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年轻漂亮的女邻居 办公室强奷漂亮少妇同事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蜀中千山具有仙踪,话虽如此,蜀山的命脉根基却不在千山之上,而是全部汇聚在了七座主峰上面。七座主峰造型特异,站在云端俯瞰,便如六位剑士持剑拱卫一位君临天下的国王霸主,也难怪天下气运聚集于此。

末日峰、白鸟峰、朝华峰、明月峰、紫露峰、碧池峰,六峰拱卫下方栦神山置身云海,宛若仙境。

这里是叶飞成仙之地,是梦开始的地方,若干年后重新踏足其上,叶飞恍然生出回到家的感觉。

一别多年,方栦神山依然巍峨挺拔。

其上不知隐藏了多少仙人洞府,多少灵芝秘兽,多少世外桃源。

叶飞下山传道多年第一次回山,并非凯旋归来,没有一人迎接,甚至需要躲躲闪闪的,因为与他一同回来的,是魔教前任教主水君月!

虽然是回到家了,却又觉得无比凄凉,甚至有一种背叛了师门的感觉,叶飞忽然有些犹豫,犹豫自己是不是不该跟着药人来到方栦山啊,毕竟药人要去挑战的是蜀山的前任教主天之一仙项浩阳,他这样做算不算背叛师门呢?

来时光考虑和药人之间的深厚情谊了,将如此利害的关系抛在脑后,现在站在蜀山脚下忽然有所悟,想要反悔似乎有些来不及了。

“你是不是后悔了?”药人却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直接道出了他此刻的心思,“后悔就回去吧,去找你的师门,他们应该快要到前线了。”

“后悔是真的后悔,我忽然想到纵容你上山挑战项浩阳,这要被人知道了大概要被扣上欺师灭祖的帽子了。”

“叶飞,身处九幽的时候我曾经和你说过,蜀山是没有你的位置的,何不换一条思路曲线救国呢。”

“你是让我一统魔教建立正邪之间新的平衡?”

“你不觉得这条建议很有效吗。”

“我觉得根本没意义,毕竟现在的魔教教主炎真可不会将他辛苦得到的教主之位拱手让人。”

“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有些事情没在蜀山呆过你永远不懂。我既然入蜀拜师学艺,哪怕师尊看不上我,我也生是蜀山的人,死是蜀山的鬼,不会做出背叛师门的事的。”

“迂腐至极。”

“反而是我要劝劝你,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和项浩阳之间的恩怨都过去多少年了,何必再登门求战呢。”

“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不愿意来走就是了。”

“你倒是厉害。”

“我

隔壁年轻漂亮的女邻居 办公室强奷漂亮少妇同事

只是不想看着你两头为难。”

“真不想我为难,来之前就不该喊上我。”

“邀你同行,是因为这场惊世之战需要一个见证者。”

“现在不需要了?”

“你既然怕了,便没必要勉强。”

“不后悔?”

“有什么好后悔的,反正世人早已忘了我的存在。”

“你真的不再想想?没准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

“要走便走,何必多言。”

“药人,你这人还真是嘴硬呢。”

“嘴硬什么。”

“你邀我同行,是怕死在项浩阳剑下没人收尸吧。”

“胡说八道,我不会败,更不会死!”

“死鸭子嘴硬。”

“滚吧滚吧,叽叽喳喳的像个婆娘。”

“既来之则安之,不走了!”

“我没逼你。”

“我自愿的。”

“因何改了主意?”

“因为你,你值得。”叶飞明亮的目光落在药人身上,后者动容,有些感动,却仍然嘴硬,“搞得像可怜我一样,搞笑。”

“汪汪汪。”大黄狗汪汪叫了两声,那意思好像在说,“我说你啊,见好就收吧,自己什么人谁不知道啊。”

却遭到药人报复,一脚踹在耷拉的狗脸上,踹下山去。

大黄狗连滚带爬的跌下山道,一路烟尘掩盖了身影,许久之后才重新现身,它看上去骨瘦如柴,其实皮糙肉厚,这么一路跌撞居然一点伤都没有,回来后躲在叶飞身后,又是汪汪的叫像在表达抗议。

药人向他挥拳,明着威胁却没再动粗。

叶飞道:“好了好了,都安静点,这里可是蜀山主峰,咱们的一举一动很可能已在山上仙人的注视之下。”

“说来也是天意,咱们到达主峰之前,李易之那小子刚好带着六峰的精锐去前线迎敌了,为咱们免去了很多的不便。”

“你怎知他是迎敌去了。”

“主峰精锐尽出,不是迎敌还能做什么。”

“如此说来,我现下的行为似乎确实不妥。”

“要滚快滚,免得一会后悔。”

“开玩笑的,开玩笑的,话都不让人说啦!”

