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可是真特么的累啊,苏文豪,剩下的活交给你了。”

等把标本切下、拿出后,刘半夏都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

这台手术他做下来的感觉就很累,不仅仅是身体累,精神上也很累。

反正在他的感觉中,别看也就是过去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就跟做了七八个小时手术一样。

那种紧张程度,完全都可以跟给新生儿做手术相媲美。

而这时候不管是手术室的人还是外边观看的人,心里边也都给刘半夏点了个赞。

这么高难度的手术,刘半夏竟然真的做下来了。

剩下的活就非常简单了,直接上吻合器就OK。

不用去考虑患者的经济承受能力,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做起来还是非常舒心的。

叮!手术任务完成

获得经验值300点,荣耀值+200点

本次任务评级为完美级,获得经验值500点,荣耀值15点+400点,固化石一颗

任务的奖励又把刘半夏吓一跳,这么一台做了很多次的手术竟然给了这么高的奖励,有些疯啊。

难道就因为这台手术的操作难度系数很高吗?

“刘主任,恭喜了啊,又稳稳的迈出去一步。”李立伟说道。

“哎……,这台手术顶多也就是在操作方面多注意一些,没有太多可借鉴的地方啊。”刘半夏叹了口气。

“我的天,你就知足吧。”李立伟苦笑着说道。

“没有哪一台手术是一模一样的啊,你还告诉别人呢,别太傲娇行不行?苏文豪、李浩,你们俩说是不是?”

“严肃点,边上还有监狱系统的同志呢。”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其实是可以当我不存在的。”

负责拍摄的狱警接了一句。

这也是很难得的,全程可都是一个字没说,就负责拍摄。

这时候躺在手术台上的患者也悠悠的醒了过来。

“你的运气不错,我的运气也不错,手术很成功。”刘半夏说道。

患者稍稍晃了晃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

“现在麻醉剂还没有代谢出去呢,稍后我们会把你的情况告诉管床的狱警,他们会代为照顾。”刘半夏说道。

“不过根据我的经验来判断,还是很不错的。采样也做了一些,看看病理结果,安心恢复就好。”

患者点了点头。

“苏文豪,你跟着这位同志还有门口的那几位给送回病房吧。”刘半夏说道。

那位负责拍摄的狱警也站了起来,举着摄像机一直跟拍。

这个就不需要刘半夏多关心了,只需要给这位患者明天做一下情况评估。

如果跟往常的数据差不多,就可以转去监区医院。

按照正常的道理来讲,其实是不应该这么操作的。

只不过这位患者的情况比较特殊啊,除了做手术都需要三位狱警共同监管。

“咋样?晚上给加个菜不?”

李立伟打趣了一句。

“这个还真可以有,这台手术做完之后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刘半夏说道。

“看来我们真的不能躺平啊,偶尔就需要给自己提高一个难度,这样生活才会有惊喜、才会有乐趣。”

“气人不气人?李医生,你说他气人不气人?”

观察室即将离开的王超直接折回,按下了通话器。

“咋地?你想躺平吗?”刘半夏笑眯眯的问道。

“那是必须不可以的,我可是很有上进心的人呢。”王超一本正经的说道。

哪能说想躺平啊?

只不过刘半夏这个货太坏了,忒能转移注意点。

自己是那个意思吗?这货的自我挑战,每一次都是那么的惊世骇俗。

“放弃吧,在大魔王面前,一切的智慧都是徒劳的。”许一诺感慨了一句。

“王超,晚上不庆祝一下啊?”刘半夏又喊了一句。

“干啥?晚上也给我加菜啊?”王超谨慎的问道。

“当然可以啊。”刘半夏笑眯眯的说道。

“你到底要干啥啊?”

王超都快哭了,实在是被刘半夏给坑得不行。

给大家伙逗得不行,也都知道王超在刘半夏手里吃了太多的亏。

“其实也没啥,你要是不爱吃就算了呗。”刘半夏又接着说道。

“吃,必须得吃。干啥不吃,就算是刀山火海也吃。”

