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送给将士犒劳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天色还未曾亮,马车已经停在院子门口,车夫瞧见院子门上亮了的马灯,伸手拍了一下门,元达毛笙把门打开,他和车夫搬运起行李。

戚善抱着喜儿从厨房里走出来,元仕进也在帮着搬运行李,接人来的只是一辆马车,还一辆马车停在城里戚家的院子门口,等到他们一会入城了,两辆马车汇合了一起走。

元达笙一家三口上了马车,元仕进夫妻很是舍不得瞧了瞧喜儿,小人儿还不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只是冲着祖父祖母伸出双手,元仕进接过孙子抱了一下,又把孩子交给元达笙。

林氏则在窗子边和戚善说:“天气热,也不能给你们多准备一些吃的东西,在路上的时候,一定要让喜儿吃好喝好睡好。”

戚善点了点头,握着喜儿的手,冲着林氏摇了摇,林氏瞧着孙儿懵懂天真的脸,她的心里面一下子酸了起来。

马车行驶起来,元仕进夫妻跟了几步,最终停了下来,元达笙和他们夫妻说过,因为起早要赶路的原因,就不用惊扰了旁的人。

元仕进从窗口探头出来:“爹,娘,你们回吧。我们到了后,我会送平安信回来的。”

马车行驶出村口了,他们夫妻往回走的时候,脚步不由自主的蹒跚起来,元仕进对林氏说:“我这一会觉得自个是老了,所以不敢和笙儿一道出远门了。”

林氏是最明白元仕进的人,他们夫妻要是和元达笙一家离了元家村,日后,元达笙兄弟感情只会越发的淡薄,他们在元家村,元达笙的心里面,会有元家村的存在。

天色微微的亮了起来,元希珍醒来没有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她一下子跳了起来,匆忙穿好衣裳打开房门,院子里空无一人。

她的心有些慌乱起来:“祖父?祖母?小婶?喜儿?”

她没有听到回应声音,她真是走到元达笙的房门口,瞧见门上挂的门锁,面色变了变,往厨房里走去,炉火只有余温,锅里放着一份早餐。

她往后院走去,后院空无一人,她回头往院子门口走去,林氏从外面回来来捧着一把小菜,瞧见孙女面上的神情,叹道:“珍儿,别寻了。这一会,你小叔一家人已经进了城。”

元希珍瞧着林

公主送给将士犒劳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氏眼睛一红,闷声道:“我昨天睡的时候,还想着要醒来送一送小叔小婶和喜儿的。”

林氏瞧着孙女面上的神情,她是相信孙女的话,她一夜也是醒醒睡睡,才赶早起身了。

元希珍还是一个孩子,心里面有事,知道要早早醒来,偏偏昨天晚上又睡得晚,她这一会也比平时醒得早。

林氏瞧着元希珍说:“先去吃早餐,你下午的时候,再多睡一会。”

元希珍往院子门外望了望:“祖母,祖父送小叔一家进城了?”

林氏伸手拍了拍她的头,说:“你祖父心情不太好,这一会在村口边走一走。你今天在你祖父面前,不要提你喜儿弟弟的事情。”

元希珍懂事的点头后,提议:“祖母,我去二婶家带一个弟弟回来陪祖父说话?”

林氏听着她的孩子话,摇头道:“也不用如此。你祖父会去寻人说话的。”

元希珍用了早餐后,有些怏怏不乐的瞧着林氏说:“祖母,我今天要做什么事情啊?小婶在的时候,我都是跟着小婶行事。”

林氏想了想说:“我一会要出门,你陪我一起出去转一转。家里面也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事情。你以后要做什么事情,还是问一问你娘的意思。”

元希珍想了想,进房拿了书出来,林氏不赞成的瞧着她:“珍儿,你小婶说过,光线不足,就不要看书。”

元希珍把书放了回去,问:“祖母,早上来了几辆马车?”

林氏和她一问一答,心情反而不象最初那般的难受,她起身说:“珍儿,走,我们去菜地拔草。”

她们祖孙出院子的时候,恰巧迎上走回来的元仕进父子,祖孙两人又转身进了院子。

元达和兄弟瞧着仿佛空了一半的院落,再瞧一瞧明显神色不快的爹娘,这一会也只能想法子寻一些话出来说一说。

天色微微的亮了,马车在城门打开的时候,已经排在进城队伍里面。

车厢里光线亮了起来,喜儿早已经睡熟了,元达笙和戚善低声说:“进了城,你想吃什么,你和我说一声,我下去买给你吃。”

戚善摇头说:“我这一会不想吃什么。你有什么想吃的东西吗?”

元达笙同样的摇头,马车行驶进了城里,元达笙取出通行贴给官吏瞧了后,马车就往戚家小院行驶过去。

一路上,早晨市井人家的吆喝声音响起来,戚善小心翼翼把喜儿的耳朵捂住,她笑着和元达笙说:我从来不知道城里面的早晨,会这般的闹腾有趣。”

元达笙瞧着她面上的笑意,笑着说:“早晨,城门口是最热闹的地方。等到马车转弯了,居家的地方,就少了这份闹腾气息。”

马车停在戚家院子门附近,车夫

公主送给将士犒劳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停下了马车,元达笙拉开了车门,瞧见了戚家院子门口正在装行李的人,他一只手抱过孩子,一只手扶着戚善下了马车。

戚其才兄弟们见到他们三人的时候,迎上前低声说:“姐夫,你过来瞧一瞧车上的东西。”

戚其从伸手要接喜儿的时候,元达笙把喜儿交到戚善的手里面,低声和戚其才解释说:“他这一会睡熟了,你要抱他,他要醒来,会大哭的。”

元达笙去瞧了行李,他发现多了一些东西,很是诧异的瞧着戚其才,他赶紧在一旁解释说:“姐夫,这是八姐夫送来的东西,说这是喜儿用得着东西。

八姐夫原本和八姐打算来送你们的,只是他们家早上的生意好,这一会只怕没有抽出时间来。”

元达笙明白的点头,戚善则是往来路张望了好几眼,她的心里面是盼着能见一见姐姐和外甥们,也想姐姐瞧一瞧喜儿的。

元达笙一家人坐上了马车,元达笙冲着戚其才兄弟说:“你们好好读书,姐夫和你们姐姐在京城等你们来。”

喜欢戚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