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了太深了 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米霍克落步无声地来到别墅后方,他没有直接进入别墅,而是像壁虎一样飞快游上墙壁,来到二楼,翻进一个阳台,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得片刻,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之后,他才小心地来到了阳台的落地窗前,他试着推一推,毫无意外,落地窗从里面锁死了。

米霍克从口袋里拿出一根黑色不反光的铁丝,将铁丝调整成他想要的形状,然后探进门锁里。

一阵活动之后,门锁中响起‘啪哒’一声轻响,米霍克再试着推了推,落地窗沉重地向旁边滑开了一条缝隙。

米霍克收起了工具,将落地窗继续打开,开出足以让他通过的空间后,他侧着身闪进了窗户里,然后重新将窗户关上并且上锁。

做完这一切时,他听到门外有人走过,当即屏住呼吸,缩在墙角的阴影里,等到脚步声远去,他才细细地,轻轻地呼出口气,再用同样的频率吸进新鲜空气。

来到门边,他先倾听一番,没有出现任何动静之后,才用戴着手套的手把门打开,门外是条走廊,亮着灯,灯光昏暗柔和,无法完全照亮走廊。

米霍克没有急着出去,他拿出一个火柴盒大小的黑色盒子,打开,从里面倒出数颗像钢珠般的东西。

他将这些珠子倒在了地上,然后在盒子背面一按,那些珠子里面亮起微不可察的光芒,随后一颗颗自己滚了出去,在门外分散,迅速地移动起来。

米霍克拿出一副眼镜,将它戴上之后,轻按镜框。镜片里立刻出现一个个小小的屏幕,屏幕里出现的画面,足够让米霍克看到别墅的每个角落。

他利用这件仪器寻找自己的目标,很快,他就有所发现。

在镜片上,米霍克看到一个布置得很温馨的房间,无论是墙上的绘画还是放置在墙角的小床,都显示这是个儿童房。

找到了。

他在心中无声自语,然后闪出房间,沿着墙角游走,不过片刻就来到了那个儿童房。

他的视线一下子落到了那张小床上,米霍克没有急着进去,他又按了下镜框,顿时他的镜片改变了颜色,这让米霍克轻松地发现,昏暗的房间内有几个地方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那是拥有夜视功能的监控仪器,米霍克拉起袖子,露出一个戴在手腕上的‘手表’,他在手表上轻点,当屏幕的进度条拉满之后,那几个监控器都停止了工作。

米霍克这才吐出口气,戒备地观察了下四周,然后钻进了房间里。

他轻轻来到床边,看也不看,‘呻吟者’呼一声就刺进了床上的被子里。

然而,被子下面一点反应也没有,米霍克将被子拉开,床中哪里有什么孩子。

“人呢?”

米霍克皱了下眉头,他重新调出那些小屏幕,很快看到,就在隔壁的房间里,那个照看小女孩的少女,正侧身而睡。

在她的臂弯中,露出一张小脸,正是那个年轻议员的女儿!

米霍克摘下眼镜,转身离开,拐了个弯,就来到了隔壁房里。他快速接近,打算行刺后立刻离去。

虽然他已经规划好撤离的路线,但这里是雷霆议会的地盘,一旦出事,他要逃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按照米霍克的想法,他接近床铺之后,一刀捅进目标的身体里,不管当场死或没死,这个小女孩绝对见不到明日的太阳。

如果他运气好的话,那么,和目标睡在一块的女孩恐怕要到明天醒来才会发现,自己照顾的小家伙已经变成一具冰冷的尸体。

可他的运气似乎不太好。

当米霍克来到床边的时候,那个小保姆突然翻过身,打着呵欠从床上坐起来,张开双眼,有些茫然地跟米霍克打了个对眼。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原本要起夜的红袖,冷不防地看见床边多了个陌生人,她愣了一下,跟着就要发出叫声。

雷丁他们就在别墅里,只要她大叫一声,就能够惊醒那些人。

可米霍克哪里会给她示警的机会,一张她张嘴,米霍克当即捂住她的嘴巴,并且用力将她的脑袋压到了枕头上。

红袖倒也

够…够了太深了 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临危不乱,狠狠地一口咬在米霍克的手上,可惜米霍克满手厚皮,而且经验丰富,并没有因为她这一咬,就收回手。

米霍克看向旁边仍在睡梦中的小女孩,倒转匕首,指向汐桐。

红袖的眼珠立刻朝汐桐看去,顿时明白,这人要行刺睡在自己旁边的小家伙。

米霍克一刀刺下。

噗呲。

他听到了匕首入肉的声音,却未曾刺中汐桐,匕首落在了红袖的手掌上。

原来红袖情急之下,用自己的手掌去挡,然后奋力往旁边一带,让刺穿自己手掌的匕首落在距离汐桐不到一厘米的

够…够了太深了 疼…我知道错了病娇

床上。

米霍克毫不犹豫地就想抽出匕首,没想到红袖手掌一握,竟然徒手握紧了匕首,想要阻止米霍克。

但怎么可能。

米霍克冷漠地抽起匕首,锋利的刃锋把红袖的手又割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红袖痛得在米霍克的掌心下发出一声闷哼,痛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米霍克抬手就要再刺,忽见红袖甩动手臂,将掌心里的血液甩向他的眼睛。

