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兰花花从芦苇荡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麻麻黑了。

老德顺送给兰花花的炸鱼儿,她没有要,全部送给了菊花。

歪瓜见了就说,“老德顺回来的时候,已经给过一些了,今天下午,就喝鱼片汤了。”

“这有什么呀,一顿吃不完,两顿吃,总之给菊花吃好了,奶水足,就能把孩子养得白白胖胖的。”兰花花说。

兰花花在回村的路上,边走边想,这选村头,可是村里的头等大事,就连在镇上开杂货店的周铁锅,听说都想参与。

如果真到了那一天,选谁呢?大丑,这小子不用估计,是盘子里的油炸鱼,不用筷子翻它,它永远不会翻身。

而老三八呢?这老家伙动不动就抡拳头,属于那种靠武力吃饭的角色,三句话不合,就拳脚相交。

周建国呢?这家伙是货郎鼓出身,成天摇着拨郎鼓走村串巷的,一厘钱一分钱地挣,这可是个千年的老狐狸,精明的不能再精明了的主儿。

周铁锅呢,好多年不在村里住了,只在播种,收割庄稼时回来一小会儿。

兰花花想来想去,想得头疼,干脆不再想这些事儿,只是专心走自己的路。

…………

胶洁的月亮升起来了,照的大地亮堂堂的,那路边的茅草,石堆映的清清楚楚的。

只是野外的蚊虫太多,成团成团的,嗡嗡嗡地飞着,直往人身上扑,有一只飞进了兰花花的眼里,兰花花一面揉着,一面流泪。

蚊虫多,蝙蝠就多,成群的蝙蝠吱吱地叫着,在空中来回穿梭着,扑食着蚊虫。

兰花花就想,这世上的事情,真有趣儿,有蚊子就有吃蚊子的蝙蝠,这真是卤膏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走了不远,拐了一个弯,前面是一片松树林,那松树,也不知长了多少年,最小的一个人也抱不过来。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路两边的松枝儿伸了过来,好像搭了一个凉棚,把这条小路遮掩的严严实实的,只有偶尔的月光漏了下来,斑斑点点的,像虾米,像小鱼,又像米粒儿,杂七杂八的,碎了一地。

兰花花就轻轻的踩着这些细碎的月光,悄悄地朝家里走。

走着走着,一抬头,又看见了那翁翁郁郁的树枝儿,像马,像猴,还有点儿像魔鬼,正龇牙咧嘴地盯着兰花花看,好像一口就把她吞下去似的。

“呼,呼。”那夜风也不闲着,在山旮旯里胡乱穿行,一面低低地咆哮着。

兰花花想起了村里的传说,据说,有个卖豆腐的货郎半夜路过这儿,短短的一段路,他走啊走啊,走了老长时间,还没走出去。

这时,有两个人不由分说,架起他就走,他挣脱不掉,被架到了一个水沟里,那两人就挖起泥巴来。

月光下,货郎看那两人,一个头上长了一只角,一个青面獠牙,知道遇上了邪物儿,顿时吓的呆住了。

过了一会儿,两个邪物儿一手拿着泥巴,一手在他身上摸来摸去,还一边说着,“鼻子呢?鼻子呢?”

货郎知道这两个邪物儿,是想闷死他,吓的他连忙屏住了呼吸。

可是越紧张越害怕,只听肚里咕噜噜一声,从屁股里就排出了一串气体。

那两个邪物儿听到了,长独角的连忙喊道,

“甭找了,甭找了,在这儿呢!”

于是,两个邪物儿就拿着泥巴,拼命地去糊卖豆腐的屁股,卖豆腐的不敢跑,也不敢叫,只有拼命地忍着。

这个时候,就听见村庄里传来了一声鸡啼,这声鸡啼过后,接二连三地,全村的鸡都叫了起来,一浪接着一浪。

这两个邪物儿听到了鸡叫,就听那个青面獠牙的说,

“快走快走,天快亮了,鸡叫三遍,地府的大门就要关上了,咱就回不去了,这人估计也该死翘翘了,阎王交代的事,也办成功了,咱们回去复命吧。”

就这样,只见一阵小旋风,那两个邪物儿消失了。

卖豆腐的货郎也昏了过去,等他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货郎看看自己,腿上、屁股上,一直到腰上,都被泥巴裹得严严实实的。

货郎连忙扒掉泥巴,从小水塘里面爬了起来,又在小路上找到了自己的担子,挑着一溜烟地跑回了家。

回家以后,货郎病恹恹的,半年之后才好了起来,从此再也不敢走这条小路了。

这故事是听老三八的父亲,大老八讲的,很多人都说,这是大老八的亲身经历。

因为,整个旮旯村,几百年

小东西…叫出来爸爸 保安睡了九十多名业主

来,只有大老八一个人磨过豆腐。

这事是真是假,已经无从考证,因为大老八已经驾鹤西去,化归泥土了。

幽幽的小路,深更半夜的,又一个人悄悄地走,不知为什么?兰花花突然紧张起来。

这时,她能清晰地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和心跳声。

他多么希望有个人来接自己回家呀,他突然想起了马大庆,除了父亲以外,马大庆就是他最亲近的人了。

“嗷,呜,呜,呜!”一声怪叫,断断续续的,飘进了兰花花的耳朵,把她吓了一跳。

难道是野狼?兰花花听到过狼叫,就是这种呜呜的声音。

细一分辨,不像,狼的叫声,粗犷、凄凉,还有一种震撼的穿透力,听了让人心惊肉跳。

而这声音,就像八百年没吃过饭,勉强从喉咙里挤出来似的。

兰花花心里猛地一哆嗦,难道是传说中的鬼叫?

兰花花是一个山村姑娘,从小就走惯了夜路,她从来没有碰到过鬼。

作为旮旯村第一个高中生,她读过了很多书本儿,也从不相信世上有鬼这个玩意儿。

兰花花想着,就从地上捡起了两个石块,一手握着一个,朝前走去。

“啾啾啾,啾啾,嘀啾啾啾。”

那鬼叫声,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大概炫耀它会发出几种不同的声音吧,又改变了叫唤的方式。

兰花花也是傻大胆,拿着石子,侧耳一细听,在一棵大松树后面,有一丛一人多高的青蒿,声音就是从那里面发出来的。

兰花花什么也不想,猛地拿着石块狠狠地砸了过去。

“呜,呜!”猛地,一个黑影窜了出来。

喜欢山里有女初长成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