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猎门总教习这一去,在众人眼中,颇有些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

老国师跟上次神佑骑士不同,他这一路拾阶而上走得慢,就好像要把这辈子的路都走完似的。

如今在猎门内部论交情,陈天罡跟猎物五老中的其他四位关系最好。

没事总凑一块儿喝酒,再加上老谋主曹余生,这六个前辈高人在酒桌上无话不谈。

其实包括这次出战的人选,他们之所以心里有数,那是在酒桌上早就论证过的。

喝完酒不就那点儿事儿呗,往好听了说那叫煮酒论英雄,实际上就是喝高了吹牛,论一论当今世上哪几个最能打。

当时无论怎么议论怎么排名,陈天罡都能进前十,可进不了前五。

为此苗光启还给老国师取了个外号,叫做“前十守门员”。

今天陈天罡出战,算得上是千钧重担一肩挑。

他要是赢了,那事情能继续。

要是输了,那事情基本完蛋,然后还得拉着所有在场的人为他陪葬。

到了这会儿,苗家堂兄妹的神念传授已经结束了,苗雪萍正在盘坐冥想,参悟阴八卦。

苗光启看起来心情很愉悦,那意思是了却了一桩多年的心事,总算把堂妹拐上自己的贼船了。

只听苗老先生说道:

“你们看啊,咱们总教习这种步态,才叫做高手风范。

不急不缓龙行虎步,慢慢凝聚战意,这才像样。

你们回头上场的时候,跟总教习多学学,别跟老骑士似的,着急忙慌地去送死。”

林朔实在听不下去,劝道:“二叔,人死为大,您嘴下留情吧。”

“嗐。”苗光启说道,“我那是就事论事嘛,其实这事儿吧怨不得人家老骑士,说到底还是你们事情没办好。”

“是。”林朔点点头,承认了,“事先没给人足够的准备时间,身体是年轻了,可他没有适应时间,仓促了。”

“对。”苗光启说道,“刚才那场架,老骑士的状态,跟他当年揍我的时候那是两回事儿。

战意是被他硬拔起来了,可真到动手的时候,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先探底,寻求后发制人,这就是一个气血衰败老头的动手习惯。

结果人家底被他探出来了,他人也没了。”

“不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老骑士这一战,算是给咱们国师大人打了底。”唐高杰评价道,“要不说人家是骑士呢,就讲究个舍己为人。”

唐高杰这番话其实也挺损的,林朔嘴角抽了抽,没吭声。

大家都已经把命豁出去了,谁也就别同情谁了。

这几位都算是心大的,在场也有心眼窄的,比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如苗成云。

苗公子看着老国师爬山的背影,心里惴惴不安,对林朔说道:“要不咱别等了,干脆其他八个宫殿咱现在就去动手,反正死活就是那么回事儿,打上再说。”

林朔点点头,苗成云这番话其实不无道理。

九个宫殿反正都是要打下来的,就这么一个一个去挑战,其他人一场一场等,确实不是个事儿,这是平白无故地考验出战人员的心理素质。

只是如果刚才就这么办了,大伙儿一块上,那可以,这会儿就不行了。

因为老国师已经快走完这趟山道了,生死大战在即,结果底下人看到这儿跑了,那对人家士气是一个打击。

同时这场战斗看到半截没看到结果,这在其他出战人员心里也是个事儿,影响状态。

于是林朔说道:“等这场结束吧。”

“哎,咱悄悄说。”苗成云用上了巽风传音,“你觉得老国师行吗?”

“他至少比你行。”林朔淡淡说道。

“啊?”这话苗成云显然不爱听,“凭什么啊?”

“就凭当时在大西洲,我没打赢他。他最后低头是因为形势所迫,正面交手我可没占便宜。”林朔说道,“至于你嘛,你的便宜我现在都不好意思继续占了。”

“拉倒吧你,你还有不好意思的时候?”苗成云撇了撇嘴,“而且都已经这样,你也别跟我用什么激将法了,说正经的吧。”

“老国师境界虽然跟老骑士差不多,可要说实战水准,那是要高出一大截的。”林朔解释道,“毕竟两人当年身处环境不同。

大西洲处于冷兵器时期,争斗就是靠身上的能耐,老国师一路杀上来成为大西洲最强的圣人,那是货真价实。

欧洲嘛,虽然近百年也打仗,可无论一战还是二战,都已经上热武器了,修行人在战场上作用有限,而且老骑士在教廷体系内身份一直很高,真正的生死大战他机会不多,经验远不如老国师丰富。”

