为这点,才封印了记忆,不然,定会成为有心人手中用来威胁那人的把柄。

“不过……”

兰姨艰难侧首:

“他真的是你们全真道的道主?”

在她的印象里,全真道只是阳世一个小门派,最强者也不过是道基修为,不值一提。

若非有太乙宗、至圣道场及时来援,区区上清玄幽洞天,早就被占下。

但这人……

岂止道基?

怕在金丹宗师中,也属最为顶尖的存在。

兰姨虽名为家仆,但一身实力配合与生俱来的天赋神通,在公子身边,当可排进前五。

即使如此,竟也不是此人对手!

“确实是。”

赢太真点头,迟疑了一下,方道:

“可能是这些年,师傅的修为又有长进。”

兰姨轻轻摇头。

从道基修士到金丹后期的跨度何其之大,区区一二百年,怎么可能?

把一门功法修炼纯熟,就需几十年。

“唰!”

莫求陡增双眼,身躯轻震,周遭徘徊的阴魂当即散做屡屡青烟,被纳入地狱图之中。

“说吧。”

他直视赢太真,面色冷漠:

“到底怎么回事?”

赢太真神情一僵,面露讪讪之色。

“莫道主,我劝你不

皇上你的太大了我难爱 适合晚上一个人男生看的东西

要自找无趣。”兰姨冷声开口:

“太真是我家公子的人,且已是阴间之体,不可能跟你回去。”

“你家公子?”莫求侧首:

“哪位?”

兰姨昂首,音带傲然:“七非天宫的主人!”

“七非天宫的主人……”莫求眯眼,神念自刚刚得到的记忆里翻出些许与之有关的消息:

“鲁王七十九子,七非宫帝喾。”

鲁王有多少子女,怕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但其中最为出挑者,不过十余位。

七非宫帝喾,就是其中之一。

此人不随父姓,成年后自号帝喾,以上古先贤之名为之,更自立七非宫,实力更是不凡。

即使未曾炼成鬼王法体,估计也相差不多。

“不错。”兰姨应是:

“阁下修为不凡,但我劝你最好还是有自知之明,放了我们,兴许我家公子不与你计较。”

“呵……”莫求冷笑,突然道:

“我记得,此人就是当初负责攻占上清玄幽洞天的,就是他!”

也就是说,他与赢太真应该是仇人才对。

“你应该庆幸,一开始是我家公子带队。”兰姨轻哼,道:

“若非是我家公子手下留情,上清玄幽洞天岂会坚持到现在,怕是早已被我等占领。”

莫求挑眉,看向一直不吭声的赢太真。

“……”

被其逼视,赢太真张了张嘴,最终无奈点头:

“师傅,徒儿不孝,当年为免大周百姓遭鬼物肆虐,确实曾答应帝喾,舍弃肉身相投。”

莫求声音冰冷:“所以说,传闻中你力竭而死,根本就是假的,不过是演戏给人看。”

噗通!

赢太真重重跪地,螓首低垂,音带哽咽:

“徒儿确曾力战阴兵,奈何……”

“我等实在力弱,而上宗始终未曾来讯,面对无穷阴兵,徒儿绝望之下,唯有应下。”

“你这是在埋怨我没能及时赶来?”莫求面色不变,轻哼一声:

“我看你对现在的情况可是满意的很,怕不是被人所迫,实则对那人也真的动了心吧?”

赢太真身躯轻颤。

“莫道主。”兰姨咬牙低喝,满脸不忿:

“不要站着说话不腰疼,当年若非太真舍身相投,上清玄幽洞天岂有今日?”

“为了太真,我家公子不惜抗命,勒令阴兵止步,给你们争取时间,更是被王爷训斥,免去了掌兵之职。”

“说起来,太真、我家公子才是你们的恩人,倒是尔等,平白得了好处,却毫无感念。”

“住口!”

