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等会议室里的指挥官们散去,偌大的房间里只剩下几个复杂维修的后勤人员。白秀秀看向了成默,轻声说道:“关于袭击珍珠港的事情交给我吧,你不用再操心了......”

成默的脸色并不好看,眼角眉梢都是阴霾,他压低声音,满腔愠怒的说:“你不该去,不论我有没有私心,你作为神将都不应该去,这是战争,不是儿戏。”

白秀秀微笑了一下,“我去,才有足够大成功的机会。要不然谁能神不知鬼不觉把传送门放进星门的基地?我的技能就注定我适合干偷袭这种事情。”

成默垮着脸说:“你可以把‘时空裂隙’转给其他人!”

白秀秀摇头,“来不及了,‘时空裂隙’需要熟练度不说,还需要部件配合。”

成默知道这不过是借口,于是冷声说:“总有办法的。”

白秀秀像是安抚小孩子一样,拉了一下成默的手臂,“你这是不相信我的实力吗?不用担心我,我不会有事情的。”

成默站着没有动,只是盯着三维地图边缘正在闪烁的坏点,像是凝视着黑洞,一言不发。

“别生气了。”白秀秀也不顾还有后勤人员在周围,她握住了成默的手柔声说,“你不是还要赶去伊甸园的吗?不能再耽误时间了,赶快出发去做你该做的事情吧。”说完她就当着几个正在偷偷观察他们的后勤人员的面,牵着他朝着会议室的门口走去。

成默无奈,只能任由她牵着自己快步走出会议室。白秀秀推开厚重的合金门,他跟着出去。灯光撒在狭窄的走廊上,柔和得不像这里刚发生一场战争,除了几点未曾清理干净的血迹、夹杂在消毒水中的血腥味和密密麻麻的弹孔,丝毫看不出来不久前这里还躺满了尸骸。想到白秀秀马上又要和这艘并不算幸运的舰船赶赴危险,他的内心塞满了懊悔。他不想像失去谢旻韫一样再失去白秀秀了,于是他面无表情的说:“我现在觉得那些参谋说得对,偷袭珍珠港并不是个好主意。”

白秀秀牵着成默的手转过了走廊拐角,沿着楼梯向下走。有些坏掉的灯泡还没有来得及换,楼梯间随着他们的移动在明暗间转换,像是通向未知命途的冗长隧道,她走在他前面,将成默的手握得更紧,“知道嘛,我最欣赏你的一点就是在任何时候都能极度冷静,完全不带感情。”

“那是以前。”

“别这样。”白秀秀柔声说。

“你可以不去。”成默说,“完全可以。你有充分的理由。”

白秀秀回头对成默微笑,“你也可以不来,你不也来了吗?”

“不一样。”

“一样。”

“不。”成默加重了语气,“完全不一样!”

“不!”白秀秀停下了脚步,在闪烁的灯光下认真的说,“一样。”

两人在楼梯的拐角处对峙,光照忽明忽灭如日夜更替。成默想要抽回被白秀秀牵着的手,可她抓的实在太紧了。他一直觉得白秀秀就是那种爱情游戏的高手,将尺度把握的很好,总是离他忽远忽近,让人捉摸不透,可今天的她一反常态,三番两次的隐晦的表达出了对他的情感,这一点也不像是以前意志坚定以复仇为己任的那个神秘的女人,她不在像月亮那么遥远,她突破了往昔的尺度,像是触手可及。但成默清楚这一切不过是镜花水月,也许是她清楚,他们还能在见面的机会实在过于渺茫。

“能不能不要去?”这句话如鲠在喉,可成默知道自己说了也没有用,白秀秀并不是那种用语言可以说服的人,她是如此的顽固,像是安装在铁轨上列车,她只会按照自己预定的轨道行走,坚持着行车路线,时刻表,所有这一切对她而言,都是一种执迷。

白色顶灯发出嗤啦嗤啦的声响,光在钢铁组成的楼梯间跳跃,坚硬的墙壁叫人觉得寒冷,泛白的灯光撒在上面,让人觉得像是墓穴中的壁垒。

白秀秀像是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他想说的话,她的眼波在他的脸上徘徊了几下,像是在面对橱窗里迷人的诱惑,“我不能说了那么一大堆慷慨激昂的陈词然后逃跑。”她又温婉的笑了下,试图缓和气氛,“还得感谢你,如果不是你,我也没办法说出那么一大段历史来。”

