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n荡婚礼系列合集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既然章凯让回去,魏定波欣然接受,立马就跟着江天晓离开。

两人来到武汉区,果然不见之前闹事的人。

回来之后先找章凯报道,章凯没多说什么,只是说让魏定波放心,麻烦已经解决了。

从章凯办公室出来,魏定波就去见姚筠伯。

并非是姚筠伯要见他,而是他有事情汇报,就是青木将太的事情。

既然决定站在姚筠伯这里,那么这件事情肯定是不能瞒着的,其次就是当日和青木将太见面的茶馆,谁知道姚筠伯会不会知晓这件事情。

所以早早汇报,是比较有利的。

“报告。”

“进来。”

“回来了?”

“多谢区长。”

“用不着谢我,你是为区里办事,也是为加野大佐办事,不是你的问题。”

“全凭区长帮忙周旋。”

“还有事吗?”姚筠伯问道。

魏定波低声说道:“区长,青木大佐昨日找上我。”

听到青木将太的名字,姚筠伯的眼神里面,闪过一丝不悦。

对日本人的不悦,你不能表现出来。

可是心里却是有意见。

青木将太之前就纠缠姚筠伯,给他带来的麻烦还是不小的,连自己手下最有用的科长陈柯林,都因为这件事情,被姚筠伯设计给除掉了。

说句不好听,就是弃车保帅,自断一臂。

如此长时间过去,青木将太还是不死心,姚筠伯心中能没有脾气吗?

都不需要魏定波说青木将太找上他做什么,姚筠伯就明白对方的目的。

只是魏定波该说的还是要说,他继续说道:“青木大佐让我调查陈科长的死。”

姚筠伯嘴里发出一声冷哼,这青木将太的脑子还不错,知道调查陈柯林的死。

若是被他调查出来,姚筠伯自然难逃干系。

就是这识人不明,你找谁调查不行,你偏偏找魏定波。

陈柯林就是死在魏定波手里,贼喊抓贼,能调查到什么东西?

虽然知道魏定波的调查,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只是青木将太的阴魂不散,让姚筠伯觉得不舒服。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心,这被人一直盯着,岂不是寝食难安。

而且是被一个日本人盯着。

最重要的是这个日本人,可能马上就会有不好的下场。

这意味着什么?

yin荡婚礼系列合集 一个接一个的上我

急跳墙。

谁知道对方能做出什么来。

姚筠伯手指在凳子扶手上,无意识的敲打着,脑海里面也在不停的思索。

“这件事情,你怎么看?”姚筠伯问道。

对于魏定波站在他这里的决心,他是不怀疑的。

毕竟陈柯林是魏定波杀的,调查出来这件事情,魏定波更倒霉,所以魏定波怎么也不可能站在青木将太这里。

“属下已经假意答应,想要稳住青木大佐,只是不知道能稳住多久,就怕青木大佐一心急,属下可承受不住大佐的怒火。”魏定波很无奈的说道。

可是无奈之余,给姚筠伯表达的意思是什么?

那就是如果我得罪青木将太,他最后要抓我,甚至于是杀我泄愤,这可怎么办?

临死之前,我为了保命,陈柯林的死,我可能会说出来,到时候你姚筠伯一样会有麻烦。

其实说白了魏定波就是告诉姚筠伯,你要保护我,不然大家下场都不好。

只是你不能这样说,这样说威胁的意味太浓,你一个武汉区的小职员,你想要威胁武汉区的区长。

哪怕是你真的有把柄,可是谁能喜欢,被人威胁的滋味呢?

所以魏定波说的极其委婉,他只是担心事情闹大,并没有丝毫威胁的意思,但是姚筠伯何尝听不明白呢?

那就是大家在这件事情上面,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飞不了你跑不了我。

青木将太狗急跳墙?

姚筠伯也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确实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尤其是对方那样的身份,真的出现了,还不好处理。

不过要说狗急跳墙,现在姚筠伯认为还不会,毕竟事情还没有到这一步。

只有说是抗日组织将药品运送出去,青木将太看到大势已去,才会狗急跳墙,目前看来还有时间。

“不急,你就先慢慢调查着吧。”姚筠伯说道。

“是区长。”魏定波只要将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就行了,现在也不可能让姚筠伯表态,毕竟对方能直接说,想要对付日本人吗?

至于青木将太这里的麻烦,魏定波只要确定姚筠伯不会放弃他就行了,再者说了,姚筠伯也放弃不了。

说完这些问题,姚筠伯转移了话题说道:“怎么不见地下党这里的消息?”

之前说是军统将药品买走了,但是姚筠伯猜测是地下党拿走了药品,军统是被骗了。

可是之前两次运输失败,姚筠伯都收到了消息,而且表明都是军统在运输药品。

只是他认为真正拿走药品的地下党,却迟迟不见动静。

就算是你之前想要利用军统探路,然后自己再暗中运输,可是现在日本人已经盯着你了,你能不着急送出去吗?

但是这么长时间,一点动静都没有,姚筠伯自然觉得奇怪,甚至于心里也开始怀疑,自己的推断难不成是错误的?

可是地下党游击队的人,在四湖大队内做人质这件事情,是实打实的,不应该错啊。

其实魏定波心里清楚,组织这里不是没有行动,而是已经行动两次,且两次都成功了。

所以日本人是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

可惜就可惜在,两次都没有检测出来细菌武器罢了。

只不过现在面对姚筠伯的问题,魏定波说道:“会不会是地下党,还在等机会,毕竟军统这里都失败两次,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那就再等等看吧。”

“属下就先下去了。”

“去吧。”

从姚筠伯办公室出来,魏定波继续负责自己的工作,章凯既然让他回来,就是让他工作的。

去了办公室一趟,就带着江天晓去路卡了,日常工作还是要完成的。

只是坐在路卡上,魏定波也在思考,青木将太若是狗急跳墙,姚筠伯会怎么应对?

想来想去,魏定波觉得姚筠伯一定不会让自己被抓走,因为抓走之后事情就不可控了。

应该会让伪政府出面,让特工总部出来,甚至于是让宪兵队出面,都不会让魏定波被抓走。

只要能拖住几天时间,青木将太就自身难保,也就不用担心他再找麻烦了。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