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塞不许掉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刘老师,他的断骨,不能用石膏直接固定吗?我看以前您接诊的患者,很多都是正骨后直接固定就可以了,不用做内固定术。”

刘依清好奇的问道。

“这个也需要看患者的骨伤究竟是什么情况,他的断骨形状不是很好,还有一块碎骨。”刘半夏说道。

“如果是齐茬的断骨,复位后直接上石膏固定就没什么问题了。他这个断骨有尖锐端,这么长时间没有把皮肤戳破,已经是他的运气了。”

刘依清点了点头,这个她知道。

如果戳破了,那就是开放性骨折,会造成感染的风险。没有戳破,对于患者的预后是非常有好处的。

这也是为什么刚刚刘半夏嘱咐转运的过程中,一定要保护好断骨处。

“现在的水肿很严重,如果我们现在就做内固定术的话,在缝合的时候会很麻烦。所以还是得等水肿消一消,到时候再说手术对患者也好。”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这个过程中,如果不加上牵引的话,患者的断骨还是会往外戳。挂牵引起一个拉伸的作用,就能更稳妥一些。”

“他还算是比较幸运的,这么严重的车祸,内脏还没什么问题。不过牵引也是一个小手术了,能够联系上家属就最好,联系不上就直接来吧。”

刘依清点了点头,现在算是全搞明白了。

骨科跟普外科真的有很大的区别,这些问题如果不是刘半夏详细解释,她还真的未必能够搞清楚。

因为在她的理解中,只要刘半夏正骨成功了,就可以给患者直接上石膏。

其实放在以前,也是这么应对的。

那时候没有那么多的法子,对于粉碎性骨折的患者,也是先正骨。断骨复位后上夹板、打石膏。

然后就是超级漫长的恢复期了,至于说患者断骨的恢复情况,那就只能看运气。有很多人的断骨因为正骨技术的影响,会有畸形的可能。

现在医学发达了,有了内固定术的施展。虽然说会有钢板和钢钉的影响,但是患者的恢复会快一些,骨头愈合的情况也会好一些。

刘半夏又跟手术室里的吴明宇联系了一下,现在的吴明宇还在忙,所以这个牵引的活,就只能他继续负责。

等了一会儿,CT结果出来了,阴性。

得说上一句,这个患者真的是很幸运了。不仅仅腹腔内的器官没问题,就连头部也没问题。

可以做一个清晰的判断啊,哪怕没有看到车祸的现场,他头部的伤口也能看出来有过剧烈撞击。

“好了,先送病房吧,然后就挂牵引。家属联系上了吗?”刘半夏问道。

“已经联系上了,现在正在往这边赶呢。患者的意识已经恢复,不过多少有些脑震荡。”齐文涛说道。

“也是幸运儿了,真的挺不容易的。”刘半夏感慨了一句。

这也是大家伙的心声把,其实真盼着这样的患者多一些。处理起来比较省心啊,要不然抢救的时候,他的断腿都很难去处理。

来到了病房内,患者的伤口也经过了处置。

“怎么样,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刘半夏问道。

“脑袋嗡嗡响,疼啊。”患者说道。

“这是正常的,这么严重的车祸哪能不疼啊。”刘半夏说道。

“一会儿还得疼一下子,你得忍着点。需要在你的脚上钻个洞,下一根钢针,然后挂线上牵引。”

“要不然你腿上的断骨很可能会把你的皮肤给戳破,而且如果断骨经常活动还可能会刮伤你的血管。”

“来,脚趾头动一动。神经和血运都没什么问题,把断骨处保护好。没事就活动一下脚趾,也能预防筋膜间室综合症和血栓的生成。”

“医生,那不能现在做手术吗?我可以签字啊。”患者问道。

“现在可不行啊,你看看你腿上的水肿有多么严重。如果现在做,这么严重的水肿都不好去缝合,会给你的预后带来很大的麻烦。”刘半夏说道。

“刘主任,工具取来了。”这时候护士拿着电钻和牵引装置走了过来。

“消毒、局麻吧,多少能减轻一些疼痛感。”刘半夏说道。

边上的刘依清赶忙操作起来。

牵引的作用,就是用牵引力让断骨保持位置的固定,以免戳破皮肤露出来。但是牵引装置想要发生作用,就需要在患者的脚步有一个受力点。

这个受力点,只能通过穿钢针来实现。

“刘老师,已经OK了。”操作完的刘依清说道。

“来吧,电钻。忍着点啊,这是为了保护你的腿。如果现在不保护好,以后可能会留下残疾呢。”刘半夏嘱咐了一句。

还没等小伙子给回应,他的电钻就直接钻了下去。

哪里还有那么多的时间做心理准备啊,准备的时间越长,小伙子就越害怕。

这样的操作,就算是做了局麻,也是很疼的。小伙子虽然疼得不行,还是咬牙挺着。

“不错,挺好的,很有忍耐力。”

