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

王守哲倒也大气,直接将仙灵石丢给隆昌大帝。

隆昌大帝双手捧着仙灵石,就好似在捧着一件稀世珍宝,满眼都是痴迷之色:“没想到朕这辈子,还有机会见到仙灵石。”

王守哲也听过仙灵石,却没隆昌如此感悟。

他略微好奇道:“我知道此物稀罕,却不知此物已经稀罕到连陛下都没见过的地步。莫非,比道器还珍贵?”

“仙灵石的作用很多,例如可以让凌虚境修士在修炼时有仙灵之气加成,修炼速度会暴增一大截。在突破时,仙灵石也有巨大作用。”隆昌大帝感慨地说道,“只是仙灵石太罕见,也太昂贵,没有哪个凌虚境会用仙灵石来修炼。它对凌虚境最大的作用性,就是在凌虚巅峰时突破真仙有不错的辅助功效。”

“道器当然也珍贵,但是道器一旦炼制出来就能流传下去,理论上总数量只会越来越多。而仙灵石属于消耗品,对真仙来说也是极为有用的宝物,因此存世数量只会越来越少。”

王守哲点头道:“仙儿和鲲儿都是仙种,用仙灵石能加速他们成长吧?”

“当然可以……只是千万别那么做。”隆昌大帝忙说,“现在他们还年幼,眼下成长的速度并不慢,而仙灵石却极为难得。最佳使用场景,就是在仙儿或鲲儿在十二阶巅峰突破十三阶时使用。”

“此外,因为仙灵石对真仙也颇有用处,若是你手持仙灵石找真仙干点啥,只要不是太困难的事情,基本都能达成愿望。”

“行,那我就先留着,视情况而用。”王守哲点了点头,心中却琢磨着,这枚仙灵石估计不可能等到他们十二阶巅峰才用,那太久太久了。

“守哲你千万莫要急功近利,恣意挥霍。”隆昌大帝再劝道,“千万别以为仙灵石很多。你想想看血尊者乃是真仙,才传下来一枚,而这世上又有多少真仙遗迹可供你发掘?”

“陛下,自打我认识您以来,这是您说话最像长辈的一次。”王守哲莞尔一笑,“您放心,在没有第二枚仙灵石之前,我不会随意动用这一枚。”

“哼!”

隆昌大帝气得把仙灵石丢还给了守哲。

他心中暗下决心,三个月,这一次至少要三个月不搭理王守哲。

王守哲也没在意他的赌气,顺手将所有灵石和宝物都收了起来。

别看他刚才已经手快地将神通灵宝储物戒“藏海”戴到了手指上,但这会儿用的其实还是“无尽渊”。

储物戒需要通过神念祭炼,和自己的神魂绑定空间入口,一次只能绑一个。

若非如此,一根手指头上就能套好几个,脚趾头也能套,然后还能用绳索将储物戒串成项链、腰带、或是奇奇怪怪和不可描述的挂件……还能很多条项链和腰带。

这岂不是变成人形移动军需库了?

再夸张一些的话,例如那往返大乾和仙朝的云鳐飞舟,若是内部塞满储物戒指的话,那一次能装多少东西?

相对应的,储物戒指的更换也比较麻烦。因为一次只能绑一个,要换另一个的话,就得先把原来的那个解绑。

而且,解绑前还得先把储物戒里的东西拿出来,不然解绑后就不好取了。

王守哲储物戒里东西很多,现在解绑不太方便,便干脆继续用着无尽渊,等回家之后再更换。

闲话暂且不提。

血尊者留下的遗产之中,还有一堆天机留影盘,里面都是他留下的修炼心得和日记。

一开始王守哲还颇有兴致的看了一会儿,可很快就没了兴致。

血尊者他就是一个狂热的血脉技术宅。原本的【圣蛊宝典】只是一部正经的蛊修宝典,虽然里面有一些蛊确实剑走偏锋,但总体还算是比较正经的功法,结果硬生生被他培育出了嫁衣血蛊这么邪门的东西。

不过,嫁衣血蛊虽然有颇多弊病,但要是他只是自己悄悄的用,还不至于引起太大影响。

可他偏不。

他不仅不择手段抓捕实验对象,规模化地培育嫁衣血蛊,大规模地进行人体试验,制造出了大批的血巢战士,还煽动人心,大肆鼓吹什么“创造新人类”的邪教思想。神武皇朝不禁他禁谁?

