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娇妻在群交换被粗大 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那是自然。”

“夫人放心。”

“以后我们会时常叨扰夫人的。”

三人笑着应承。

乔盼想了想,觉得她姐姐真的聪明找的这三个人……非常的合适。

前台,虽然看着好像不重要。但公司每天来了什么人,什么人什么时候离开公司等等,她们都是一清二楚的。

人事也是,公司的谁谁谁,是谁招聘进来的,什么时候进的公司,什么学校毕业的家住哪里等等,人事部的人是最清楚的。

还有公关部……作为公司的应急部门,对于公司每天发生的各种事,都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姐姐不是随随便便找的三个人,而是精挑细选的。

喝完了下午茶,乔盼和乔雨诗就带着三人去逛街,乔盼给三人买了一些礼物,不算贵重,但也不算轻,都是几千块的包和首饰。三人也觉得乔盼很好,虽然是副总夫人,但却没有架子。没有命令她们做什么,而是笑语晏晏的把她们当朋友,送她们礼物……

比起来,她们觉得乔盼比乔雨诗更好。

之前乔雨诗在和她们接触的时候,多多少少带了几分高高在上和颐指气使。

但乔盼却完全没有,乔盼平易近人又温和温柔。

乔盼又请她们吃了晚饭,才各自回家的。

回到家。乔盼看着季青城,就是一副意味深长的表情。

季青城:“……”

出去一个下午,回来看人的眼神就不对劲儿了。

“怎么了?”季青城问。

乔盼笑着摇头:“没什么。”

心里却想,小样儿,以后你在公司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监视之下了,即使我人没有在公司,你在公司的一切我都清清楚楚。

秘书室有赵乖乖,前台有王洁,人事部有Lina,公关部有柔柔。

整个公司都有她的人。

“没什么是什么?”季青城问。

他可不相信没什么。

乔盼笑着说:“没什么就是没什么啊。”

季青城深深的看了乔盼一眼,不再继续问,她不说,他不管怎么追问都没用。

应该是乔雨诗又给乔盼说了什么吧。

弄的神神秘秘的。

——

沈沁和文巧倩的案子开庭了。

乔盼也去了法庭旁观。

看着文巧倩站在被告席。

她素颜着一张脸,穿着很简单的衣服,人看着很憔悴。

乔盼看着这样的文巧倩,心情很平静。

文巧倩看着观众席上的乔盼,心里有滔天恨意。

她当初真的应该一生下来就把她给弄死,她的预感没有错,乔盼就是来讨债的,因为乔盼,自己的人生才会走到现在。

如果她当初生下的是个儿子,就不会经受那么多的磨难,乔薄言也不会出轨,她儿女双全,老公爱她,家庭完美……可这一切,都因为乔盼是个女儿而毁了!

甚至,她到了这个年纪,还因为乔盼而有牢狱之灾。

文巧倩内心是无比的后悔,后悔当初没有在乔盼一生下来就弄死她。

乔盼看着文巧倩充满恨意的眼神,即使她什么都没说,但看她的眼神,她都懂……文巧倩恨她。

以前。乔盼还会伤心难过。

但现在,已经麻木,已经无所谓了。

以前因为文巧倩的厌恶而伤心难过,那是因为她把文巧倩当妈妈,在乎她的情绪,在乎她的喜怒哀乐。

但现在,文巧倩对她来说,也就只是一个陌生人……她是不会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喜怒哀乐而有情绪的。

陌生人是喜欢她还是厌恶她,跟她有什么关系?

