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青梅竹马往下边塞水果无弹窗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王弃开始和自己的徒弟告别,毕竟他马上要随那已经快修理好了的光辉巨舰离港前往战场了。

希卡莉很是有些伤感,但是一向懂事的她明白前线不是她能去的地方。

于是只能呆在房间里默默祝福。

她说:“师尊,祝您武运昌隆。”

王弃点点头道:“我走了你也别忘记功课,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将自己体内的光能都激活并引导出来,这是水磨工夫,不要懈怠。”

希卡莉乖巧地应道:“师尊放心吧,弟子的功课不会落下的。”

王弃看她精神状态不错,也就放心地结束了通讯……不得不说,希卡莉的性子他是真的很喜欢,爽利得很,一点也不黏糊。

而希卡莉看着结束的通讯,慢慢地似乎又有种寂寞袭来。

“不过我已经不是以前的希卡莉了,师尊教导我变强,也让我学会了如何在逆境中寻找乐趣。”

她对王弃真的是充满了感激,这是个改变了她人生的人。

原本的她一直在意着周围的人和事,尤其在意旁人对她的看法,对自己的欲望也是极度克制,生怕对别人造成困扰然后生出厌恶来。

所以她此前的人生过得谨小慎微十分疲惫。

可是现在,王弃教会了她如何自我。

这甚至还是在她正式拜师之前……

她此前一直想着如何让别人接受,可是王弃用十分直白的方式让她明白……对于她的姐姐,对于博爱者的当权者来说,越多的人接受她,她便错得越厉害。

既然如此,那么就为了自己好好地活着吧!

她在刚开始进行‘逃脱游戏’的时候还觉得这或许会给侍卫们带来麻烦。

可是当她每天都来这么一出的时候,凭借她那灵觉者的天生精神力,竟然能够感觉到那些侍卫们还每天都蛮期待的……

当时希卡莉还真是懵了……她有一件事没有告诉王弃,那就是随着她对自身力量的掌握,慢慢地觉醒了一种她作为博爱者灵觉者的天赋,就是能够隐约感受到一些周边人的心情,尤其是一些对她彻底敞开心扉者的思绪。

她感受到了以往从未感受过的一种‘爱’。

那就是来自普通博爱者,对她那毫无杂质的关爱与期待。

他们爱戴她,只因为她是神之次女,是博爱者皇族最年幼的公主……她意识到这是自己母亲、姐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对整个博爱者的付出而得来的回报。

还有那种期待,则是希望她能够成为她母亲那样的存在,兑现她的天赋……

是啊,就连普通的博爱者对她的期待都只是兑现天赋成为母亲那样的存在,而不是期待她能够做些什么给博爱者带来多大的改变……这让她意识到自己先前努力的方向是完全错误的。

她的姐姐卡柏莉一直都做得很好,她真没必要再凑过去做些什么了。

而且这些侍卫们其实很心疼她的呢!

做为一个公主,竟然只能被关在房间里不许出去,他们其实很希望能够带着她在这静谧堡内逛逛,甚至去下面的花园里走走……希望听到她的笑声。

希卡莉听懂了这些心声,所以接下来她总是带着笑容,纯粹不含杂质的笑声,在这静谧堡内横冲直撞,尽量让每个侍卫都能听到她的笑声。

也是从那一刻起,她的‘逃脱游戏’也仿佛真的是成为了一场游戏,而且还是带着静谧堡守卫们一起玩乐的游戏。

他们就觉得自己是在陪小公主玩捉迷藏……虽然最近这小公主是越来越能藏了,可他们的反潜能力也是得到了极大的锻炼,因此他们也是乐此不疲。

希卡莉也极有分寸,有时候明明都已经可以出静谧堡了她都会及时停止,又或者在一段时间后自己出现在守卫们的面前。

首先是她没把握出去之后能够直接找到王弃那里,还有就是她有些担心如果自己走出了静谧堡,这些侍卫是否会受到牵连。

她终究还是个好姑娘,只是现在更调皮了一些……

……

灿星首席无语地安排好了王弃的事情,也想起来关注了一下希卡莉的境况……他当然看到了那在静谧堡内欢快地乱窜的倩影,稍稍沉默之后还是做出了决定:放宽对希卡莉的管束,允许活动范围放大到整个第一扇区。

补充说明是,她在静谧堡内任何行动都不会受到约束了,但要是在第一扇区活动,就必须要有侍卫全程跟随。

这条命令下来,静谧堡内的所有人都很高兴……捉迷藏的范围变大了呢!