神武皇朝官方给他判个“反人类罪”,真的是一点都不冤。

连带着原本很正经的【圣蛊宝典】,也被判定为了【邪典禁书】。

偏偏血尊者本人还很不服气。

在他的“日记”里,时不时就会出现对圣皇的怨念和辱骂,例如什么“圣皇老狗”,“圣皇老贼”,这样的称呼是张口即来。

除此之外,还有诸如什么“凭什么你的道就是大道,别人的道都是歪门邪道?”等等控诉。

在王守哲看来,血脉不是不能研究,但是不能如此急功近利的大规模进行人体试验,而是必须有监督,有规范地去研究。

像王守哲穿越前,人类已经对基因有了较为深入的研究,但倘若不是各国都对这一块有着种种严格的枷锁限制,天知道会有多少科学家中的牛鬼蛇神搞事情,又会研究出什么变态的东西来。

血尊者这人吧,虽然王氏占了他很多便宜,而且最终也是为了守护人族而战,牺牲在了战场上。可他的很多理论和想法,王守哲仍旧是无法苟同。

功是功,过是过。

这家伙太偏激,也太疯狂了。

若不是有圣皇陛下的限制和压制,保不齐他会不会搞出个恐怖的血色神朝来,然后一言不合就大规模人体试验。

“珞静啊,血尊者的道可以琢磨参考,但是不能模仿,他这个人在血脉研究上太过极端。”王守哲语重心长地说,“哥更希望你未来能够走出自己的凌虚之道,以及真仙之道。走得慢没关系,咱们一家人一起走,稳稳地走。”

“我只求咱们一家人能够安安稳稳地生活,而不是去称霸世界和征服宇宙之类。”

王守哲也是有些担心珞静,担心她会为了获得实力走极端,毕竟这丫头从小也是个颇为极端和激进,心思极深的女孩。很多时候,他其实都猜不透珞静在想些什么。

整个王氏,能让她听话的,大概也就只有自己这个四哥哥了。

“嗯,四哥哥,我一切都听你的。”王珞静乖巧地点头,“您放心,我不会乱来的。何况我喜欢的只是灵虫师而已,对研究血脉什么的没有兴趣。”

“至于称霸世界,征服宇宙之类,若是四哥哥有兴趣,我就奉陪。若是四哥哥志不在此,那我也是无所谓的。”

如此一来,王守哲就放心了。

毕竟血尊者的前车之鉴犹在眼前,王守哲可不想珞静走他的老路。

“陛下,您这下放心了吧。”王守哲笑盈盈的看着隆昌大帝,“我们王氏,虽然因为嫁衣血蛊而得到了好处,但绝对不会走血尊者的老路,反人族反社会的。”

“哈哈,我也就是跟过来看看热闹的,并非信不过守哲。”隆昌大帝被揭穿了真正目的后,表情多少有些尴尬,“你们王氏,也是向来站得正立得直。尤其是守哲你,个性平和,与世无争,断然不会往反人类方向发展。”

“也就是姜震苍那老小子,对守哲你还不熟悉,有些放心不下,非要我来盯着点儿。”

“理解,理解。”王守哲笑容不变,“姜圣主乃是圣地之主,而圣地的职责,又是以守护人族为最大目标。这血色黎明圣殿发掘出来的一些非法技术,我们王氏绝对不会占为己有,更不会深入研究。”

姜震苍委托隆昌大帝前来盯着点儿,估计也是怕王守哲受不住诱惑,学那血尊者在暗中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然后一步一步走上与仙朝对立的局面。

王守哲才不傻呢。

他的长宁王氏自来都是根正苗红,清清白白,如今的基础已经打得挺牢靠,只要按照既定的步骤,不紧不慢地发展下去,王氏就有广阔的未来。

他脑子坏掉了,才会全盘接受血尊者那一套。

“陛下既然已没有怀疑,那就暂且先离开一下,我与珞静有些私话要说。”王守哲随口驱逐道。

“嘿~守哲,你这小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将朕放在眼里了。”隆昌大帝被气的吹胡子瞪眼,撸着袖子道,“你这种态度,你会失去朕的,知道不?”