‘呻吟者’能够制造毒素,换言之,红袖现在的血液已经带有毒质,米霍克不敢以身试毒,本能地往后一退。

手掌一离开红袖的嘴巴,这个女孩就尖叫起来:“来人啊!”

凄厉的声音顿时在房间,在别墅里回荡。

同时,睡得正香的小汐桐也被吵醒。小东西打了个呵欠,揉着眼睛站起来,模模糊糊地看到有团影子朝自己扑来。

接着耳边响起红袖一声尖叫:“不要!”

下一刻,她已经被红袖抱住。

而米霍克的刀,则深深埋进了红袖的身体里,红袖顿时嘴角涌出鲜血。

猩红的血液,在她嘴边划过,滴到白色的被子上,触目惊心。

米霍克没想到这个小保姆竟如此忠心,不惜用自己的身体去保护那个小孩,但现在没时间让他感叹,他已经听到了脚步声,感觉到两个气场正在接近。

他能做的只有拨起匕首,然后朝目标再次捅去。

眼前一花。

红袖转过身来,再次用肩膀替小汐桐挡了一刀,然后重重地摔到了床上,摔在了汐桐的旁边

小汐桐这时完全清醒了过来,大大的眼睛里,映照出满身鲜血的红袖,她伸出胖乎乎的小手,想摸一摸这个平时把自己照顾得无微不至的女孩。

红袖已经没有力气再动了,她看着小汐桐,声音嘶哑地道:“汐桐,快跑。”

米霍克的第三刀来了!

‘呻吟者’带起一阵低鸣,向汐桐刺了下去。小女孩扬起了脸,大大的眼睛里,倒映出不断逼近的刀尖。

眼看匕首就要刺中。

突然,米霍克身体一僵,只觉身周的空气仿佛在一瞬间变得粘稠,把他的身体粘连,让他无法动弹,让那把匕首距离汐桐尚有一厘米的距离,却再也刺下去。

随后。

他看到了光。

光芒从小汐桐每根发丝里亮了起来,她那稍稍及肩的头发飘浮起来,光芒从发根至发梢,节节涌动。

小女孩飘了起来,她的头发迅速生长,她的手脚,她的身体,在一呼吸之间,完成了数年的生长。

转眼间,小汐桐仿佛长大了五六岁,她猛地朝米霍克发出一声无声,但夹杂着怒意的咆哮!

米霍克眼中的场景一阵模糊,涌起虚幻迷离的光芒,如同看着一个颜色失真的画面。

小汐桐和床上的红袖迅速远去,他感觉到猛烈的震动,他看到一面出现缺口的墙壁,他鼻端和喉咙同时一热,然后视野逐渐涂上一层淡淡的红。

过了片刻,他才反应过来。

自己被那此刻在床上浮空而起的小女孩击退,以他所不知道的某种方式,直接轰穿了一面墙壁。

他想爬起来,但此刻体内星蕴像失去控制般四处冲撞,让他一时片刻,难以控制自己的身体。

他听到了急促的脚步声,随后,两个气场出现在附近。

雷丁和秋漠。

他们听到红袖的尖叫时就已经赶了过来,他们出现在红袖的房间门口,看见飘浮在半空头发散发光华,并且飘浮在半空已经长大了好几岁的小汐桐,不由目瞪口呆,甚至忘记去捉拿米霍克。

小汐桐眼中涌起强烈的怒意,她还没意识到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脑海里只有红袖倒下的身影和她照顾自己的画面在交织着。

她抬起小手,想要捏死那个伤害红袖的陌生人,她并末怀疑自己能否做到,可在这时,她听到红袖发出一声呻吟。

汐桐连忙低头看去,看见红袖的身下被子已经被血染红,看到肩膀上的伤口依旧血流不止,她扑了过去,近乎本能般,在自己的拇指上咬了口,咬出一个小伤口,从里面挤出一颗如同红宝石般散发着淡淡红光的血珠,让它滴进红袖的伤口里。

那颗血珠一进入红袖的伤口,其中所包含的细胞立刻分裂开来,迅速融入红袖的血液中,快速在红袖的血管里游动着。

红袖的伤口开始伤得,撕裂的肌肉逐渐愈合,由‘呻吟者’所释放的毒素被汐桐的细胞辨识出来,并加以攻击,进行中和........

喜欢黑雾之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