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您在看什么?”,首相阁下的副官看着站在窗边的首相,忍不住问了一句。

他已经站在那有一段时间了,像一个老人其实并不适合长时间的坐或者立,需要有序有规则的调整。

首相阁下的副官是他妹妹的丈夫的弟弟的儿子的儿子,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是关系比较近。

副官这种没有任何明确职务的工作在人选方面很自由,大多数时候人们都会选择自己信任的人。

首相阁下愣了一下,他回过神来,走回到桌子后双手撑着椅子的扶手缓慢的坐下。

“我想现在的天气还有粮食短缺的问题。”

他没有说关于贵族的那些话,那些话太惊人了,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承受不起这些话流传出去的代价。

现在支持他推翻皇室的就是贵族,而贵族们的要求就是获得更多的权力,他不由得想到林奇说的那句话——

“钱,和权,只能选择一个!”

是的,联邦的体制就是这样,要么当资本家,要么当政客,无论怎么选都必须做出一定程度的让步。

这也确保了联邦的政坛在一定程度上比盖弗拉的政坛要干净,并且双方为了争夺更多的利益,也要适当的把一些好处交给普通人。

这一点和盖弗拉有很大的区别,贵族的手伸得太长了。

他们已经掌握着很大的权力了,现在还想要更多的钱,这个社会不是他们的后花园,也不可能任由他们摆布。

首相一边和自己的副官说着话,一边在心中埋藏下一个念头,一颗种子。

在废除了皇室的权力之后,他就会尝试着再对贵族出手。

当然在这之前他不会表现出来,就像是推倒皇室一样,他也需要一些人帮助,他要团结这些人,才能让一切都变得有可能!

大皇子的审判是这段时间最受人们关注的事情,除了这件事之外就是和联邦的新一轮贸易谈判。

按照官方的话来说,盖弗拉拟从联邦进口一些粮食用来缓解人们对粮食供应短缺的焦躁心理。

人们非常支持盖弗拉首相内阁这么做,毕竟比起填饱肚子,其他任何事情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天气越来越冷,人也越来越饿,饥饿不是某一个国家的问题,是全世界的问题。

气候大幅度的变化对一些植物的打击是毁灭性的,也许只是几个冬天过去之后,有一些植物就会彻底的从这个世界消失,就像是它们从来都没有存在过。

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也许它们也会改变自己的形态去更好的迎接这个世界。

盖弗拉人吃不饱饭,联邦人未必就能真的吃饱。

大萧条带来的影响还没有完全的消散,就业率比起前几年提高了不少,但比起最好的时候还有些差距。

十一月中旬联邦公布了第三季度的数据,从那份数据上看,联邦现在的失业率还有百分之九左右,这比起最高时的百分之二十已经好很多了!

从经济增长和基础建设来看其实今年联邦发展得不错,总统先生的脸上最近都一直带着笑容。

见到人总是乐呵呵的,有人说他是联邦历史上最没有架子的总统先生,贴近民众。

也有人觉得他没有总统的气势,很难在外交上给予其他势力的领导人压迫感。

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但无论如何,人们对于一个表现和蔼的总统,总是很难有什么憎恨。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工作,总统先生就负责在电视上让民众们对未来充满信心。

刚刚结束了一场电视转播的活动后,总统先生回到了自己的庄园里。

马上州长选举就要开始了,各个州的宣战气氛已经浓烈到了极致,加上新年的到来,每两年一次的新年都会非常的热闹。

这次总统先生也是帮一名州长候选人去站台了,党内的同僚,加上有委员会高层打招呼,总统先生也很乐意这么做。

到现场,说几句话,然后赚足了面子。

总统这份工作其实比人们想象的要容易的多,甚至没有什么能力的人,都能够承担起这份责任,毕竟他们要做的就是听聪明人给他们一个结论,然后选择签字,或者不签字。

换上了居家的便服,

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坐在了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之后,总统先生问起了管家有没有人给他电话。

他一直想着那件事,他没办法让盖弗拉的皇帝打电话表示感谢,但是让盖弗拉的首相打电话过来,应该不是问题。

这一幕也必然会被写进历史书,以及政治历史中。

这可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

从本岛致电盖弗拉,由最高领导人亲口说出的感谢。

其实联邦人在面对盖弗拉人时,总会下意识的低一头,毕竟这

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男主是大毒枭给女主注射毒品

里曾经就真的只是盖弗拉流放囚犯的地方。

加上联邦的第一批移民几乎都来自盖弗拉,这让两个不相邻的国家有着非常微妙的关系。

本源低一头,意味着联邦已经彻底的能甩开盖弗拉对这里的影响,成为一个真正的,和盖弗拉灭有任何关系的国家了!

