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无邪,将青月仙子请到我们那座山头上去坐坐吧,不要站着了。”

万古天面带微笑,眼神异样地打量着他和青月,看得君无邪嘴角抽搐了几下。

这老头啥意思,这是什么眼神,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好不好,没看到跟着青月来的那两个老头眼神都快要吃人了吗?

“大长老客气了,不过君神似乎并不欢迎我呢。”

青月面带礼貌的微笑,但是话中却带刺,这让君无邪很无语。

“青月仙子言重了,这边请。”

君无邪非常绅士地做了个请的动作,青月抿嘴浅笑,摇曳着曼妙的身姿走向万世古院所在的那座山峰,两位老者紧随身后。

君无邪拉着姬音澜跟了上去,却被姬音澜用审视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

那座山峰上,万世古院的长老们袖袍一扫,有精致的玉石桌椅飞了出来,排列在平坦的青石上。

若只是他们自己,自是不用这些,但现在有奇闻楼的人来了,最起码的待客之道还是得有,总得表现出应有的尊重才是。

再说,这奇闻楼的青月仙子身份非同小可,一来就表明了态度,拉着身后的奇闻楼给君无邪站台,他们心里感谢都来不及,更是不可能怠慢了。

“青月仙子,两位道友,请坐。”

那些盘坐着的太上长老笑着招呼。

九长老则亲自煮着茶水,香烟袅袅。

君无邪和姬音澜落在山峰上,颜倾城和沐云兮想要上前一叙相思,但眼下的场合却又不合适,只得站在原地嗔怒地看着他。

这个家伙,去了一趟星空,怎么就跟青月仙子这么熟了,搞不好两人怕是还有一腿,不然青月仙子为何在这种场合下拉着整个奇闻楼给他站台?

君无邪看到她们的眼神,真是感觉无比的冤屈,他发誓自己跟青月仙子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

自从啊,那次在古院与青月仙子照面,事后就没有再见过,直到前些时日因西罗帝都博彩一事才联系过一次。

他走到桌子前,在青月仙子对面的坐了下来。

青月仙子为他站台,自己总不能冷落了她,得陪着说说话,表达感谢。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姬音澜则径直走向颜倾城和沐云兮,也不知道暗中交谈着什么,时不时地瞟君无邪一眼。

“青月仙子,两位前辈,请喝茶。”

茶水煮好,九长老亲自斟上热茶,君无邪借花献佛,笑着做了个请的手势,随即端起面前的热茶抿了一口,眼光却瞟向颜倾城她们。

“君神,怎么这是了,似乎有些心神不宁呢。”青月仙子唇角含笑,顺着君无邪的目光转头看了姬音澜她们一眼,回过头来浅笑道:“君神不会是惧内吧?”

君无邪嘴里的茶水顿时喷了出来。

他脸庞抽搐了两下,道:“仙子这话说得太损我神武形象了。”

“是么?”青月浅浅抿了口茶水,放下茶杯,笑看着他,道:“也是,堂堂君神,那可是凶威震慑星空,夜能止啼的人物,夫纲不振,确是有损形象。”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主人拽奶头跪爬鞭打羞辱调教

君无邪无语,这青月,还真是调侃上瘾了?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道:“想不到仙子对我后宫之事如此感兴趣,不如也加入进来深入了解?”

这话一出口,青月两侧的老者顿时眼冒火光,就跟要将他生吞了似的。

青月脸色微红,没有想到君无邪竟然会这样当众调戏她,暗自磨牙,脸上笑容却不减,道:“君神后宫佳丽众多,个个皆是倾城之姿,人间绝色,青月不敢高攀,再说我可不喜欢夫纲不振的男子,这夫纲不振,何以镇天下。”

“夫君。”

君无邪正要反击,颜倾城和沐云兮款款而来。

一个妩媚倾城,一个如清丽绝俗,皆似画中走出来的人儿。

两人来到他的身后,一左一右,温柔体贴地给他捏着肩膀。

青月见状,不由愣住。

她是没有想到,颜倾城和沐云兮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举动,维护君无邪到了如此地步。

不过就是调侃了两句,说他夫纲不振么?

