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第1183章桃心仙子

“吉仙子,我们去看看!”

东华帝君攸然变色,只摞下一句话,便划着一道虹光,飞向那赤红天柱一般的所在。

娲皇略一思忖,也随之飞了过去。

许多人并不知道,曾经凶威赫赫的冥河老祖,为何自封神大劫前后,便偃旗息鼓,再不现于世。

但是身为圣人,娲皇却知道。

还不是因为冥河出身的蚊道人,硬生生把西方教镇压气运之宝十二品金莲给啃成了九品。

西方二圣找不到蚊道人,便去堵他的老家。

冥河老祖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他交不出蚊道人,也说不清蚊道人去向。

而冥河老祖不是西方二圣对手,可西方二圣也杀不死他。

无奈之下,便集合二圣之力,封印了幽冥血海,以永久封禁冥河老祖为惩罚。

可现在,如此强大的血腥之气、煞气杀气,又是因何而来?

难不成冥河老祖另辟蹊径,找到了离开冥河的办法?

如果冥河老祖闯进了幽冥世界……

娲皇忽然觉得,自己未必不能有机可趁。

十八层地狱之下,婆雅和毗摩芷多罗两个阿修罗王正在大战陈玄丘。

两个女子,俱是身材火辣性感,至于面容,婆雅清纯甜美,宛如邻家女孩。

而毗摩芷多罗优雅冷艳,脸型棱角分明,透着几许霸气,绝对是御姐气质。

二女举手投足,可观性极高。

但是她们每一出手,却都是凌厉凶猛,一个不慎,足以葬身在她们的修罗刀下。

不过,陈玄丘本也是力量型的修士,而且体术已经修到极高境界,以一敌二,竟也丝毫不惧。

二女脚下的血海在不断升高,冲出的无数阿修罗族,被陈玄丘和七音染强行阻挡于十七层地狱入口,便与神荼、郁垒,还有之前追杀下来的许多噬石蛐蟮厮杀起来。

阿修罗族人人悍勇,而噬石蛐蟮的腐蚀毒液以及绞肉机似的口器,却也是屠杀的利器。

双方大战,只杀得肉糜横飞,血流滚滚。

但那阿修罗族的尸身只要能及时跌回血海,就能复生,如此一来,神荼和郁垒便有些招架不住,开始渐渐退向上方,与陈玄丘和七音染比肩而立。

片刻之前,他们还是你死我活的敌人,此刻却是齐心协力,抵敌这些疯狂的敌人了。

婆雅和毗摩芷多罗不但动作敏捷,招式凶猛,而且悍不畏死。

大抵是因为那滚滚血水正在不断上涌,她们正在波涛汹涌的血海之上。

哪怕被陈玄丘杀了,她们的尸身也能跌下血海复生,自然无所畏惧。

两女一边缠斗陈玄丘,一边还在斗嘴。

婆雅道:“毗摩芷多罗,杀出去,占据冥界,人间天上便由得你去,什么样俊俏英武的男人你找不到,偏要与我争这一个不成?”

毗摩芷多罗掌中修罗刀一挑一扬,身下血海中顿时跳起一颗颗血红色的珠子,每一颗都晶莹剔透,但是其中散发的煞气,却与之前浸染了“陷仙”神剑的煞气有些相似,显然是从血海中提纯的。

“去!”

修罗刀一挥,一颗颗血珠像子弹一般射向陈玄丘、七音染、神荼和郁垒。

陈玄丘和七音染连忙运掌连拍,一记记掌力拍出,将那血珠子弹开。

血珠子炸碎,煞气弥漫,七音染本是幽冥神体,还不觉得什么,陈玄丘和神荼、郁垒却觉寒气袭人,血气若是弱些,都要被冻僵了。

毗摩芷多罗趁机扑向陈玄丘,伸掌便要拿人,口中娇笑道:“有花堪折直须折,不如怜取眼前人。外边美人儿多,你去挑吧!”

婆雅气的大叫,挥刀斩向毗摩芷多罗:“你二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十几个妃子,还要跟我抢!”

毗摩芷多罗道:“只要得了这美人儿,那些我都杀了。”

婆雅大怒:“老娘孑然一身,如今就只看中这一个,我们万万年的姊妹,你是不是非要跟我做对?”

