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十几个师父大冬天的不在家享受香火,出来干什么?香火吃腻歪了,改喝西北风了?我迎了上去,好奇问道:“师父们,大晚上的不看喜洋洋,不回庙里睡觉,出来干什么?我就是出门几天,这不回来了嘛,客气什么啊,还出来迎接我……”

十几个师父飘着就过来了,见到我除了欣喜就是埋怨:“徒儿,徒儿,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断了好几天的香火了……”

七嘴八舌吵的人头疼,但我还是听到断了香火这四个字,大声道:“师父们别急,咱们一个一个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炒疙瘩的祖师爷穆姥姥一把拽住了我,哭丧着脸道:“我的好徒儿啊,可别说了,你上次买香火是什么时候的事了?”

我有点不太记得了,好像是去年的事了,买了几箱子,可沈浩和姆雅也经常买香火啊,宋平安也买过,这么快就烧完了?就算是烧完了,我也嘱咐过沈浩和姆雅别忘记来给祖师爷们上香,怎么还能断了香火呢?

我问道:“沈浩和姆雅没有来吗?”

穆姥姥道:“姆雅接了个活,跟个剧组给人家当服装指导去了,不在家,临走的时候来看过我们,沈浩压根就没有来过,我们开始也没在意,自己点香火呗,点着点着,没有了,我们也没有电话,去找沈浩,沈浩不在家,连他供奉的两位祖师爷都没在家,又去找张磊,张磊也没在家,我们都饿了一个星期了,徒儿啊,你要是在不回来,我们就要饿死了,而且祖师庙都已经发霉了……”

听完穆姥姥的话,我顿时恶从心头起,怒向胆边生,掏出电话给沈浩打了个电话,过了半天才接,沈浩迷迷糊糊的问道:“喂师兄,这么晚了你找我什么事?”

“你特码在那呢?”

“我在港城呢,对了,我忘记跟你说了,港城这边举办了个世界烹饪大赛,我为了打开咱们的知名度,带着张磊一起来参赛了,鱼哥,你放心,张磊的烤鸭,还有我的火锅和豆腐,一定能赢得比赛,打开咱们祖师门知名度,祖师爷都带上了,保佑着我们,你还有啥不放心的?”

沈浩说的我一愣一愣的,去参加烹饪大赛了,看来这小子是真把火锅城当成事业来做了,还有上进心了呢,问题是,你的上进心差点没饿死一票祖师爷,我强忍着怒气问道:“我出门的时候叮嘱你照看祖师爷,经常来上香,你忘记了吗?”

电话那点沉默了下,突然道:“卧槽,我把祖师爷们给忘记了,师兄,你听我解释,那几天实在是太忙了,忙的脚不沾地的,真给忘记了……”

我朝沈浩喊道:“你等着回来受死吧!”啪!的把电话给挂了,又给老秦打了个电话,让他想办法先给我整一箱子的香过来,哄着十几位祖师爷上楼,哥们忙活了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回家了,连家门就没进,直接去了祖师爷的屋子。

以前祖师爷的屋子天天都是香气缭绕,祖师庙在香火的供奉下也显得很有灵气,不过是饿了七天,在进来这屋子,一片愁云惨淡,一群老头老太太饿的缩在墙角,都有气无力了,尤其是那座祖师庙,看上去陈旧不堪,都长绿毛了。

屋子里的祖师爷和祖师奶奶们见我回来了,一个个露出激动的目光,神色很委屈,看上去都快哭了,连青青草原都不看了,我急忙向前两步大声道:“师父们,你们受苦了,我来晚了!”

兽医行业的祖师爷伯乐,强撑着站起来要给我来个拥抱,想让我安慰他,哥们一闪身,来到了桌子上,仔细去观察长了绿毛的祖师庙,闪了伯乐一下,不知所措

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的站在原地,委屈的眼泪汪汪。

不是哥们不顾及祖师爷们,但对我来说,祖师庙才是头等大事,因为祖师庙只要不坏,祖师爷们就有地方待,否则,以后二百多个飘在屋子里,太渗人了,也太麻烦了,问题是祖师庙之前还好好的呢,怎么现在成了这个德行

保安把小雪抱进了保安室 胸前的大兔子蹦了出来视频

,比我第一次见到的时候还破。

我被吓的够呛,祖师庙可是鲁班祖师给各位祖师爷打造的,很是神奇,自成空间,供奉各位流浪汉一样的祖师爷,真要是坏了,我特码上那找材料给他们修啊,也没人有鲁班祖师的手艺在修一个。

我一指祖师庙问各位师父:“祖师庙怎么了?”

