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来到了手术室,那名特殊的患者正躺在手术台上,还没有实施麻醉。

一名狱警也换好衣服,坐在角落里,拿着摄像机负责拍摄。

“辛苦了兄弟,肿瘤有些大,处理的过程比较繁琐,全过程大概三个小时左右。”刘半夏说道。

“医生,您放心吧,我最长坚持过七个小时呢。我们这些影像是直接传回信息中心的,也不用担心存储空间不够。”这名狱警说道。

“好家伙,看起来蛮先进啊。这也算是直播了呗?”刘半夏打趣了一句,然后又看向了躺着的患者。

“你觉得怎么样?因为一些特殊情况,没有把整个手术的过程给你讲得太仔细。又因为你没有家属,所以签字也只能是你负责。”

“但是也要提前跟你说一下,你直肠上的这个肿块有些超标。严格意义上来讲,是不适合做TaTME手术的。”

“所以我们如果在手术后,发现无法通过TaTME手术处理掉这个肿瘤,就只能做直肠癌根治术和挖缸手术。你同意吗?”

“你还会管我同意不同意?”患者瞟了他一眼。

“那是必须的啊。”刘半夏点了点头。

“这是在你的身体上做手术,所以也必须要得到你的授权。我们又不能在手术中途把你给唤醒,我们只能提前做预案。”

“就真的保不住吗?如果我挂了袋袋,以后的日子会很难熬。”患者说道。

“从检查的资料上看,还是有很大可能摘除的。”刘半夏说道。

“但是我们也需要看看实际情况是怎么样,我们的仪器检查总归还是会有一些误差。你觉得怎么样?”

“还能怎么样啊,能做我就做,做不了我就不做。”患者说道。

听到患者的话,苏文豪和李浩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

“行吧,那就遵照你的决定来作为我们操作的依据。”刘半夏点了点头。

“你不是应该劝我吗?就因为我是犯人,你就不劝了?”

患者还有些不开心了。

刘半夏乐了,“跟你是啥身份都没关系,躺手术台上,我关心的只是怎么才能够把病灶搞定。”

“不用想那么多,虽然你的肿块发展的稍稍快了一些。术后接受化疗后,还是有很高的生存几率的。”

“要是保不住肛门我就不做。”患者说道。

“没了肛门、挂个袋袋,不管是在里边还是在外边,我活着还有啥意思?其实跟死了也没两样,我这辈子是结束了。”

“我已经习惯了在里边的生活,外边的那些生活对于我来讲太陌生。这两次出来看到的东西,让我都很害怕。”

“行了,我明白了,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刘半夏点了点头。

“谢谢。”

患者说完后就闭上了眼睛。

“李医生,麻醉吧。”刘半夏看向了李立伟。

“刘老师,如果不能做TaTME,真的就不管患者的肿块了啊?用不了多久,想做都没机会了。”李浩问道。

“没办法,尊重患者的选择,不是空话、也不是套话。”刘半夏说道。

“我们的一切操作,都需要在患者的授权下才行。开始准备吧,争取把这个难题给搞定。”

苏文豪点了点头,开始扩肛、充气。

他心里边也是有些疑惑,同样有些无法判断刘半夏没有像往常那么劝患者,是不是因为患者身份的原因。

只不过现在不是想那么多的时候,现在需要做的就是给患者做好准备工作,让刘半夏更方便的去做手术。

所有准备工作就绪,刘半夏皱起了眉头。

肿块的个头真的不小啊,比那次自己做的还要大上一些。

不过患者的肠管质量比较不错,做的话还是有一定机会的。

只不过现在的他也有一些犹豫,因为患者的决定是如果无法做TaTME手术,就会放弃治疗。

如果真的不成功的话,可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不是丢面子的事情,而是已经对患者造成了一定程度的侵害。

“OK,我来接受,还是有很大机会的。”

仔细观察过后,刘半夏开口了。

听到他的话,整个手术室的人都跟着长出了一口气。

今天的这位患者特殊归特殊,但是并不会在他们心中带来任何的影响。

只要不是他们非常熟悉的人或是亲人,基本上就都不会影响到他们的心情。

但是在看到刘半夏没有像往常那样直接上手操作,而是仔细打量,大家伙就知道了这台手术的难度是啥样的。

一直都是跟刘半夏搭台手术,对于刘半夏了解得太清楚了。

即便是肝脏移植手术,那也是上来就做啊,从来没有说像今天这样考虑这么久。

“刘主任,遇到了难处?”

