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随后罗希云和天御国际的高启华签了个临时协议,交了点定金,剩下的办正式手续的时候一块交。

从天御国际出来,高丽娜的心已经彻底凉了,付洋那叼毛这么好运气的挣了两万五千块的提成,她连根鸟毛都没捞到,心情浮现在脸上,就高兴不起来。

她正打算让付洋出钱打车,顺便蹭个车跟着回德天中介店里,这样她的心里能好受一些。

没想到罗希云又说道:“高经理,咱们再去你说的那个小区看看,怎么走?”

“呃!”高丽娜下意识的问道:“罗姐,您还买?”

“买啊,我看看要是合适的话今天就一块办完了。”

“好,好,我这就带您过去,亿丰花园就在前边,离这不远。”高丽娜的心情宛如过山车一样,又爆表了。

她恨不得跑着在前边带路,可她知道坐罗希云的车更快!

在亿丰花园那边,罗希云去看了一眼沙盘模型后,就选中了面积116平的三室两厅的户型。

在这里,高丽娜和付洋二人又见识了罗希云的‘壕无人性’。

高丽娜知道罗希云真有钱,她没啰嗦,上来就给亿丰花园的销售经理李志浩说了一下情况。

大家都不废话了,直接进入正题,谁也别耽误时间。

得知罗希云刚在竞争对手天御国际那边以2580元的均价买了10套房子,李志浩也服气了。

他最后一咬牙,以2600元的均价卖给了罗希云7套116平户型的房子,总价211万。

毕竟西九路和西十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越往西越荒凉了,越靠近行政办公中心,配套越齐全,各方面的无形价值越高一点。

李志浩死撑着没再降价,他嗷嗷的叫唤着说这已经是成本价了,要就签,不要就算了。

罗希云最后要了这7套房子,他还做主赠送了罗希云7个八到十平米的储藏室。

在这一点上,怎么也不能被天御国际给比下去吧。

对高丽娜来说,她也很高兴,这边卖一套房子给出的提成比那边要高500块,她这7套房子总计两万一的提成到手,虽然总数没有付洋的高,可也美滋滋的。

签了份临时协议,罗希云同样交了点定金意思一下,剩下的到周一的时候就由高丽娜过来帮她办了。

从亿丰花园售楼处出来,亿丰花园的销售经理李志浩非得出来送她,还给罗希云车上放了两套高档骨刺套装,说是额外赠送的。

还说等钱合同的时候,还有更好的礼品相送。

人家这么热情,罗希云也就收下了。

“付经理,高经理,走吧,我送你们一程。”罗希云说道。

付洋和高丽娜二人看看天色,再看看时间,都下午四点多了,再等一会儿就该吃晚饭了,他们俩对视了一眼,这一回却是心有灵犀了。

“罗姐,今天大恩不言谢,你给了我们机会,就再给我们一个机会,让我和老高一块请你和俩侄女吃顿便饭。”付洋说道。

罗希云摆手拒绝了,她说:“今天就算了,我带着她们俩在外边转悠一天了,得早点回去休息。”

看着二人脸上有些失落的表情,罗希云又说道:“我这两个小区17套房子后续的手续还得麻烦你们二位帮我跟进,这样吧,等忙完了,我和我们家老夏一块请你们俩吃顿饭,也别说什么帮不帮忙的,咱们就是老朋友聚在一块聊聊天。”

桐桐发起了一波助攻,她仰起头,抬起小脸,两只手捶着胳膊腿,很委屈的说:“妈妈,忙完了吗,我好累呀!”

这个表情让罗希云看到后特别的心酸,她们俩今天跟着自己跑了一天,真是遭罪了!

付洋和高丽娜二人一看这样,今天这顿饭是真吃不成了。

高丽娜说道:“罗姐,那等夏老板回来了,我和老付再请你们一家四口吃顿饭。”

“给我们一个机会!”高丽娜近乎请求。

要不然,他们二人各自两万多的提成,挣得心里不踏实。

你说他们努力了吗?

也努力了吧!

但总觉得这里边用到他们的地方还是不够。

罗希云知道这个道理,她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行,那咱们再约!”

付洋看到不远处正有一辆打着‘空车’标志的出租车开过来了,他赶紧站在路边扬了扬手,出租车停下了。

罗希云还说道:“我都说了送你们,怎么还……”

她还没说完呐,高丽娜先打开后门钻进了后排坐下。

付洋则坐在了前排副驾驶上:“罗姐,你今天也累着了,早点回家休息吧,我们就走了啊。”

说完,付洋就催促出租车师傅抓紧走,去林奥社区的德天中介门店。

“妈妈,咱们也回家吧,我好打盹呀。”丫头说道。

她的小脑袋开始打瞌睡了。

罗希云把她们俩在后排座上安顿好,这才开车朝紫玉花园走。

好在这边离着小区不远,就隔着一条街,再往南一个路口,就到家了。

丫头和桐桐困得不行了,罗希云还是把她们俩给摇醒了,带着她们俩上楼,连晚饭都没吃,牙也没刷,脚也没洗,就这么睡着了。

她老公平时在家里的时候还不觉得,今天身边没人帮忙了,罗希云才察觉到两个闺女都大了,她自己照顾她们俩真有点力不从心了。

“王八蛋,你还没忙完啊!”罗希云心里有气,气得不轻。

被罗希云念叨的夏泽凯,这会儿正在和张一鸣、梁汝波、杨斌、俞叔平、边宁他们一块在路边吃饭。

6月初的天,京城也很热,但找个街边特色小吃的地方,聚在路边,几个人围着一张桌子,点上几个小菜,再来上几杯凉透心扉的啤酒原酿,那感觉绝对不是白酒能够比拟的。

“咕咚咕咚!”

