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 刘思慧交不起房租系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屋内,萧乾身穿一身青色长袍,坐在桌案后,手中捧着一杯热茶,面前摆着一本书,显然是正在看书。

听到动静抬起头来,见到萧瑶的瞬间,微微发白的脸上顿时涌上了笑意,随着站起身,“姐,你怎么……”

话声在看到他身后的宋宛月时顿了一顿,脸上的笑意也退去,朝她点了点头。

萧瑶一心记挂着他,没发现他的异样,径直走到他面前,抬起右手覆上他的额头,“你怎么样?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也不怪她如此紧张,萧乾从小体弱,不然也不会被送到寺庙里来养着。

“我……”

刚说了一个字,喉咙口一阵发痒,萧乾没忍住,右手抵唇轻轻咳嗽了一声。

萧瑶吓得脸都白了,一把将他摁坐下,回头急切的道,“月儿,你快给我小弟看看。”

“不用了。”

萧乾拒绝的非常快,“我真的没事,喝几盏热茶就好了。”

宋宛月走上前,“我看萧公子这情况有些严重,还是让我看看吧,我年纪虽然不大,医术却比一般的大夫要好。”

萧乾抬头,对上她清凌凌的目光,心里猛的一条,正要再次拒绝,萧瑶已经抬起他的左手放在桌子上,她可没有忘记,小弟一周岁的时候,一场风寒差点要了他的命。

萧乾不能收回胳膊,只得道,“那,那就麻烦宋姑娘了。”

宋宛月转身搬了一个圆凳坐下,手指搭在萧乾的脉搏上,只一下,便挑了挑眉。

萧瑶紧张的看着,等宋宛月放开手,她立刻问,“月儿,我小弟怎么样?”

宋宛月似笑非笑的看着萧乾,仿佛意有所指,“比我想的要严重。”

萧瑶顿时慌了,“你,你开个药方,我让人立刻去抓药。”

萧乾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想要说什么,就听到宋宛月道,“抓药就不必了,我有一个偏方,一会儿写下来让萧公子照做就是。”

萧瑶急忙拿了纸铺在她面前,又研了墨,站在她身侧。

宋宛月提笔蘸了墨,不着痕迹的道,“我有些口渴了,麻烦瑶姐姐去帮我带杯水喝。”

萧瑶不疑有他,快步去了桌边,宋宛月趁着这个功夫写了方子,递给萧乾,萧乾快速

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 刘思慧交不起房租系列

接过,只看了一眼,就面色微变的快速收起来。

萧瑶端着水过来,正好看到,忙阻止,“墨汁还没干的,你先别着急。”

“无事。”

萧乾把方子快速的放进袖袋中,掩饰的端了茶盏喝了几口,平复下自己受惊的心情,抬头看向宋宛月,“麻烦宋姑娘了。”

“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只是萧公子这身体还需要再精心养着一些才是,还有啊,你这屋中的药味太浓了,还需要定时开开窗散去一些。”

“我记住了。”

萧瑶总觉得宋宛月说的话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意思,可她又听不出别的来,还以为自己想多了,道,“小弟体弱,着不了风,尤其现在天冷,还是不开窗的好。”

“瑶姐姐有所不知,就算是生了大病的人,屋子里也需要通风,才能散去一些病毒吗,越是这样关着,病毒越多,人的病也就好不了。”

萧瑶现在对宋宛月信服的很,听她这么一说,急忙转身去开窗户。

宋宛月扶额,“瑶姐姐,急算是开窗也得等中午阳光充足的时候,现在还有些冷,开不得。”

萧瑶拍了下额头,“我是真被小弟生病吓到了,连这个都

小雨的放荡日记高H 刘思慧交不起房租系列

忘了。”

说完,转身回来,也搬了一个圆凳坐在桌前,询问萧乾近况。

萧乾如同一个乖顺宝宝,有问必答。

……

那边禅房中,定国公说明来意,净梵大师当即给算出了日子,“十月二十六,宜嫁娶。”

定国公道了谢,捐了香油钱。

许氏也捐了一份,和定国公一样,二百两银子。

她穿着看起来不像是个富家夫,净梵大师多看了她一眼,脸上露出讶异。

众人看的清楚。

尤其是定国公,他经常来千山寺,给净梵大师打过无数次交道,还从来没有在他脸上看到过这么明显的表情。

宋林自然也看到了,心提起来,人也跟着结巴了,“大、大师,我、我媳妇可、可是有、有什么不好?”

净梵大师念了一声佛号,目光在他脸上扫过,又落在宋思脸上,“三位施主,近一年来可是有什么际遇?”

“大、大师为何这么说?”

“三位从面相上看,应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尤其是这位施主……”

他指着宋思,“去年应该是遇到了影响官运的事,从面相上看从那以后一蹶不振,终身没再参加科举。”

是这事。

宋林松了一口气,对净梵大师佩服的同时又自豪的道,“大师说的确实不错,去年思儿确实被人陷害,差点误了科举,是我女儿和女……”婿字没说出来,想到顾义被害死了,改了口,“是我女儿查明了真相,我女儿还帮着家里做了几桩生意。”

“你女儿?”

宋林骄傲的点头,“我女儿十分能干。”

净梵大师又看了几人几眼,“不知道施主的女儿有没有跟来,老衲能否见上一面?”

“她跟来,去……”

宋林看向定国公。

定国公道,“她和瑶儿去看乾儿了,我这就让人去喊她过来。”

说完,定国公喊了下人进来,吩咐下去。

下人小跑着来到萧乾屋外,说明了情况。

得知是得道高僧想看她,宋宛月挑了挑眉,都说这种神棍有两把刷子,看来传言不假。

慢悠悠的起身,随着下人来到净梵的禅房,行了礼后,就这么大大方方的站在他面前任他打量。

就算是他看出自己是来自异世的灵魂又如何,难不成他还能把自己灵魂从这句躯壳里赶出去?

“我弥陀佛!”

净梵念了一句佛号,对定国公道,“我有话要与这位小施主说,还请各位施主去旁边房间内稍后。”

定国公有些担心,他不是担心净梵大师会对宋宛月怎么样,而是担心他会从宋宛月身上看出霄儿没死,“大……”

净梵打断他,“我只是和这位小施主说几句话而已。国公爷不必担心。”

定国公只得领着众人去了隔壁等候。

等他们一走,门被小沙弥带上,净梵看着宋宛月,“小施主,可有话要对我说?”

喜欢娇妻傻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