毗摩芷多罗挥刀抵挡,不屑讥笑道:“你个磨镜女王,装的什么清纯。”

婆雅呸道:“本王那叫宁缺勿滥。”

二人斗嘴,互相递刀,招式狠辣,可是看不到

厨房里抱着岳丰满大屁股 把红酒倒入哪里好涨用塞子堵

半点姊妹之情。

陈玄丘趁机运起大招,当空一声凤鸣,凤凰虚影昂首向天,凤鸣声起,一道烈火喷涌而出。

陈玄丘毫不留情地喝道:“不用争了,一起死吧。”

凤之业火果然如朱雀辞所言,对于阴寒幽冥世界生物最具克制效果。

那业火一出,来不及避让的一群阿修罗战士顿时被业火包裹,惨叫着摔落血海。

可他们在血海之中,犹自惨厉挣扎,身上的熊熊火光,一时不得扑灭,片刻之后,身体焚个精光,化作一缕清烟。

那血海熄灭不了他们身上的烈火,也无法再将他们复活。

业火一出,婆雅和毗摩芷多罗便感觉到了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她们知道,这火焰是真正能够伤害到她们的神通,娇躯一转,便“卟嗵”一声扎进了血海。

那业火扑到血海水面上,顿时熊熊燃烧起来。

但是血海之力何等磅礴,那业火不一时便被耗尽,婆雅和毗摩芷多罗从那血海里再度跳了出来。

婆雅舔了舔嘴唇,冲着陈玄丘凶狠地笑:“小美人儿不乖啊,待你落到我手中,看我怎么消遣你。”

毗摩芷多罗娇笑道:“识相的,就从了本王。本王封你为大妃,护你周全,才不会遭了她的毒手。”

这时候,那巨桃翻翻滚滚,从那高山坡上一路滚将下来,磕在一块大石头上,向前一个弹跳,划过一个弧形,“嗵”地一声落进了血海,随着那汹涌的海水翻翻滚滚,起起伏伏。

白犬从山坡上一路追将下来,眼看着那巨桃儿落进血海之中,不禁惶急地汪汪大叫起来。

就在这时,血海中心一阵剧烈的翻滚,然后一个漩涡开始出现。

血漩涡越漩越大,在血海中渐渐形成一个漏斗状的巨大漩涡,并发出疯牛一般的狂嗥之声。

婆雅和毗摩芷多罗同时花容失色,失声叫道:“老祖到了!”

话音刚落,那不断旋转的血漩儿,忽然折反了力道,一道血柱冲天而起。

“冥河出世了!”

神荼和郁垒本来还想挣扎,一见这等威势,二人不约而同地向前方推出一掌,拍向陈玄丘和七音染的后腰。

陈玄丘和七音染不提防二人突然自后方突袭,急急向前一闪,堪堪避过这一掌,却也到了婆雅和毗摩芷多罗的面前。

神荼和郁垒趁此机会,冲天而起,贴着那道激烈的血柱,呼啸而出,直向上界冲去。

血柱激射,不但将第十七层的入口扩大了,而且直接洞穿了第十六层、第十五层……

神荼和郁垒不知为何,似乎十分的惧怕冥河。

明明不管是三尸准圣大圆满镜的陈玄丘也好,婆雅和毗摩芷多罗两位阿修罗王也罢,俱都是十分难缠的人物,就算如今的七音染,也非等闲之辈。

但他们并不如何畏惧,唯独这冥河老祖,人尚未至,只闻其声,二人就生起了退避三舍之心。

二个太古巨人不敢与冥河照面儿,一见冥河即将出世,立即逃之夭夭,借着那冲天的血柱撞开十八层地狱,随之一起逃了出去。

二人跌跌撞撞、翻翻滚滚,一直冲出地面,脚下尚未停稳,神荼便急惶惶道:“冥河老祖出来了,我们赶紧逃去西昆仑。”