成默却没有能听进去,此时他回忆起了塞纳河岸的那个夜晚,想起了倒掉的埃菲尔铁塔和被淹没的卢浮宫,恍惚间他又一次看到了光的坠落,生命的消散,悲伤如藤蔓爬上他的心脏,那种痛苦实在难以形容。

他实在无法再次承担那样的折磨,于是他鼓起勇气说:“虽然很不自量力,但我希望你能为我逃跑一次。”他讨厌自己身边的女人都这么有主见,与之相悖的是没有主见的女人,他又怎么可能喜欢的上?他无计可施,走投无路的反手握住白秀秀纤细冰冷的手,轻声恳求道,“你已经付出够多了,没有人能质疑你。而且你的那份我会一起努力,我保证我能帮太极龙赢得最后的胜利。”他信誓旦旦的说,“相信我!”

白秀秀想告诉他就是为了他,她才不得不去,要不然她实在无法心安理得的放下高旭。然而这种叫人羞耻的话,怎么能从她的嘴里说出来?

她只能微笑,这一次换她将手从从成默的手里抽了出来,以前所未有的认真语调说道:“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

成默失望的保持沉默。

白秀秀回头继续向着昏暗狭窄的楼梯间走,两个人保持着寂静,气氛沉闷且有点难堪。肃静中两人已经一前一后走到了三号舰的第一层,也就是最底层的楼梯间。成默和雅典娜将在这里乘坐微型潜艇离开,前往伊甸园。

这里的灯彻底坏掉了,上面没有光透下来,下面已经没有通路,一片漆黑。地板上残留着塑料渣,鞋踩在上面咯吱咯吱的响,这声音透过耳膜硌着两个人的心。

白秀秀在门口停住了脚步,摸索了两下,才握住恍如黑色虚影般的门把手,她扭开门锁,缓缓的拉开合金门,光打开一道缝隙,这缝隙慢慢扩大,风也从另外一侧泄露进来,就像这道厚重的合金门是两个世界的边界。

明亮的光从门口投射进来,和黑暗的楼梯间对照,又像是未知的岔路。

在这个瞬间,它就像是另外一种选择,就像是多年以前自己和高旭告别时的景象。也许这不过是人生中无关紧要的告别,也许这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告别。时间的奥妙之处就在于,你不走过这个岔道,你就无法确定你所选择的是不是一条正确的路。当你走到确信无疑之处时,假如你想要回头,却已经没有回头路可走。

是的,没有回头路可走。

人生的十字路口,离别在即,白秀秀莫名的心跳越来越快。她还想要跟成默说点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她知道这里通向崇高,可回头,她又能和他走向哪里呢?也许成默知道答案,就像他开始在那间温馨的房间里对他说的那样,堕落也是一种方向。

她不敢回头看他的面容,害怕他失落的情绪击碎她心中堆砌起来的精神灯塔。

不知不觉中厚重的合金门已彻底被拉开,一条铺满光明的通道出现在他们的面前。她想没什么好想的,就算前路是刀山火海她也必须走过去。

只有走过去了,她才拥有选择的权利。

如果没有能走过去,那也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也不必让他遗憾。

“你走前面。”白秀秀轻声说。

成默没有说话,他越过了白秀秀走入了长廊,白炽灯的光像阳光一样撒了下来。头顶是密密麻麻的管线,有些管线还冒着白气。两侧全是标注着号码的淡水箱,左右看不到头,数不过来,淡水箱之间还有狭长的甬道,通向其他的地方,像是棋盘格。走在甬道里像是走在两堵高墙之间,高墙漫无边际的延伸,在甬道的尽头,有五、六个人正等待着他们,一头金发的雅典娜屹立在那里像是锈迹斑驳钢铁中生长出来的美丽圣诞树。

除了醒目极了的雅典娜,成默还看到了顾非凡、关博君、李源凯以及两个工作人员。他们所站的淡水箱上标注着“19”,两个穿着太极龙外骨骼的战斗人员站在一扇打开的门旁,就像那个淡水箱是无尘仓库。

隔着老远关博君就大声问道:“成默,你真不带我们去吗?”

关博君的说话声在钢铁间碰撞出了隐隐的回声。这声音也撞击着成默,叫他思绪混乱,心中百般念头如杂草丛生。等走近了一些,他才摇了摇头说道:“不要觉得去伊甸园就安全,那里更危险。”

关博君愁眉苦脸的说,“我可不是害怕,我是真心想要去神秘的伊甸园看一看啊!”

顾非凡邀住了关博君的肩膀,“别闹了,关关,说好了和我一起干奇袭珍珠港这种大事的,去什么狗屁伊甸园啊!更何况你看那艘潜艇里有你的位置吗?”