李立伟问道。

“确实有一些难度,肿块的个头比预计的要超标一些。”刘半夏说道。

“这就带来了一个新的问题,也可以说是我目前来讲遇到的最高难度的挑战吧,比上次那台肝细胞腺瘤的难度要高。”

“刘老师,加油。”李浩说道。

“必须得加油啊,这位患者也算是投奔我来的,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刘半夏说道。

“但是今天这台手术操作的时间肯定会长很多了,你们也可以多看一些。因为这例手术即便能成功,也不代表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我下一次还能挑战这么高难度。”

“刘主任,为啥啊?”徐丹好奇地问道。

“因为每个人的肠管情况不一样啊,总瘤的大小,其实还是跟肛门扩充后的直径有关系的。”刘半夏说道。

“这位患者的肛管质量还是比较好的,可能也是源于在监狱内健康、规律的生活吧。这要是在外边,每天抽烟、喝酒、吃外卖的,恐怕就没机会了。”

“这也是为什么我刚刚一直在考虑的主要原因,他这个年纪、还有这样的身体,其实真的挺不容易。”

苏文豪皱了皱眉,按照这么个说法的话,这位患者的情况确实很特殊了。

特殊的不是他的身份,而是他的身体状况。

人的身体会随着年纪的增加,逐渐的老化。

而不是很健康的生活习惯呢,就会增加老化的速度。

就像刚刚刘半夏说的抽烟、喝酒,经常吃外卖、熬夜等等,这些都属于不健康的生活习惯。

这位患者的年纪也不算小,但是相较于他的年纪来讲,肠管质量要比在外边生活的这些人要好很多。

他负责扩肛来着,所以他就很清楚。

只不过他也就是稍稍溜号了一点点,接下来还是要认真观察刘半夏的操作。

这样的手术下一台都不知道多久以后才能看到呢,真的是看一台、少一台。

虽然说也是刘半夏做过很多次的手术了,这一次因为难度系数很高,他的操作也是小心翼翼。

在观察室看着的人们,对于他现在这么的“慢”,反倒有些不适应。

可是也正因为他的慢,即便是后赶来的这些人也知道这台手术的难度系数确实很高。

“哎……,今天运气稍差,要是能够在手术室里观看多好。”许一诺感慨了一句。

“也行了,好歹还能在这里看啊。”刘依清说道。

“这又不是普通的患者,万一他使了性子,就不让看,咱们不是也没辙吗?得知足,别奢求太多。”

“清清,你说以后咱们会不会也成为跟监区合作的小伙伴啊?”许一诺问道。

“大姐诶,这么深奥的问题你来问我?”刘依清无奈的说道。

边上听着的人也乐得不行。

对于这样的事情,刘依清真的是傻得一塌糊涂,所以许一诺真的是问差了人。

不过大家现在对于刘半夏手术的操作能力,也把心里边的定位又提高了一些。

虽然他们很多都是跟着看热闹,让他们做这样的常规手术也做不来。

好歹也都是外科医生啊,刘半夏操作的技巧还是能看出些东西的。

经肛门操作的难度本来就比经腹腔镜操作要高一些,这位患者的肿块又这么大,刘半夏的好多操作在他们心中都属于极限操作一般。

“受打击了,原本我还想研究一下NOSES手术的,现在我是彻底放弃了。”

又看了一会儿后王超说道。

“怕啥,其实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难的。”刘依清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我也不找这个罪受,反正还有好多需要经腹腔镜操作的患者呢,我就服务那些患者好了。”王超说道。

“就看了这家伙的操作,我真的觉得还是少看一些比较好。容易打击信心啊,距离他好像越来越远。”

“嘿嘿,反正我是不会想那么多的。大魔王是老师嘛,想那么多干啥。”刘依清笑嘻嘻的说道。

大家伙又听得很无语。

刘依清看待问题的角度,总是跟很多人有些不同啊。

固然说刘半夏是指导老师,但是心里边也应该有一些超越的小目标啊。

只不过仔细想一想呢,面对着这么强悍的刘半夏,这样的心思还真的是别有的好。

搞不好就会把自己给打击了,连进取心都没有了。

别看刘半夏跟他们也都是同龄人,但是在手术操作方面,最好是放高个一两级的看。

这样的话呢?心里边可能还会舒坦一些。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