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正在狮穴星系的帝国主力舰队,尚且没有得到莫丹星系那边的战役结果。不过,苏琉卡王在得知毕菲少将统率的舰队已经成功跃迁如战场,并且抢先发动冲锋的时候,便已经不准备继续关注那边的战况了。

总之,心情很好的苏琉卡王小姐没有去理会正在集结整编的援军,这时候正迈着轻快的步子,下了晨曦天使号上生活区的地下5层,也即是普通士兵的生活和休闲区。

堂堂的大选帝王,身边一个卫兵和侍女都没带,只是背后跟着两台吉娃娃大小,行走起来几乎一点声音都没有的机器人。这便是她唯一的排场了。

按照她的说法,若身处自己的旗舰上都有人想要害我,那人生得失败到什么地步啊?如此毫无价值的人生,结束便结束了吧。

这便是恢廓堂皇的王者气概了吧。当然,这和她本人身上也带满了各种护身宝具,自身也是天赋秉异的顶尖灵能者没什么关系。一定是没什么关系的。

苏琉卡王小姐记得今天的第五层的77号食堂提供的是浓汤杂菜炖肉,油炸的牛肉饼、甜面包、蜂蜜蛋糕,以及奶汁鸟肉蘑菇面。尤其是最后的这个奶汤鸟肉蘑菇面,据说是旗舰的厨师长从第2禁卫舰队那边偷学过来的特色菜,布伦希尔特早就想尝尝了。

总而言之,帝国在士兵伙食上从来不会打折扣,量大管饱油水糖水和碳水都充足,但就是看着太平民了,不怎么适合上等人。

然而,高贵美丽的“天域之光”小姐,就是喜欢这种感觉。

旗舰第五层的士兵食堂足有一百多个用餐区域,一次性足可以容纳两三万人同时用餐。这些餐厅分在了一条中轴主路的两侧。

然而,就在苏琉卡王路过第48号餐厅的时候,她顿时就闻到了一大股扑面而来的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嗯,奇特的气味。

总体而言,这气味应该是食物的香气,但过于浓郁了,甚至可以用绚烂来形容。这确实有点超出帝国人对食物的传统认知。不过,以布伦希尔特自居吃遍了天域大多数路边摊的老饕素养——虽然都是吉娅菲尔给她打包的外卖——她很快就确定,那是用各种香辛料和浓厚的牛油熬制而成的汤汁。

布伦希尔特把77号餐厅的奶汤面抛之脑后,直接推开了48号的大门。这时候是标准时间的凌晨,士兵们大多都在休息,就算在战备值班的也有机器人把餐点送到他们的岗位上。餐厅之中,除了三五台正在工作的机器人,便没别人了,视野倒是挺开阔的。

苏琉卡王小姐的很快就越过了能容纳千人的用餐区域,看到了房间角落里的厨房区域,也即是气味的来源。

她径直走了过去,透过透明的橱窗,很快便看到了正在电灶台前忙个不停的余连。

布伦希尔特小姐不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训练有素的精英军官,而是一个训练有素的厨子。而在他身边,还有两个训练不怎么有素的帮手。

一个是她不认识的穿着实习制服的少年,应该是哪家少年军校的学生吧?哦,对,好像是奥斯坦娜给他分配的勤务兵。另外一个,分明便是奈尔哈娜·梅拉了。

我让你看紧他,就是这么个看法?

苏琉卡王不由得瞪了奈尔哈娜一眼,而这个时候,正在灶台前忙碌的余连已经回过了头来,正好和拉开厨房门的前者看了个对眼。

“啊哈……”余连干笑了几声,方才道:“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觉,想不到殿下你也睡不着啊!”

那我们算是啥?蘑菇吗?正在切蘑菇的奈尔哈娜想。

至于正在切午餐肉的艾米尔少年,更是哆哆嗦嗦地连刀都拿不稳了,满脸涨得通红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厥过去。

这孩子在船上自然是见过苏琉卡王的,但这么近却是第一次。

布伦希尔特没有回答,只是抄着手倚靠在门边,视线扫过了摆满了一桌子的菜上。

当然全都是生的,却也能看得出来,刀工相当不错。这也正常,毕竟一个是星界骑士,玩惯了刀子。一个据说也在幼年军校的食堂里勤工俭学,也在军队厨房里实习过。

然后,她的视线便停在了通红的汤底上,露出了仿佛打量视觉奇怪的眼神。

余连道:“睡不着就应该吃宵夜!宵夜嘛,就应该吃火锅。我觉得,火锅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包罗万象的佳肴啦!这种麻辣汤底便是我们家乡的特色,不得不品尝。一边吃一边还可以一边商讨国家和民族的未来呢。”

