够…够了太深了 爸爸吃着我的小核桃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第二天一早,我们收拾妥当,包车也停在门口等我们上车。

我和李茜拥抱作别,二蛋也张开双臂:“嫂子,我也要抱抱!”

“滚!”李茜柳眉一竖。

“是!”二蛋回应的还挺可爱的,转身出门上了车。

李茜对我说:“我知道劝阻你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能跟你说的,只有四个字,注意安全!”

“放心吧!我会的!这趟有师父罩着我,不会有事的!”我抚摸着李茜的脸颊说。

李茜点点头:“虽然有师父在,你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次你们面对的,是旱魃!不管怎样,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说到这里,李茜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眼眶也是红红的。

“放心,我命硬得很呢!”我拍了拍李茜的肩膀,轻轻拥吻了她一下。

这时候,门口传来汽车的喇叭声,二蛋从车窗里探出脑袋:“师兄,师父叫你上路啦!”

“你才上路呢!”我瞪了二蛋一眼,这小子说话咋这么不动听呢?

“去吧!等你走了,我也回学校了!”李茜冲我挥了挥手。

我点点头,一步三回头地转身离开。

看见我上车,李茜转过头,悄悄擦拭着眼泪。

我的心里老大一阵难过,我咬咬牙,对司机说:“师傅,开车!”

我们包的是一辆面包车,面包车的空间大一点,这样坐着舒服一点,坐累了的时候,还可以去最后一排躺一躺。

嘟嘟嘟!

面包车按着喇叭,驶出清溪镇,进入国道。

我们需要在国道上行驶几十公里,然后拐上高速,从高速直接去云南。

国道是那种盘山路,路况一般,但是风景不错。

我们这边的旱情已经过去了,下了两日大雨,大地终于恢复了一丝生机,空气中都是湿润的味道,一些枯木上面也重新发出绿芽,一副万象更新,充满生命活力的景象。

我们正欣赏着窗外美景,突然传来刺耳的刹车声响,面包车横亘在路中央,惊出我们一身冷汗。

二蛋一蹦三尺高,脑袋撞在车顶上,捂着脑袋嗷嗷大叫:“师傅,你怎么开车的?”

司机说:“不关我的事,前面有个疯女人!”

通过挡风玻璃,我们看见面包车的车头前面,站着一个黄衣少女,那个黄衣少女张开双臂,挡在路中央,将我们的面包车拦了下来。

司机解释说:“我刚才开着车,这个女人突然从旁边的树林里窜了出来,太吓人了!”

说着,司机摇下车窗,探出脑袋,冲那个少女骂道:“喂,要想死到别处去!”

我对司机说:“别骂了,我朋友,让她上车!”

“啊?!”司机满脸问号:“天哥,这个女孩是你朋友?你……你怎么不早说呢?呵呵,不好意思啊!冲动了一点!冲动了一点!”

这个黄衣少女不是别人,竟然是之前在我家失踪的黄小乔。

当然,黄小乔也不是失踪,按照老妈的说法,我长时间没有回来,黄小乔在家里待着无聊,于是从家里搬了出去,从此下落不明,音讯全无。

没有想到,今天竟然会在这里跟黄小乔重逢。

很明显,这次的重逢并不是偶遇,黄小乔应该知道了我的行踪,所以特意在这里等着我。

司机冲黄小乔喊道:“喂,妹子,上车,天哥叫你上车!”

黄小乔走了上来,面容冷冰冰的,哗地拉开车门,一屁股坐了上来。

“开车!”黄小乔说。

二蛋看着我,目光里满是崇拜,同时也夹杂着嫉妒:“师兄,你行啊,到处都是风流债呀!”

“你!”黄小乔指着二蛋的鼻子:“坐后面去!”

二蛋翻了翻白眼,哼哼唧唧爬到最后一排。

黄小乔挨着我坐在第二排,师父周小强坐在副驾驶上。

黄小乔冷眼看着我,一副老大不高兴的样子,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尴尬,周小强戴上墨镜,打开收音机,车厢里飘荡起音乐。

“你怎么在这里?”我问黄小乔。

“你管我!”黄小乔抱着臂膀,冷冷回答。

“怎么?家里住着不舒服吗?还是老妈做的菜不合你的胃口?或者……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我耐着性子问。

黄小乔点点头:“对啊,有人欺负我了!”

我微微一惊,追问道:“谁欺负你了?谁还能欺负你?”

我很诧异,以黄小乔现在的修为,应该没什么人能够轻易欺负她吧?

没想到,黄小乔的回答更让我疑惑,她说:“你,唐小天!”

“我?!”我疑惑地指着自己:“喂,你可不要碰瓷啊,我们多久没见面了,我什么时候欺负你了?”

“呵呵!”黄小乔冷笑两声,讥讽道:“你也知道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你把我一个人丢在家里,自己在外面逍遥快活,我一个清纯无敌美少女平白无故住在你的家里,你觉得合适吗?”

“哈哈哈!清纯无敌美少女?哈哈哈!”二蛋在后排座笑得前俯后仰。

黄小乔看了二蛋一眼,眼神里闪过一抹寒意:“怎么?你觉得很好笑吗?”

二蛋看见黄小乔杀人的眼神,赶紧收住笑脸,抿了抿嘴唇说:“不好笑!”

黄小乔转身指着我,喋喋不休地数落道:“唐小天,你自己算一算,你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好不容易等到你回了家,你居然都没有关心我的下落,甚至都没有出来寻找我,我那时候就在你家附近,看见你如此冷漠的表现,我真是伤心透了!”

我终于知道黄小乔为什么生气了,原来她是在气我回清溪镇,没有找过她,责怪我一点都不关心她。

我在心里苦笑了一下,这个黄小乔,还真是小女孩心性,这样也能生我气,哎,可能是我太不懂女人心了吧!

我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我回来有询问过你的下落呀,但是谁知道你去了哪里?我以为你又跑回山林里面去了,我去哪里找你?”

“不要解释了!反正你就是不关心我,我恨你!”黄小乔嘟囔着小嘴说。

喜欢阴阳狩猎人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