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唐城暗自在心中思量起来,他并没有马上做出决定,毕竟现在的重庆城里,药品可是绝对的紧俏物资,如果老福提供的消息是真的,那么盯上这批药品的人绝对少不了。唐城从来都不会小看城内的各方势力,尤其是土生土长的袍哥势力,唐城可不想因为一些药品,就成为被城中各方势力追逐的目标。

见唐城只是沉吟却没有马上做出决定,惯会察言观色的老福马上就明白过来,随即低声言道。“队长,城里现在的药品基本就是有价无市,江北那批药品,说不定也早就被其他人盯上了。咱们如果贸然行动,势必会落入其他人的视线之内,到时候就怕事情会很麻烦。不如先盯着那批药品,等有人出手之后,咱们再浑水摸鱼,到时就算拿不到药品,咱们也没有麻烦不是!”

老福的建议听着稳妥,可这却并不符合唐城心中的预想,“算了吧!咱们现在手头上的案子还都没有完成,就别再节外生枝了。刚才你也说了,现在城里的药品都是有价无市的,就算咱们浑水摸鱼拿到那批药品,出货的时候,怎么解释药品的来源?”唐城心中已经有了决定,可是脸上却并未显露出来,言语之间更是表示出对这批药品的不看好。

老福只是提出建议,见唐城似乎对这批药品不感兴趣,便马上转移话题,跟唐城谈论起城中跟踪目标的事情来。之前唐城为了不被军统和中统怀疑,给老福他们布置了好几个监视任务,再加上还要监视旅馆附近的那个死信箱,搜索队的人手明显有些不够用。老福想要临时增加人手,可唐城并没有同意,因为他知道,一旦搜索队增加人手,就势必引发军统二处那些人的注意。

当天晚上,唐城又悄悄去了那家布庄,确认自己那晚看到的那个胡须男子还在布庄里,唐城便将早就准备好的纸条,再一次塞进了门缝中。黄平留守在布庄里,也是暗自担心不已,可是一整天过去,布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庄并未遭到盘查,这就让黄平心中更加狐疑起来,难道说昨晚传递消息的那个神秘人是打入敌人内部的自己人?

黄平在房间里暗自沉思之际,忽然听到房门被敲响,心中暗惊的他,随即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快步走到门前侧耳倾听。站在门后的黄平,根本听不到门外有什么动静,等待片刻之后,正要伸手拉开房门的黄平,突然发现门缝中夹着一张纸条。看到门缝中夹着的纸条,黄平原本悬着的心忽然剧烈跳动起来,随即将纸条从门缝中抽出。

果然,纸条上那熟悉的字迹,令黄平原本悬着的心马上落了地,还是昨晚的那个神秘人。对方两次都选择使用纸条传递消息,这就说明对方不想跟自己正面接触,所以拿到纸条的黄平,也并没有像昨晚那样,马上打开房门找寻传递纸条的神秘人。“太好了!”快速看过纸条的黄平,终于没能忍住,在房间里惊叫了一声。

虽说此刻天色已黑,而且已经到了灯火管制的时间,可黄平看着时间尚早,便马上离开布庄,去找了自己的联络员。“你马上通知一号联络点的老金,要他无论如何明天也要来我那边一趟,就说有要紧的事情商量。”被黄平找上门的联络员心中也很是疑惑,因为黄平从来都没有这么晚来找过自己。

接到命令的联络员不敢怠慢,目送黄平离开之后,和黄平住在同一条街的联络员,便马上去了一号联络站。被联络员找上门的老金,这个时候也是一头雾水,可是听联络员说了黄平当时的表情和语气之后,老金也就没有继续狐疑下去,一切等明天见过黄平之后,就都能弄明白了。唐城交给黄平的纸条里,一共提及了两件事情,一个是老福所说的那批药品,另一个就是给黄平的建议。

知道中统正在策划围剿重庆地下党的计划,唐城怎么可能放过打击中统的机会,所以他给黄平的建议,就是设下计谋给中统来一个将计就计。黄陂他们昨晚接到唐城传送的纸条之后,原本已经决定将重庆地下党组织整个潜入地下,彻底蛰伏起来。可是此刻看到唐城又送来的纸条,黄平心中也隐隐动摇起来,按照唐城给出的建议,重庆地下党组织未必不能坑中统一把。

