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洞房里看热闹的人,韩莞认识几个,更多的不认识。

韩莞冲她们抿嘴笑笑,低下头装“害羞”。她现在又饿又渴,但春嬷嬷嘱咐过,这时候绝对不能当着客人吃东西喝水——丢人。

这时,外面的人来请,“快开喜宴了,请世子妃、小郡主、奶奶、姑娘们去花厅吃席。”

众人说笑几句离开,只有赵家小姐妹不想走,被乳娘劝走了。

终于走了。

韩莞第一时间把凤冠取下,歪了歪脖子。凤冠足有几斤重,她顶了七个多小时,还被轿子颠了六个多小时,这么长时间滴水未尽……刚才吃的子孙饽饽是生的,只咬下一点点生面。

在古代结婚真遭罪。

一个眼生的丫头走来呈上一碗茶,笑道,“二奶奶请喝茶。”

声音非常熟悉。韩莞之前在空间里听过她的声音,是谢明承书房里的大丫头喜眉。

谢明承说过,他之前的丫头喜眉、喜鹊调来了他们住的安院。韩莞虽然第一次见她们,也知道她们值得信任。

韩莞接过茶一口气喝下大半。

蜜蜡知道自家主子不能饿着,递上两块点心。

韩莞两口吃下,又伸出手,“再拿两块。”

蜜珠拿了两块放在她手上。

韩莞暗恼,小丫头就不能贴体一下多拿几块?她又不是真的新娘子,这是破镜重圆好不好,干嘛假斯文。

她吃下后也不好再要,由蜜蜡服侍去净房洗脸净手。

洗去厚厚的新娘妆,脱下喜服,换上石榴红撒花罗褙子,大红色纱裙。又坐去妆台前,蜜蜡把她的头发打撒,重新挽了个卷儿,只插了一支玉簪束发。她自己抹了点茉莉香膏在脸上,又用唇棒抹了一下嘴唇,颜色很淡,如同桃花一样莹润粉红。

春嬷嬷眉开眼笑走进来。

“二奶奶,嫁妆在院子里晒了半天,刚刚才收去后院库房,那几个丫头也安置好了。”

韩莞点点头,环视屋里一圈,目光停在两个丫头身上。

喜眉和喜鹊跪下磕头道,“奴婢喜眉、奴婢喜鹊,见过二奶奶。”

韩莞道,“以后用心服侍。”

“是。”

蜜蜡拿出两个荷包赏她们。

屋里的家具韩莞再熟悉不过,这是在星月山庄做的。因为赶时间,雕工活不多,但刷了金粉嵌了玉,有些地方镶的是彩色玻璃,也算得上奢华和别致。不是韩莞想炫富,而是处在这个特权阶级,不做面子会被这个圈子的人瞧不起。

如在星月山庄一样,东西是卧房,西屋是书房,东侧屋和西侧屋是起居室,东耳房是净房,西耳房是制药房。谢明承的书房被挤去了东厢。

这时,喜鹊端来一小碗面条放在东侧屋的炕几上,轻声笑道,“这是世子爷吩咐小厨房做的,二奶奶吃点。等大厨房送席面,还要些时候。”

是小蘑菇炖鸡面,喷香。

韩莞没矫情,几口吃了。虽然还没吃饱,胃却是好受多了。

来到屋外,已经斜阳西下,彩霞满天,融融橘色笼罩万物。院子很大,正中有一方碧池,碧池里有几片莲叶和开繁了的莲花,两边是碎石砌成的甬道。正房和东西厢房前栽满花卉,前面是院墙和院门,看着很是开扩。

这是谢明承按照韩莞的意思,让人把倒座拆了。大宅子够深的了,自己的院子再多几重,压抑。

越过院墙,外面的飞檐翘角层层叠叠望不到边……她相信,即使在这深深庭院她也能把日子过好。

内宅妇人宅斗厉害,她前世可是营销总监,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过。察言观色,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是她必须具备的业务能力。

她又穿过偏厦去了后院。后院比前院小一些,有亭子,花草树木,东西厢房各三间,后罩房五间。

还有个两个东西跨院,很小,这是给孩子们住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的。可惜两只虎十岁后要住去外院,现在又被那两个中老年妇女争抢,韩莞根本捞不到。这两个院子虽然给了两只虎,他们也住不了几天,只得给以后生的孩子住。

太阳落山,晚霞只剩下几圈金边,天色更暗,隐隐传来的说笑声也小多了。

因为有表和手机,到现在韩莞还不会看天算时辰。她不知道具体时间,觉得应该快到七点了。

她回屋坐去炕上,喝了半盅茶,吃了两块点心,终于听到院子里传来脚步声。这个声音她非常熟悉,是谢明承的。

韩莞从炕上下来。

一身大红的谢明承走进来,眉目含笑道,“饿了吧,饭菜马上送来。”

韩莞笑笑,帮他脱下外面的喜服,喜眉喜鹊服侍他去净房洗漱。

大厨房送的席面来了,摆满了炕几。

韩莞腹诽,古代人变态,新娘子要饿到吃饱喝足的新郎官到来,才送饭。

谢明承已经吃饱,只象征性地吃了几口菜,同韩莞喝了一杯酒,就深情款款地看着韩莞吃。韩莞尽管吃过一碗面,还是饿得要命,快速吃着。

春嬷嬷都羞红了老脸,轻轻扯了一下韩莞的衣裳。韩莞没理她,直到吃饭喝足,才把筷子放下。

谢明承先去净房沐浴,穿着红色中衣裤走出来坐上床,韩莞又进去。

她由春嬷嬷和蜜蜡服侍沐浴、穿衣,肚兜和中裤的

系统宿主被满的日常小说网盘 男友室友个个如狼似虎

带子系的松松的,方便新郎官。

韩莞坐在谢明承的右侧,喜眉还想把谢明承的衣摆压在韩莞的衣摆上,谢明承摆手制止了。

蜜蜡把红罗帐放下,春嬷嬷和几个丫头退出屋再把门关上。

罗帐里面一片红光,帐顶香囊飘出的香气更浓。

两人对视一眼,粲然一笑……

大概半刻钟,谢明承就结束了。

他嘀咕道,“这么快,我听兄弟们说要半个时辰,难不成是他们吹牛?不行,我还没尽兴,要再来。”

韩莞双手把他的身子抵住。她这具身体已经生过两个孩子,她以为不会痛,可还是痛得她闷哼出声。一个是谢明承没有经验太鲁莽,一个是这具身体八年没有做过这种事。

前世说和谐的“幸”生活是感情的粘合剂,为了自己,也为了这个婚姻,必须要调教好这个愣头青。

喜欢弃妻似锦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