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城堡的门打开。

巨大的正厅之中,耸立着一座飞鸟的雕像。

柳平径直走到雕像前,细细端详。

“是不是很奇怪,魔鬼的银行中心为什么会有飞鸟雕塑?”

一道女声响起。

只见一名手持罗扇的贵妇从台阶上走下来,头上戴着那顶镶满宝石的皇冠。

“是的,狱焰银行中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座雕塑?”柳平问。

“因为它在成立之初,找我们荆棘鸟一族借了本钱,为了向我们致敬,就在正厅竖了这么一座雕像——你好,我是荆棘女皇拉花娜。”贵妇微微致意道。

“我是柳平。”柳平拱手道。

“我知道你——但我一直不知道,你竟然是我们荆棘鸟的盟友。”荆棘女皇说着,走到他面前,细细端详着他手指上的那枚指环。

“女皇殿下好像对这枚指环很在意?”柳平道。

“因为陛下失踪了很久,据说是听闻了什么灭世的预言,所以去寻找能拯救我们一族的强者——但他去了太久,我们已经与他失去了联系。”荆棘女皇道。

柳平道:“这枚戒指……”

“上面有他的专属气息,我用秘法的话,能找到他。”荆棘女皇道。

“那就试试吧,我也有很久没见过他了。”

柳平将戒指从手指上退下来,直接抛了过去。

荆棘女皇借住戒指,意外的看他一眼,轻声道:“你应该知道,这枚指环里的财富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这枚戒指确实帮过我不少忙,所以我对国王一直有些感激,现在是该我回报的时刻了。”柳平道。

“非常感谢。”荆棘女皇认真行了一礼。

“不必客气,其实我也很想知道他的安危。”柳平道。

荆棘女皇便不再等待,将那枚戒指捧在手心,飞快念出一段长长的咒语。

伴随着咒语,指环渐渐漂浮起来,散发出迷蒙的光芒。

“它会把最近发生的每一笔信息都具现出来。”荆棘女皇解释道。

柳平点了点头。

下一秒。

只见戒指上的光芒飞出去,凌空化作一行行小字,显现在大家面前:

“使用者:柳平,人类,支取宝物:万灵哀鸣宝钻,交易对象:狱焰魔神(近三日);”

“使用者:柳平,人类,支取宝物:万灵哀鸣宝钻,交易对象:美狄亚(近三日);”

“使用者:柳平,人类,支取宝物:暗色灵魂宝钻,交易对象:玛利亚(近三日);”

“……”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柳平静静看着。

白狼在他背后悄声道:“喂,这不就是银行流水么?”

“我第一次见这种查银行流水的术法,不愧是荆棘鸟一族,连这种事都能做成术法。”洛星辰也悄声道。

忽然,柳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两人顿时闭上嘴,顺着他的目光朝半空望去。

只见一行全新的小字浮现在半空:

“使用者:荆棘国王,荆棘鸟一族首领,支取宝物:花海宝石,交易对象:花妖媚娘(近三日)。”

这行小字一冒出来,整个大

三个老汉一起弄得我好爽 性奴老师穿乳环上锁野外调教

厅的气氛都不一样了。

荆棘女王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杀气,脸上却露出得体的笑容,轻声道:“陛下看来似乎没事呢,毕竟花妖媚娘这种贱货只会哄男人开心,杀人是没胆子的。”

柳平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好。

自己确实是有些担心那哥们的安危,这才交出了这枚戒指。

谁知道会是这种结果?

荆棘女王转过身,善解人意的道:“柳平,你也不必多想,其实他在拉你做挡箭牌,顺便和你共用这枚戒指——只是他的私房钱太多,少一枚两枚宝石什么的,你也不会注意到。”

“确实,没注意,没注意。”柳平叹口气道。

荆棘女皇想了想,从手指上取下另一枚指环,放在柳平手中。

“国王拿私房钱给盟友用,这说出去不成体统,惹人笑话,请用这个指环吧。”

不等柳平说什么,她又说道:“狱焰银行的事,我们荆棘鸟百分百支持你做继承人——我已经吩咐人去办这件事了。”

“多谢女皇殿下。”柳平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但还是致意道。

“我就先不和你多说,等把国王找回来,我们再一起来拜访你。”荆棘女皇道。

“好的,慢走。”柳平道。

荆棘女皇再次冲他一笑,挥手打开了一道传送门。

她一步踏进去,朝里面侍立的宫女们吩咐道:“来人,我要亲自去救国王陛下,去拿我的鞭子来,还有我一直收藏的各族刑具……”

