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 A+
所属分类:花胶的做法

一夜无话,刘禅也是被这刘备给烦的彻夜难眠。

如果这不是自己外公,不是叔公,早就命人把他给撵出去了。

然而汉代首重伦理孝道,而且实话实说,刘备平日里对他这个太子确实是不错,甚至于这刘备为了关羽这位结拜兄弟,这份义气为先的真情实感,也着实是让刘禅感到动容。

而果然在足足半宿都辗转反侧之后,刘禅大清早的一推开门,就看到刘备同样也顶着俩大黑眼圈出现在了刘禅的门口,大有为逼宫不惜一死的意思。

昨天晚上在密室之内,他们爷孙二人之间无论是发生了什么事都还有转圜的余地,但要是今天在大庭广众之下刘备再给刘禅玩那么一手,那这事儿事儿就大了,却是非得惊动天子亲自过来处理不可了。

于是刘禅连忙疾走了两步,握住刘备的手在耳畔轻声说道:“外公,兹事体大,你就算逼死我,也得给我一点时间斟酌一下如何去做吧?今晚入夜之前,必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这总行了吧?”

刘备点了点头,这才退下。

然后刘禅就烦恼不已了。

这么烦恼,司马懿自然是看得出来的,自然也是要询问出了什么事儿的。

刘禅却是不知道司马懿与关羽有陈年旧怨,这司马懿现如今也算是铁杆的太子一党了,却是一五一十的将刘备逼宫的这个事儿全都与他说了,而后道:

“孤早就听闻仲达公乃是天下一等一的智者,就连父皇对您也是欣赏有加,此前的几次御驾亲征也全都是以你来作为谋主,不知司马公何以教我,能让我解决了此事,又不伤及与外公的祖孙之情呢?”

司马懿眼珠微微一转,低头沉吟良久。

感叹道:“如此大是大非面前,就算是亲生的兄弟,甚至就算是父母双亲,恐怕都要避之而不及,皇叔居然不惜为此而逼宫犯上,当真是情比金坚,令人动容啊。”

刘禅闻言,却是更加心头不爽了,毕竟在他看来,且不说大是大非,那关羽说到底也是一个外人,自己和刘备才应该是亲人才对啊,为了一个外人来逼迫自己这个亲人,实在是让人气不打一处来。

“如之奈何呢?”

“臣愚见,此事说来,也简单。”

“哦?”

“皇叔既然执意要殿下为关羽加官进爵,不如便依着他,当真给他加官进爵如何?”

“司马公莫要说笑,关内侯以上绝不再轻易分封是国策,如何能只因为外公有所请求就胡乱瞎封呢?”

“严进,又不是不进,若是举世无双的大功劳,自然还是要赏赐的,反正他关云长也已经是快要退休的人了,授之以一个长沙郡公又如何?”

“长,沙,郡,公?”

“先赏而后行,此亦为破釜沉舟之道也,皇叔不是希望您将关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云长擅行军略的事情给担当下来,不是以这关云长与陈汤相提并论了么?不如索性依着他,若是这关云长当真拿得下长沙郡,便是朝廷再破一次例,让他成为亲外公之外第二位的郡公,也未尝不可了,可若是他拿不下来呢?”

“那自然就是有负君恩,到时候无论是战死沙场,还是干脆自戕谢罪,岂不都是应有之义么?想来,皇叔也定是说不出什么来的。”

刘禅闻言,豁然开朗,同时在心中暗暗赞叹,这司马仲达果然阴险,啊呸,是果然聪明善断。

叫你们两兄弟逼迫于我,来啊,互相伤害啊。

你逼着我给你加官进爵,我就逼着你打长沙,毕竟荆南四郡自成一体,长沙一旦拿下,其余三郡自然也就传檄而定,如此,这大汉的荆州版图自然也就完整了。

更重要的是,打下长

被大佬们团宠后我野翻了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沙也就意味着大军成功的打过了长江,也就意味着朝廷完全可以从长沙一路向南,先打交州,再从交州转战向北去打扬州,也就是东吴的腹心之地。

绕过长江天险,与东吴陆军决胜!

这其中的战略意义可太大了,几乎可以说是灭国之功了,而东吴的这个国,其意义可远远不是西域那些其他国家,乃至于安息贵霜罗马可比的了,所以破长沙者,给个国公一点都不过分。

可问题是关羽他怎么可能破得了长沙,怎么可能过得了河啊!东吴如果那么好打,早就让大汉给灭了,又哪里能让他们苟延残喘到现在呢?

而若是关羽真的能夺取长沙郡,让我大汉将士们过得江去,那些许不敬之罪,自然也就不算个事儿了。

妙计呀,妙计,司马仲达果然是妙计啊!

你刘玄德不是将这关羽比作了陈汤么?可以啊,人家陈汤灭掉了北匈奴这一大汉的心腹大患,你关云长有本事也灭一个啊。

于是刘禅二话不说,当即就写了诏书,命人六百里加急给关羽送去。

顺便,刘禅还给关羽写了一封亲笔信,明确的告诉他,你家大哥我外公为了你的这条性命已经不惜逼宫了,你若真是陈汤一般的神将就领旨谢恩,我来将此事担当了还要谢谢你的牛逼,你若只是一个庸才,麻烦你自戕的时候痛快一点,莫要因你而伤了我们爷孙俩的亲情。

刘备得知这消息的时候刘禅的诏书都已经发出去了,却是想要阻拦都已经晚了,一时之间,悲痛万分,却是也终究有了几分希冀。

虽然他也觉得关羽打长沙这事儿太不靠谱,几乎是绝无可能,但是万一呢?九死一生,总好过十死无生。

自己,尽力了。

然而这信送到关羽手里时关羽是如何反应暂且还不知道,但远在洛阳的刘协收到消息的时候,却是真的懵逼了。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刘禅这小兔崽子是在逼迫关羽去死么?

这事态怎么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了呢?

他当然也尊重刘禅的选择,肯定也是有原因的,但是关羽关云长,且不说他赔了自己将近二十年,那是真正的劳苦功高,身边的近臣,最关键的是,刘协本来初心上是打算用这关羽来盘财神的啊!

眼下随着刘禅的日益成熟,虽然这臭小子明确的拒绝了自己的禅让,但好歹也算是有了明确的目标不是?

这回家的日子好像已经不会太远了,那我能让你杀死我的财神么?

想来想去,却是也只有相信关羽能创造奇迹了。

“来人,去将科研院最新试制出来的几门新式的蒸汽军车和蒸汽炮,给云长将军送到前线去,另外再正式送他一把假节钺,和两万禁军将士,告诉他,除了荆州兵团之外,只要有需,青州、合肥兵团都可由他调用,既然开打了,那就不妨全面开战吧,朕,无条件信任云长的能力。”

喜欢刘协:我真的只想禅让啊!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