苗光启听到这里,补充道:“这是一个原因,另外还有个原因,那就是陈天罡是个真正武痴,他好学。

他最近这几年一直在猎门待着,他既是猎门传承共享之后最大的受益者,同时也是最大的贡献者。

咱猎门那些七寸和七寸以下的家族传承,虽然整体水平不如九寸传承高,可其中还是有不少亮点的,真要拾掇拾掇,能出来不少好东西。

我是实在没这个精力了,于是把这活儿交给陈天罡了。

这老家伙也是三道皆修,天赋好眼界高,他干这活儿很合适。

如今这些年过去他硕果累累,硬是重新整合出来三套传承,都有如今猎门九寸传承的水平。

所以你别看他平时闷声不响的,如今要论身上的能耐,我会的都没他多。

我们经常一块儿喝酒,喝完酒吹牛,说谁谁谁厉害。

这种议论,老陈排下来不是第九就是第十,我叫他前十守门员。

可要说是把境界压制到人间九境,呵呵。

那别说苗成云这小子了,哪怕是我和云三妹对上如今的陈天罡,也不过是个五五之数。”

……

苗光启说到这里,山道尽头云雾缭绕之处,猎门总教习已经站在了那座宫殿的门前。

正可谓不是冤家不聚首,陈天罡举目一看,发现宫殿门口匾额上有字儿。

老国师出身于大西洲,那是一片被天师护佑的土地。

当年他身为大西洲最强大的圣人,在修行一道上已经无路可走,最想干的就是两件事情。

一个是去巨兽帝国,把那四个皇帝给宰了,为大西洲人打下最后的一片疆土。

在这之后要是自己还没死,开疆拓土的事情做完了,就只剩下一件事了,那就是“弑神开天”。

可惜这么宏大的人生志愿,到后面走了样。

巨兽帝国四个皇帝成了林家的狗,而大西洲的神明原来是天师一族,他杀不着。

没想到兜兜转转,到了今天他身为猎门中人,挺身而出慷慨赴死,到这儿抬头一看匾额上三个大字:

“天师宫”。

里面的存在,是天师一族最强的高手,也就是大西洲人心目中最强大的神明。

老国师觉得这是冥冥中自有天意,心里有了一种明悟,全身战意也随之到了巅峰。

他朗声大笑,一脚就把宫殿大门给踹飞了。

……

山脚下一群人还伸着脖子张望,到这会儿其实已经看不到什么了。

山腰上本就云雾缭绕,宫殿大门若隐若现,而老国师人也已经破门而入。

不过大伙儿并没有等待多久,因为这一战结束得也很快。

九境巅峰之间的较量,本就如此。

一套连招能带走对方,那也就带走了。

带不走,那就意味被对方带走。

老国师上山那是磨磨蹭蹭的,下山飞快。

他手里拎着颗人头,飞身来到林朔跟前,把脑袋往地上一扔,抱拳拱手:

“总魁首,老夫幸不辱命。”

林朔抱拳还礼:“总教习辛苦。”

陈天罡这一战能拿下来,虽说多少有些取巧,毕竟之前一战老骑士用性命摸了对方的底,让老国师有了珍贵的临战情报。

这种优势是无形的,但却至关重要,而在场的其他出场者,在接下来战斗里并不具备这种优势。

不过能赢下来,那是该谢天谢地的事情,在场的几个小辈包括林朔在内,脸上都是喜气洋洋的。

几个老的却很淡定,苗光启淡淡说道:“老陈你紧张了。”

“嗯,确实。”唐高杰也在一旁说道,“发挥得一般。”

云悦心更是直截了当:“打得真菜。”

陈天罡还在跟林朔这儿客套呢,一听这话不禁全身气势一泄,脸上多少有些委屈:“那是天师族第一高手,我能赢下来就不错了,你们还挑三拣四的。”

“赢也要赢得漂亮嘛。”苗光启摇摇头。

“拖泥带水的,不利索。”唐高杰也摇摇头。

“打得真菜。”云悦心一边摇头,一边再次申明自己的观点。

陈天罡心里憋屈得不行,刚要说什么,旁边正在盘坐冥想的苗雪萍睁眼了。

苗家女猎人站起身来,看着陈天罡:“你是猎门总教习啊?”

陈天罡被问得愣了愣:“正是。”

“总教习就这?”苗雪萍手一摆,一脸嫌弃,“打得这叫什么玩意儿啊!”

陈天罡真急了,这是几个老酒友联手挤兑他,他冲林朔说道:“总魁首你给评评理,有他们这么欺负人的吗?”

林朔很头疼,实话实说道:“他们几位联合起来,我也就落个被欺负的命,您让我出头这是害我。”

嗯啊快拔出来我是你老师 教授太大了吞不下了

“嗐!”陈天罡被气乐了,袖子一甩不吭声了。

“行啦。”苗光启笑了笑,“咱们要是光说,你陈天罡肯定不服气。”

“那这样,我们去打。”云悦心点点头,“你好好看着,学习学习。”

“别眨眼啊。”苗雪萍说道:“错过了精彩部分你就吃亏了。”

唐高杰笑道:“没事儿,我这儿可以录像,回头用幻术给他复盘。”

老一辈几句玩笑之间,接下来的事儿也就定下来了。

天师宫已经被挑了,还剩下八座宫殿。

不等了,剩下的八个人一块儿出战。

……

喜欢禁区猎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