夏泽凯举着一斤装的大啤酒杯子喝完了一杯,他打了个酒嗝,把杯子放下:“几位,我的喝完了啊,你们也别给我耍赖,今天谁要是再划水,我等会儿瞅准了灌死他。”

喝白酒不怕这些家伙们,喝啤酒就更不怕了,无非是脱了裤子放放水的事。

杨斌杯子里还留了个底养鱼,不晃酒杯是看不出来的,他寻思着能少喝一点就少喝一点,积少成多嘛!

可看到夏泽凯瞪着一双牛眼扫过他们的酒杯时,杨斌心里一紧,赶紧拿起酒杯仰头喝干净了,还把就被倒扣过来,示意真没了。

张一鸣这小伙子喝到位了,他想着说一声不喝了,可这会儿连个屁都不敢放了。

俞叔平头一次见识到了夏泽凯喝酒的洒脱和骄狂,寻思原来这才是他吗?

从下午不到六点就开始喝,这都快九点了,20斤装一个的原酿酒桶都喝干了3个了。

曹!

碰上驴犯邪性了!

“夏哥,别喝了吧,咱们等会儿去泡泡澡,蒸蒸桑拿,顺便做个足疗,多好。”边宁说道。

不说不行了,俞叔平一直给他眨眼,换个名堂,酒是喝不动。

夏泽凯瞟了他一眼:“要去你去,喝了这么多酒,你还去蒸桑拿啊,这是不想看到明天的太阳了吧!”

“呃!”边宁被噎得不清。

他寻思谁惹着夏老板了,他怎么这么大的脾气。

他是下午被临时抓壮丁给叫过来的,他不知道,从今天早上开始,俞叔平、杨斌、张一鸣、梁汝波他们几个就凑在一块,讨论‘代驾平台’入股的事,夏泽凯上来就要甩出500万来,这个事就没法往下谈了。

俞叔平手里余钱不多,他东拼西凑出50万,杨斌出50万,俩人凑100万出来,纯资金入股,同时保证后期借用各自的资源倾力推广‘代驾平台’。

他们俩也不贪心,打算拿20%的股份。

除此之外,张一鸣和梁汝波以管理和技术入股,打算拿30%的股份。

这都不是事,可夏泽凯这老炮上来就要甩500万出来,按比例拿股份。

这还怎么玩,这么算下来,杨斌和俞叔平二人能拿到手的股份就少了一大截,他们俩也不愿意啊。

张一鸣和梁汝波他们那边占据的股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份也少了一大截,初期创业阶段,他们俩连三成的股份都拿不到,就没有玩的心思了。

夏泽凯这一下子就被撂一边了,中午没喝多少酒,下午接着讨论股份的事。

这不一直熬了三个小时,考虑到项目还得进行,夏泽凯总算松口了。

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还是以管理和技术入股,另外拿50万现金入股,拿四成股份。

杨斌和俞叔平他们俩凑一百万加后期的推广资源协调,拿两成股份。

夏泽凯拿250万现金入场,其中50万是借给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的,他同样占了四成股份,这么分配下来,一个以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为管理和技术核心的新项目团队就算组成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梁汝波会把九九房那边的工作暂时移交一下,他重点以‘代驾平台’为首要核心,全身心的投入新项目之中,争取早一点把成品给做出来。

分配完事以后,五个人起草了一份合作方案初稿,另外张一鸣和梁汝波二人也给夏泽凯签了一份借款单。

这段话放在章节末了,因为放在作者话里,很多人看不到。

我这几天会单独发个单章说明爆更的事,另外均订迟迟不涨,也不掉,就是老朋友们和部分新朋友给辛巴树撑着,我很感激。

但我觉得这本书的成绩应该不至于760均订,我也想冲一把,我没存稿的,爆更需要我拿出更多的时间去写,我就得和我媳妇商量看孩子的事情上让她再多付出一些,没办法,自己看孩子就是这样!

不过爆更可以让我有更多的收入,让我更有动力。

另外我琢磨着看我盗版的朋友能有至少几千人,不管是在哪个平台看的,我管不了,恳求看盗版的朋友们,来上200个人给我个全订凑够1000均订,这样我才能拿到下一个起点平台的推荐,才能面向更多的朋友,我有更大的动力持续去爆更,或者看盗版的朋友多

玉楼春深(限) 月笼沙 女人—夜承受6个男人

来一些人,一人帮忙订上十几块钱的,也能凑够这200均订了,辛巴树拜谢!

喜欢重生之奶爸的幸福生活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