王超气势十足的说完之后就挂断了通话器。

坚决不能再给刘半夏说话的机会,省得自己中招。

只不过走出来之后,他还是有些担心。

“许一诺,你说他不会给我打了埋伏吧?”王超问道。

“不会的,刘老师要说给加菜,那是妥妥的会加。”许一诺说道。

“那我还放心一些,总怕被他给算计了。”王超点了点头。

“但是凭白无故吃了刘老师加的菜,指不定啥时候就会被他给找回去。”许一诺又补了也一句。

“那你不还是经常跟着蹭吃吗?”刘依清问道。

“反正也是要被他折磨,还有啥区别?珍惜每一次蹭吃的机会,直到我把房贷还完。”许一诺说着还挥了挥拳头。

这也算是她的至理名言了,这丫头在蹭吃这条路上真的是越走越远啊。

现在都不用说急救中心这边了,就算是在住院部那边也是赫赫有名。

王超也是放弃思考了,许一诺说得很对。

跟大魔王的斗争中一直都是屡战屡败,还是放弃得好。

其实刘半夏还真没有啥别的小计谋要施展,只是很简单的把他给带上。

平时的时候,王超也确实没少帮二科出力。就算是现在还没归到二科呢,一直也都在帮二科干活呢。

收拾完了手术室,回到急救中心的大厅后也是收获了大家的恭喜。

“哎……,稀里糊涂的就加了这么一台手术。苏文豪,患者的情况咋样?”刘半夏问道。

“目前看还是很稳定的,也把那些注意事项告诉了监狱过来的同志们。”苏文豪说道。

“是不是有啥想问我的?我看你当时的眼神好像有些纠结。”刘半夏问道。

“嗯……,刘老师,其实我当时是在考虑一个问题。”苏文豪说道。

“我们经常会遇到患者选择放弃治疗,那么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支持患者,什么样的情况下我们尽力劝解患者呢?”

“你其实是想问如果今天这位患者不是囚犯,我是不是会劝他即便无法保肛,也要做手术吧?”刘半夏笑着问道。

苏文豪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确实也是这么个意思。

“其实今天这个情况啊,还真的跟他的身份有些关系。”刘半夏说道。

“但是不是因为他是囚犯,所以我就不劝他做手术了。而是因为他的生活环境,跟我们在外界生活的不一样啊。”

“在监狱内的生活,虽然跟以前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善。但是对于他的生活环境怎么样,我们并不是真正的了解。”

“如果他挖缸挂袋的话,可能会给他将来的生活带来我们所无法想象的困难。毕竟我们没有在里边生活过,他却是打算在里边生活一辈子。”

“那些监区的人也是会经常流动的吧?人与人之间也经常会有矛盾。他挂个袋,我完全无法预测他将来的生活会怎么样。”

“但是他要是生活在外边的自由人,有着稳定的工作。他就可能会多一些活的乐趣,也会有更多一些求生的欲望。”

“不过这些也仅仅是我个人的一个考量,将来你们接诊患者的时候很可能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

“到了那个时候呢?就需要你

公车被奷到高潮突然停下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们自己去判断。到底该如何跟患者接触,对于他的哪些要求我们要全盘接受、哪些要求我们可以推荐我们个人的看法。”

“谢谢刘老师,我明白了。”苏文豪点了点头。

心里边也畅快了很多。

他就是一个实诚人,心里多少也是装不住事。

他真的不想看到刘半夏是因为患者的特殊身份,而做出跟以前行事想悖的事情。

现在心思就通透了,自己想错了方向。

虽然也是因为患者身份的特殊性,单不是考虑的患者以前和现在,而是考虑患者的将来。

刘半夏在这个事情上,也没有过多的解释。

有句话不是说得好嘛,解释就是掩饰啊。自己对得起自己的良心,那就OK呗。

那次用刀捅了他的那个人,他不也是要求急救中心应该积极抢救嘛。

但凡他的心里黑一些、阴暗一些,那哥们是完全有可能直接把命给留下的。

“刘老师,喝水。”

这时候刘依清把水给端了过来。

“看着没?以后都跟刘依清学学,不知道我今天的手术很累嘛。”刘半夏一本正经的说道。

根本就没有人搭理他,就连刘依清给完了水之后都溜达到了一边去。

“嘿嘿,没咒念了吧。”

王超凑了过来。

“超啊,今天我是真的感觉到了累。”刘半夏说道。

“你也看到了,切下来的标本调整了多少次才取出来?其实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想放弃来着。”

“信你的话才有鬼呢,别想在我这里骗同情。”

王超很谨慎的丢下一句,然后也溜达到了一边去。

刘半夏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帮人的战斗经验也很丰富了嘛,不是那么好忽悠。

喜欢强化医生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