这对每一任的领导人来说,都充满了诱惑。

而这,将在他的任期内实现,他无比期待着这通电话,而且也准备好了录音。

到时候他还会不小心的“泄露”出去,让更多人听见盖弗拉的首相向他表示感谢!

想一想,都有些小激动呢。

不过很可惜,管家没有给他他想要的答案,“暂时没有……老爷。”

总统先生顿时有些气馁,他摆了摆手,“如果有的话第一时间通知我。”

他说着打开电视,总统先生也是人,也需要休息的时间,也要消遣。

总统夫人最近一直在忙活她的基金会,趁着天冷她又从那些支持总统先生的资本家手里募捐了不少钱,正带着一群官员的夫人在各地搞募捐和援助。

他就一个人,非常的轻松。

电视刚打开,管家就咳了一声,总统先生关掉了声音,回头看着他,“你离我这么近,应该不是感冒,对吗?”

他话里的另外一层意思是“如果你感冒了,现在就他妈离我远一点”,这不能怪他,感冒这种高风险的致死性疾病对老人非常的不友好。

“当然不是,老爷……”,管家脸上有些笑容,他不觉得这是羞辱什么的,这就是一种朋友之间的说话方式。

也只有朋友之间互相骂“傻哔”才不会让人生气,因为那就是朋友。

管家和总统先生从小就是伙伴,他的父亲是总统先生父亲的管家,一脉传承下来的。

两人其实更像是兄弟,甚至总统先生的兄弟,都没有管家能让他放心。

他看着管家,“那么你有什么事情必须打扰我看电视呢?”

“虽然我是总统,但我也要放松!”

管家很快就告诉了他答案,“邦尼局长……”,他看着总统先生一脸茫然的样子,立刻解释了一下。

“就是布佩恩联邦调查局的局长,不是总局长,就是本地的那个局长……”

“有人举报优尔美涉嫌存在变相应招服务,被人举报了,地方警察局把这个案子移交给了联邦调查局,他们不知道该不该查下去……”

总统先生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他妈还要问我?”,可紧接着他就反应了过来,“优尔美是谁的产业?”

能让联邦调查局的局长都要小心对待,那么这个优尔美的股东肯定不一般。

果然,管家给了他一个他意想不到的答案——

“林奇先生的母亲,老爷。”

林奇正在帮助总统先生让盖弗拉的首相屈服,其实这没有什么屈服不屈服的,但总统先生乃至知道这件事的人,都觉得这就是屈服。

一想到这一点他们就非常的兴奋,所以在这个时间段里和林奇有关系的事情大家都变得很敏感。

包括了和林奇有关系的人。

总统先生皱了皱眉,“他们打着幌子从事皮肉生意?”

语气里充满了难以置信的惊讶,他觉得林奇这么有钱,他的母亲也不会太穷,不应该做这种买卖。

随后管家为他说明了一下,“不,是人们在运动过后会有一个异性的按摩放松项目,放松全身的肌肉。”

“有时候……有些项目可能稍微有点擦边。”

总统先生问得很直接,“他们会真的那么做吗?”

管家又摇了摇头,“不,据我所知,至少在健身馆里他们不会那么做,这是有标准的。”

总统先生听完就摆了摆手,“那就不用管这种投诉,这样的事情每年都会有很多,总有些人看别人赚钱心里难受。”

“而且脱衣舞酒吧里那些男人们都把……塞进了……的……里,那都不算应招,更何况这边还没有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

总统先生稍稍放低了声音,“你告诉他可以差,但我们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合法经营的商人,这是我们所有人都不愿意看见的!”

“如果没有其他事,我要看电视了。”

管家摇了摇头,“没有其他事了,那么我稍微离开一会,有任何事情……”

总统回过头看着电视,“我会叫你的,快点走吧,你耽误了我很多的时间,今天可是电影之夜!”

喜欢黑石密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