“陛下息怒息怒,人家兄妹两个要说点私话,咱们的确不应该掺和。”老姚无可奈何地拉住了隆昌大帝,一边哄,一边拉着他离开了血尊者的秘密宝库。

老姚也是心累,守哲和陛下两人似乎从来没有合拍过。

两人在一起只要超过一刻钟,就要开始针尖对麦芒地掐起来。

好似是天生相性不和。

离开了宝库之后,隆昌大帝似乎气犹未消,碎碎叨叨骂骂咧咧的说:“老姚啊,王守哲那小子定是土皇帝当惯了,见得朕这一身凛冽大帝的气度,心中充满了羡慕嫉妒恨,说话才那么呛人。”

“嘿,这要是换了朕年轻时候那暴脾气,保不齐就要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大帝之威’了!哼哼,朕也就是看在若蓝大娘子的份上,不与那臭小子计较而已。”

老姚翻着白眼道:“陛下,守哲家主刚刚还给您还清了赌债,您就不能念着点他的好么?”

“也对。罢了罢了,看在他是个有钱人的份上,朕就不与他多计较了。”隆昌大帝背负的双手,身姿挺拔雄伟,一脸气度非凡的模样。

不得不承认,在隆昌大帝不作妖的时候,外表还是颇有大帝气度的,卖相着实不俗。

“大帝爷爷。”这时候,王安业一溜烟小跑过来,“那边有几根巨大的柱子,族人施工队器械没带够,有些拆不动,劳烦您出个手。”

来活了!

隆昌大帝眼睛一亮:“免债务不?”

“没问题,可以抵免一部分。”王安业痛快地说。

“好好好,这事儿简单,不就是拆几个柱子吗?”隆昌大帝撸起袖子就跟王安业去了,边走还边说,“安业啊,朕这就让你瞧一瞧,什么叫‘大帝之威’。”

不多片刻。

王氏施工队伍中,传出了一声声的惊叹声。

“真不愧是大帝啊,这力气就是大。”

“大帝神威,如此巨大的一根柱子,竟然徒手就拆了下来。”

“我要有凌虚境的实力就好了,每天搬砖的效率一定很高,攒家族贡献值的速度一定飞快。”

在一声声的夸耀声中,隆昌大帝干的更得劲了。

在众人齐心协力之下,没花多久,血色黎明圣殿就被拆解得差不多了,只留下了挤满血巢战士的血色避难所那一块仍留在原地。

这座血色黎明圣殿是典型的神武时期建筑风格,内部结构其实相当复杂,光是墙面就有好几层结构,里面还有复杂的阵法系统。不过,王氏“拆家”也是专业的,还有姬无尘和王安业这两个精通阵法的人在,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不知不觉,血尊者遗迹就差不多被搬空了。

元水青龙一族的老祖龙见到王氏这“拆家”的效率,也是被惊得目瞪口呆。

这得是拆了多少座遗迹,才能练出这样的熟练度?

