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房隔壁做太大声 把冰块一块一块的放进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四名指挥佥事本就是来帮忙的,虽说带着任务,但人家身份在哪儿摆着,沈浩自然是不可能将对方真当成自己麾下的人来使唤,颜面上是要小心周全的。

更何况沈浩知道沙蛇是什么,他看了那么多的游记和杂文,脑子里的东西很多,对于一些比较有名的凶兽也是看过不少文字记载,知道沙蛇这东西很不好对付。

按照沙蛇的习性,一般多是出现在平原地区,它们的食物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但主要还是从地下获取。虫子、蛇鼠等等在地下钻的东西都是它们的食物。因为体型关系,很大一片地域里只会有一条沙蛇,而且沙蛇的整体数量很少,称其为罕见的凶兽也不为过。

所以这此地同时遇到两条沙蛇,这本就是不寻常的事情,还发起了主动攻击,这就不用猜了,必定就是李星河的御兽手段。

若不是这四位指挥佥事将两条沙蛇拦下的话,场面都后面只会更加复杂,沈浩也就不敢肯定自己还敢不敢去吞噬李星河的残魂,也就极可能被李星河演的戏给瞒过去。

所以沈浩说要给四位指挥佥事请功绝对不是嘴上说说,他觉得对方值这份功劳。

听到沈浩这么一说,四位指挥佥事的脸上总算有了笑容,这才打量起被沈浩拖在身后的那条狗。

“沈大人这是?”

笑了笑,沈浩没有将手里的藤条交给手下人的意思,听到对方询问才道:“这条狗有些意思,我想到会衙门里养两天看看,实在不行再埋。”

堂堂还有统领,玩条狗怎么了?自然是没有人会有异议的,只不过看到狗身上又是镇魂符又是板锁就好奇而已。

当然,在好奇也看得出沈浩对这条狗没有聊下去的意思,于是一行人便开始往回走,将这边的事情做一个收尾。

镇子上的人都吓坏了,即便是走南闯北的汉子,看到原先酒馆处出现的深坑也是吓得背脊发凉。胆子大一些的凑近看过,看到了那大坑四周密密麻麻的孔道四通八达。想想都知道这些孔道必定是遍布了整个镇子的。

那问题就来了,今天塌的是酒馆,明天会不会就塌的是自己的住处?又或者走在路上吃太多踩垮了地面掉下去?

这种莫名其妙突然出现的不安席卷整个镇子,不论是路过这边的车马行,还是本来镇子里的居民,谁还敢继续待在镇子里?一窝蜂的就跑了出去,甚至镇子周边都不敢待,足足退出去

租房隔壁做太大声 把冰块一块一块的放进

好几里地。

“这件事情要处理好。找五行土属的修士将镇子下面的那些孔道都给填上,填的时候让那些撤出去的镇子居民找头头旁观。地下填上了,老百姓也就不怕了。”

“那些车马行的人呢?需不需要也叫上?”

“车马行的人用不着管。都是些生意人,这边地势优势,他们不来这边歇脚中转去山林地里中转不成?只要这边老百姓们不怕了,镇子重新恢复原状,他们自然也会回来,误不了这边镇子里的人的生计的。”

这些事情沈浩顺手就给安排了下去。没有让人推给这边的地方衙门。毕竟这件事是黑旗营弄出来的,想靠地方衙门来擦屁股还不知道要墨迹多久,没个半年扯不清。这么一来当地的老百姓就亏大了,好多人弄不好得直接断了生计。所以直接黑旗营来收尾干净,也能免得麻烦。

回去的路上沈浩接到了他一直在等待的消息:缚姬被擒住了。

详细的行动汇报还没有到,但千里音符辗转过来的简报还是能够看得出擒拿缚姬的时候也是费了大力气的。同时那位被沈浩请去镇场面的玄海境指挥佥事也绝对的必要。正常抓捕绝对不比这边沈浩击杀李星河来得轻松,甚至可以称之为更难。

难的地方不单单是缚姬也是一名冷门的修士,音修的手段天然的就有群攻群防的效果,即便是突然受到攻击,缚姬一张玄琴的杀伤力依旧让黑旗营的军卒们伤亡惨重。若不是最后那位玄海境指挥佥事出手根本就拿不下她。

沈浩拿到消息的时候缚姬已经在那位玄海境指挥佥事的押送下启程前往封日城统领衙门了。

不单单是缚姬,月影楼在靖旧朝内藏匿的那些关键人员也全部按计划一网打尽。有条件活捉的都活捉了,同样正往封日城押送。没条件活捉的,也不强求,摘人头要简单得多。

消息是一份一份的过来的,从昨天晚上开始,陆陆续续的就在来了。

等到沈浩回到封日城衙门,包括王一明在内的四方面的黑旗营主事都回来缴令,清剿月影楼余孽的任务没有人出错,全都按照既定计划成功完成。

“大人,主要人犯已经全部收押到地牢中了。首犯缚姬安排在天字二号监室。您看是先给她热热身还是立即过审?”

王一明清点完人犯之后将最后的情况汇总送到了沈浩跟前。这一次折损的人并不算多,大部分都是在生擒缚姬的时候没办法避免的伤亡,甚至比起日常在偏远地区宣教时和那些邪门修士的较劲都要损失小得多。

“不用急。月影楼的事情不算什么紧要的事,缚姬此人也不是单纯的修士,从事情报行当多年心理弯弯绕绕可不少。先晾一晾她再说。

倒是其余的活口可以根据身体条件开始过审了,能榨出来多少算多少。”

针对月影楼的情报沈浩并不是那么上心了。月影楼早就是昨日黄花了,手里即便有些不错的情报底牌也顶多给这次收网锦上添花而已,这次能拿下这些人的人头才是最大的功劳。

王一明应是之后躬身离去,跟着就下去着手安排地牢里的事情了。殊不知他的沈大人其实心里另有盘算。

“月影楼这一摊子事算是收网了,这份功劳也就算是完成了一大半。剩下的就是报到皇帝面前让皇帝亲自

租房隔壁做太大声 把冰块一块一块的放进

出口恶气了。不过有些布置还得先做好才行......”

当天下午,一份正式的文书就上报到了指挥使衙门,再由指挥使庞斑具名之后送进了皇宫。

喜欢玄清卫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