传送门渐渐合拢,声音亦随之消失。

门外,柳平、白狼、洛星辰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虽然从实力来讲,她并不出众,但这不妨碍我把她当做偶像。”洛星辰道。

“吓死我了……以后我才不结婚……”白狼喃喃道。

柳平朝手中的指环望去,只见一行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它上方:

“荆棘之环。”

“说明:荆棘王国的宝库钥匙,随时可以支取王国的任意宝物。”

“——唯有同时得到荆棘鸟国王和皇后的信赖,才有机会获得这枚指环。”

柳平将指环套在手指上,却见面前的雕像忽然动了起来。

那只石雕的荆棘鸟闪动翅膀,顿时活了过来,伸嘴朝虚空轻轻一啄,叼着一张卷轴,将之放在柳平面前,这才飞回去不动了。

卷轴摊开。

柳平细细看了,叹息道:“女皇作为七位银行董事之一,宣布支持我继承狱焰银行。”

“你已经有了整个银行一半的财产,刚才杀了一个董事,又获得了荆棘鸟的支持,现在应该不成问题了吧?”白狼问道。

“估计还有一些不开眼的家伙会跳出来,毕竟是如此庞大的财富与权力。”柳平道。

虚空忽然打开了几扇窗户。

——与上次相比,现在只剩下五扇窗户了。

五名董事会成员站在各自的窗户前,俯瞰着下方的柳平,神情各不相同。

“连荆棘鸟都支持你,那么我们也没什么好阻拦的。”一人说道。

“但你毕竟太年轻了,又是人类,恐怕银行中有疑虑的家伙们会很多——这将影响整个银行的运作啊。”另一人道。

剩下三人一起点头称是。

柳平道:“我有一系列的工作措施,一旦推行,必然可以打消所有疑虑,还能激发出上上下下所有银行成员的干劲——毕竟我们这里是炼狱,大家知道我做事是什么风格之后,就一定会乖一点。”

五名董事对望一眼。

一名董事摇头道:“年轻人,生意可不是这么谈的,我们需要提出一些条件,如果你能——”

他的头忽然不见了。

那无头的尸体摇摇晃晃,从窗户前翻出来,坠落在白色的地板上,溅出深红色的血花。

白狼从窗户上飞回来,将手中人头递给柳平。

柳平接过人头,随手一扬。

扑通!

人头掉进了喷泉池,渐渐化作一团血色,在池水中飘飘荡荡,浮沉不定。

四名董事看着那池水中的人头,一时陷入沉默。

柳平微笑道:“听着,我知道你们背后都有庞大的势力和无数手下,但我一点都不在乎,现在第一条工作措施已经推行,你们是去努力做事呢,还是想继续看我第二条工作措施?”

在他背后,洛星辰小声朝白狼道:

“你太快了,我都还没出手。”

“下一个你杀。”白狼悄声道。

“好……”

洛星辰望向剩下的几名董事,似乎正在挑选目标。

忽然。

一名董事开口道:“我去做事。”

他从窗户边消失了。

柳平望向剩下的人,继续道:“做事呢,就好好做事,如果有人使坏,我一定杀你们全家;但若做的好,我一点都不吝啬给予奖励,说实话我对钱并不在乎,我要这个银行是为了其他的目的,都明白了吗?”

“是,我这就下去做事。”又一名董事道。

其他两人点点头。

所有窗户消失。

董事们都不见了。

“恐怕这事儿还没完。”白狼沉思道。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毕竟这可是整个炼狱中最有钱的机构,谁会舍得将这么大一块肉分给别人吃?”洛星辰冷笑道。

柳平也点头道:“我的千劫境都没结束,他们一定会趁着这个机会,想办法把我解决掉,否则等我晋升下一个境界,他们就更没希望了。”

他朝虚空看了一眼。

只见一行燃烧的小字浮现在那里不动:

“李长雪、娅娜和玛利亚可以坚持的时间为:35小时。”

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才初步取得进展。

接下来要快!

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完成自己想做的事!

柳平正默默想着,忽见虚空打开。

一根黑色的权杖轻轻落下来,停留在柳平面前。

“尊敬的阁下,狱焰魔神的后继者,请继承此权杖,从此成为狱焰银行的掌舵人。”

一位董事的声音随之响起。

柳平朝权杖望去,只见一行行燃烧小字显现在虚空之中:

“狱焰银行之杖。”

“说明:持有此杖之人,可以号令整个银行,是银行的实际掌控者。”

“——金钱与权力的象征。”

柳平笑了笑,伸手握住权杖道:“不错,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喜欢炼狱艺术家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