关博君吵吵嚷嚷的说:“我要求不高,只要有个坐的地方就行。”

顾非凡察觉到了成默有些不对,一巴掌拍在关博君的后脑勺上,“别人两口子在潜艇上亲亲我我刚刚好,你这个大号电灯泡凑个屁的热闹!”

“行吧!行吧!”关博君小声嘟哝,“反正在哪里我都是个多余的人啊!”

成默缄默着走到了雅典娜的身边,明显情绪不高。

李源凯笑了一下,对成默和雅典娜说道:“潜艇已经按照白神将的要求改造好了,把后面的座位改成了床铺,给你们添了软垫和毯子,还准备了不少吃的,就是吃的这方面,里面没有办法安装炊具,没办法太精致,都是些单兵口粮。”

成默点头说道:“没关系。又不是去旅游,我们没有那么金贵。”

李源凯又笑了笑,“还有白神将特别交代的可乐和水果都放在泡沫箱子里......”顿了一下他又补充道。“对了,如果无聊的话,还有电子书和平板电脑,两样都是白神将的,我就不清楚下了些什么书和电影了......”

成默没有回头看白秀秀,低声对李源凯说:“谢谢。”

“那.....”李源凯却看了眼成默身后的白秀秀,才问道,“你们现在出发?”

成默迟疑了几秒,低声说:“现在出发。”

李源凯率先进了正方形大门,里面有红色的警示灯在温暖的橙黄灯光中旋转,灯光下密密麻麻摆满了汽车大小的微型潜水艇,像是四层高的立体车库。

成默依旧没有看白秀秀,他牵起了雅典娜的手,跟在了李源凯的身后,进入了19号淡水箱。潜艇库里回响着嗡嗡的电流声,还能听到遥远的桨叶搅动海水的声音,空气也很硬,弥漫这机油味道。他抬头观察了一下,黑色的潜艇比子弹头商务车略大,和商务车不一样的就是它是椭圆形的,前面也没有窗户,尾巴处安装有电动的泵喷推进器,模样有点可爱。

边缘的过道很宽敞,跟停车场一样,完全容得下好几个人并肩行走。关博君叽叽喳喳的说着话,询问着潜艇的参数。白秀秀一个人落在最后面。

很快一行人就走到了潜艇库的边缘,发射潜艇的地方,空中悬着八只机械臂,一艘打开盖子的微型潜艇已经架在轨道上,放置在了像是大型鱼雷发射气的发射舱门口。几个工作人员正在发射舱边的电脑前坐着,其中一个人还对李源凯比了个“OK”的手势。

李源凯站到了架在微型潜水艇旁的舷梯边停住了脚步,向成默伸出了手,“那就预祝两位一路顺风,凯旋而归......”

成默和李源凯握了下手,又说了声“谢谢”,顿了一下,他说:“也预祝你们旗开得胜,凯旋而归。”

李源凯又对雅典娜说道:“辛苦您了,雅典娜女士。”

雅典娜淡淡的点了下头,至始至终她对周遭的一切也没有什么好奇之心,就是表情淡然的跟着成默。

李源凯应该是知道雅典娜的性格了,全然不见怪。

顾非凡拍了拍成默的肩膀,笑着说:“我们这边一定能行,所以你也别拉胯啊!”

成默勉强笑了下说:“不管怎么说,还是安全第一....”他故意没有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看白秀秀,意味深长的说,“你千万别逞能就好。”

“对!对!”关博君连忙点头说,“安全才是第一要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嘛!”

“艹!”顾非凡没好气的说,“你这什么乌鸦嘴,还没有出发,就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了?赶快跟老......”偏头时眼角的余光看到白秀秀就在最后面,他把“子”给咽了回去,“.......老成,道歉......”

“道歉?”关博君蹙着眉头,很苦恼的说,“该怎么道歉?说‘青

被黑人玩坏的校花 极品婬荡的女教师高洁

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吗?”

“夕阳红你妹啊!”

“不说这么多了。”成默压抑着想要跟白秀秀告别的心,故作淡然的说,“让我们在南方海域再见.....”