对于王氏这种连砖头都不放过的“刮地皮”行径,他也不是没有意见,但考虑到王氏还专门给王璃珑留了一个能大幅度提升血脉资质的“实验品”,便也没说什么,任由他们去了。

反正,那些宝典和仪器元水青龙一族也用不了。

搬完东西,接下来就是漫长的消化过程了。

……

时间悄悄流逝。

一段时间之后。

长宁卫,新平镇。

距离港口不到三里的繁华街道上,伫立着一座充满了古韵的建筑物。

整栋建筑物的风格极为简洁,却恢弘而大气。落日余晖下,那洁白的立柱,高高的拱门,以及建筑顶端那镶嵌着家族徽记的金色徽标,都仿佛笼罩上了一层金红色的光晕,充满了神圣感。

如果有熟悉建筑历史的人在这里,一定能够认出来,这座建筑的风格,赫然是神武皇朝时期曾经流行过的建筑风格。

这种风格的建筑在仙朝偶尔会有,在大乾这边却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比较少见,以至于这栋建筑的存在显得格外醒目。

建筑顶端,还挂着一行很大的字。字的周围镶嵌着细小的晶石,与遍布整个酒店的阵法系统相连。

如今已是黄昏,天色虽然还未彻底暗下来,这些晶石却已早早亮起,散发出了璀璨的彩光,比之白天还要醒目。

而字的内容,赫然是“王氏连锁大酒店”,以及略小一些的“新平分店”四字。

很显然,这栋建筑物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多年过去,曾经只是建来招待姻亲王氏大酒店规模早已今非昔比,就连“王氏大酒店”这个招牌本身,也早已从一家单纯的酒店,升级成了一家以酒店行业为主的集团公司。王氏大酒店的分店,也是开了一家又一家。

这家位于新平镇上的酒店,便是王氏大酒店下辖的分店之一。

此刻。

酒店大堂之中,几个穿着酒店制式套装的女子正站在客服中心,面带笑容地给新来的客人办理入住手续。

几个女子之中,有一个的气质格外凸出,乍一看去,简直如娇花照水,楚楚可怜,让人情不自禁便生出怜惜之情。

这女子,赫然是许久不见的青姬。

作为赤媚魔使麾下的心腹弟子之一,青姬的心理素质其实还是不错的。虽然一开始有些慌乱,但在知道师尊暂时顾不上自己之后,她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起来,开始努力适应自己的新身份,一边假扮“落难大小姐”,一边悄悄刺探周围的情况。

一段时间下来,她渐渐倒也习惯了。

麻利地给一个客户做好登记,将房卡交给他,再换下一位,她的动作十分熟练,显得有条不紊。

不知不觉,外面的天色就已经彻底暗了下来,酒店里的客流量也少了许多,只剩下零星的一两人还在办理入住手续。

青姬这才闲了下来,忍不住揉了揉脸颊。

笑了一天,她的脸都快笑僵了。

“累了吧?”旁边的热心同事见状关心了她一句,顺便提醒她,“正好,下班时间也到了,你赶紧下班吧。趁现在赶紧去吃点东西,正好早点去夜校。去晚了就占不到好位置了。”

经她这么一提醒,青姬才终于想起来今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她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也懒得客气了:“行~那我先走了。”

收拾了一下东西,她离开酒店,匆匆找地方吃了点东西,就立刻又回了酒店。

所谓的“夜校”,其实是王氏为了帮助新来的“外来务工人员”尽快适应环境而设立的“基础培训班”,因为举办时间通常是在晚上,所以才被习惯性地称呼为“夜校”。

她如今在酒店上班,参加的自然也是酒店的“夜校”。

夜校教的东西比较琐碎,有酒店里相关位置的岗位培训,也有基础的“扫盲班”,偶尔还会举办“职业竞技比赛”和“基础知识竞赛”等比赛,要是能在比赛上获得好成绩,通常会有不少奖励,有时候是现金奖励,有时候是物质奖励,也有可能是升职加薪。

青姬到得算早的。

她到的时候,房间里还只坐了几个人。也因此,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紫姬。

跟一身职业套裙,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她比起来,紫姬的情况就要差不少了。她穿的是酒店后勤人员穿的灰色布袍,耐脏耐磨,却算不上好看。

那张英姿飒爽的俏脸,这会儿的表情也有些郁闷。

“怎么了,小紫儿?今天过得不顺心?”青姬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体育课

光,垂着眸用神识传音,语气中不乏调侃。

这酒楼有一桩好处,那就是这里坐镇的强者最强也就天人境,她除了不能动手,其他方面倒是便利很多,神识传音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被发现。

“能顺心吗?”紫姬眉毛一动,幽幽传音,“你倒是舒坦,只要坐在前台做做登记,算算账就好了,哪像我,每天都要整理上百个房间,忙得连歇口气的功夫都没有。”

她倒不是嫌累,毕竟以她紫府境的体质,做这么点事情消耗的体力根本不算什么。可她好不容易才从魔朝底层一点点爬起来,修成了紫府境,早习惯了别人伺候她,哪里会乐意去伺候别人?