结果这两个女人竟联袂上前,当众为他提供按摩服务,以此来彰显他的绝对地位。

这时,姬音澜也来了,端起茶壶给君无邪的杯子里面添了些热茶,而后对九长老说道:“麻烦九长老给青月仙子与两位前辈也添些茶水罢。”

一时间,这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万世古院所有人的都表情精彩地看着这一幕。

姬音澜的意思很明显,我只伺候我的男人,其他人不管是谁,便是斟杯茶水也休想。

噗!

青月仙子愣了愣,突然笑出声来。

颜倾城、沐云兮、姬音澜的行为看起来并不符合她们这种老成的人能做出来的事情,但正是因为如此,她却觉得很可爱。

“好吧,君神你赢了,看来君神御妻有方,是青月想多了。”

青月仙子真被她们给打败了,不再调侃了。

“那是,我能是夫纲不振的人吗?”

君无邪笑着回应,暗中却是吸了口冷气。

那正在给自己按摩的两双手,此刻在别人看不到的位置狠狠拧了他一下,属于那种不带肉,只揪着点皮拧的,差点没让他叫出声来。

颜倾城也就罢了,沐云兮什么时候也学会这招了?

看来这些日子自己不在,这些女人们相互交流了绝招,都给学坏了。

鉴于以往的经验,这绝学的传播源,恐怕来自颜倾城。

“你们等着,一切事了,我非常让你们哭着求饶不可。现在越来越不像话了,连你们的夫君都敢暗下毒手了,不收拾你们那还得了?”

他暗中以神念对颜倾城和沐云兮说道。

“你来呀,人家宁愿被你天天收拾,也好过你跑到星空去勾搭别的女人!”

“哼,你个浑蛋,在外面沾花惹草,一见面就凶我们!”

君无邪:……

他可真是满头黑线。

到底是哪只眼睛看出他勾搭青月了,女人果真都是敏感又不讲道理的生物。

“君神,你怎么了,看起来神色似乎有些不对呢。”

青月仙子美丽的眼睛里面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我只是在想,青月仙子你为何会为我站台,毕竟我们只是萍水相逢,数年前在万世古院一见,直到今日才第二次见面罢了。”

他这话一出,顿时感觉到捏着肩膀的两只手力度变得轻柔了许多,不由感到一阵舒爽,嘴里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低低的呻吟。

这呻吟听着有点令人遐想,加上他那销魂的表情,青月仙子的脸又红了一下。

就连万世古院的长老和太上长老们脸上的肌肉都抽搐了几下,心想不过就是捏捏肩膀,至于露出那么销魂的表情,发出那样的声音吗?

“只是觉得君神和万世古院有点孤立无援,顺便帮帮你们罢了。不过,这个人情君神你可是欠下了,将来要还的。”

“人情自然要还,只要不是以身相许,怎样都行。”

他话音落下,只觉得肩膀某个部位传来一阵剧痛,感觉那个位置的肌肤肯定已经青淤了。

这个颜倾城!

“呵呵,君神还是将自己许给你的皇妃们吧。”

青月仙子暗自磨牙。

“对了,那次博彩,你们奇闻楼应该没有少赚吧?”

他一直在猜测,除了自己的皇朝,还有谁下了巨注。

鉴于青月仙子今日的表现,看来多半是奇闻楼了。

那可不是小数目,能在短时间内拿出那么多的灵币来,星空中没有几个势力办得到的。

他自然也是不会相信青月说的,只是看他和古院孤立无援所以就拉着奇闻楼来给他站台。

末世洪流将近,看来奇闻楼也在做打算寻找盟友了,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奇闻楼选择了他和诛仙皇朝。

这样的选择,也算是对他的肯定与看好。

这个人情,他受了,相信将来奇闻楼应该不会有什么过分的要求。

青月仙子闻言美眸泛起异彩,“看来什么都瞒不过君神,我们奇闻楼赚了不少。”