布伦希尔特看了余连一眼,然后象征性地翘了一下嘴角,表示对这个完全听不懂的笑话礼貌上的赞赏。

“虽然有个美食家说他觉得最没有文化,最希望消失的食物就是火锅……但是嘛,我倒是觉得,任何一种得到大众喜爱的菜肴都代表着有序的文化传承。所以,还是各自保留意见的好。”

如果换做是平时,余连一定会把这个美食家喷得怀疑人生,但在外人面前,还是稍微收敛一点的好。

布伦希尔特却露出了讥讽的笑容:“可我倒是觉得,这个世界上最应该消失的职业之一,就包括美食家了。”

接着,她便毫不客气地直接坐了下来,一点都不介意,自己这身月白色的华丽将军制服,和这红彤彤充满平民风味的汤锅是不是画风不搭。

“火锅我也是吃过的!清汤的,高汤的,用开水涮的,但这般激烈却也这是听说过。”

因为铜锅白汤是贵族的,彻头彻尾的红汤才是劳动人民的啊!余连想。

“原来这竟然是余连卿,你的家乡特色啊!”

余连还真不是太确定,这个宇宙的时间线上,辣椒是什么时候进入东亚大陆的。不过可以确定的是,麻辣也确实成了家乡菜的一道名片。或许生于潮湿阴雨地区的老百姓,本就是难以拒绝这种口味。

那边的布伦希尔特也就是这么随口一问,对答案并不感兴趣,她抽动一下线条优美的琼鼻,似乎非常享受。

“真是浓郁!”

“浓郁的香味?”

“还有浓郁的人情味。”

余连啧啧称奇。他不得不承认,这位“天域之光”小姐,确实是聪慧绝伦的秒人。或许硬智商比不得贝家的小姐,但这悟性可真是天生通明啊!

有的人闻到火锅的香味就会开始肚子饿,但有的人难以接受,尤其无法容忍容忍香辛料和油脂混搭的气味附着在衣服上,尤其是以上等的体面人为主。

然而,这位已经贵不可言的选帝王殿下却是前者,余连自然不会反对她加入。

反正,火锅这种被某位美食家认为是“没有文化”的玩意,就是人越多吃得才越开心嘛。于是他就吩咐旁边的奈尔哈娜小姐和艾米尔少年再切点菜来。

而这一边,聪明绝顶的布伦希尔特已经非常熟练地拿起了筷子,夹起了一条像是粗面一样的粉红色食物,放进了锅里涮了好半天,一直看色泽已经便白了,还裹上红红的辣油,这才放到了自己的碗里。

涮过头了。不懂什么叫七上八下吗?

“这是什么?”苏琉卡王问道。

“按理说应该用鹅肠的,但船上没找到这种食材。”余连说:“所以,这是我从沙虫尸体,也就是甲壳和肌体之间的黏膜上扯下来的纤维体,姑且就当做是沙虫的结缔组织吧。反正口感差不多。”

艾米尔大声咳嗽了起来,然后赶紧把脑袋转到了一边。就是开水切鱼片的奈尔哈娜,也都露出了震惊到无言的神情。她是真不知道,余连方才在水里泡了老半天的这一盆菜,居然是这般激烈的东西。

“那些异虫啃剩下的?”布伦希尔特好奇地扬了扬眉毛。

“就是他们啃剩下的。呵呵,那些家伙不识货啊!当然,也要感谢我们的沙虫朋友,这玩意已经能算是幻兽了。细胞之中充盈着的神秘因子,能保证它们的肌体在一段时间内保证新鲜,沙漠之中高温之下腐败。”余连笑着道:“这简直就是天赐的梦幻食材啊!”

“但还是被虫子啃剩下的。”

“是的,殿下。”

女王小姐笑了,然后二话不说地塞进嘴里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

所以说这是真的煮老了啊!余连想。

“好味道,嘎嘣脆!果然是充满了烟火气和人情味的美食!啧,前年天域就开了一家地球来的火锅店了,我一直想去尝尝,却一直没成。这也不能拜托吉莉打包啊!”

布伦希尔特应该是第一次吃这么辣的东西,但完全没有不适应的样子。她半眯着眼睛,感受着火锅的汤汁从食材的缝隙中留出,刺激着味蕾的感觉,然后意犹未尽地把一盘子沙虫的结缔组织都倒进了锅里。

余连阻止不及,只能暗叹可惜,心想要是在咱老家,就您这么个吃鸭肠法,一定是会被当成瓜娃子的。

他才刚这么一愣神,这边号称“天域之光”的绝色美人已经下筷子如飞,开始抢起锅里的牛肉片了。

这小娘皮竟然偷袭!