伺候师尊,她好歹还能蹭点好处,现在这算什么?那些灵台境,炼气境,甚至连修为都没有的普通人,能给她什么?

而且,这王氏真的有毛病。

一个这么豪华的酒店,居然允许没有修为的普通人入住不说,甚至连给普通人住的客房都用的是琉璃灯,琉璃餐具,连被套都是蚕丝的,那些人配吗?

唯一让她觉得还有点欣慰的,大概也就是,换下来的那些床单被罩不用她洗这一点了。

王氏弄出来的那种炼器物品是真的好用。她们只需要把脏的床单被罩送进去,里面就会直接洗好,烘干,她们只要拿出来叠一下就行。要是真让她亲手去洗那些床单、被罩,她一定会疯掉的。

“谁让你当初嫌弃王氏发下来的教材没用,不肯好好学的?”见紫姬这么郁闷,青姬却一点都不同情,反而在心底嗤笑了一声,“但凡你当初跟我一样,稍微多花点心思学一下,也不至于沦落至此。”

同为赤媚魔使的心腹弟子,她跟紫姬的关系自然算不上多和睦,为了争夺师尊的关注和宠爱,两人平日里没少互掐。

这也就是两人现在同时身陷敌营,除了彼此也没有别的人可以信任,她说话才稍微含蓄了一点。换了以前,她非得狠狠挖苦嘲笑一番不可。

“哼~你别得意地太早。”紫姬气得哼了一声,“那些东西又不难,就算我现在开始学也来得及。上次上课的时候夫子还夸我了,用不了多久,我肯定也能被调到大堂去工作。”

等她把青姬超过去了,她就能反过来嘲笑她了!

“行~那你慢慢努力吧~”

青姬在心中暗笑不已,但她随即想到最近的情况,就又笑不出来了。

她问紫姬:“你联系上师尊了吗?”

“没有。”听她提起这个话题,紫姬脸上也露出了愁容,“我借着出门购物的机会,倒是跟玉姬搭上线了。可她那边也没有师尊的消息,说是跟着王安业一起去了大荒泽,之后就没消息传回来了。也不知到底什么情况。”

她倒是不担心师尊会遇到危险,但如今这情况,联系不上师尊,她心里慌啊~

总不能真的一直待在王氏的酒店里,给王氏打工干活吧?

就王氏给的那一个月两乾金的工资,够干嘛的?搁在魔朝,这连吃顿饭的饭钱都不够。

两人说话的功夫,房间里的其他人也在互相聊天,聊的都是些日常琐事,从今天吃了什么聊到镇上哪家店的胭脂又便宜又好用,再到哪家的公子最帅,脾气最好等等等等。

也不知是谁开的头,话题忽然就拐到了王安业身上。

“安业公子这一次出门,也不知要去多久。要是再像之前那样一离开就是好几个月,咱们就又要好久看不到他了。”有女职员捧着下巴,一脸痴汉笑,“我还记得上次安业公子过来酒店巡查时候的样子,那可真是又帅又温柔,简直就是我心目中的世家公子典范。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再来~~”

“把口水收收。”旁边的女同事嫌弃地瞥了她一眼,“夫子就要来了。万一让他看到你这样子,还以为你心理变态呢~”

“哼~”那女职员不屑地撇了撇嘴,“那是你对我家安业公子的优秀没有充分的了解。我可听‘守护世界上最好的安业公子’团里的姐妹们说了,安业公子这一次去大荒泽,好像又发现了一座了不得的古代遗迹。”

“有当家将的姐妹私底下传了消息出来,说家将中有一批精锐被调到大荒泽去了,甚至连家族中排行非常靠前的几位长老都出动了,肯定是有什么大发现。说不定,是一座真仙遗迹呢~”

旁边的女同事听得都惊呆了,忍不住反驳道:“你就吹吧~像这种机密,要是真的,能让你知道?”