“无聊。”

“话说,方栦山上布满了结界,咱们怎么上山才能不被发现呢。”

“我有办法。”

“说来听听。”

“跟我走就是了,这里我来过很多次了,有什么机关结界比你还熟。”

“你可别把我带沟里。”

“你个混小子没完没了了是吧。”

“把拳头放下,信你还不行吗。”

当叶飞和药人踏上登山之路的时候,一双牛眼睁开了,碧绿的牛体仿若一块巨大的翡翠,青牛上仙吐出嘴中的青草,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来了,终于来了,快来打开命运的大门吧,只要这临门一脚完成,后面的事便会如长河决堤一发不可收拾。”

嘴巴状态的彩儿趴在牛头上,孜孜不倦地尝试用牙齿刺穿青牛上仙的身体,可是永远不可能成功,“老牛鼻子,嘀嘀咕咕什么呢,疼就说话别忍着,免得把自己逼疯了。”

“几天功夫,你一口的牙齿崩碎了三千六百六十四次,却依然没完没了地尝试咬破我的皮肤,也算有毅力了。”

“那是自然,我就不信你皮那么厚的。”

“好啊,在我身上磨磨牙,把牙齿磨锋利了,战场上也好派上用场。”

“话说,你这头牛很奇怪诶,一方面叮嘱父亲好好在战场上使用我,说不定会有奇效;一方面又把我留在山上,说是等着父亲召唤的时候再让我出手,你不觉得自己很矛盾吗。”

“仙人自有安排,你只需要遵照我的吩咐行动便是了。”

“老牛鼻子,你算老几,我凭什么听你的啊。”

“因为我能让你吃到更多的美味,让你进化,让你变得更强,这个理由充足吗?”

“嗯?你什么意思?”

“蜀山的仙人们不下山,你哪里有机会吃到绝世的美味。”

“好像很有道理哦?老牛鼻子你这头牛还真是老牛深算啊。”

“总之,把你留在山上自有道理,听话就是了,我的计划如果成功了,你说不定能够再进化一次,计划不成功你也不会吃亏,去战场上大吃特吃好了。

你和万骨血阵交过手的,应该知道那个人人畏惧的阵法其实正是你的补品,会让你越来越强。”

“是啊,血阵的滋味真不错,好像多吃一点。”

“有机会的,有的是机会,愚蠢的人们以为一知半解的故事便是历史的原貌,殊不知都是为人做了嫁衣。看着吧,这场战争过后你将成为最大的受益者。”

“老牛鼻子,你老实说干嘛如此帮我,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何必在乎呢,你便敞开了吃就好了。”

“总感觉在被你算计被你利用。”

“怕了?”

“怕你奶奶个熊。”

“既然不怕,何必问那许多。”

“这种被牛利用的感觉让我很不爽。”

“是忍着不爽继续吃,还是现在就滚自己选。”

“额……还是选继续吃吧。”

“那不就得了,老老实实的照我的吩咐去做,你就会有很多的甜头。”

“我看你不像一头老实的牛,倒像一只狡猾的狐狸。”

“活了一千多年,再老实的牛也有了狐狸的狡猾了。”

“老牛鼻子,能不能偷偷的告诉我,你到底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

“得到什么?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

……

方栦主峰之上尽是结界和隐居在仙人洞府中的仙人,想要顺利登山而不被人发现并不容易,幸好此时李易之不在,否则登山的进程将更加困难。

不过药人并没有说谎,他对方栦主峰确实非常熟悉,按照他自己的话说,这都是因为曾经率领圣教军队攻打蜀山,为了攻破蜀山的防线,所以对于几座主峰的地形都有着深刻的研究。

药人带着叶飞选了一条小路进入方栦山,据药人所说,这条小路虽然崎岖,却能直接到达山顶,进入剑神殿腹地。

山路崎岖,向上走的过程中叶飞看到了久违的玄青殿,看到了草木繁盛的观云台,不禁回忆起了在百学堂内学艺的经历,现在想想,那个时候学生们虽然互有嫌隙,但和山下的世界比起来,那段经历其实是最开心的。

