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御灵城是彻底的沦陷了,可这场战争却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当蛤蟆从地底深处钻出来的时候,见到的只是一片的狼藉。

城倒屋塌的地上,尸堆如山,泥泞的污泥里已经变得血红,其中掺杂着的不仅只是猩红的鲜血,亦有碎肉烂骨头堆在其内。

此时的城内还剩下的,大多都是老弱残兵,并有专门的救助,贼专业,特别是遇到伤重的,立马就给上一口,让其再无痛苦的往生极乐。

找到白红薇的时候,这娘们的脸色极差,感其外在所流露出的妖气,却是已是极为的虚弱。

身边虽然有几个人面蝎在照顾,但苗苗却依旧的昏迷不醒。

“如何?”

宋钰先开了口。

白红薇将苗苗脸上的发丝拨弄到两旁:“后背的骨头全碎了,体内的气息也混乱异常,妖丹更是不稳,不过却有一股异于常人的妖力在一直护持着,有些看不太懂。”

瞅着苗苗那张小脸煞白的模样,回想起蓝袍青年偷袭的那一锤,可是实实惠惠的砸中了其后背,换做常人,怕是早就毙命当场,而这丫头能够挺到现在,不能说是命大和幸运,关键还是在于那一股不知名的力量吧。

宋钰蹲下身来,将手触及到苗苗身体脉络的那一刻,这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以其神念内视于苗苗的体内,情况确实如同白红薇所说的那样,委实是已经糟糕到了极点。

而这种程度的伤,绝非一般的妖族所能承受的住。

特别是护持丹腹内部的那一股妖异的红光,就算是蛤蟆的神念,也无法侵入其中,只能大致的瞅到,那颗似乎有所纹裂的妖丹,正受到它的保护。

“没办法!”

蛤蟆摊了摊手,满脸无奈的叹了口气。

不管是内伤,还是外在碎裂的骨骼,根本就没办法治。

但他还是拿出了不少的瓶瓶罐罐,其中还有一瓶灵泉乳液,可见他真是下了血本。

“一点一点的喂给她吃吧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

宋钰站起了身,内心的滋味颇为的酸楚,甚至还有点自责的意味混杂在里边。

而如此的情绪完全不应该发生在他的身上,但就是有的话,宋钰也没个办法。

不过话说回来,当时的苗苗,似乎完全处于一种近乎于暴走的状态,和其平时完全就是两个样,现在想来,他还是有些不解。

于是便问了出来。

白红薇先是给苗苗喂了一点灵泉乳液,又给她吞服一枚活血化瘀的丹药,这才将她们的遭遇简单的说了一遍。

宋钰于一旁默默地听着,其大致的过程其实和他所预料的差不太多。

随着妖族和巨灵族一举攻入御灵城的开始,白红薇和苗苗以及胖瘦头陀也带队杀了进去。

却因为混乱的巷战,以及后续人族修士的大举反攻,彻底打乱了他们这边的节奏。

而那时候宋钰本人正缩在某个角落里,利用阴魂幡偷魂吸魄的不亦乐乎。

未曾想白红薇她们则在那处偏殿里遭遇了强敌。

先是她自己被那名真人境界的人族修士所发现,又在蓝袍青年和另外一名练虚修士的强强联手之下,被强打成了重伤而陷入了昏迷。

之后的事情,兴许是因为又有妖族来援,所以战局拖到了另外一边,只留下了那名换做魏然的修者。

然后就是苗苗的突然暴走,以及接下来发生的后续事情。

听到这里,宋钰的目光又一次的集中到了苗苗的身上。

而白红薇似乎想起了什么,又说起了一目双瞳的这个事儿。

宋钰闻言颇为不解,直到白红薇扒开苗苗的眼睛之际,他才怔怔的愣在原地。

略微思量,宋钰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再联想到其丹腹内部的异状,这才略有犹疑的说道:“如果全都归结为血脉觉醒的话,也能说的过去

他含着她的乳奶揉搓揉捏 蛇两个大的我坚持不住

,但我却听说过另外的一种说法。”

白红薇不解,蛤蟆则一扫往日里的嬉皮笑脸,神情颇为严肃的继续道:“我可听说过,一目双瞳的异象,是因为一具躯壳里拥有两个魂的缘故。”

此话一出,白红薇的眉头也拧巴在了一起。

再看怀中依旧昏迷不醒的苗苗,眉宇之间则多了一抹挥之不去的忧色。

蛤蟆呢,其心情同样好不到哪去。

联想其最近一段时间的变化,再看苗苗那色泽暗淡的满头银发。

他也只能安慰道:“我说的也不一定全对,因为也是道听途说。”

白红薇根本就没搭理他,但是却有人理会。

“好浓郁的灵气啊!”

一名面相俊俏,浑身绿色锦跑的青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骤然而现的出现在了白红薇的身侧。

而后还跟着一名虚实不定,大概只有一个人形面貌的墟灵。

一见这二位的忽然出现,宋钰的心顿时就是咯噔了一下。

前者还好说,虽然修为境界也高于他,但从其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淡淡妖气来看,是有了洪荒顶峰的境界,似乎只差一步便能迈入到真灵的这个层次。

但是他身后的那位面目模糊的墟灵,蛤蟆根本就看不透他到底是何种境界。

所以由此判断,这位很可能就是一位真灵级别的墟灵。

再看这位满头绿毛的青年,大约三十左右的年纪,此时笑脸一张,但是那手已经伸了出来。

面向的,正是白红薇手中的那瓶灵泉乳液。

只见其眉头一皱,似乎还想反抗,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瞬之间,她那本就苍白的脸色,立马面若金纸的极其难看。

周身更是僵硬的一动也不能动,所以手中的灵泉乳液,也顺顺利利的被绿发青年拿在了自己的手里。

反观宋钰本身,同样是被一股无形之力压制在了原地,浑身僵硬的杵在那。

绿发青年这时候已经开启了瓶盖,先是放在鼻子底下嗅了嗅,然后满意一笑的当着宋钰和白红薇的面,一口就全干了小瓶之中的灵泉乳液。

之后随手一丢的还砸吧砸吧嘴,就跟干了一口小白酒一样,啧啧的点了点头。

只是当他将目光重新打量在蛤蟆身上的时候,则邪魅的一笑道:“身子板这么硬,咋的,还在这杵着?”

喜欢本仙在此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