……

王弃带着老婆侍女登上了光辉巨舰‘苦艾号’,这是光辉舰队内一艘很普通的星舰。

先前在前线遭受了大量的攻击而受创严重不得不返回静谧要塞修整,如今简单修葺了一下便又要出发上战场了。

王弃登上这艘星舰的时候,看着那船体上明显的几个‘大补丁’就感觉十分地不靠谱。

博爱者的一切设备都以精美著称,可是这次的补丁实在是显得粗陋。

这一看就是一种临时补救措施,也不知道是否会影响具体实战功能。

他们来到‘苦艾号’的时候,还受到了颇为热烈的欢迎,因为他是以‘博爱者朋友’的身份来的,能够亲自登上前线星舰,这已经足以证明了王弃与博爱者的‘友谊’已经超脱了冰冷的数值……

对此王弃只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以微笑回应,他能说自己在静谧要塞已经快要穷得揭不开锅了吗?

买回来的光能机甲更是启动了一次以后就只能歇着了……还不如来这光辉巨舰上混吃混喝,顺便还能开机甲玩又不用操心能量损耗。

王弃盘算了一下,觉得还是活用一下自己的人生阅历,在生活困窘的时候就去混军粮吃。

他们一大家子被分配到了一个很宽敞的套间,两室一厅,在这星舰上已经很好了。

一方面是博爱者本身的士兵待遇就不差,另一方面则是王弃属于是博爱者的客人,博爱者对待愿意帮助的客人还是表现得很优待的。

他们将自己那将所有选装包都装载了的光能机甲给带到了机库放好,看着控制面板上那一格格往上涨的能量槽,王弃的念头就无比的通达。

而后他见了见自己在这‘苦艾号’上的上司,也就是‘苦艾号’星际突击队队长,叫做晶蓝。

这是个看起来颇为忧郁的中年博爱者,面容颇为英俊,但好像总有着化不开的愁绪在身。

他对王弃也很客气,告知他加入自己的作战频道,等候命令出击即可。

星际突击队总共有二十架博爱者机甲,事实上因为博爱者的能力,每一架博爱者机甲都拥有着左右战场局势的战斗能力。

光能驱动的机甲完美地克服了许多结构性的问题,它们以强大而灵活多变的能量攻击手段著称,往往可以对地方星舰形成直接威胁。

当然,虚空游猎者的作战方式就更为阴损诡异了。

相比起博爱者的机甲突击战术,虚空游猎者则是更喜欢驱使星盗、罪犯或者干脆是无人机为炮灰,让他们集群式的对敌方舰队发起蚁附攻击。

而拥有空间跳跃能力的虚空游猎者则会鸡贼地混迹其中,然后乘人不备直接跳跃进对方星舰中进行破坏。

这苦艾号此前的几处严重破坏中,就有一半是被这些虚空游猎者造成的。

许多信息都是王弃在进入了这苦艾号之后才获得的,他也不由得开始期待起接下来的战场。

按照晶蓝队长所说,前线虚空游猎者就好像疯了一样地发动着攻势,其实他们的苦艾号远没有修复到完整性能,可是他们必须到前线去替换其他受损星舰回船坞修葺……一切都显得很艰难。

飞船起航,王弃他们则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出去。

反正在这里他们能够得到所有的情报……当然,也是他作为‘值得一交’这个级别的信誉等级,还不会被允许在光辉巨舰内随意走动……毕竟这还涉及了博爱者的保密科技嘛。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青梅竹马往下边塞水果无弹窗

但是在这二室一厅的小居室内,他们也已经可以看到整个战场的情况了。

妙的是,那客厅中间有一张圆桌……它可以当成是餐桌,可也能当成星际战场三维沙盘的演示场所!