往上走的过程中,叶飞敏锐的六感察觉到不止一双眼睛正在盯着他们,他还发现,这条登山的捷径似乎并不普通,向上的路明显被结界包围了,所以坐在玄青殿上的云师叔并没有发现他们。云师叔没有注意到他们的到来,那么在暗地里窥伺的眼睛又是来自哪位高手的呢?而且不止一双眼睛,究竟是哪位前辈高手能够看到身处结界里的他们。

路的终点就是此行的目的地剑神殿了。

剑神殿作为蜀山最神秘的地方,位于方栦主峰的最高处,围绕着神殿方圆百里之地被一个强大的结界包围,除了蜀山当代掌教任何人不能进入此的领地。即便是蜀山之虎这样地位尊崇的人,直到今天也没有踏足过神殿一步。

进入神殿领地,头顶便是诸天星盘,感觉星星距离自己真的好近,仿佛触手可及一般。一排排桃树耸立,平行着通向远方,能够想到路的尽头就是剑神殿了。

不可思议的是,站在蜀山的最高处居然看不到太阳,这是一片星光永存之地。

叶飞作为蜀山的弟子,却跟着前任魔教教主踏入了山上的禁地,他此番行为无异于大逆不道,心中非常忐忑,感觉做了见不得人的坏事。

药人明白他此时的心情,并未如之前那般出言挖苦,已经到了剑神殿的领地,叶飞已然破戒,想走也走不了了。更何况,他和项浩阳的最后一战总需要一个见证者,将战斗的精彩传达给世人。

正和邪,蜀山和昆仑,水君月和项浩阳,老一辈的人物要在此次正邪之战正式开战前分出一个胜负,终将载入史册。

蓦然间,水君月身上燃起了火,他仿佛变了一个人,一头白发肉眼可见的蜕变成深紫色,身上的白衣竟是在烈焰的炙烤下化作靓丽的酒红。一股冲天之气自天灵盖冲出,笔直如线直冲星海,却没有惊动山上的仙人,因为这里是禁闭之地,里面的世界就算天翻地覆外面的人也察觉不到。

叶飞始一踏足剑神殿领地的时候便发现了,这里不是方栦山的一部分,而是前人留下的领域,是一片平行于九州的异空间。他意识到,自己可能即将揭开一个关于蜀山的巨大秘密。

再看药人,一番剧烈的变化后他的样貌何止年轻了十岁,穿上火焰外衣的他径直向前去了,走入无尽林海之中。

看似普通的林影长木,实则是一个巨大的法阵,是通往剑神殿的必经之路,药人因为曾经在剑神殿中住过一段时间,所以深知这片林子的厉害,直接开了大招冲过去。

炽烈的火焰来自于王者九龙,却不能将看似普通的林木燃起,药人和叶飞陷入到林海险境,无论怎么走都看不到尽头,走不出林海覆盖。叶飞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望向药人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他想药人既然径直冲进来了,就一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

更何况,此刻的药人气质已然大变,高挺的鼻梁,冷峻的面容,雪白的面色,猩红的嘴唇给人难言的距离感,想和他说话都不知怎样开口。

叶飞转目望向大黄狗,对它说道:“这才是药人真实的样子?”

“汪汪!”大黄狗好像在说,你他妈以为老子这么些年为什么被他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还不是因为药人那家伙是个十足冷酷的杀人魔王,我敢得罪他吗我。

叶飞尴尬苦笑。

此时,药人身上的火衣逐渐改变了外形,肩膀的部分慢慢伸长变成了一颗巨大的龙头,龙眼幽然睁开显露出数个轮廓,仿佛地狱大门推开了一条缝,叶飞几乎惊呼出来:“九龙?药人能够越过我直接动用王剑九龙的力量吗?”