她意识到,君无邪此时恐怕已经推测出他们奇闻楼的意思了,但她并未提及,有些事情心照不宣,没有必要说出来。

再说,眼下情势还不算太明了,老祖宗们意思也是暂时不要明着宣布,还得看情况等待时机。

“我们得到消息,目前正有大量的强者横渡星空,前往帝始星。君神应该早有准备,但双拳难挡四敌,便是有御敌之能,只怕损失也不会小。如果君神能在此次天位争夺战上胜出,帝始星那边无论遇到怎样的强敌,君神都可不用忧心。”

“你们会如愿的。”

君无邪并没有说太多的话语。

青月的意思很明显,他们奇闻楼还需要看他的能力才能做出最终的决定。

他对自己的皇朝的实力非常自信,但也并未谢绝奇闻楼的好意,就算不需要,但有个盟友在总是会好些。

……

此时,各势力皆关注着万世古院这边。

看到青月仙子与君无邪对坐而谈,有些势力的强者脸色都很阴沉。

君无邪什么时候与奇闻楼的人关系这么好了?

这对于他们来说可不是好事。

奇闻楼深不可测,没有人知道他们到底有多强。

如果奇闻楼鼎力支持君无邪和诛仙皇朝,那要对付他可就更难了。

“希望青月仙子与那君无邪只是私交,而不是他们的高层授意的,否则真的会很麻烦……”

松赞暗自思量,眼神很冷,他从来没有对一个人有如此浓烈的杀意,君无邪还是首个。

此子太过危险,行事过于乖张,杀了他们那么多强者,令他们损失不小,并且还将头颅悬挂腰间,当众刺激他们,打他们的脸,是可忍孰不可忍!

天理道土的那位太上长老也面沉如水。

君无邪对于他们来说是必杀之人。

以前,道土座下四大宗门就与君无邪有着很深的仇怨。前些日子,那君无邪在西罗帝都又当众杀了苍冥小少主,这是不可能调和的关系。

尊主早已传达了必杀意志!

他想到这里,不由看了身旁盘坐着的苍天一眼。

这个大少主,心里究竟在想什么,他是半点都看不透。

苍冥死在君无邪手里,他这个做哥哥的得知消息后虽然非常的愤怒,但早前竟然想要跑到星空去阻止通圣古府的人截杀君无邪。

而此时,这位大少主看君无邪眼神里愤怒是有,可仇恨非常单薄,更多的是兴奋与炽烈的战意。

“苍天、霸风、星宇,天位争夺战明日便要开始了,你们是否有信心?”

松赞走上前来,神情很凝重。

他现在很担心,那君无邪连他们十大极天位大圆满、四个极天位绝巅的强者都杀了,此人到底有怎样的底牌,如果在天位争夺战中也能使用那样的底牌,那他们这边恐怕连半点机会都没有。

苍天看向松赞,道:“大长老,我不管古府与万世古院之间的胜负输赢,我只相信我不会输,有我无敌,这是我的信念!”

“哈哈哈!苍天兄说的也正是我霸风想说的!”

“一样,我有无敌信念,无论对手是谁。”

万星神体星宇满脸自信的笑容。

“很好,有无敌信念是好事,但且不可轻敌,那君无邪极其强大,并不弱于你们,想赢恐怕不止靠实力还得有不可撼动的战斗意志!”

松赞嘱咐,而后便不再言语。

他之前心里很担心,君无邪杀了他们这么多强者,怕给苍天他们造成心理压力,现在看来担心是多余的,这样一来,赢的几率便很高了,前提是要加一条不许使用禁器类的东西的规则,使得那君无邪无法使用底牌。

他们这边有三大顶级年轻至尊,而对面却只有君无邪一人,连续对战下,那君无邪必不能保持巅峰状态,这是他们这边的优势。

这种级别的年轻至尊对战,出一点状态就有可能改变对决的胜负,非常关键。

明日对决,可先让其他年轻至尊上,多赢万世古院那边几场,给他们带去心理压力,效果说不定会更好。

总之,这一届的天位争夺战,无论如何都不能输,否则往届赢的次数再多都没有任何意义!

喜欢至强圣体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