还有两个卧室的墙壁……那的确是金属密闭的墙壁,可是只要进行一定的操作,就能够使这堵墙变成宇宙虚空的实景画面。

真的是实景,就是‘苦艾号’所通过的星空,被如实地映照在了这块墙壁上。

就好像现在王弃和冉姣的眼中,他们就能够看到正在远去的静谧要塞。

“这可真是太有想法了,晚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青梅竹马往下边塞水果无弹窗

上睡觉,不就像是躺在星空之中吗?”冉姣惊叹地说道。

王弃则是给她科普道:“晶蓝队长说了,这是为了培养星舰上博爱者们对宇宙虚空的适应度,许多新手刚入虚空的时候,往往会出现一些心理问题。”

然而他没注意到,他的阿姣姐姐目光越来越亮,好像有些很特别的想法……

“阿弃~”

她忽然变得有些忸怩。

王弃当时就是浑身一震……他的阿姣姐姐只有一种情况下会变得忸忸怩怩……

他连忙说:“紫儿还在旁边呢!”

冉姣稍稍顿了一下道:“我已经让她没事别来打扰我们了。”

可怜的小侍女……

王弃道:“可是这里毕竟是人家的地方,万一被监控了呢?”

冉姣说:“别告诉我你没办法屏蔽监控啊?”

王弃无言,他的确是有办法的。

他又说:“我们快上战场了啊,到时候打起来了怎么办?”

谁知道他不说还好,一说就发现冉姣好像更兴奋了。

她说:“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咱们可以透过这面墙壁看着外面激烈的星际战争,而我们则在这里……嗯嗯!”

嗯嗯是什么?

王弃很想假装听不懂,然而他还是认命了。

最后他惆怅地说:“行吧,但别没完没了啊,等下说不定我们还得要马上投入战斗的,你难道不想去?”

冉姣这才犹豫了一下,最后无奈地说道:“那行吧,这次我们就认真修炼一下好了,那个可以随时停下来。”

王弃暗暗松了一口气,只是修炼的话完全没问题……

……只是他终究还是高估了阿姣姐姐的自制力,说好的修炼呢?硬生生地变成修炼失败了!

这绝对是一次最为特殊的修炼失败,因为他们同时在进行跃迁……博爱者的跃迁,颠得厉害。

然后他们跃迁结束就进入了战场外围,刚好就着那绚烂的星际战场进入回味无穷的贤者模式。

冉姣轻轻摸着小腹道:“阿弃,你说我会再怀个蛋吗?”

王弃淡淡地瞥了一眼道:“你现在这肚子,比当时怀着蛋的时候还要有料。”

冉姣闻言也不生气,只是淡淡地说:“你不嫌弃就好了。”

王弃就惊了,不是说要减肥的么?这才几天啊,就这么自暴自弃了?

冉姣看了他一眼就明白他在想什么,无所谓地说道:“我已经让那家伙给我开发一门专供我这种半龙人炼体的功法,应该马上要创造出来了吧。”

王弃心中为冉叔叔默哀,摊上这么个女儿,绝对是他在还那风流债。

可他淡淡地说:“本来要是跟我好好修炼的话,我是可以用逆五行锻体术来帮你锻体的……”

冉姣一点也不介意地说道:“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啊。”

王弃彻底惆怅了……自从他得到《帝鸿内经》开始,正经成功的修炼只占两成,八成都是失败的修炼。

他觉得自己给偶像丢人了啊,没能利用好这篇神奇的功法。

谁知道就在这个时候,冉姣摸着肚子道:“阿弃你知道吗,我来之前师娘也已经怀上了。”

王弃:“!!”

这个消息可真是太劲爆了。

就听冉姣道:“因为我告诉了师娘一个那人猜测的消息……那就是《帝鸿内经》修炼成功固然可以增益修为,而失败的话也极有可能增加受孕几率。”

“这真是一门了不得的神功。”

王弃听了心中直呼‘好家伙’。

当然不是感叹《帝鸿内经》有多神奇,而是感慨自家师尊这些时间日子肯定不好过……

能好过么?

毕竟他有两个好徒弟啊!

一个说‘成功的《帝鸿内经》修行可以滋养七魄蕴生’,另一个说‘失败的《帝鸿内经》可以增加受孕概率’……无论哪个消息,都足以令玉磐子‘好好享受’了。

喜欢玄门不正宗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