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根粗大在她腿间进进出出H 小雪第一次交换又粗又大老杨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夜无事。

清晨阳光升起,外边喧哗声不绝,常宇翻身起床见房间已被收拾了干净,蒋发坐在窗户边手里拿着一个物仔细看着。

这东西是昨晚猫妖丢进来的,有台球大小,外边是竹子编的空心球里边则是一个草球,常宇接过看了几眼:“毒烟?”

蒋发点点头:“大概是了吧”。

常宇随手扔到角落,推开房门便听外边人声噪杂,客栈外边有不少街坊吐沫横飞聊着昨晚的事,常宇走下楼,店伙计看到他眼神躲避,掌柜的小跑迎上来,低声道:“两位好汉,大侠,昨儿实在……”说着取出一块碎银塞在常宇手里:“您们江湖上的事俺们也不打听,但俺们是做买卖的怕惹事也怕影响生意,您,能换一家住么?”。

开门做生意确实怕这种事,昨晚城里头闹贼,搅了半个城,而常宇在房内又是大吼大叫又是开枪的,自是瞒不了店家,知道和他有莫大关系,说实话没报官已是很够意思了。

眼下人家还退了房费饭钱,说实话,很讲究。

既然人家这么讲究,那……

不走!

常宇把银子推回去,又掏出一两银子:“加钱”。

这……掌柜的有些为难,但见常宇一个眼神,便赶紧应了。

客栈里的客人陆续离开,常宇和蒋发坐在角落吃早餐,不多会便有一伙人走了进来,看面相凶神恶煞,看穿着和行头应该也是走货商队,有六七人之多。

这伙人进了店里头便嚷嚷要饭吃,然后还朝常宇这边望了一眼,眼神不善。

掌柜的伙计都有是眼力见的,这些人都不是善茬,便小心伺候着。

这伙人吃着饭便问可还有客房,伙计说后院里空着呢,还能睡十几个,被一个大汉拍桌子怒吼:“谁要大通铺,老子要睡上房,怕俺住不起么”说着拍出一块银子。

伙计赶紧陪不是,又一脸为难的告知,房间所剩不多,不够他们住六七人的。

“不会赶他们走啊,老子加钱”汉子们又拍桌子,掌柜的赶紧亲自出面招呼,说哪有开客栈赶客人的,这样以后谁还会来住店,那岂不是自绝生路,但是吧……既然你加钱了,我可以上去和客人商量商量。

掌柜的转身就朝常宇这边走来,真是天赐好时机啊,借着六七蛮汉的势正好让这两个麻烦精走人,蒋发看他走来,将刀放在桌上看了他一眼,掌柜的扭头就走奔楼上去了。

不一会儿,便有几个客人满脸怨气的走了下来,然后狠狠的瞪了常宇和蒋发二人,如料不错的话,必是那掌柜的故意祸水东移,不过这些人看到常宇和蒋发带刀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吃晚饭蒋发回房休息了,常宇则走出店外,抬头看看天色阴云滚滚,然后朝街上走去,至于为什么不怕落单,只因算定了那猫妖此时正在鬼门关徘徊无暇他耳。

当然除此还有别的原因,一会儿便知。

常宇沿着街头缓缓而行,似无目的,这看看那瞅瞅,时而走近路边店铺买些玩意,时而在街头和小贩闲聊着,甚至还无聊的逗几个顽童取乐。

天近晌午时,他转悠了大半个信阳城,老天爷也终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

返回客栈,蒋发正在窗户边喝茶听雨。

“没事吧”常宇问。

蒋发摇头,常宇便道:“那我补个觉”。

昨晚没睡好,这一睡,醒来竟已是傍晚,外边的雨更大了些。

桌子上饭菜已备好了,还有几封文书。

边吃边看,看完了也吃完了,然后坐在窗户边同蒋发一起喝茶看着外边的瓢泼大雨:“江湖突然不是那么好玩了”。

蒋发笑了笑:“那是因为少爷人在江湖心在朝堂”。

常宇叹口气:“或许是吧,终究还没到事了拂衣去的时候”说完看着窗外发呆。

“可是哪里火势大了”半响,蒋发试探问道。

常宇笑了笑:“未雨绸缪年余加上朝廷上下倒也不都是吃干饭的,无论文武都有能独当一面的了,很多事并不需要我亲力而为了”。

“这是好事呀”蒋发淡淡一笑。

“确实是好事”常宇微微点头,外边传来敲门声,蒋发起身开了门,外边一个汉子附耳低声说了几句,然后便离去了,若仔细看的话,便会发现他竟然是今早住进来的那几个大汉之一。

没错,常宇的人。

“办妥了”蒋发走到窗边,给常宇加了水。

常宇苦笑摇头:“没劲”。

翌日一早,雨停。

常宇和蒋发吃了早饭后,让伙计去车行帮着雇了辆马车还是带司机的那种,常宇则骑一马牵一马便出了城。

城外泥泞,行人不多,车马不快。

不过雨过空气清新,倒让人心旷神怡。

蒋发在车里头闭目养神,常宇则和那车夫有一句每一句的闲聊,不管是古今中外,司机都是很能聊的。

聊着走着,便临近山区,天空有淅淅沥沥的下起了毛毛雨,路上行人更是寥寥无几,走到一个岔路口,常宇四下看了一眼,对车夫说,往这边走。

车夫有些犹豫了,这人雇车说是去二十里外的唐家寨,可他指的那条小道明显方向不对,而且他知道那是条入山小道,没有人烟且极为偏僻。

于是车夫直接就跳下了车,两手一摊:“好汉,您要的是财,小的这条狗命就饶了吧”。

常宇噗嗤一声笑:“你倒实在很”。

车夫苦笑作揖告饶:“俺就是个穷苦人,您绑了俺也赚不到什么赎金还浪费您粮食……”

常宇乐不可支:“这山里头有强盗?”

“不是强盗,都是好汉爷”车夫一本正经的纠正:“这山几百里,哪能没有好汉爷对吧”。

“说的倒是”常宇取出十两银子:“我是好汉,但不劫财也不杀人,这马车我买了”说着丢了过去,车夫一脸讶然:“这……”

常宇懒得给他解释什么了:“赶紧走吧,慢点为就后悔……”了还没说完,车夫就撒丫子跑了。

“这厮倒是有趣的很”常宇大笑,将两匹坐骑拴在车厢上然后挑上车辕沿着那小道往里走。

道深,路窄,林密。

行数百米,从道边跳出几个彪形大汉,手持兵器一脸凶相、。

喜欢扶明录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