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几天没c你了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小天天,你好帅呀!”

身后,传来米兴激动地叫喊声。

我回头看了她一眼,就见米兴给我比了个“爱你哟”的手势,还顺带给我抛了个媚眼。

我情不自禁打了个冷颤,心中暗骂,这小妮子发什么春呢?

“唐小天,小心后面!”周小强突然提醒道。

我心中一惊,想要回头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一股劲风已经袭向我的后脑。

我没有回头,猫腰往前卧倒,姿势虽然有些丑,但好歹还是躲过了身后的偷袭。

我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都是白色的寒霜,如果再配上一顶红帽子,那就是妥妥的圣诞老人。

前一秒钟还帅得那么有型,后一秒钟就如此狼狈,还真是应了那句话:“帅不过三秒!”

我扭头一看,就看见一个将军模样的阴兵从后面走上来。

普通士兵都穿着轻装,这个将军却穿着铠甲,他生得高大威猛,穿着铠甲,挂着披风,手里还提着一把三尺重剑。那把重剑如果是实物的话,肯定非常有分量,普通人可能连拿都拿不起来,可见这个将军在世的时候,一定是非常的威猛。

我摸了摸后脑勺,感觉后脑勺还有些凉飕飕的,回想起方才,还真是惊险,若不是我的反应够快,估计我的脑袋就被这个将军给斩下来了。

将军提着重剑,气势威猛,一步步朝我走过来,剑尖贴着地面划过,燃起一团妖异的绿色剑气。

咕噜!

我咽了口唾沫,涩声问道:“小威威,你要干啥?”

将军的眼瞳里闪过一抹血光,他抡起重剑,二话不说,对着我当头劈落。

我往边上一滚,躲开这一剑,重剑落在我方才站立的地方,直接把凝结着冰霜的地面,砍出一道裂口。

我心头火起,怒骂道:“小威威,你也太不给面子了,你信不信老子把你吊起来打?”

那个将军根本没有理会,继续提剑向我劈砍过来。

这个将军的剑法,走的是生猛路子,他的剑术并不灵巧,也没繁复的套路,大开大合,以自身的力道,搭配上重剑的威力,从而达到勇猛匹敌的效果。

周小强在后面喊我:“唐小天,不要恋战,我们快离开这里!”

周小强话音刚落,就听白蛇沟里面,四面八方都传来周小强的声音“唐小天!唐小天!唐小天!”

我心中一凛,白蛇沟里面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回音?

我四下里一张网,顿时脸色大变。

实话讲,刚才惊动这些阴兵,我都没有变过脸色,然而此时此刻,我却完全变了脸色。

那十多声“唐小天”,并不是什么回音,而是……鸡冠蛇的声音!

秦岭山里最恐怖的物种,居然再次现身在白蛇沟,而且这一次,鸡冠蛇的数量相当庞大,少说也有数十条之多。

但见白蛇沟上面,全是晃动的鸡冠子,就像晃动的一簇簇火焰,在黑夜里看上去,格外的夺目娇艳。

那些鸡冠蛇摇头晃脑,模仿着周小强的声音,不停地叫喊着我的名字。

我身上的鸡皮疙瘩暴起,哗啦啦掉落一地。

我他妈宁愿再碰上一支阴兵军团,我都不愿意碰上这些剧毒玩意儿,这些鸡冠蛇长得丑也就算了,关键它的毒性还很猛烈,一旦中毒,根本就没有解药,两三分钟就会上西天,而且死状还相当可怖。

早就听闻这些鸡冠蛇的报复心很强,我推测可能是藏獒他们在密林里面杀死了两条鸡冠蛇,结果鸡冠蛇就盯上了我们,一路尾随我们来了这里。

我也不知道今晚的阴兵借道,对我们来讲,到底是福还是祸。

你说它是祸吧,这些阴兵成功惊醒了我们,让我们避免了鸡冠蛇的偷袭;你说它是福吧,好像又谈不上。

我暗自捏了把冷汗,对着那个将军扔过去一张三昧真火符,也不管有没有伤到他,反正扔出三昧真火符以后,我转身便跑。

此时此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跑!跑出白蛇沟!

我们现在的处境非常难过,也非常危险,白蛇沟里,后面跟着

宝贝几天没c你了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乌压压一大群阴兵,那个提着重剑的将军冲在最前面,满脸狰狞,一副要把我们碎尸万段的样子。

而白蛇沟的上面,则是一群鸡冠蛇,咕咕咕如同鸡叫一样,也在追着我们跑。

那些鸡冠蛇爬行的姿势非常古怪,它们的上半身全是直立起来的,腹部下面的爪子健步如飞,可以让它们在崎岖的石子路上如履平地。

眼看那些鸡冠蛇越追越近,藏獒他们一边奔跑,一边举起突击步枪,对着白蛇沟上面的那些鸡冠蛇开火。

突突突!突突突!

火龙炽烈,刺耳的枪声在白蛇沟里回荡,一梭子弹横扫出去,打飞了跑在前面的几条鸡冠蛇,其中还有两条鸡冠蛇,被子弹拦腰扫成两截。

但是,只要没打中蛇头,这种鸡冠蛇竟然是不会死的,哪怕只有半截身子,那顶着蛇头的半截身子,依然在地上扭动爬行,顽强的生命力令人骇然。

藏獒他们负责阻击白蛇沟上面的鸡冠蛇,我则负责阻击白蛇沟里面对我们穷追不舍的大秦阴兵。

我一边跑,一边转身扔出符箓,各种符箓一股脑儿全部给他们用上,什么驱鬼符、三昧真火符、疾风骤雨符、反正身上有的符箓,我都让那些阴兵尝了个遍,那个将军气得嗷嗷大叫,半边脸都被三昧真火符烧没了,空洞洞的眼眶露在外面,容貌非常可怕。

跑着跑着,忽听前方传来一阵惊呼,但见

宝贝几天没c你了 小东西这才一根而已道具

尘土飞扬,前方的地面不知怎么地,好像塌陷了,所有人都躲闪不及,纷纷坠入了地底下面。

那地底下面,仿佛裂开了一张怪兽的嘴巴,将地面上的那些人,啊呜一口全部吞噬了。

我见势不妙,脚踩刹车,鞋底跟地面传来刺耳的摩擦声响,脚底都快摩擦起火了,才堪堪停下脚步。

可是,就当我停下脚步的时候,脚下突然传来嗤啦声响,但见数道裂痕呈放射状,朝着四面八方蔓延。

我的心咯噔一下,脑子里只闪过两个字“糟糕!”,然后顿觉身子一轻,双脚突然踩空,惊呼着掉了下去。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