反正,只是陌生人而已。

季青城准备的各种证据很充分,文巧倩辩无可辩,只有认罪。

然后就是沈沁。

文巧倩被判了三年,沈沁也被判了三年。

乔盼松了口气,伤害她伤害她孩子的恶人终于受到了法律的惩罚了。

——

乔盼和季青城走出法院,乔雨诗迎了上来,她没有进去,一直在外面等着,她没办法亲眼看着自己的妈妈被判刑。妈妈对她,不同于盼盼,妈妈对她很好,从来没有伤害过她。

“文女士被判了三年。”乔盼对乔雨诗说。

乔雨诗点头,拉着乔盼的手浅笑着安慰着:“盼盼,这是妈妈应受的惩罚,任何人做错了事,都要受到惩罚。”

“嗯。”乔盼点头。

“走吧。”季青城说。

乔盼点头。三人正要走,凤韫追了上来。

凤韫追上来,对乔盼说:“这下,你开心了。”

凤韫无法接受沈沁坐牢。

是,他知道,沈沁做错了,但是,那有怎样?

现在乔盼和孩子不都是好好的吗?不是没什么事吗?

她为什么就不愿意放过沈沁?

在以前,凤韫还能公平的看待这件事,那时,即使他爱沈沁,但沈沁毕竟没和他在一起,沈沁不是他的谁,他勉强能站在公平的角度看这件事。

可这段时间,他和沈沁住在了一起,朝夕相处,他真的很幸福,他无法想象,沈沁坐牢的这三年,自己要怎么过。

别说三年了,就是三天,他都觉得自己撑不过去。

以前,因为没有同居过,没有享受过和心爱的女人同居的美好,所以觉得一个人过也可以。

可现在……他只是想想,都觉得三年自己熬不过去。

因此,他迁怒乔盼和季青城。

“嗯。”乔盼看着凤韫点头:“对,我挺开心的。”

凤韫:“……”

被噎了一下,看着乔盼。

“我以前还觉得你很单纯善良,现在……呵……”凤韫冷笑一声,表示了对乔盼的不屑。

乔盼眨眨眼看着他:“现在怎么样?你跑到我面前来说这些干什么呀?是找存在感吗?你以为你的看法对我很重要?你是谁呀?谁搭理你啊?你算哪根葱啊?我又不是你的谁,我善良还是恶毒,跟你有什么关系啊?你难道不觉得自己很莫名其妙吗?”

“……”

凤韫的脸色很难看很僵硬,皱着眉瞪着乔盼。

乔盼觉得不够,继续说:“我不单纯善良?难道

送娇妻在群交换被粗大 新婚压床被别人开了苞

,你的沈沁就单纯善良了?啧……我第一次知道,策划谋害别人的孩子这样的人叫单纯善良。”

凤韫被怼的哑口无言,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不是没事吧?”

乔盼冷哼:“难道我没事,就能当沈沁做过的事不存在吗?就当她没做过吗?”

凤韫:“……”

乔盼不想再跟凤韫说,说:“你以后少到我面前来找存在感,你别忘了,你现在已经不是凤家的公子了,就你现在的身份,凭什么到我面前来找存在感?惹毛了,我让我老公收拾你……现在,我老公收拾你就跟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

凤韫:“……”

季青城点头:“嗯,我会收拾你的。”

凤韫:“……”

他不服气了,看着季青城说:“你以为你就是王法吗?你想怎样就怎样吗?”

凤韫真的很生气,他自认为,和季青城的关系还算可以,可现在,季青城却因为乔盼,对他一点都不留情面。

季青城没说话,只是眼神凉凉的看了他一眼。

有些话,在现在的场合地点说并不合适。

给他一个眼神,他自己体会就可以了。

凤韫:“……”

他体会到了。

“走吧。”季青城揽着乔盼准备离开。

乔盼觉得不过瘾,对凤韫说:“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凤韫:“……”

她那小胳膊小腿儿的,他好怕哟。

“你打得过?”凤韫不屑。

乔盼冷笑:“我是打不过,你还手啊,你一还手,我就往地上一趟。”

凤韫:“……”

无赖。

乔盼得意的冷哼一声,走了。

三人离开了。

凤韫目光阴沉的看着三人离开。

喜欢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