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章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轰隆一声,劫云深处骤然响起雷霆轰鸣,仿佛执掌雷罚天刑的雷部天君,察觉有人打开了飞升之路,法眼俯瞰人世,陡然发起怒来。

山君面色一紧,抬起头来,恰在此时,一道细如发丝的霹雳闪电破空而来,不偏不倚地将将好劈在白额侯额头眉心上。

瞬息间,山君体内泛起一团乌暗光华,波光粼粼,宛如一潭沉寂蛰伏多年的死水活泛起来。

谢云烟伸手截取一点雷罚天刑的灵韵,心里一动:“离阳静电?追魂索魄之力!天庭雷部天君这是准备检视乌龙山山君的过往一切!”

果不其然,乌暗水光缓缓平静下来后,就像走马灯似的,从山君出世那天回顾它的一生。

母虎哺乳,幼虎渐渐长大,在虎王父亲的教导下学会捕猎,纵横山林。

双亲逐渐衰老,无法捕食猎物后,在饥饿和痛苦折磨下先后过世。

新任虎王一夜之间成熟了,对死亡充满恐惧,也曾在银月如霜的苍穹下抬头仰望星空……

这一眼,在漫长岁月里,你方唱罢我登场的无数虎王中,出了一头注定会超脱百兽之王命运的特例。

它本能地摩星拜斗,得了四象圣兽白虎星君的一点灵感,学会吞吐日月精华的本领,逐渐蜕变成一头虎妖。

他拥有将“祭品”祭炼成伥鬼的能力,摆脱虎类寿命的限制,成为乌龙山山君,公然撕裂鹰嘴崖木客的气数。

命运转折点很快到来,鹰嘴崖庭甲木之精太过于谨慎,婉拒人类的善意。

山君白额侯明明就是此人杀父杀母的仇敌,一人一虎却各怀心思握手言和。

最终,乌龙山山君在人类的帮助下,三十万外功圆满,顺利打开了飞升之路。

乌龙山山君唯一的因缘承负就是伥鬼,它们生前都是附近山脚下的山民村人。

谢云烟知道关键时刻来了,暗道:“太上无为,顺其自然!贫道借用太上之力,估计没有太大妨碍。”

谢云烟擎出一方拇指头大的“太上律令”法相章,喝道:“乌龙山君白额侯,为断俗缘脱尘钩,霞举飞升上天去,虎伥解脱莫再愁……飞升飞升,太上急急如律令!”

平地一声惊雷,乌龙山山君从昏迷出神中回过神来,察觉青衫道人发下道誓,心里暗暗惊喜,赶紧深吸一口气,将所有伥鬼都招呼过来,打开所有体外虚空灵境。

只见一个个拳头大小,宛如脏腑,色泽各异的虚影,浮现在山君白额侯的前胸后背。

他的精神灵性居住在后背三寸虚空,正对左后肩胛骨的体外穴窍“灵台穴”里。

几十条伥鬼全部钻进“谷仓之海”修渐而成的灵胃里,疯狂地撕咬吞噬山君白额侯的承负。

正如武道人仙能开辟体外穴窍,贵为方圆数百里地界的乌龙山山君,白额侯也将五脏六腑和鞭蛋孕养出内景神明,投射在体外虚空处。

谢云烟亲眼目睹这一幕,默默动用了下一颗“元始之章”,向缥缥缈缈不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傻子的春天龙根全章免费阅读

知云深何处的玉虚宫主人,阐述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抱大腿之道。

或许是这条道路也是大道法则之一的显化……裙带嘛!

哪个高级神仙手里没有三五七个亲戚朋友?哪位天庭天君麾下没有二四六个神官仙吏?

就算是神仙座下的坐骑、童子、侍女,下到基层凡间,那也是法力高强,手眼通天,福威自用的地祇巨头。

“元始之章”对此毫无反应,在谢云烟看来,就是玉虚宫主人默许答应了。

“或许,元始对此道颇有好奇,想瞧瞧贫道如何阐述裙带之道!”

