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木塞不许掉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小公子望着眼前这个穿着深色衣裳的陌生人,与之对视,没有半点胆怯。

言先生出声道:“靖儿,不得无理,这位是九先生,还不快见过九先生。”

陈九抬手阻拦道:“小公子不过孩提,不必这般要求。”

却见那孩子站起身来,又问道:“你也是先生?”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木塞不许掉

陈九笑了笑,上前道:“陈某可不算是个先生,只是懂的比旁人多些。”

小公子倒也不怕,眨了眨眼说道:“我不喜欢先生,每日都是之乎者也,听的脑袋疼。”

陈九见他摇头晃脑的模样不由得一笑,说道:“那些先生说的都是大道理。”

先生肩头的红狐钻了出来,看向了眼前小孩子。

“呜嘤。”

小公子见了那毛茸茸的红狐,却是眼前一亮,好像是见到了什么新奇的事物。

狐九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孩,却是觉得有些奇怪。

不像是人,也不像是妖怪。

虽说先生是如此,但这孩童也没学过法术,却是有着妖力与人气,这可真是个怪事。

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 木塞不许掉

言先生坐在了妻子身旁,见陈九与小公子交谈着。

“那你呢?也是爹爹请来授课的?”小公子问道,说着又撇了一眼那红狐。

陈九摇头道:“不是,陈某只能讲些小道理,不如他们。”

小公子咬着手指,思索了起来。

言先生见状出声道:“靖儿,快别缠着九先生了,先吃饭,不然这饭菜都快凉了。”

“陈先生快请。”

陈九说道:“陈某随意吃些便是了,方才在吴掌柜哪里吃了些。”

“九先生赏脸,那得多吃些,来来来。”言先生说着,就给陈九夹菜。

陈九道了一声够了,这才停下。

小公子坐在桌边,咬着牙齿想着东西,却是有些愣神。

陈九便问道:“小公子取了个什么字?”

言夫人回答道:“回陈先生的话,犬子字宁靖,便是望他往后心绪宁靖,平平安安。”

陈九点了点头,说道:“寓意不错。”

想来也是有大公子的事在前,言老也有些担心,故而才取了安靖这个字。

陈九问道:“这两年没出过什么岔子吧?”

言先生答道:“当初有九先生作法,一直都没出过什么乱子,还得多谢先生。”

“恰巧碰上了罢了。”陈九摆手道。

这时,思索许久的言宁靖抬起头来,看向陈九道:“什么是大道理?什么是小道理?”

几人的目光朝着小公子望去。

陈九微微一笑,说道:“大道理自书中而来,而小道理则是自市井而来,出自世人之口,同为道理,却也不分高低,说白了一个为雅,一个为俗,雅俗共赏,才有了道理二字。”

小公子摇了摇头,有些没听明白。

书里有什么,市井又是什么,他都一概不知,毕竟他也不过是两岁的孩童。

他看向了身旁的言先生,说道:“娘亲,我听不明白。”

言夫人摸了摸他头,柔声道:“九先生的道理可不好懂,我们靖儿最聪明了,以后一定能懂的,是不是?”

小公子点了点头,转头看向那儒衣先生,视线却是偏移到了先生肩头的红狐身上。

狐九与之相视,玩心大起,龇牙咧嘴的朝他一吼:“嘶!!”

却见小公子瞳孔一缩,并未感到害怕。

狐九顿了一下,不明白这小娃娃为什么不怕它。

于是乎它又做了个凶狠的表情,口中发出嘶吼声,“呵!”

小公子不仅不害怕,嘴角上扬反而是被那小狐狸给逗笑了。

陈九伸手敲了敲狐九的额头,说道:“别闹了。”

狐九撇了撇嘴,嘀咕道:“没意思,他怎的就不怕我?”

小公子凑上前去,有些惊骇的望着那红狐道:“你会说话?”

狐九没有理他,只是伸手抓了一块盘中的鱼肉吃了起来。

就连说话也不能令这孩子害怕。

言先生没有开口,倒是言夫人有些担心,将靖儿拉过来了些,怕他伤着。

小公子回头看向娘亲,说道:“娘亲,它说话了,我方才听见了。”

孩童胆大,若是再长几岁,怕是见了狐九也得生出惧意。

言夫人抱着他,说道:“好了,不闹了,先吃饭。”

这一顿早饭吃的却是有些不平静。

小公子看似懂事,但小孩子总归是有些毛病,更别说是见了新奇的事物,盯着狐九就挪不开眼,早饭也没吃多少。

言夫人抱着小公子往内宅去了,而言先生则是陪着陈九走了走府后的园子。

言先生边走边问道:“九先生觉得靖儿如何?”

陈九说道:“心智非凡,不同于寻常孩童,不惧外人,也不惧我身旁这小家伙,亦有过人之处。”

言先生亦是认同,却又转言道:“靖儿对什么新鲜事物都好奇,更是胆大,却也不见得完全是件好事。”

陈九顿步说道:“言先生为其取名宁靖,却也不见得会如意,小公子往后要走的路,怕是会异常凶险。”

言先生闻言心头一紧,说道:“可是……老夫只想让他做个富家翁。”

陈九说道:“小公子乃是妖人之合,取妖丹解其神魂之乱,自此便已不属凡人之列,纵使言先生如何防范,他往后亦会走上无法预料的道路。”

言先生手臂一颤,拉着陈九的说,说道:“可有解法?”

陈九摇头道:“这要看那孩子如何选了,不管是你我,都只能干预些许,引导着他莫走歪路,而且他早晚会接触那非凡之事。”

言先生深吸了一口气,心绪有些难以平复。

他口中呢喃说道:“言某让他出生,对他而言是否有些不公?”

还未出生便注定要历经苦难,那为何还要活着呢。

陈九说道:“言先生又何必这样想,生而有命,总有苦难伴随此生,这是你我都会经历的事。”

言先生叹了口气,他这一生便是纠结在人与妖上,种种事情堆在他身上,身形也不由得伛偻了几分。

他抬起头来,看向陈九道:“老夫只盼望靖儿往后不要走上歪路就好。”

言先生忽的一顿,心中生出了想法。

他转头看向身旁的儒衣先生,问道:“九先生可愿做靖儿的先生?”

陈九没有给出确切的回答,只是说道:“如今尚早,还是再等两年吧。”

言先生愣了一下。

这到底是……

答应了还是没答应?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