“汪汪!”大黄狗附和,好像在说:“废话!九龙曾经认药人为主,主仆之间需要交换力量,交换到药人体内的九龙之力会随着他本身修为的提高而成长,日积月累,这份力量自然越来越强。”

伴随着硕大的龙头逐渐成型,空间中的温度提高了十倍,空气在高温下扭曲变形,若不是叶飞体内同样有着九龙之力可以抵抗高温,只怕已经在如此扭曲的环境下待不下去了。

硕大的龙头浴火而生,每一片鳞甲都是坚硬而锐利的,反射着森森的寒光。龙头扬起,狂风随之席卷,身边的叶飞几乎站不稳了,灼热的风不断拍打在身上快要将他烤干,让他濒临窒息。

狂风过后,一声龙吟响彻天际,像是在以此告诉神殿中枯守的男人,你的老对手已经来了。

可是,并未得到分毫的回应。

狂龙怒,炽热的龙息喷涌,如同激烈爆发的火山熔岩,旺盛生长的树木在灼热岩浆的面前脆弱不堪,转瞬之间就被吞没殆尽。一条通向远方的道路终于显现了出来。

“快走,树木的力量在于长生,它们很快就会重新生长出来。”药人在前面带路,龙息所过之处树木尽被烧焦,由此开辟出一条前进的路。

回头看的时候,叶飞发现确如药人所说,星星点点的光从烧焦的植物残骸中游弋出来,这些光芒非常特殊,很像是一粒粒的星辉,随着它们越聚越多,烧焦的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转瞬之间就回复了挺拔的外貌。

如此看来,眼前的树林生生不息,源源不断,若没有很好的克制方法进入其中的人永远都离不开,会被生生困死在里面。

幸好五行火克木,九龙王炎所过之处,再粗壮的树木都要暂避其峰,由此开辟出了一条前进的路。

其实,这里面还涉及到一个乾坤八卦的基础知识。

理论上来讲,树阵一旦落成,便能产生源源不断生生不息的能量,进入其中的人不知道走阵的方法只能被活活困死。因为无论你走到哪里,树木就会跟到哪里,始终将你围绕在里面。

药人用火烧死一片树,看起来是开辟了一条路,其实树阵还是可以通过移动变化阵中树木的位置,达到封死药人的目的。可是它们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呢,这就是问题的关键了。

实际上,也只有九龙之火能够造成这种效果,因为它一次毁坏的树木足够多,新生的树木需要一定成长的时间,其他树木想要封死前进的路数量又不够,所以往前的路便被生生开辟出了一小段。

看似长度是毁灭树林的长度,实际上并不是,因为要减去其他树木及时的挪动以及新生树木的快速成长,换句话说,如果说九龙的王炎燃烧了一百米长度的树林的话,实际上叶飞和药人有效的前进距离必须用一百米的长度减去其他树木补位的长度,以及新生树木成长的速度,大概也就只能剩下十,仅此而已。这还都是理论数据,实际上阵法的运作比文字描述的要复杂的多,也不是单纯的公式所能计算出的。我要表达的意思是,看似两人烧干净一百米之内的树林,并向前移动了一百米,其实只不过在这个由桃树组成的阵法中向正确的方向移动了十米左右的距离而已,要想顺利到达终点,需要很多的体力以及耐心。往前移动的过程中如果没

隔壁年轻漂亮的女邻居 办公室强奷漂亮少妇同事

能保持前进的速度停下来了,那么之前移动的距离将会被阵法弥合,与终点之间的距离还要再重新计算。

听起来很复杂,实际上阵法本身更复杂,要建立一套强大的阵法体系,需要掌控将天干地支种种条件匹配到位,是一件非常辛苦而复杂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其产生的威力才如此强大。

幸好九龙之火也是无穷尽的。一路向前,龙炎所致生生开辟出了一条前进的路。一身酒红色长衣的药人身披火焰铠甲,头顶紫色长发,面孔如同雕塑一般富有棱角,真是要多帅气就有多帅气,若是明月峰的女弟子们在场,估计会兴奋的尖叫起来吧。

此刻的药人气质冷傲,目光锐利,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距离感,与他对视的时候,甚至会让你感到一丝冷酷,这样的药人叶飞真是第一次见。