于是乎,正躲在一边想要把自己伪装成帮厨机器人的奈尔哈娜和艾米尔,看着开始正趴在煮得咕咚咕咚的红锅前抢食物抢得很开心的两人,一时间想把自己伪装成厨具都来不及了,只能躲在厨房的角落里进退两难。

好在,布伦希尔特并不是一个吃独食的人,只是因为很合自己的胃口稍微失态了一些。在吃了七八片牛羊肉之后,又嘎嘣嘎嘣地吃了好几块煮老了的沙虫纤维,这才稍微放缓了一点节奏,意犹未尽地感慨道:“余连卿,你若继续这样下去,我可就越来越舍不得你啦。”

奈尔哈娜捂住了耳朵,然后用眼神示意旁边的艾米尔也不要听。

“舍不得我的火锅吗?”余连笑道,同时准备给空了的火锅下其他的菜,示意那边的奈尔哈娜和艾米尔入席,但可惜这两位怎么都不敢,便只能作罢。

“这也是一方面啦。譬如说这种口味的美食,吃的就是调味料的运用。有些

缓慢而坚定的刺入破开 嗯啊~好痛,,教室里的娇喘

自封的美食家或许会认为这样会改点食物本身的口味,所以不够高级……可是,它能够成为传承下来的美食,却只有一份烟火气在其中。然而,我身边围绕了太多自诩高级的人。再这么下去,人就高级得飘起来,怕也不知道何为烟火气了。”

“哦,这倒是好办。您每个月可以便装微幅逃到那家天域的火锅店去吃一顿,一边吃一边听听市井说的话。”余连笑道:“不过,一个月一顿就差不多。我觉得,火锅虽然是最包罗万象的食物,但若嘴里只有一种口味,却也不算什么好事。”

“这倒是个方法……”苏琉卡王眼前一亮,但随即又呵呵一笑:“不过,余连卿,这时候还要继续装糊涂就没意思啦!类似的话,我们已经谈过一次了。”

哦豁,打岔战术还是没有成功。

“我是个爽快的人,你应该也是,咱们就单刀直入吧。雍地伯爵的公孙家你是知道的,便应该明白,帝国对真正的人才是从来不会吝啬的。”

她稍微靠了一下椅背,笑道:“怎么样?余连卿,上次考虑的事情怎么样了?还是到我们这边来吧?你现在已经是四环了,那就应该直接被称为将军阁下。相比起地球,帝国这边的将军才更有实际一点的东西的。”

余连表示自己最怕的就是这种单刀直入的类型了。上次大元帅府派来的那个旁敲侧击的说客不就很好嘛,温文尔雅幽默风趣,一看就是很能体谅周围人的心情。

于是,余连便和这位插杆打诨地扯了半个小时,从上个世纪的乌勒尔共和国的拖拉机市场一直聊到了新神州的太空畜牧业未来,最终充分地交换了彼此的意见,却也不会把话说死弄到双方都下不来台。

哪像这个女人,总是这么直球轰过来,一点也不管别人受不受得了。

“我会以为这一幕都已经翻篇了呢。”他无奈道。

“怎么可能翻篇呢?”布伦希尔特理所当然地道:“在让你穿上帝国的元帅制服之前,这一幕是永远不会翻篇。好叫你知道,余连卿,晨曦皇家的人是很执着也很霸道的,我们看上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事,都是绝不会放手的。”

这是在说我,还是在说地球。

余连差点被她弄出了应急反应,觉得自己这时候的眼神一定非常危险,便稍微低头掩盖了一下。

“……虽然您这话确实霸道得不讲道理,但必须要承认,陛下和您的看重,就算是对我这样的桀骜不驯之辈,也是无上荣光。可我还是必须要表示拒绝。”

“为什么?难道是对晨曦皇家,作为主君的器量有什么质疑吗?可你不是说过,我就是你心目中的太阳吗?”

奈尔哈娜和艾米尔已经缩在角落的某张桌子后面看不见人了,就算是余连的嘴角也开始抽搐了起来:“这个,殿下,银河中其实是有许多太阳的……光是咱们隔壁的龙崖1-02星系,就有两个太阳呢。当然,更主要的是,我害怕自己帮不上殿下的忙嘛。”

“果然,还是因为你是维都利亚·李的徒子徒孙嘛!”

其实我是另外一个李教员的徒子徒孙,所以无论如何,都是无法接受向一个具象的个人,献上忠诚的。余连想。

喜欢他和她们的群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