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老头添奶头和下面好爽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速度呀!感觉还是不够安全,应该再快一些!”

“外面风险太高,就比如用来藏身的万丈霞洞府,要是没有法宝刺破阻碍,恐怕会永远卡在断层之中,千年万年后都出不来。”

“赤皇天大部分元婴修士都有真材实料,可不是之前那些啥啥都不行的水货,真若遇到几个再多手段都没辙,所以只有不断提升速度,超乎这一层次限制,我才能立于不败之地,即便辛老鬼有什么后手,也能克敌制胜了。”

想到这里,陈星河不禁琢磨起来:“火器是个好东西,对于常人来说可谓大杀器,瞬间可决生死。黑火药爆发之后,产生的推力足够强大,既然我是受火器触发生出灵感,有没有可能用内气制造推力?将我的身体推动出去。”

思来想去,他决定试一试,谁想这一试就是五年。

整整五年,他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情,每天都在尝试各种可能性。

为了试错搭进去好多家当,胡幺儿看他太败家,赶忙将混沌石搜罗过去,可不能把这等宝贝留给星河祸害,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用在试验中。

陈星河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看来好运并不是永远在他身上,这五年徒劳无功,并无多少收获。

还好外界仅仅过去几个月,还有时间让他蹉跎浪费,希望接下来这些年能有收获,颗粒无收的感觉太糟糕了。

要说这五年的唯一收获就是提高了一些动手能力,炼制一些东西还算有模有样,不至于那般难看了。另外,随口指点肖烟云几句,这孩子和她爹一样悟性特别高,竟然仅凭最差劲灵根修炼得有模有样,感觉是个可造之材。

陈星河决定改变思路,试一试能否将夺舍法坛先搭建出来!

想要搭建这种法坛可不容易,需要众多知识作为支撑,这里面涉及很多问题,必须一一解决。

专心做一件事情几乎感受不到时间流逝。

感觉也就低头抬头几次,又一个五年过去。

时间怎么这么不经用?听肖烟云说,最近外面流行猎妖。

有江湖人士拿着火枪到处猎杀,感觉只是一个借口,他们是为了四处肆虐。

都说新朝新气象,新朝廷确实迸发出巨大活力,对民间进行了一系列改革,然而问题也不少。

沧海桑田不过如此,也许陈星河下次过来时,又是另一番景象。

都说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之后,终于打造出一种简易法坛,称之为灵引法术更合适。

大道至简,陈星河只是为了收集记忆,不想太过麻烦,所以一直在简化道路上向前狂奔。

他制作出来的法坛就是一块毯子,可以进行一些戏法类表演,这样方便将其流传出去,同时附带一段传闻。

可以通过这种毯子与神灵沟通,不过需要敬献一件陪伴多年的随身物品,这件物品将作为通道迎接神灵到来。

其实就是构建夺舍通道。

由于这个世界没有多少修士,在世间流传的法器也十分稀少,所以符合要求的对象应该不多。

陈星河十分忙碌,只能闲暇之时装神弄鬼,所以符合要求的受术者少一些对他更有利。

这种事情偶尔为之尚可,相当于听取耳目汇报,如果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干这个,谁都受不了。

在其他世界投入这种毯子,恐怕还要加上一些限制。

虽然这种请神夺舍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却也不能频繁进行,日后指不定生出多少劫数,修炼九劫黄泉诀怕是都扛不住。

万事开头难,陈星河不指望立刻接到“生意”,所以将具体操作事宜交给肖燊之后,转眼间就将此事抛诸脑后,一边抓紧时间磨练虚婴,一边继续未完成的提速大业。

就这样,随着岁月流转,四季周而复始,距离离开此界只剩下两个年头。

陈星河有些着急,难道他的思路不对?这条路走不通?

修为倒是提升了一些,距离真正跨出那一步已经不远。

不过在成为元婴期修士之前,对他来说还有一道关卡需要度过。

生死簿福位需要真正突破,从九十九真人到达一至人,这是量变引发质变的过程。

毫不客气的说,现在陈星河就是真人,真人至极才能称作至人。

正所谓达者为先,这至人更是达者,冲过去成就元婴时就不用渡劫了,悄无声息即可成婴。

然而陈星河还差一些火候,需要干掉特别厉害的家伙才能扶摇直上,否则真人位很难突破到至人位。

现在肯定没有办法达成,只能回到倾天宗想办法。

之前青萝也在此修炼

被老头添奶头和下面好爽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去了,二人并未照面。

转过年来,距离离开时间点越来越近,陈星河仍然没有想到办法利用内气加快移动速度。

就在外面噼里啪啦,爆竹声声,过年这天,他的心神不由得一震。

仔细追寻感觉来源,这才想起来散布出去的一百条法毯。

如果不是这次心神悸动,他都快把这件

被老头添奶头和下面好爽 顶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感觉

事给忘记了,现在想起来也不迟,正好试一试有没有用处……

扶风镇,一处狭小陋室中,跪坐着一名少年。

这名少年用出生当天就跟随他的灵玉刺破手心,将血水滴落在法毯之上,心存一丝希冀喃喃自语:“如果九天十地真有神明,真有仙人,我岳鑫愿意投效于您。不管付出多大代价都请帮帮我们渡过难关。这些年除了逃亡还是逃亡,家人们死的死,散的散,只有我和姐姐相依为命,谁知躲在这个小地方仍然挡不住厄运,我们一家人遭到了诅咒,永远麻烦缠身,就连乞讨都能惹来官司,姐姐被官府抓走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救人,只能向天祷告,希望……”

话音到此突然顿住,因为少年面前的法毯生出光芒。

就在他微微一愣的功夫,脑袋如遭重击,突然之间昏迷过去,气息微弱。

过了能有二三十息,少年略微动了动手指,之后缓缓飘浮到空中,睁开双眼打量四周。

此时此刻的少年自然已经不是原来那个孱弱至极生命,而是诸天五大宗门之一的倾天宗少帝。

喜欢开局夺舍大长老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