两人一路向前,龙炎所致万木焚毁,走了很久很久,甚至以叶飞的精力都觉得非常疲惫了,广袤的林海终于看到了尽头,前面就是剑神殿了。

所谓剑神殿,其实是一座坍塌废弃的古老遗迹,占地广博有着多个入口,从林海过来到达的是剑神殿的正门,能够看到威严肃穆的牌匾悬挂在神殿的最高处。

神殿是没有穹顶的,雕梁玉柱,水榭楼阁,放眼望去尽是星光璀璨。

离开林海涉足神殿领地,先要踏上万阶台阶,每一层台阶都不高,万阶积累下来高度却不小,台阶宽阔,左右像是延伸向无穷远,一眼看不到尽头。

药人解除了火焰的铠甲,一头紫发,一身酒红色的长衣在苍白古老的台阶上分外显眼。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活像是一个三十多岁年富力强的成功男人,坚定的目光昭示着他有着明确的目标,并愿意为了达成目标不断努力。

叶飞甚至感觉药人比之前瘦了,脸型和身形都变得瘦削,高高酷酷的比之方白羽还要英俊潇洒,儒雅的书生气质减退,取而代之的是冷酷的剑豪风范。

酒红色的长衣和药人当下的气质很配,一头紫发增添了他身上的凌厉,苍白的面孔让药人看起来像是刚刚从黑暗城堡中走出来的高贵王子,猩红的嘴唇预示着王子有着嗜血的本质。

叶飞几次想要开口,几次话到了嘴边又被生生咽了回去,总感觉这个样子的药人有着十足的距离感,难以让人接近。

药人抬起右腿踏上第一层台阶,不可思议的是周围的空间随着他抬起的右腿产生剧烈晃动,看上去在向后平移,又或者在向下躲闪,总之当他抬起右腿的时候台阶所在的空间是不稳定的,在尽力远离他。

叶飞这才明白看似普通的登天梯其实也暗藏玄机,他看到药人瘦削的身影随着空间的退后而退后,随着空间的拉伸而拉伸,随着空间的下移而下移,最终稳稳当当地踩中了无数空间坐标交汇产生的那一个点,终于完成了第一次迈步,终于踏上了第一层台阶。

“登天梯只能靠你自己的力量突破,我帮不了你。”药人的话让叶飞的心里凉了半截,他的空间系法术是半吊子的,一个缩地成寸也就移动十几米,想要在如此复杂的空间结界中移动能做到吗?

叶飞心里面打鼓,但看着药人绝尘而去的身影,明白也只能靠自己了。当下学着药人的样子往前踏出一步,一步踏出,整个世界天翻地覆,眼前的空间天旋地转,进入到黑紫线交错的十字路口,他需要在无尽的交错线中寻找一个坐标,只有找到坐标正确的位置才能踏上第一层台阶,真是如同大海捞针,真是难比登天。

叶飞想,药人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回忆起药人刚才的行动,在空间剧烈震颤的时候,药人像是一叶随风而动的树叶,空间向前他向前,空间向后他向后,空间向左他向左,空间向右他向右,空间拉伸他拉伸。药人似乎没有进入到黑紫线构建成的坐标世界,而是随着空间的震颤而震颤,等到空间震颤结束的时候,利用那难能可贵的空隙时间准确踩中坐标位置,最终成功踏足台阶第一层。

自己能不能像药人那样行动呢,自己能不能成为随风而动的树叶呢?好像不行!自己现在已然进入了广袤空间的坐标系,只能进行漫无目的的选择,而无法随波逐流了,是刚起步的时候已然做错了因此丧失了先机吗。

叶飞有些头疼,他已经看不到药人了,置身空间交错的裂缝稍有不慎就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叶飞想,自己现在只能从多如繁星的空间交点选出一个作为落足之处了,该怎样选择才能顺利踏上台阶呢?

为此绞尽脑汁的时候,忽然间一股阴霾般的感觉掠上了心头,叶飞恍然看到一双圆滚滚的眼睛出现在无穷空间的黑暗深处,以噩梦般的眼神注视他。这双眼睛不像是人类所有,倒像是一双牛的眼睛,瞪起来的时候宛若铜铃。

果然,他们的行为已经暴露了。

上山的时候叶飞察觉到他们正被别人监视,而监视他们的人不是云师叔而是另有其人。现在想来,其中之一便是这双牛眼的主人了,它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是要趁着自己陷入无穷空间最深处而害死他吗?