“元始之章”浮现出道器三宝玉如意的虚影,牵引着三光神水洗刷乌龙山山君白额侯的身躯。

恍惚之间,谢云烟看到一条枯瘦的虎尸,就像脱披风似的,从九尺高的彪形大汉背后滑落下来,一头重重地摔倒在地上,溅起大团烟尘,扑朔迷离,甚是喧嚣。

青衫道人忍不住叹息一声:“哎……不能肉身成圣,我估摸着,山君日后再也没有进步的余地了!”

值此霞举飞升之际,所有伥鬼都选择原谅山君白额侯,分食或分担他的承负,助其顺利斩断尘缘。

谢云烟手里捏着最后一颗“灵宝道戒”,忍着没有打出来,助乌龙山山君白额侯一臂之力。

毕竟,他已经通过最后的考验,毫不留恋地舍弃了虎妖躯壳,由得承负反噬己身,甚至冒着失去对伥鬼的强制约束,有可能被背刺的风险。

谢云烟微微一笑,似乎对不远处的木客说的:“最近半年,山君白额侯将麾下伥鬼轮流交给贫道使唤,莫要以为此乃无用功。贫道与它们对话,解其心结,许以前程,才会让伥鬼对山君释怀归心。”

“飞升嘛!不经历十死无生的考验,怎么能得到如此大的机缘,上天成神作仙?”

“再说了,山君白额侯飞升上去,孑然一身,也是有许多不足。他飞升前,贫道以裙带之道,让他提携一批人上去。飞升上去后,这些人就是山君的羽翼,如虎添翼嘛!暗合西方圣兽白虎之道。”

“由此可见,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乌龙山甲木之精心里不服,嘴上如黄鹂口衔刀,犹自犟嘴:“什么天意?白额侯这厮分明是圣兽白虎的血脉,天上有人才会出现这般,犹如坐火箭似的成神作仙!”

谢云烟瞧着五色天花乱坠,落在山君身上,化作一件犹如铠甲,又像是朝服的道衣。

劫云深处,一点白光绽放开来,就像是舞台帷幕缓缓揭开。

谢云烟隐约瞧着见几十条虎头虎脑的雄壮虎躯,道气隐隐,煞气冲天,心里暗道:“圣兽白虎的眷族,为首那位,不就是白虎星君监兵殿下,天庭西北战区司令官?”

青衫道人猛地想起一人,天庭儿童团团长,三坛海会大神李哪咤,南天门的扛把子,号称天界东南战区司令官。

“难怪李哪咤会三昧真火,原来是南方圣兽朱雀的血脉,陵光殿下异父异母的亲兄弟!”

他不慌不忙地笑道:“云阳道友贵为甲木之精,在天上也是有人脉,先天灵根一族可是出了不少巨头,譬如教主立教根基,七宝妙树,菩提圣树,十二品金莲,业火血莲,以及大神通者承载大道法则的道宝,紫金葫芦,召妖葫芦,斩仙葫芦,万寿葫芦,太乙炼妖壶等……”

“有些还是道侣,亲若枕边人!稍次一点的也是机要秘书,伺机,可以说灵根一族之势力,遍布多元宇宙诸天万界,不在掌管兵权的四象圣兽眷族之下,凌驾在高级神仙坐骑泛灵一族之上!”

“可惜,我先给了机会,你不中用啊!”

六尾狐娘听到这里,脸色终于变了,她张了张嘴巴,哪怕有滔天智计,满肚子心思,此时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谢云烟看着乌龙山山君白额侯被白虎星君的眷族接引上天,此身“谢云烟”的父母双亲,渐渐褪去阴质,沐浴飞升时的仙灵之气,转化成道门阳神般的身躯。

一朵神职天花落下,他们二人分别转职成红巾力士、捧香侍女,不由地暗叹一声。

“此身因缘彻底断了!我终于可以超脱出来!”

喜欢醉道红尘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