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硬好大好爽山村小说 女性晚上燥热睡不着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暖黄色的光照亮了夏德的脸,照亮了他的全身。夏德在这一刻,甚至能够想到,这光芒会照亮这条街道,照亮这座城市,照亮这个世界。

夜幕的降临是所有文明的恐惧,但文明的光却驱逐了这黑暗:

“这就是文明,这就是......光。文明之光......”

一瞬间,背后隐约有蒸汽出现,同时灵魂内的灵与要素疯狂的攒动着:

“不,不行!”

但这一刻的触动居然就这样平息了下来,夏德并没因此获取启迪灵符文。

他闭上眼睛深深吸气,睁开眼睛吐出一口的时候,眼神中隐约倒映着璀璨灯火的光芒。

因为见识的更多,明白的更多,懂得的更多,外乡人才知道【文明】绝对不是如此的简单。也正因为他知晓文明的沉重,因此才无法仅靠这一刻的触动,来获取那枚沉重的灵符文。

“文明的火光在此刻亮起,但文明绝对不只是这一刻的闪亮。”

夏德再次闭着眼睛,试图将刚才一瞬间头皮发麻的触动,牢牢印刻在回忆里。

他并不惋惜刚才没能将“光”与“文明”的感触凝聚成灵符文。如果将【文明】用在了这里,那就太可惜了......他想要更多。

“哦!”

没想到闭着眼睛被人撞了一下,夏德心中一惊,完全挣脱了刚才那种仿佛一眼望穿整个文明的错觉的。

急忙伸手去检查自己的钱包和随身物品,但所有东西都在,对方似乎真的只是撞了他一下。

站在巷口向着银十字大道的左侧望去,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根本看不出刚才是谁撞到了自己。

夏德本想询问心中的声音,让她确认刚才撞击自己的家伙的衣着,但又发现自己的脚下掉落了一份像是垃圾一样揉皱了的报纸。

“刚才这里有东西吗?”

狐疑的想着,将地面上的报纸捡起来。这是一份今晚的《泰拉瑞尔河晚报》,晚报其它部分都正常,但第二版的纸页边缘,居然用铅笔浅浅的写着一连串的数字。

【这是刚才撞击你的人丢下的。】

耳边的声音适时地响起。

“嗯?什么意思?”

夏德诧异的想着,东张西望的寻找丢报纸的人:

“难道说,和蕾茜雅见面的方式变了,这是新的接头暗号?但只有数字,没有密码本也不行啊。况且,只是见一面,怎么弄得像是间谍接头一样?”

正想着,眼前忽然一暗,原来是一架四轮马车停在了巷口,遮住了那些来自于银十字大道的煤气路灯光亮。

勒紧缰绳的车夫压低帽子,冲夏德努了一下嘴,夏德看到了车厢一侧车门上那华丽的隼鸟徽章。从徽章的外侧装饰来看,这是某位侯爵的家徽,看来马车是蕾茜雅借来的。

夏德立刻按照多萝茜的嘱托钻进了马车,马车也近乎没有迟疑的再次驶向前方。

“等等。”

车厢里的夏德扶着屁股下的软垫坐好,又皱着眉头看向手中的报纸:

“如果蕾茜雅的马车准时到达了,那么这份报纸又是什么......被丢下的垃圾?是我想多了?”

夏德又想到了不久前斯坦会长进行的占卜:

“我刚才的那副装束,不会是碰巧,被那个撞我的人,当作其他人了吧?”

夏德抿了一下嘴,将报纸折叠起来塞进口袋里。不管这张报纸到底是垃圾还是别的什么,这都不是今晚的主题。

今晚要欢迎蕾茜雅返回托贝斯克。

一路上车夫和夏德没有任何对话,马车离开银十字大道后,先向东行驶,然后折向南方,最终停在了大学区和托贝斯克南区边缘的蜂鸟步行街入口。

马车停下来以后,夏德很快下了车。但还没等到他向车夫道谢,车夫便驾驶着马车调转方向原路返回了。

“真是专业。”

夏德小声说道,四处看了看,向着左手边的走去。

多萝茜说的“红色火焰餐馆”就在蜂鸟步行街上,夏德下了马车就看到了招牌。但因为她要求夏德在附近转两圈打发时间,等到七点四十分再进入餐馆,因此夏德没有直接走过去,而是双手插在口袋里,想要在步行街上走一走。

托贝斯克的贵族,通常都住在南城,再加上这里与大学区靠近,因此附近很是繁华。现在夜幕彻底降临,但临街的商铺们还都没有歇业。

夏德左右看着,花了十五分钟从步行街一端走到了另一端,其中大部分时间在一家专营蒸汽管道的店铺停留,和店主讨论了一些关于管道型号的话题。

见时间差不多了,夏德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来到红色火焰餐馆的门口。这是一家高档餐馆,门口就有迎宾的侍者。

见夏德拿着一只玫瑰花走来,立刻迎了上来:

“请问是汉密尔顿先生吗?”