“那就南方海域再见了。”

“再见!成默。记得帮我跟你那位红头发的性感女荷官....”关博君嬉皮笑脸的说,“不对,女秘书问个好。”

成默瞪了关博君一眼。

关博君傻笑,挥手说:“再见。”

李源凯也说了“再见”,只有白秀秀一直没有开口。诡异的沉默横亘两个人之间,但除了他们两个之间,没有人能察觉,谁也不会想到新任神将和天榜第一的年轻丈夫之间有不可言说的暧昧情愫。

成默知道事已至此,没有任何转圜的余地了,他内心沮丧,表面上还是若无其事的示意雅典娜先上去,他刻意的将白秀秀排除在他的视野范围之内,仿佛看不见她,她就在心里不存在。他注视着雅典娜爬上舷梯,轻盈的跃入了微型潜艇。他在粘稠的空气中姿势僵硬的转身,随后抓住了舷梯扶手,轻轻的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走了。”

他登上了舷梯,背对着众人,无人能看见他的面容是阴冷的沉默。挂在墙壁上警示灯越来越近,他虚着眼睛迎着星辰般的光晕,每向上一级,沉重的脚步就像是踩在心上。他觉得眼下的心态幼稚的就像是跟白秀秀置气的孩子,他想自己至少应该心平气和的跟白秀秀好好的道个别,不应该受到情绪的影响。可这舷梯实在是太短了,连思考的机会都不给他就到达了顶端,他已经能透过潜艇顶部打开的盖门,看到雅典娜安静的坐在了座位上。

他的双手紧紧握住了舷梯扶手的最高处,俯瞰着天窗般的圆形门洞,认命似的闭上了眼睛,他认为自己怎么也不可能比那个死去的人更重要。

“就这样吧!什么也不说也好。”心中叹息了一声,他弯下腰,准备进入潜艇。他强忍着回头看她的冲动,他一再警告自己不能回头,这不是一个理性的判断,也不是一个情绪化的判断。就像一个想要自杀的人,站在高楼边缘的挣扎,在你纠结于跳还是不跳的时候,你的心在这之前已经跳了无数次。

是的,他的心已经回头无数次,就差踏出去悬空的那个片刻。

无比短暂的片刻。

他不确定是什么阻止他回头,对那个死去的人的嫉妒?对白秀秀的失望?又或者爱欲落空的愤怒?

他不清楚,他只知道自己压抑了很久,胸腔里心脏烫的厉害,像是积蓄能量到了临界点的火山。

“你在干什么?你的妻子就在这里,你却想着和另外一个女人一叙衷肠。”他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加快了速度,双手撑在了门洞的边缘。

“再见”两个字在脑海里快捷如刀锋。

“成默.......”

毫无征兆的,白秀秀的声音响了起来,虚幻的像是神在山谷中的回音。

他的手僵住了,心脏也停跳了一瞬,他故作惊讶的“啊?”了一声,偏着身子看向了站在下面的白秀秀。她穿着笔挺的制服戴着大檐帽,那双魅惑的眼睛躲藏在他看不见的角度,盘好的长发不知道什么散了下来,随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微风鼓荡着,即便他居高临下看不清楚她的脸庞,却也用想象勾勒出了美,像是完成了一幅旷世的画作。

“你下来,我还有一点事情跟你交代。”白秀秀稍稍仰起头,语气平静的说。

只有成默能感觉到她听似冷静的声音在浑浊的空气中微颤,他攥了攥已经被捂热的扶手,对已经在潜艇里的雅典娜说:“等我一下。”

雅典娜抬头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的点头。

成默头皮发麻,却还是义无反顾的下了舷梯,就在他下了舷梯的瞬间,白秀秀立刻转身走向了两排潜艇之间宽阔的过道。

“你跟我过来。”

成默轻轻“哦”了一声,在其他人略微有些疑惑的注视中跟在白秀秀的身后向着潜艇库的另一头走了过去。

红色的警示灯还在闪,他们的影子也在晃动。一步、两步、三步......十步,二十步,三十步,五十步.....直到他已经听不到顾非凡和关博君的说话声,直到他们已经快要走到过道的尽头,他才平复了一下心跳,装作无所谓的样子小声说:“还有什么事.......”

白秀秀没有等他说完,就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将他扯进了身侧两具潜艇之间的狭窄缝隙,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她双手壁咚在了坚硬的潜艇外壳上。她的制服也坚硬,金属扣子硌着他生疼,她盯着他的眼睛,紧紧的呡着嘴唇,眼神专注极了,像是在确认眼前的他就是他。

成默有些意外,他甚至还没有想好应该用什么样的眼神予以回应,就被动触碰到了白秀秀柔软温热的唇。

也许这一刻任何语言都是多余的,只有彼此的温度是真实的存在。

渐渐的柔和到激烈,她拼命的吻着成默,双手环住了他,越抱越紧。

成默感觉到一阵电流穿过脊椎,整个人都漂浮了起来,像是被疾驰着的列车带起来的羽毛,每一缕神经都像是纤维般在狂风中乱颤。

两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像是想要让对方融化在彼此的身体里一般拥吻。在陈列着钢铁的库房里,在硝烟还未曾散尽的战场上。神明不会如此狂放,野兽不会如此矜持,只有有感情又有欲望的人类才会。

喘息中白秀秀放开了成默。

成默第一次因为某个人的吻而感到头晕目眩。

两个人在不可遏抑的悸动中四目相对。

“小气鬼,这下你不会再生我的气了吧?”