郁垒忽然发现远处一白一金两道虹光,正夭矫而来,立即喝道:“走!“

二人生恐被人发现去向,不敢立即跃起,贴着冥界大地飞掠出千万里远,看见浩浩荡荡的冥河出现在面前,这才恢复巨人本相,各自伸出一掌,撕裂幽冥空间,纵身逃了出去。

血柱冲霄,渐渐粗大,一只由血水粗成的巨大手臂,从那翻滚咆哮的血海之中伸了出来。

一只巨大的血手臂,怕不有千丈之长。

就在这时,那只巨大的桃子在血海之上翻翻滚滚的,本来因为漩涡的出现,被卷到了这血海的中心,可是血柱随之冲天而起,那颗巨桃还来不及被吸入海底,便又被翻涌的巨浪撞开。

那只探出血海的大手箕张,正好将这颗桃子抓在手中。

“咦?‘鬼怖之实’?不对,这里边……”

一个沉闷雄浑的声音从血海之下传出,他每说一个字,血海之上便似刮起了一阵飓风,浪掀百丈。

婆雅面色惶急,突然一闪,便挡在陈玄丘前面,急急道:“马上归顺我,接受我血海洗礼,快,不然,老祖一到,你就死定了。”

毗摩芷多罗乜了婆雅一眼,说道:“单号归你,双号归我!”

婆雅气往上撞,有心大骂,却见那只血水凝聚的大手,握紧了那只桃子,另一只手也从血海之下伸了出来。

一个雄浑沉闷的声音道:“待我一探究竟!”

婆雅到了嘴边的脏话又急急咽了回去,用力一点头:“可!”

毗摩芷多罗向陈玄丘婉媚地一笑:“还不答应?”

她瞟了眼站在陈玄丘旁边的七音染,笑道:“答应了,你这小情人儿,也可活命。不然的话……”

陈玄丘没理她,而是扭头对一旁惊讶凝视着的血海的七音染道:“七音姐姐,你活得久,见闻渊博,却不知,这冥河老祖,成圣了么?”

七音染摇摇头,讥笑道:“他若成了圣,也就不必钻狗洞出来了。“

那血海翻涌,一个浓稠血液凝成的鬼头堪堪从血海中缓缓升起。

才只露出一双眼睛,便听见了这句嘲讽。

那血首大怒,头上血水犹自淋漓而下,便睁开一双恐怖的眼睛,厉喝道:“是谁!谁敢大言不惭!“

盛怒之下,他的手下意识地攥成了拳头,手中那枚巨桃,顿时果肉破碎、果汁四溅。

但是,一道皎洁神圣的光,却也突然从他掌心爆发开来。

那神光不但从他的指缝间,化作一道道扇形的光,洒照了十八层地狱,而且那神光,将他的血手,也映得成了琥珀色,半透明的玉质一般。

“啊!”

堪堪浮出血海的那颗巨大头颅,蓦然张开血盆大口,发出痛苦的嘶吼,掌心似乎被灼烧般,嗤嗤地冒出青烟。

他的手,下意识地张开了。

他的掌心中,蓦然飞起一个光团。

那光晕之中,隐现一个白衣如雪的女修士,高鼻深目、五官立体,充满异域风情。

洁白无暇的一袭天衣,头戴一顶璎珞宝冠,碧蓝色的眼睛、奶白色的肌肤。

天衣之下,一双纤纤天足赤裸着。

她张开着双臂,在空中缓缓地旋转了一圈儿,足尖儿在那颗巨大的血首顶上轻轻一点。

只是轻盈地一点,她便冉冉地飞了起来。

可那一座小山似的巨大血首,却似被陨石重重地撞上了一般,“咕咚咚”地吞着血水,又沉了下去。

那团神圣光晕中的白衣女修士,纤纤玉手张开,被陈玄丘劈落成两半,犹自飘浮在血海上的两截桃木,正有一截飘到她左近,随着她兰花般优美张开的手势,那半根桃木便也自血海中飞起,在空中便不断缩小变形。

当它落在那白衣美丽女修士掌中时,已经化作一杆与肩等高的智杖。

智杖四股十二镮,呈塔婆杖,大镮中心却是一个空环。

这时飘落在血河之上的桃核儿也飞了起来,正镶在那智杖大镮中心,化作了一颗明珠,放射出明月一般皎洁柔和的光。

光芒俯照处,无边血海,瞬间风平浪静。

喜欢青萍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