孵化业的祖师爷陆相公愁眉苦脸的对我道:“有香火供奉,各位祖师们还有些神气,能保持住祖师庙长新,可断了香火,祖师们神气消散,就没有能力维持祖师庙了,,我的乖徒儿啊,祖师庙虽然是小庙,但也不是个阴庙,需要阳光照射,可自打你把祖师庙搬进这屋,祖师庙就没在见过阳光了,一旦香火不在,可不就长毛了嘛,你幸亏回来的早,再回来晚点,祖师庙都得嗖了。”

的确,自打把祖师庙搬到这屋子里来,哥们就再也没管过,两三年了,真是没见过阳光,可我开窗户了啊,开窗户也不行吗?我无奈的问道:“那怎么办?”

陆相公对我道:“徒儿啊,除了恢复香火之外,祖师庙也该见见阳光了,天好的时候,把祖师庙搬出去嗮嗮吧。”

“那……那得多长时间才能恢复如初?”

“起码也得两三个月,而且香火不能停!要不然祖师庙的情况会越来越糟糕,哎,我们好命苦啊,要是祖师庙不能住了,我们真的就成孤魂野鬼了。”

陆相公一说,有些脆弱的祖师爷开始抹眼泪,哥们惊了,听到祖师庙起码得嗮两三个月的阳光,香火还不能停,身上的血都凉了,我特码那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天天伺候祖师庙,不找徐元了吗?徐元就是我身上的一根刺啊,他不死,我活不安稳。

我幽怨的看着抹眼泪的祖师爷们道:“你们为什么不早说。”

陆相公无奈道:“你那么凶,动不动就不干了,我们不敢说啊,以为香火不断就没问题,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身上没钱,没电话,联系不到你,你说怎么办嘛。”

我……欲哭无泪,需要冷静冷静,对祖师爷们道:“我要上平台冷静冷静,谁也别跟上来,让我冷静冷静!”

我迈步就朝平台上走,宋平安跟了上来,对我道:“师兄,要不以后我就在家里守着吧,总不能看着师父们可怜下去。”

我摇摇头,哥们的实力有多大自己心里清楚,就宋平安一个听话的跟在身边,老秦不着调,别人靠不上,真把宋平安留在家里,我没有底气能对付得了徐元,我对宋平安道:“平安啊,让我冷静冷静,会有好办法的。”

宋平安没在跟着我,我独自上了平台,还没等冷静呢,平台上传来哀怨的唱戏声:“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春寒赐浴华清池,温泉水滑洗凝脂……”

声音很小,凄婉哀怨,正是我那个倒霉的戏曲行的师父唐明皇,我……就不明白了,那么多的祖师爷被饿的虚弱,这位皇帝师父怎么还特码有力气唱曲呢?

上了平台,就看到了我那倒霉的戏曲行业师父,凄凉的都不行了,身躯半依在桌子上,仰头看天,憔悴的让我……想揍他,我对唐明皇道:“师父啊,都一个星期没香火了,你不饿吗?还有心情唱曲呢?快去屋里待着去吧,一会就有香火了。”

一听快有香火了,我这位师父立刻就不哀怨了,精神一振道:“那感情好,我先去吃香火,有了精神在唱……”

急匆匆的回屋等香火去了,剩下哥们一个人在这寂静的冬夜里,忧郁且惆怅的点了根烟,事情已经这样了,后悔也没用,好在师父们都没饿死,祖师庙也还在,不用修,就是麻烦点,需要日子好的时候每天搬出来晒晒太阳,但我不可能有那么多的时间待在家里啊,就算不去找徐元,孟晓波也不会放过我,会给我派各种各样的任务。

那就还不如先干自己的事,好不容易跟孟晓波达成了共识,要不,我让黄四郎帮我照顾一下祖师爷们?

还是算了,欠黄三姑的人情太多,以后该特码怎么还啊?我惆怅的不行不行的,正惆怅呢,电话响起来了,老秦那贱兮兮的声音传来:“鱼儿,哥们给你整了一箱子香,快到你家门口了,你下来接我一下呗。”

我对着电话叹了口气道:“老秦啊,哥们现在心情很不好,你把香直接放在祖师爷的屋子里,给祖师爷们上了香,直接到平台来找我吧!”

挂了电话,我也没下去,仍然在忧郁,过了好大一会,从祖师爷那屋传出来香火的气息,老秦慢悠悠的上了平台,见我已经抽了两根烟了,笑呵呵问道:“鱼儿啊,你那么忧郁干啥?想爹呢?”

喜欢我给孟婆当小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