“我只是生我自己的气而已。”他在起伏的喘息中回应。

她又亲吻了他,像是亲吻湖面,轻轻的点了一下。她在近处凝望着他,等两个人的呼吸都平静了下来,她靠在了他的肩头,“我刚刚还没有告诉你神婆对我说了些什么。”

成默低头看向了白秀秀,她闭着眼睛,面容如月光撒进来的白霜。

“她对我说,小虎子.......”

“小虎子?”

白秀秀不满的说:“不许笑我的小名,也不许打断我。”

“好的,小老虎.....”

“不许说‘老’字.....”白秀秀狠狠的掐了成默腰间的软肉一下,“你要在闹,我就什么都不说了。”

成默紧咬着嘴唇说:“我知道错了。”

“神婆对我说,你不要想着复仇了。我说我心中没有仇恨,我只是想要实现公理和正义。她说不,你就是想用一些切实的行动来消解内心的痛苦而已。我说我没有这么狭隘。我不是向某个个体复仇,而是向人类的一切苦难复仇。如果这是复仇的话,那么我就是在复仇。她叹息了一声,将闭着那只眼睛也睁开了,说道你知道今年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吗?苔苝客机坠河三十多人死亡,肯尼亚大学受到袭击一百多人丧生,里帕尔发生8.1级地震数千人失踪,常江游轮沉没,434遇难......生命多脆弱啊,他总是会失去的,无法挽留,人生别想太多宏大的意义,肤浅一点,多睡觉,少思考,保持美丽,平静安稳的向下走。时间会愈合你的伤口,也许还有伤疤,但它迟早不会再疼了。而只要你还在人生的旅途中,就一定还能遇见你爱的人,你这么漂亮,几率很大,如果你长得不好看的话,我不会这么说,我对长相不好看的人向来没有耐心。反正你迟早会知道的我说的是正确的,就像你不想向前走,但时间会推着你向前走。红男绿女,五谷杂粮,日夜交替,四季轮回,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痛苦,没有那么多过去不的痛苦,深陷在痛苦中走不出来的人,那是有病,得治。你很好,你不过是座孤岛而已,你需要的不是一个能寻找到你的人,而是一个你能寻找到他的人,你会主动找到他的,你是个能够活得很明白的姑娘.......”白秀秀抬头再次凝望着他,“我还不考虑清楚自己对你是怎么样的感情,也许我现在只是在面临死亡威胁之前编造了一些爱,大概我还是个自私的人,还是想要带着某些缅怀离开,不然我会后悔。我后悔过好几次了,这一次我不想再后悔了。”

成默张嘴想要说话,却再一次被白秀秀的唇堵住。

“不要劝我。”亲吻中她低声呢喃。

冷冰冰的潜水艇中间回荡着春天的声响,这声响掺杂着冰雪融化的潺潺水声,掺杂着鸟儿明媚的歌唱,掺杂着万兽寻找配偶的嘶鸣。

灼热的触碰中他却流下了泪水。他想爱是什么呢?是泪水?是照亮彼此路途的灯火?又或者是分别时的亲吻,再见时的拥抱?他开始憎恶战争,可没有战争,他永远不会和白秀秀发生什么。他确定。这真是令人伤感。真是悲喜交加的悖论,人的爱恨与命运就这样复杂的交织着,像是盘根错节的掌纹。算命的人总说人的某种纹路长一些,象征的运势也就会长一些,可再长的掌纹也必然会断裂。

成默向来不信命,可此刻他却有点信了。他在亲吻中似乎感觉到了近乎抽象的命运,对自己怀疑科学,转而信命,他有些惭愧。惭愧也只能将一切嘱托给命运。

“走吧!让我们各自出发.......”白秀秀温柔的擦干了他脸上的泪水,轻声说,“无论如何,只要我们都平安回来,我就会让你的誓言得逞。”

成默强笑了一下,“你还记着这事情呢?”

白秀秀冷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男人不就惦记着这点事。”

“我也会实现我的诺言,消灭黑死病.....”成默神情凝重的说,“我会杀了他,尼布甲尼撒......”

喜欢反叛的大魔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