叶飞出了一身的冷汗,感觉自己已经沦为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他深深惶恐,毕竟自己现在的行为对师门而言真是大逆不道,若是传出去恐怕不仅会被逐出师门,还会遭到同门的追杀。更不要说,万一那双眼睛的主人想要在这里弄死自己,他也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果然仙法一门博大精深,任何一项仙术的缺失都是不行的。

现在想想,高手对战几乎都是以空间系法术作为移动身法的,与低级修真者使用的轻身功夫,腾挪闪避功夫,或者快速移动的爆发力完全不同。有了空间系法术,你可以自由出入在空间中不同的点,自由从空间的一个坐标移动到另外一个坐标,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根本无迹可寻,省去了轻身功夫、腾挪功夫所留下的痕迹,速度也更快,距离也没有限制,几乎是完美的躲避和近身技能。

自己因为长期在战斗中成长,疏于仙法修炼,疏于深入研究《道经》,所以对空间系法术并不精通,这在高手的对决中是很吃亏的,以后一定要补齐这个短板。

叶飞望向出现在空间夹缝中的眼睛,鼓足勇气对它说:“不要看了,要杀要刮直接来啊。”

没想到牛眼眼中流下了泪,是血泪,深红色的血染红了黑紫线交汇的坐标轴,将原本清晰可见的坐标点掩盖,这下可好,更找不到出去的方向了,一步踏错出现在火山口也说不定。

叶飞真是气坏了,对着牛眼破口大骂。

黑紫线交汇形成的世界,这是只有领悟了空间系法术的人才能进入的地方,想要行走在不同的空间,就要在黑紫线交汇形成的交点上移动,关键是找到自己想去的那个交点,说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因为空间的交点是多维的,是立体的,可能近在咫尺的一步,却是立体空间中的某一个遥远的位置。

现在可好,所有的位置点又都被牛眼中流出的鲜血给掩盖了,想要找到自己需要的那一个点更是难如登天。

“我日你母亲!”叶飞破口大骂,心说这家伙可真是太坏了,在不该出现的地方出现并且狠狠踹了一脚,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绝境。同时也说明,这双眼睛的主人实力非常强大,对于空间法术的使用已经到了化境,能够相隔万里给予自己致命的伤害。

“太他妈坏了。早不出手,晚不出手,偏偏这个时候动手。”叶飞想,这双眼睛的主人究竟是谁呢,是谁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能够在万里之外给予他如此致命的打击。

想到连云师叔都没有发现他上山,证明这双眼睛的拥有者一定比云师叔更强,再联想到眼睛的轮廓不像是人类,倒像是一双牛眼,回忆起流传在蜀山上的种种传说,叶飞心说:难道是青牛上仙?

不会吧,那可是蜀山的大神啊,活了千年的超级神兽。自己行踪被它发现了的话,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处境绝望,心态更绝望,

叶飞受到双重绝望的打击,状态可想而知。

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心想:哎,算了,既来之则安之,既然已经决定了陪药人走这一趟就别后悔,也没有后悔药吃,再艰险的路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了。

现在问题来了,自己要怎么离开这里呢。一步踏错的话可能直接跑到山外面也说不定,到时候再想上山,再想通过林海法阵可就难了。

想到这里,叶飞忽然有所悟,“如果那双眼睛的主人真的是青牛上仙,它将所有的坐标位置封死,是不是在告诫他赶紧离开,不要来趟这趟浑水啊。”

叶飞仔细想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自己与外人一道私闯蜀山禁地是非常严重的罪过,青牛上仙可能也是为了他好,在暗中警告他吧。

可是已经到了这一步了,自己真的可以回头吗?