莫求声音一沉:

“尔等侵占阳世,犯下诸多杀戮,还有理了不成?”

“凶手杀人,砍上一刀因故停了下来,难道被杀之人还要感谢对方给自己缓气的功夫?”

“你……”兰姨面上变色:

“狡辩!”

“够了。”莫求挥手打断话头,看向赢太真:

“不论如何,你需跟我回去,肉身方面无需担忧,附身、转世之法,都可无后顾之忧。”

频死之人、智残婴儿,都是选择。

太乙宗的不少前辈高人,都有过转世投胎、重塑肉身的经历,早已有了成熟的法门。

赢太真神情变换,缓缓点头。

“现在……”

莫求眯眼,道:

“先去白骨盗打听一下情况。”

他身怀百辟刀,并不畏惧阴间规则,可长时间逗留,但此番定然已经惊动了阴间高手。

周遭可通阳世的通道,定然严防死守。

要想回去,绝非易事。

好在,

前不久刚刚认识的那群鬼,应该可以提供帮助。

…………

荒野之间,白骨成堆。

阳世生灵身死之后,落入阴间,感生前执念,与阴气相合,化为贪吃、食气、吊死、凶灵、修罗等诸多鬼物。

贪吃鬼、无头鬼、吊死鬼这等鬼物,灵智不强,在真正的阴间鬼族眼中,就如人眼中的猪羊。

并不会看着同类。

唯有凶灵、修罗等身来强悍者,方有望踏入真正的统治阶层。

兰姨属于较为罕见的无影鬼,且是其中的异种,名赤血无影鬼,类比阳世的罕见灵兽。

其天赋神通,加上阴间规则,竟能一定程度上瞒过大罗法眼的感知。

而众多鬼物之中,以白骨最次。

无智、不强,甚至就连侵占阳世,都派不上用场。

“咔嚓嚓……”

一具独臂白骨沿着小径缓慢而行,眼眶中幽幽闪烁的鬼火,证明它非是彻底无智的死物。

在其身后。

莫求带着两女跟随。

虽然因为赢太真的求情,他没杀兰姨,却毫不客气的废除了她的一身修为,且做下限制。

此即每走一步,都要忍不住闷哼一声。

不知过了多久。

眼前的景色突然一变,感知中似乎来到另一方世界,阴气陡然一聚,汇成一方结界。

结界内外,宛如两个世界,彼此的气息也互不相同。

眼前是一方密林。

一尊巨大的白骨,盘坐在密林正中。

白骨之高,即使是盘坐,依旧高过林木数筹,此即骷髅头低垂,正自朝着三人看来。

阴森鬼风,缠绕白骨不休。

白骨头颅,宛如屋舍,双眼鬼火跳动,更是渗人。

“哈哈……”

洪骨朗声大笑:

“莫道主,这才分别多久,你就找上门来了?”

此人,正是前不久与全真道一起围攻蒋家的那位白骨强者,人称白骨盗盗首的洪骨。

“洪道友。”莫求拱手,道:

“莫某无事不登三宝殿,想借路回返阳间。”

“阳间有什么好?”洪骨摇头,音入闷雷:

“莫道主似乎有办法在阴间长存,既如此何必再回去,那里的麻烦,可比这里要多。”

既然知道莫求的身份,以他的实力,自有办法打听到上清玄幽洞天的情况。

“阴间虽好,却非莫某久居之地。”莫求摇头,道:

“况且莫某身为全真道主,阳间道门所在之乱,岂能置之不理。”

“道友能在鲁王境内随意出没,无人能寻踪迹,想来定有办法让莫某离开这阴间吧?”

“此事若成,莫某定有重谢!”

白骨盗肆虐一方数百年,就连蒋家都敢灭族,岂会没有手段。

而偌大阴间,莫求也仅有对方这一门路。

自找上门来。

“唔……”

洪骨眼中鬼火跳动,若有所思。

喜欢莫求仙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