他压低声音问道。

“是的。”

夏德也压低声音,穿着制服的中年侍者点点头,然后引着夏德从一楼来到二楼,推开走廊尽头的那扇门以后,弯腰做出请进的动作。在夏德进门后,又小心的将房门关上。

但房间里并没有蕾茜雅·卡文迪许,房间里是三位女仆。其中两位夏德没有见过,而年龄最大的中年女仆是赫尔斯女士,夏德在冷水港的索菲亚大宅见过她,她是很受蕾茜雅信任的人。

“汉密尔顿先生。”

见夏德进门,赫尔斯女士急忙走来,然后低声说道:

“抱歉,殿下遇到些事情,可能会一会儿才能来。”

“没关系,是很麻烦的事情吗?需要我帮忙吗?”

夏德问道。

“约德尔宫的事情。”

她犹豫了一下:

“陛下和伦道尔·卡文迪许殿下,因为新大陆王国先遣军团的事情吵起来了,所以殿下暂时也无法离开。”

“哦,那不必着急,这件事要紧。”

夏德颇为理解的说道。

新大陆先遣军团是德拉瑞昂王国组织的新大陆探险队,负责绘制地图、勘探矿产、配合学者和教会探索一些古代遗迹,并在新大陆沿海地区建立半永久性定居点,维持冒险者们的秩序。

这是王国最重要的军事行动之一,部分人认为,德拉瑞昂和卡森里克开发新大陆的进度,将会决定下一个五百年旧大陆整体的秩序。

于是夏德独自一人吃了晚饭,吃完了饭蕾茜雅还没到,只是派人送来了信,表示还需要一些时间。

所以,夏德只能和三位女仆一起去了歌剧院,在包厢中听着歌剧进行等待。蕾茜雅知道夏德欣赏不了歌剧这种艺术,所以特地选了故事性比较强的《光之子》。故事讲述了传承光的古代勇者们,战胜恐惧和黑暗,将勇气和知识传承下去。

这是较为典型的旧式骑士歌剧。

夏德对歌剧的兴趣不大,就算是台上那些衣着华丽的女性演员们,也没有让他产生太大的兴趣。倒是故事关于“光”的探讨,让他深入的思索了好一阵子。

《疯狂的逐光者》已经阅读了两个月,夏德已经预感到与其有关的灵符文即将诞生。也许就是下一刻,也许还要几天,但不会等待太久的。

“光到底是什么呢?”

这是夏德思索的内容,除非他运气好到直接获得【光】灵符文,否则一旦是概念衍生的灵符文,他的理解会影响到灵符文的具体含义。

“黑暗克星、纽带、文明之光、正义......哦,还有月光,这个可不能忘记。”

中途去盥洗室时,夏德依然想着这件事情。离开盥洗室听着被隔音墙削弱后的歌唱声音,向着包厢走,穿过铺着红地毯挂着知名歌唱家画像的走廊时,迎面走来了一位女仆小姐。

因为正经的女仆裙大致样式相同,所以不怎么懂女人衣服的夏德觉得她的装扮和蕾茜雅的女仆是一样的。

而女仆也果然是来找他的:

“汉密尔顿先生,殿下派我来找您。”

“蕾茜雅来了?”

夏德心中一喜,但表面上依然沉稳:

“好的,那我们回去吧。”

于是女仆在前面带路,但走着走着夏德觉得不对劲,他刚才的包厢似乎不是在这个方向:

“哦,明白了,需要谨慎一些,所以换地方了。”

心中想着,然后果然被那位说话声音很低的女仆小姐,带到了三楼的包厢门口。

敲门后,立刻得到了允许进入的回应。

于是夏德整理了一下衣领,这才走了进去。

迎面就看到了红头发的姑娘,刚想打招呼才发现人不对。的确是公主,也的确是卡文迪许。但不是蕾茜雅·卡文迪许,而是阿杰莉娜·卡文迪许。

十六岁的公主观察到了夏德脸上错愕的表情,放下手中的骨质折扇:

“汉密尔顿先生,见到我,你似乎很惊讶。”

穿着蓝色蓬松长裙的阿杰莉娜·卡文迪许摸了一下自己的脸,确认脸上没东西:

“刚才我的女仆说看到了你,我就叫她们去把你找来。上次在预言家协会见面后,我可是一直在期待着你能够参加我的沙龙,但一直没有等到你的信。晚上好,雷杰德的汉密尔顿。”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