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昏暗的内殿中,石巨魔仍在,赤瞳的第三只法眼,那块五彩仙石不知什么时候也嵌在了石巨魔的眼眶里,似乎从来没被摘取下来过一样。

洞中的一切显得很安静,石巨魔坐回到椅子上,跟自己刚进来的时候一样,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只有自己手中的飞仙图和前方不远处站在石巨魔身边的镜老告诉陆尘,他刚才并非只做了一场梦而已。

这时候内殿的光线开始明亮起来,陆尘现在才注意到,脚下光滑的地砖并非是蓄意打造的青石砖,而是一块块凌魔晶矿堆叠而成。

“凌魔晶矿脉,赤瞳的第三只法眼才是矿晶精髓。”陆尘有所明悟过来。

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抬头看了看镜老,问道:“老鬼,这次又是怎么回事?”

经历了赤瞳前世,有了两次的阅历,陆尘恢复的很快,说不得心底里还有一股怨气。这种感觉就像被人玩弄在股掌之中似的。

镜老笑道:“小子,早就跟你说过,一切皆是缘,缘起缘灭,乃是上天的定数,旁边无法更改。”

“我出手了,如果我杀了宇霞,上天的定数肯定会改变。”陆尘冷着脸,没有久别重逢的喜悦,不知道为什么,这次他真的很生气。

“可是你没有出手。”镜老仿佛知晓一切,又掌控着一切,微笑间并没有陆尘那般经历了惨变过后的震惊和疑惑,反而超乎想象的淡定。

陆尘握了握拳,是啊,自己生怕改了后世发生的一切,没有出手,可是赤瞳眼睁睁的化成了飞灰,虽然他跟自己没有什么渊源,但毕竟曾经也是同宗

同脉,同为煞殿之主。

“我想知道,这一次和上一次,真的是梦?”陆尘并没有急着询问个中的原由,而是用着近乎逼问的语气面对镜老。

镜老轻慢上前两步,背负着双手看着陆尘,道:“是梦不是梦,只在你一人。”

“我一人?”陆尘不由冷笑起来,不耻道:“老鬼,我不知道你安的什么心,但我知道前后两次并不是梦。你用玄光镜带我进入录空河,看尽前世,

亦能出手,使我正为凶角和赤瞳两人前世中不可或缺的存在,难道就不想给我些解释吗?”

陆尘继续道:“先是凶角的魔角,再是飞仙图,这里面到底暗藏什么玄机?”

“神霄殿。”镜老突然眼中射出坚定之光,沉声道:“魔角,飞仙图都是找到神霄殿的根本,此两种东西,不存后世,老夫只能用这种办法让你得到

,为此,老夫不惜以玄光镜法,打开录空天河,走两世轮回,受三界天罚,岂是那般容易的?你竟然责备我?”

镜老的一席话,让陆尘微微动容,不管他存了什么心思,自己的一身法诀可都是镜老传授,想想刚才犀利的言辞,陆尘也觉得自己有些过份了。

然而正在这时,内殿突然刮起一股阴风。

阴风从陆尘的体内产生,一直卷到殿顶,两人神色一变,陆尘元神收回,赫然发觉产生异变的来源正是玄光镜。

“哥哥,打开玄光镜。”

元神识海中央,一道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响过,使得陆尘浑身一颤。

“菡儿。”

陆尘不敢多想,取出玄光镜来,伸手一拂,元神法力灌注其中,煞火带着暗金流焰滋滋攀升,一道靓颖蓬的一声从玄光镜中飞出。

陆尘仔细一瞧,不是自己心爱的妻子左卿菡,还能是谁?

“菡儿?你……你不是……”陆尘吃惊不已的倒退数步。据他所知,左卿菡可是被巫婆婆带到了上界的,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下界。

只不过出现的左卿菡,无论是样貌、气息都告诉陆尘,她就是菡儿。

陆尘还没问完,菡儿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来,脸色苍白道:“哥哥,不要相信他,他不是镜老。”

“什么?”

陆尘脑中仿佛有颗炸雷在识海中炸响,举目看向镜老,发现镜老的脸皮都在抽搐不已。

一向和颜悦色的镜老脸上在短暂的惊愕之后闪过一抹狰狞,沉声道:“娃娃,你坏我好事。”

异变突起,陆尘整个人都蒙了,站在自己面前的竟然不是镜老。而他这才想起上一次镜老离开的时候说过,他是奇镜,已经不是镜中人,以后想要见

面只能在上界。

“你是谁?怎么会使用玄光镜?”

据陆尘所知,能够使用玄光镜的只有镜老和自己,他究竟是谁?

“菡儿,他是谁?”

左卿菡脸色苍白,靠在陆尘的怀里,摇头道:“我也不知道,镜老自从离开了仙界,就一直被人皇囚禁,婆婆找了他很久,方才找到他的下落,这次

送我下界,就是为了告诉你,六代殿主的前世已经被

给儿子做了几年了 朋友夫妻来我家住在一起了

人以强大的手段从天地间抹除,你看到的都是假的。”

“一直被囚禁?”陆尘心中猛生警兆,怒视冒牌镜老喝道:“上一次也是你?”

冒牌镜老并不回答,浑身杀机崩现,看着左卿菡道:“你私自下凡,有违天规,现在还打算泄露天机,本座遁天诛令,代天罚你。”

“唰!”

冒牌镜老话音方落,手心中祭出三道彩芒,就要甩出。

陆尘见状大吃,把左卿菡拉到身后,以身抵挡。

冒牌镜老手势一顿,眼中飞快闪过挣扎,倒是没把三道彩芒射出。

“为了一个女人,你连命都不要了?”

