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昏暗的房间静谧温暖,天然大石垒砌的壁炉里,火苗跃动的光阴投在对面石墙上,柴偶尔发出噼啪的脆响。

古朴的木台上摆放着一枚晶莹剔透的白水晶球,一条肉眼几乎不可见的碧色丝线悬在白水晶里。

白水晶球中,不时有银色光芒翻转,淅零零的透着几分灵性,仿若活物。

突然“啪!”地一声轻响,水晶球里的碧丝断了,毫无征兆。

不远处,烛晕如豆,昏暗光影里,正埋首翻阅兽皮古籍的黑袍老人猛地抬起头,炯炯目光落在正对面的白水晶球上。

目光在水晶球上停了数息,老人垂目看了眼桌角的更漏。

子时初刻。

老人缓缓站起身向石台走过去。

才在水晶球前站定,外面就传进来沉闷的脚步声。

一个身材高大,相貌英挺的中年男人掀开厚重的黑丝绒帘,跨步走了进来。

看见老人站在水晶球跟前,男人径自走过来,目光落在球体上,沉声问:“出了什么事?”

老人缓缓躬身,恭恭敬敬行了个异邦礼仪:“回王的话,王吩咐看着的那块石头,不知因何缘故,突然消失了。”

男人英挺俊朗的眉微微轩起:“可知那物去了何处?”

老人躬身着身,原本就有些驼的背几乎拱成个半圆,脸上堆叠的皱纹也更深了,轻轻摇头:“不知。”

男人神态严肃,随后问了句:“少主这些日在干什么?”

“少主最近一直待在府中,并未外出。”

老人说完,嘴唇快速蠕动,口中低低地念诵旁人听不懂的咒词。

他唇边的皱纹随着嘴唇的快速蠕动,看上去就像无数只细小的虫。

随着老人念动的咒语,水晶球内泛起风云一样翻滚的银色白芒,待到光芒散开,水晶球内显出契无忌被放大的脸。

水晶球里的契无忌正懒洋洋倚在树下,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

看见契无忌果然安生待在府里,男人严肃的表情缓和了几分,叹道:“既然寻不到便暂时作罢。”

说话时转回身,男人向对面点着烛台的书案走过去。

伸手拿起桌面上那本兽皮订制的古书看了一眼,沉声吩咐:“你准备一下,过些日随我回契府……”

老人没说话,枯如干枝的手轻轻在水晶球上一拂,水晶球再次银雾翻涌,继而复归平静。

老人慢慢地问了句:“王此番亲自前往那边,可是为了寻找那个姑娘?”

————

葱白的指尖儿点在地图上标了红色印迹的地方。

众人探头看过去,就见被圈住的地方正是“天悲岛”

“咱们的下一个目的地就是天悲岛!”

说完,炎颜直起腰身,目光逡巡一圈,最后落在沈煜云的身上,笑起来:“大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开不开心?有没有激动到打算以身相许?”

临时搭的大帐里立刻爆出一群爷们儿爽朗的大笑。

沈煜云表情复杂看着炎颜:“别总跟爷开这种玩笑,万一爷哪天当真了看你咋办!”

炎颜嘿嘿一笑,伸手就要去卷桌上的地图。

她的手指刚碰到地图,大帐里突然平地卷起一阵狂风,连地图带帐篷,木桌板凳一股脑儿全掀上了天。

与此同时,一声暴躁的兽吼自炎颜身边咋响。

“嗷吼……”

空间几乎扭曲,突然冲出来的吨巴瞪着猩红的双眼,自炎颜和众人身边一阵风似得掠过,眨眼就消失不见。

炎颜眉头紧拧,撂下一句“地图别弄丢了!”人紧随吨巴消失的方向便追了去。

商队众人默默看了眼一人一兽消失的方向,淡定地把大风刮走的东西挨个捡回来。

牛能淦从笨笨身上解下水囊灌了一大口,笑道:“东家养的这小家伙可越来越不听话啦,三天两头乱跑,也就东家脾气好,这要俺的妖宠,狠狠抽一顿保管老实。”

华畅笑道:“抽?算了吧,东家把吨巴宝贝的什么似得,比毕承这大徒弟还疼的紧!”

毕承拧眉:“去你的,师父肯定最疼俺!”

几人说笑的时候,空间再一次波澜荡漾,炎颜出现在众人面前。

她怀里抱着的吨巴疲惫不堪,又缩回大猫一般大小。

炎颜的脸色有点不太好,也没跟众人说话,抱着吨巴就上了自己的车轿。

一上车轿,她就进了须弥境。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炎颜在须弥境中一出现,邓文明,丝丝和烈山鼎全都围了过来。

邓文明伸手轻轻抚摸团在炎颜怀里,虚弱可怜的吨巴,皱眉:“吨巴最近到底怎么了,这都折腾好几次了。”

炎颜抱着吨巴跃上龛台,盘起腿在沧华对面坐下,小心翼翼把吨巴软绵绵的身子放在自己怀里。

边给吨巴顺毛,边一脸紧张望向沧华:“自从上次吞掉那只顒,吨巴就一直这样,反反复复总也不见好。这到底怎么回事?”

沧华自书中抬起头,扫了眼炎颜怀里有气无力的吨巴,语气平静说了四个字:“消化不良。”

炎颜盯了沧华一眼,低下头去没吭声。

沧华见炎颜不说话,侧目去看她。

就见炎颜低着头,前额的刘海全垂下来,软软地挡住眼睫,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可是整个人看上去却是难得的柔弱又无助。

轻轻放下手中书卷,沧华低低地解释:“刚才那般说不是敷衍你,是真话。”

他刚说完,一只白嫩嫩的小手悄悄伸到吨巴的鼻尖前头。

小手上还握着串亮晶晶的冰糖葫芦。

炎颜低下

师父是全派的炉鼎HHH 我想C到你站不起来

头,严肃的表情在看见阿指和它手里的糖葫芦时,不自觉就暖起来。

伸出手,摸了摸阿指的小脑袋,炎颜温和道:“今天吨巴不能驮着你们玩了,它生病了。”

阿指点点头:“我方才听帝君说了,吨巴得了消化不良症,阿娘说山楂可消食理气,所以我拿糖葫芦给它吃。”

说完,阿指又把手里的糖葫芦往高举了举:“这个送给吨巴,这儿还有一个送姐姐。”

炎颜伸手接过阿指手里的糖葫芦,冲它温和微笑,道了声谢。

阿指扭头,正巧对上沧华看过来的目光。

见沧华的目光落在炎颜手里捏的糖葫芦上,阿指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糖葫芦就只剩下两个,鼎爷爷说帝君不吃零嘴。”

喜欢女帝成神指南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