“你懂什么?我们团里的姐妹厉害的人可多了~”那女同事骄傲地挺胸,“比如说我们团里的梅梅姐,她就特别厉害,不仅消息渠道广,还能从各种不起眼的蛛丝马迹里分析出事情的真相。就算事情藏得再深,也瞒不过她的火眼金睛。”

什么?!真仙遗迹?!

青姬和紫姬都听傻了。

她们虽然在神识传音,但也分出了一部分心神关注周围的情况。听到这一番对话,两人都情不自禁地怀疑起了人生。

这年头,普通人的情报网居然都这么厉害了吗?

“姐妹,你说的是真的吗?”紫姬当机立断,立刻凑过去打探起了情报,“你们那什么团里的姐妹真那么神?”

“那是当然了。我跟你讲,我们团里牛人可多了。你要是也喜欢安业公子,也可以加入进来,跟姐妹们一起守护世界上最好的安业公子。”那女职员聊起自己得到的情报,就立刻嗨了起来,洋洋洒洒地说了一大堆。

随着她越说越细,也列出了很多证据,看起来都非常可靠。

紫姬以及在暗中偷听的青姬一开始还很是怀疑,然后变得将信将疑,最后变得深信不疑。

陇左郡附近能有什么真仙遗迹?如果王安业真的找到了什么了不起的遗迹,那除了血尊者遗迹,还能是什么?

这要是真的,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不行,她们得赶紧把这个消息传回去!

正常情况下,她们俩其实应该把这个消息先告知师尊赤媚魔使,而后再由赤媚魔使把消息传回去的。因为只有赤媚魔使那边才有稳定的消息渠道,能快速传递消息。

而且,贸然越阶传递情报,那可就等于是在抢师尊的功劳,一旦被发现,师尊绝对饶不了她们。

但现在情况紧急,师尊又恰好不在,那就没办法了。

两人相视一眼,忽然像是比赛似的,手速飞快地从储物戒里取出了一枚玉符,而后不带任何犹豫地用神识烙印情报,而后迅速掐碎。

那手速快得,几乎都带出了残影。

这种时候,谁速度快,功劳就是谁的。

什么同门情谊,那都是虚的。师祖的赏赐最重要!

她们刚才掐碎的那玉符,是临行前师祖交给她们的子母玉符中的子符,每人只有一枚,一旦掐碎,借助子母玉符之间的联系,就可以将消息传到师祖手中的母符上。

但这东西珍贵无比,且属于消耗品,一旦配套的子符用完,母符就也成了摆设。

师祖把子符交给她们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而且特意强调过非重大情报不许擅自动用。要是敢拿普通情报糊弄她,她就当这是她们的临终遗言了。

不过,王氏疑似发现血尊者老巢这件事实在太重要了,师祖知道后一定不会责怪她们,要是心情好了,说不定还会给出巨额奖赏。

想到这里,两女情不自禁又对视了一眼,目光中火花四溅。

而与此同时。

课堂门口,抱着教材正缓步进门的“夫子”注意到两人的动作,目光一闪,嘴角蓦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家主果然料事如神。

这俩个魔女果然不太聪明的样子。

她们俩这么配合,阴蛇魔姬那边估计马上就能收到消息了。

她就不信,知道这个消息后,阴蛇魔姬还能坐得住!