毫无疑问,回头的最好方法就是在漫无尽头的坐标轴上随意踏上一步,不知道传送到哪里去了,哪怕就此进入了空间的裂缝,也总归躲开了这次上山的祸事,还不算是辜负了药人的一番情谊,让他无话好说。

如此想来,好像也没错啊。

真是纠结万分,叶飞面对超难的选择题。

一方面他现下确实没有很好的手段选择出正确的空间坐标;一方面如果就此走了,哪怕是因为能力不济进行了错误的选择从而离开,药人也一定会伤心的吧。

是选择身为蜀山人的大义还是选择对于药人的忠义,两边应该怎么选择,好难啊,为什么自己总是面对如此艰难的选择题。

叶飞真是无语了,他这一路走来虽然实力夸张的提高,但是走过的路太过坎坷,可以说始终就没顺遂过。一路走来可谓步步惊心,步步是坑,步步是挑战,步步是挫折。有的时候叶飞甚至感觉自己真是倒霉催的,要不就是自己命太硬了,把身边人都克死了。

无人的夜里他常常叹息,嘴上说着逆天而起的壮志豪言,其实暗地里真想了却残生算了,或者死了,或者躲起来,不再过问江湖的事情,不再追寻虚无缥缈的东西其实挺好。

回忆起来,和药人在一起的八年时光虽然处境艰难,但是活的轻松,每天上山采药,下山熬药,出门诊病赚钱,忙忙碌碌的时间很快就过去,睡觉的时候往往都是深夜了,也没工夫寻思闲七杂八的事情,也没有更多的追求。

自从开始修仙之后种种烦恼,种种问题就纷至沓来了,关于族人覆灭的真相,关于自己的身世和背负逐渐明了,压得他喘不上气来。

有的时候叶飞不禁会想,自己虽然身为罗刹族的王子,自己虽然是蜀山上仙,虽然是掌门弟子,但是为什么就不能活的自我一点呢,为什么就要承担这些背负嘱托呢,好像生命不是自己的,好像是为了别人活着一样。

其实如果能救活若雪隐居起来,管他什么天下苍生,管他什么正邪之战不也挺好的,反正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要想,就绝对可以活的潇洒自由,那样不是挺好的吗?

叶飞非常犹豫,他搞不懂是自己选择了现在烦恼的生活,还是烦恼的生活选择了自己。如果活的自私一点,会不会比现在要好的多呢。

世人的眼光重要吗?人间的倾轧与我何干?所谓的恩义凭何非要偿还?如果这些都能看淡,田园牧马,对酒当歌,人生是不是会快乐很多呢。

人间很多世家大族的人,不都是这样选择的吗?他们没有更高的追求,不断自私自利的寻求着心中欲望的满足,看上去很快乐不是吗。

自己反而像个倒霉催的一样,整天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没有力量的时候尽自己所能帮助身边人,有了力量的时候开始用力量挽救世界,意图让生活在水生火热的人们脱离苦海,这会否只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呢?会否他们根本不觉得自己在受苦呢?会否他们早已习惯了现在的生活呢?

哎。

一声叹息道尽多少辛酸。

深处黑紫线相交的空间轴系,叶飞切身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举步维艰。难啊,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难的不是艰难的蜀道,难的是登上蜀道之后变化的心态。

人一旦拥有了力量,就一定面临选择,是堕落,是放逐,是追寻自由,都在一念之间。

青牛上仙用血蒙住了他的眼睛,让他只能在无穷尽的坐标轴里乱冲乱撞,其实即便不蒙上眼睛又能怎样呢,他不还是找不到出路吗,他的人生本来就像是无头的苍蝇,本该享受快乐的时候却亲人惨死,本该健康成长的时候却辛苦劳作,本该浑噩度日的时候却触碰了仙道。仿佛是命运的安排,让他每每获得不一样的人生,陷入无比尴尬的境地,看似是能量越来越大,实际上烦恼越来越多。

记得小时候,他什么都不会却凡事有人照顾,总能得到呵护。罗刹圣城坍塌后他学会了医术,却要仗此赚钱度日,每日采药熬药累的精疲力尽,甚至受尽别人的白眼。登上通天路学习了仙术,看似超脱凡人之境,却烦恼更多,担子更重,纠缠于同龄人的关系,纠缠于师徒的关系,纠缠于替天行道,深陷于正邪的恩怨,深陷于匡扶正义的梦想,被方方面面的烦恼困扰着,总之压力越来越大,活的越来越不快乐。

喜欢凡世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