而且最主要的,重庆地下党组织可以借助这次机会,转移中统的注意力,趁机夺取江北的那批药品。药品对于根据地的重要性,黄平他们自然知道,就算这批药品无法送去根据地,重庆地下党组织以后也能用得上。因为唐城第二次送来的这张纸条,原本准备蛰伏下来的重庆地下党组织,又重新变得忙碌起来,他们不但要集结人手,还要核对消息的真实性。

送出消息的唐城,反倒是再次闲了下来,他这两天不是在旅馆看书,就是回家陪着家人嬉闹吃饭,小日子过的有滋有味。三天时间很快过去,听闻中统出事的时候,张江和正好带人来了旅馆。“呵,这下有好戏看了!”在张江和面前,唐城从来都不掩饰自己对中统的鄙视,如果听闻中统出事而不做声,恐怕张江和马上就会怀疑唐城。

果然,张江和并未因为唐城的这句风凉话瞪眼,和其他人一样,张江和更加感兴趣是什么人令中统吃了亏。带回消息的赵大山在唐城的示意下,用他那条三寸不烂之舌,将自己听到的消息说的天花乱坠。“中统这次可是吃了大亏,我听说中统原本已经策反一个地下党分子,他们就想利用那个已经投诚的地下党分子,设下圈套抓捕地下党的重要分子。”

“我听说中统这次可是下了血本,光是抽调的人手就有三十多个,只是谁都没有想到,人家地下党那边可能早就有所察觉,反而给中统设下圈套。中统那边死伤了不少人不说,听说他们藏匿在江北的一批药品,也被地下党给弄走了,这一次,中统的脸可是丢大发了!”赵大山说的眉飞色舞,却没有注意到张江和的神色,也从刚开始的关注,变化成了轻松淡然。

得知这次对付中统的是重庆地下党,张江和心中早就已经暗自乐开花了,虽然目前还不清楚具体的内容,但张江和已经在心中默默的为重庆地下党鼓气加油。中统这次吃亏的事情闹的不小,赵大山听回来的消息并不全面,等张江和接到军统总部熟人的电话之后,才得知中统这次可谓是损兵折将。被中统抽调参与行动的30多名便衣特务,因为抓捕点的突然爆炸,当场便死伤超过半数。

其后,在中统其他人进入现场之后,隐藏在行动点外围的地下党成员,乘机投掷出手榴弹,再次给中统造成不小的伤亡。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出现在事发点的这些中统特务,措不及防之下选择了原地固守等待救援。他们并没有想到,袭击他们的地下党分子只是虚晃一枪,等中统的援兵赶到现场的时候,袭击他们的地下党分子早已经消失的不见踪影。

找不到袭击者,就意味着中统这次只能吃了哑巴亏,而且参与这次抓捕行

放在里面顶着学长写作业 下面快速变湿的方法

动的中统人员,都要受到中统的内部调查。这么大的行动被敌人反制,而且还死伤了这么多的人,这件事情总要有个出来承担责任的倒霉蛋。这世上绝对没有谁会愿意,平白无故的承担不属于自己的责任,所以剩下的中统特务们,像是发了疯一样,在城中找寻袭击者的下落。

就在所有人以为袭击者一定已经偃旗息鼓的时候,江北却再次传来一个坏消息,一伙疑似地下党的人,袭击了江北的一家商行,抢走了存放在商行后院的一批药品。江北有药品被抢走!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城中传的沸沸扬扬,等中统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城中不少黑市贩子和袍哥们,也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还有人知道,这批被抢走的药品,很可能跟中统有关。

这批被重庆地下党组织抢走的药品,自然跟中统没有关系,可是传言经过几次传播之后,中统已经脱不开跟这批药品的关系。躲在幕后静观事态发展的唐城,这个时候已经暗自笑的肚子疼,他也没有想到江北的那些药品,会跟中统扯上关系。看城中目前的局势,很多人都已经信了那些市井传言,认为那些药品就是中统藏在江北的。

中统的全城搜捕,声势大可成效却一点没有,至少唐城到现在,还没有听说中统那边已经抓到人了。可就在唐城暗自得意的时候,一个电话打进旅馆,为唐城带来一个坏消息。电话那头哭泣的声音,令唐城心头火起,他没有想到中统那些人记吃不记打,居然还有胆子跑去自家住的小街里闹事。

喜欢猎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