看到三道彩芒时,陆尘就知道自己根本无法和面前的冒牌镜老相比,这种感觉好像让他面对轩烨一般,在对方面前,自己可比蝼蚁。不过他不会眼睁

睁的看着左卿菡送死。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想杀菡儿,也一并把我杀了吧。”

“哥哥!”菡儿梨花带雨,泪眼婆娑。

冒牌镜老冷冷注视,旋即放声大笑,那笑声中蕴带着无尽的悲凉:“哈哈,情债难偿,你的情债越多,日后就会越痛苦,罢了,不杀这个娃娃也没什

么,但是飞仙图,你必须给我记下。”

冒牌镜老说着,屈指点出九道虹光,呈圆环状打在了陆尘的身上。

陆尘只感觉自己的手脚发凉,马上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左卿菡见状不由大吃,娇叱着朝着冒牌镜老扑去。

哪知冒牌镜老看也不看一眼,拂袖一甩,直接将左卿菡轰到墙脚边沿,怒道:“你私下仙凡,本座就收你三界神力,把你变成仙奴。”

“轰!”

无匹劲道仿佛洪流般的轰向左卿菡,她的元神、法力骤然大减,一口鲜血吐出之后,脸色更加苍白。

陆尘急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偏偏动都不能动,只能扯着嗓子大骂道:“混蛋,有种冲道爷来,对付女人算什么本事?”

“你?”冒牌镜老不屑冷笑,道:“杀你犹如捏死一只蚂蚁,给我老实待着。”

一声断喝过后,两缕神力强行从陆尘的玉瓦空间中取出凶角的魔角以及飞仙图。

“轰!轰!轰!”

内殿穹顶顿时浮现若大浓云,一道道闪动破空而出,在陆尘的头顶周转轰轰作响。

陆尘被这雷声震的耳鼓发麻,鼻口溢血,却见那冒牌镜老双手连连翻动着他从未见过的印诀,千百记之后,凶角的魔角蓬然一声炸裂开来,化成漫天

金色的粉尘徐徐而落。

冒牌镜老眼中一定,指尖一挥,飞仙图从五彩赤瞳法眼中映出一座巨大的宫殿模型,那模型恰好映在陆尘的身上,冒牌镜老指刀再次一挥,陆尘的长

袍刺啦一声变成碎片分崩离析,露出健硕的胸膛。

“老夫不惜历两次天罚,不能无功而返,娃娃的命,我可以不要,但是你必须给我留下这个。”

冒牌镜老不顾陆尘是否拒绝,自言自语道:“你的修为进境太慢,老夫用凶角造化,化十万魔尘,将神霄殿图刺于你身,助你成魔,从此杀孤现身,

凶星夺煞,给我开1

冒牌镜老双指连动,射出金光无数,一指指打在陆尘身上,仿佛灼火之刺,剧痛无比。

元神中,那被陆尘死死压制的煞魔忽然无限大,冲破了大衍仙诀清心法咒的束缚,占据了识海。

陆尘凶目圆睁,凶相毕露,眼看着自己的元神被一点点的侵噬,魔性大发。

陆尘修煞之初,本着宁为煞、不失本心的目的,一直以来小心经营着自己的仙诀,即使因怒而杀天诛地,也保持住心里最后一寸净土,他虽然不知道

面前冒牌的镜老是谁,但他却是看出,此人不打算让自己按自己的心愿修炼,而是逼迫自己成魔成煞。

感受到体内精纯的煞元像海水一样开始淹没元神,陆尘知道,就算自己现在恢复了行动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再镇压煞魔了。

估计用不上一炷香的时候,自己就会成为镜老口中无情的煞魔,绝世的凶星。

“你想让我成魔成煞?”陆尘惊讶道。

“天地不仁,为煞又何防。”冒牌镜老头不抬,指不断,魔劲如云涌、如浩瀚之海。

陆尘不服的争辩道:“我本就是煞仙,非煞非魔。”

“放屁。”冒牌镜老一掌拍击陆尘的天灵盖,一股大力横生,十万魔尘幻法化形,变成魔印印在了陆尘的胸前,竟然是陆尘所见过的神霄殿。

“煞就是煞,何来仙尔,你给我记住,天地无情,若想超脱,必杀绝六道。”

“失去本心,何谈为人,纵使杀绝了六道,自己也不再是自己。”陆尘道。

“自己?哈哈,天大的笑话,天不仁,以轮回造化玩弄世人,你我只是天地间的一颗棋子,你能自己的了吗?”

“荒谬。”陆尘现如今只剩下咆哮的力气了,他冲着冒牌镜老大声喊道:“无情无欲,如同兽尔,你了解煞,你知道煞,却看不清煞本为何?为煞不

需孤,杀尽天地,也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

冒牌镜老终于抬起了头,豆大的汗珠滚落了下来,他戏谑的看了陆尘一眼道:“你错了,不绝七情、不忘六欲,你是保护不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的。

与其痛苦一生,不如杀天诛地。”

看着近在咫尺的冒牌镜老,陆尘气的浑身发抖,他已经看出来了,这个人比自己更明白煞,他的每一记指法都蕴含着连自己都不曾拥有过的深厚煞元

。他是想让自己成魔,成为真正的忘情煞魔。

陆尘想要破口大骂,但是随着冒牌镜老法力的逐渐消耗,他从愤怒马上转变成了震惊,接着如遭雷击那般呆滞掉了。

“爹?”

PS:不夸张的说,这一章连铜板都没想到,竟然写了整整5个小时,删改到现在才算满意,有点晚了,不好意思了。

喜欢仙侠:开局废材却碾压天仙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