操作完,按上架子、挂上线、坠上秤砣后刘半夏说道。

叮!急救手术任务完成

获得经验值200点,正骨术技能熟练度200点,荣耀值3点

“医生,这样……这样就行了吗?”患者问道。

“这样就行了,等你家属过来以后,今天晚上也得辛苦一些。”刘半夏说道。

“需要轮换冰敷,差不多半小时一次吧。这样有助于消肿,你的脚趾也需要适当的活动。今天就辛苦一些,看看明天的情况怎么样。”

“夜里的时候也要让家属多观察一些小腿的情况,如果真的发生了筋膜室综合症,我们也需要做手术处理了。”

患者点了点头,对于现在的他来讲,其实理解能力有限得很。

事故发生时,他的心中并没有多少害怕。因为这是意外事故,发生得很突然,他那时候除了疼,已经没有别的想法了。

可是现在不同了,现在已经稳定了一些,那股后怕劲就冒了出来。

再加上身体上的疼痛,对于他来讲,今天晚上真的会很难熬。

家属还没到,目前也只能让护士代为照顾。

“哎……,可是得遭些罪了,这么严重的水肿,估计没有个五六天是消不下去的。”刘依清感慨了一句。

“咋说好呢,他现在不能动的情况下,确实有些难熬。

木塞不许掉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等家属来照顾吧,目前也只能是这样了,没有别的办法。”刘半夏说道。

“相较于现在的辛苦,总比腿上的伤变得更严重要好一些吧。他已经是够幸运的了,等消肿以后,手术再做得漂亮一些,那就更完美了。”

“刘老师,我记得胫骨这类的手术,在术后很可能会出现胫骨皮肤坏死的情况吧?”刘依清试探的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这是因为断骨处的挫伤和划伤等等一些复杂因素的影响造成的,这个情况吧,很多时候也是看命。”

“如果真的发生了,就需要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来处理。如果坏死比较小的话,清创、引流、换药,慢慢的也能恢复好。”

“如果坏死的面积比较大,甚至于已经露钢板了,就只能考虑移植手术了。没别的办法,谁让胫骨正面的皮肤那么薄呢,又没有什么脂肪和肌肉组织。”

“现在咱们能够给予的一些救治手段,已经是很恰当的了。很多时候,患者的运气也是很重要的。”

关于这个情况,他也说不准。别说是他了,不管是谁现在也不能给予确定。

这是非常可能发生的,而且很多相同病症的患者,都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只不过是严重的等级,有所不同而已。

即便是医生,在处理这些情况的时候,也不敢打包票。

因为这是一个非常棘手的情况,但凡出现坏死,就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

骨折伤的恢复本来就已经很麻烦了,要是再来个这个,那就是雪上加霜。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倒是觉得可能性不是很高。

回到了急救中心的大厅,刘半夏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刚刚这样的操作,他以前也没有经历过,都是在书上看到的。

那时候的时间确实有些紧张啊,等骨科的医生出来还会给患者增加很大的风险。也不能让护士专门等在这里不是,院内的护士们也都

木塞不许掉 婚礼上小雪被验身

是很忙的。

还别说,这个操作做完之后,他自己也是很有成就感的。这也算是骨科手术的一个初步尝试了吧,最起码帮助到了患者。

别看是一个很简单的牵引小手术,跟他做的肝脏移植、TaTME手术相比根本都没法比,但是那股成就感却是沉甸甸的。

“怎么这么美滋滋的呢?”王超好奇的问道。

“帮助了患者,自然是美滋滋的啊。要是没啥事,我就接着休息去。你们努力啊,反正我现在是领导。”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得,您老人家休息去吧,我们就是苦命的打工人啊。”王超的表情很无奈。

这货是真的小心眼,逮着机会就会刺激自己一下。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