……

而与此同时。

王氏主宅之中,有三位人物正在形成,或即将形成巨大的蜕变。

首先蜕变的,当然要数王珞静了。

她这属于人在家中坐,馅饼天上来,莫名其妙就有一部宝典砸在了她的头上。

为了让她得益最大化,王守哲动用了一条高级嫁衣血蛊,以及一条高级精华版嫁衣血蛊,分别来自一头紫府境血巢战士,以及一头神通境血巢战士。

之前他们用的“嫁衣血蛊王”,以及“嫁衣血蛊皇”的称呼,其实都不是什么正规称呼。

血尊者当初在研发这些嫁衣血蛊时,对标的都是神武皇朝的血脉改善液,取的名字分别为“初级嫁衣血蛊”,“中级嫁衣血蛊”,“高级嫁衣血蛊”等。

而王珞静原本的血脉在大天骄乙等中段的模样,在家族培养序列中仅能算是第二序列。

但是在王守哲的协助下,她消化完两条嫁衣血蛊的力量之后,血脉就一下子提升了一大截,达到了紫府境第六重顶尖的模样。

换算下来,就是大天骄甲等巅峰的模样。

之所以没能提升到绝世,还是因为她已经晋升了紫府境,血脉已然蜕变到了第六重,总体效益上面吃了不小的亏。

血脉蜕变层次越高,想要提升血脉就越难。

要是她还是天人境的修为,这两条嫁衣血蛊下去,她的资质绝对妥妥的能到绝世。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家族老一辈的成员都是“开荒者”,走的每一步,都是家族先辈没有走过的路,不可能像族里的孩子那般,什么年龄什么修为怎么培养都有充沛的经验可以参照。

时间宝贵,王珞静不可能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就压制修为。真要这么干的话,那就压制起来就没完没了了。

毕竟,“先天灵体”后面还有“先天道体”,“先天道体”后面,兴许还有更高层次的先天血脉。

修为到了,该晋升的时候还是只能晋升。

像守哲这等老一辈成员,就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好在【圣蛊宝典】底子本就不俗,算是半步仙经了,一次性积累的天地本源能量也比一般的宝典更多,更纯粹。

在王珞静顺利继承【圣蛊宝典】之后,再次得到了洗髓伐毛的机会,血脉成功突破了第六层圣体,达到了大成圣体丙等中段的模样。

根据先前得到的情报分析,有了完整宝典的王珞静,未来的神通之路,凌虚之路已经向她敞开。

只要资源不紧巴巴的,未来一个凌虚境中期跑不掉,多努努力,再配合一些机缘的话,便是凌虚境后期也可期。

至于真仙境,暂时就不去做这个指望了。

王珞静继承了圣蛊宝典,已经可以正式驾驭圣蛊宝典。

略作研究之后,王珞静需要做两件事情。

第一桩事情,就是协助王璃珑将血尊者抽出来的青龙老祖血脉,重新打入她的体内,以此来提升王璃珑的元水青龙血脉。

青龙老祖的天赋血脉很强大,虽然比起仙种还差了一筹,却也不是如今元水青龙一脉相对稀薄的血脉可以比拟的。

困难是有的。

但是好就好在王氏还有王守哲和王璃仙,这两个在生命天赋上极为强大的存在。

尤其是王守哲,他乃是生命本源天赋,单纯从血脉天赋上而言,比起王璃仙还要高上一大截。

有他们两个从旁协助,哪怕在过程中王璃珑极为痛苦,体内龙经龙脉都好似要被碾碎了一般,有能救得回来。

效果十分喜人。

最终王璃珑成功渡劫,元水青龙血脉的纯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南荒古泽的老祖龙和几位九阶大长老、敖龙天等,在留仙居之外,足足守候了大半个月。

等王璃珑晋升血脉之后,有些许弱的出了留仙居之后,老祖龙急忙扑了上去:“珑儿,情况怎么样了?”

“虽有波折,却总算成功了。”王守哲婆娑着爱女的龙头,满是欣慰的眼神。

老祖龙神色一喜,略微检查了一下璃珑的血脉之后,当即仰天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当真是天佑我元水青龙一族。”

“璃珑啊璃珑,从今往后,你就是我们元水青龙一脉的小公主,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就把传承给你,让你统领元水青龙一族。”

敖龙天龙脸都黑了,老祖龙,那我怎么办?

……

喜欢保护我方族长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